《 櫻桃魔法 》 主題曲 演唱DEEP SQUAD 訪問 「櫻桃魔法讓人少女心大爆發!」         

還記得《 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 》(櫻桃魔法)開滿小花、輕快感十足的片尾曲〈Good Love Your Love〉嗎?這首是由日本歌唱組合「 DEEP SQUAD 」所演唱。

「DEEP SQUAD」現任成員有KEISEI、TAKA、YUICHIRO、宇原(Uhara)、杉山(Sugiyama)、比嘉(Higa)六位。2019年7月22日, 宇原雄飛 、 杉山亮司 、 比嘉涼樹  3 名成員在由「DEEP」主辦的選拔賽『DEEP VOCALIST AUDITION〜FINAL STAGE〜』中脫穎而出,與「DEEP」的3位成員組成了「DEEP SQUAD」,並在2020年7月22日,以單曲《Get With You》正式出道。這回,趁著他們最新單曲〈讓你不再迷惘(あなたが迷わずに)〉的發行,很高興有機會與他們談談成員之間的相處以及對台灣的印象。

ー首先請跟台灣的歌迷們介紹一下『 DEEP SQUAD 』這個團體,以及這個團名的由來是什麼?

KEISEI: 2006 年男聲樂團 COLOR 組成,其後在 2009 年改名 DEEP ,以這個團體為源流,我們在 2019 年成立了這個變幻自在的男聲樂團。由於結集在這個團裡的歌手都繼承了 DEEP 的 DNA ,所以就取名為DEEP SQUAD。

TAKA::這是一個聚焦在歌唱,由6個變幻自在的男聲組成的和聲樂團。在2019年舉辦的「DEEP VOCAL AUDITION」活動中,眾多參與的歌迷啟發了我們,我們因此萌生了組成「最強的男聲團體」的希望,而團名也應運而生。

YUICHIRO:DEEP SQUAD是個變幻自在的主唱團隊,任何一個團員都有擔任主唱的功力。DEEP SQUA這個團名,是在原本的 DEEP 之外,組合有軍團或伙伴意味的SQUAD而成的。

宇原(Uhara):原本DEEP只有 4 個人一起活動,但因一個團員畢業離團,所以便舉辦「DEEP VOCALIST AUDTION」選才,重新加入了 3 位新團員。團名取為DEEP SQUAD,是因為 DEEP 是以歌唱為主軸進行活動的團體,所以團名蘊含了這個樂團成員都是主唱的意味。

杉山(Sugiyama):這個男聲樂團繼承了 COLOR 乃至 DEEP 這兩個偉大樂團歷史,不斷在音樂中追求唯有歌手才得以成就的全新可能性。團名DEEP SQUAD 的 DEEP 代表的是樂團擁有過去至今的歷史; SQUAD 擷取的語意則是不斷追求全新可能性的主唱團隊。

比嘉(Higa): 從 COLOR 開展,在深度經營音樂之後而有 DEEP ,因 RYO 脫隊舉辦徵選會後加入 3 個新成員,進而啟動了DEEP SQUAD企劃。在LDH團隊中,這是獨一無二不跳舞的男聲團體,聚焦亮點落在變化自在的歌唱功力。SQUAD這個詞彙有軍團的意思,於是就以DEEP軍團的概念作為團名。

ー創團一年半,回顧2020年有著什麼樣的變化?自肅期間成員們都在做什麼?

KEISEI:我想 2020 年全世界都因新冠肺炎這個災難而非常辛苦,見不到想見的人,甚至不能像過去那樣普通地自由外出,不過卻也正因為身處這樣的困境,遠距形式的音樂才能夠一鼓作氣地發展並普及開來。日復一日,我們雖然也身處無法直接面對面把歌唱給大家聽的困境,卻也因為這樣而得以挑戰了從未曾嘗試的線上遠距演唱會或歌迷見面會等娛樂型式,藉此在每一天的活動中將新的可能性納入視野,我想這應該是最大的改變吧。在自我約束的防疫居家生活中,我相當留意的是不喝酒、過健康的生活,我甚至還自己做菜,相當專注地在日常生活中進行深度排毒。

TAKA:這段期間,團員各自一一重新面對唱歌這件事,不管是身為主唱或是針對樂團,這都是一段技巧提升的時期。除此之外第二張單曲〈Good Love Your Love〉被選為《 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 》(櫻桃魔法)的片尾曲,並舉辦了DEEP SQUAD第一次的單獨線上樂團演唱會,讓這一年過得相當充實。我個人在疫情的居家生活中,相當頻繁地在做菜,我想廚藝應該精進不少。

YUICHIRO:雖然這段時間實在非常辛苦,不過最重大的新聞就是託大家的福我們出道了。疫情居家期間,我透過美食外送不斷地在找好吃的咖哩。(笑)

宇原:雖然 2020 年就很多層面而言都非常辛苦,但對DEEP SQUAD而言卻是非常好的一年。 7 月 22 日我們如願出道, 11 月 21 日託大家的福舉辦了樂團第一次的獨立演唱會。疫情居家期間,樂團也持續在可能的範圍內活動,不斷在歌詞創作與試唱錄音方面精益求精。我個人則為了未來可以更上層樓,正在製作我自己的原創曲。

杉山:因應疫情居家生活的持續,不止活動暫停,有些演唱會也因此中止,卻也因而有空檔去思考該如何有效地利用這段因疫情待在家裡的時間,團員彼此之間也得以針對未來的音樂方向性進行討論,感覺樂團的向心力更強了,方向性也看得更清楚了。疫情居家期間為了磨練製作樂曲的技巧,我寫了很多的主旋律和歌詞,透過大量聽音樂排行和歌手的音樂,經常性地在探索音樂的潮流動向。還有就是看了超多的 Netflix 。(笑)

比嘉: 2020 年礙於新冠肺炎,雖然演唱會取消,在大家面前演出的機會銳減,卻相對地有了磨練技巧的時間。疫情的居家期間,發聲和歌唱的練習當然一如往常,除此之外我們也各自試著作詞或作曲,而得以重新在審視音樂。我個人很喜歡動漫,也因此有機會把時間也用在自己的興趣上。

ー身兼『 DEEP 』團員的TAKA、YUICHIRO、KEISEI,作為前輩有沒有想給晚輩的建議?

KEISEI:任何事,我想樂在其中才是最重要的。當然不管什麼樣的工作,都會有撞牆的時候,希望未來大家都能謹記千萬不能忘記要樂在其中,並在每一天之中維持高度的動力。

TAKA:我希望對大家要竭盡全力去做只有現在才能夠做的事,不要空留悔恨。除此之外,對於歌迷和給予我們支持的人與音樂,都不要忘記感激之心,凡事都要永保謙虛誠實去面對。

YUICHIRO:我希望大家不管面對什麼事都不要僵化,要能夠有彈性地因應。有所堅持當然是好事,但我想柔軟以對才能夠確實連結到成長。

ー想請問宇原雄飛、杉山亮司、比嘉涼樹三位,跟前輩們的互動比起剛加入時有什麼樣的轉變?

宇原:剛入團的時候,我總是龜縮著,怎麼樣就是站不出去,但也因為前輩都很好,我想現在應該是終於可以慢慢地站出去好好面對大家說話了。

杉山:距離好像縮得更短了。感覺大家都像大哥哥一樣,時而也會換我們鬧前輩們。我是覺得「年齡差距」雖然是我們這個樂團的特徵,不過好像轉化成了類似兄弟的感覺。

比嘉:相較於剛開始的時候,我變得更勇於提出自己的想法與意見了。因為DEEP的三位大哥會接受我們的意見或新鮮的創意,大家也都有一起發想並做出更好的音樂的想法,所以讓我們也很容易可以將自己的看法說出口。同時我很感謝三位前輩平常就對我們很好,總是近距離地像個大哥哥照顧我們。

ー最近有沒有什麼趣事能夠爆料給歌迷的?

KEISEI:去年我們有幸主唱日劇《 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 》(櫻桃魔法)的片尾曲,隨著劇情開展,雖然是鬧著玩的,但團長TAKA的少女心也越來越多了。日本人名字的最後一個字如果是「子」,主要都會是女生的名字,結果他竟然自稱TAKA子(笑)。

TAKA:我喜歡走路,走路的時候會有小孩子從後面跑著追上來,在追過我的瞬間笑著對我說「我贏了~」,我覺得那很可愛又有趣。

YUICHIRO:我買了一條褲腳原本穿起來應該很短的潮褲,結果我穿上去之後長度卻很一般…。買褲子的時候忘了模特兒跟我的腳長不一樣,竟然就這樣給他買下去了…(笑)

宇原:我們為團員KEISEI在生日時準備了一個蛋糕,打算給他驚喜,結果KEISEI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竟在生日前夕一直說「我不要蛋糕,壽司比較好」,雖然最終我們準備的驚喜還是讓他很開心。

杉山:我對著拉門推了四次。(笑)

比嘉:我在電車裡發呆,呆到差點就過了站,急急忙忙跑下車,結果被車門夾到了。(笑)

ー請推薦一下最近常聽的歌曲。

KEISEI:最近我又聽回 2000 年代的美國音樂了,再次覺得 HIPHOP 的 50 Cent 之類的很不錯,還有 The Game ,歌唱部分光是舉出Usher, NE-YO, Ashanti就有數不清的名曲,所以我現在又重新聽回這些歌。

TAKA:我聽的是我們的歌〈AMAZING DAYS/DEEP SQUAD meets EXILE
TETSUYA〉,在這次新冠肺炎的災難中,過去理所當然的事情,都變得不再理所當然,而這首歌正是讓我感受到「平凡小事才彌足珍貴」的Happy song。聽這首歌的時候,我會自然的浮現笑容,一整天都會很Happy,所以也推薦給大家。

YUICHIRO:我聽 BALLISTIK BOYZ 的〈Animal〉!!

(延伸閱讀:BALLISTIK BOYZ 《Animal》發行專訪 可以來台灣旅遊的話想要?

宇原:我聽的是平井大最近上線的〈題名のない今日〉。歌詞的世界觀讓我覺得很受用。

杉山:Ty Dolla Sign 〈Spicy (Remix)〉

比嘉:Justin Bieber 的〈Anyone〉。 看著MV我還感動得哭了(笑)

ー團員們有沒有喜愛的國外藝人?或者有沒有想合作的對象?

KEISEI:Puff daddy、112、TANK、NE-YO,我從以前就對他們充滿憧憬。

TAKA:我最喜歡林俊傑(JJ Lin)的歌聲,如果有機會,希望可以一起唱歌。

YUICHIRO:我喜歡USHER、Boyz ll Men、N’SYNC、Backstreet boys、K-
ci&jojo、Justin Bieber和NEXT TOWN DOWN等。希望和DJ KHALED在作曲方面合作。

宇原:我最喜歡引領我聽西洋音樂的 火星人布魯諾 ( Bruno Mars ),就算一次都好,我希望可以與他見面…夢想當然是跟他合作。 

杉山:Jay Park

比嘉:Zion.T

ー團員們認為自己的風格是什麼?想跟『DEEP』做出什麼樣的差異化呢? (團體整體或歌曲等)

KEISEI:DEEP的成員雖然都受到 R&B 或黑人音樂的影響,但同時也不想受限於既定領域,而有心將音樂傳達給更多的人。所以說如果要用顏色的形容我們的音樂,我想那就是灰色了。因為我們常說如果流行音樂是白色,其根源就是黑人音樂,所以我們希望成為能夠具體實現音樂核心價值的樂團。

TAKA:透過內部成員自由幻化的多元組合所開展的娛樂型態,加上與DEEP的相異之處、團員人數增加等要素,諸如此類的堆疊都深化了我們合唱的厚度,也更加強調了每一個團員的個性。除此之外,因為團員之間的年齡差距較大,所以不管是當代的潮流或是過去美好時代的音樂,我們都有能力跨領域廣泛地針對不同年齡層將音樂散播出去,我想這是這個樂團的魅力所在。

YUICHIRO:最大的不同在於團員每一個人都是主唱,卻也都能合唱的形式。也因為團員人數比DEEP的時期多了,所以不僅合唱的厚度出來了,能夠合唱的選項也增加不少。

宇原:團員人數增加到 6 個人為合唱增加不少厚度。過去DEEP以情歌為武器, DEEP SQUAD在繼承這個傳統的同時,因為人數增加的關係,也開始有能力挑戰全新領域,嘗試DEEP時期沒做過的音樂。我們有 6 位個性截然不同的歌手,所以不管是新鮮讓人朗朗上口的快歌、或搖曳感官的 R&B ,任何歌曲都能夠自由自在地變幻駕馭,我想我們就是這樣一個樂團。

杉山:針對聽歌的人,打動他的心,貼近他的人生,並成為他生活中的一部份,這是我們做音樂的目標。我自己一直以來也都聽DEEP的音樂,同樣深感人數的增加確實深化了合唱的厚度,因此希望善用這個長項,比如說做首由3或4個人唱主旋律的歌,透過多元的分唱方法在今後創作更多大家喜歡的樂曲。我想這是 DEEP SQUAD 最無可取代的特性。

比嘉:即便在一首歌之中,我們都可以彼此交替擔任主唱,讓彼此的個性交融在一起,我們就是這樣的一個樂團。也因此我們不是合唱團,我們每一個人都是主唱。不同於 DEEP 的地方,首要就是隨著人數增加,和聲的領域拓寬了,能唱的歌也更廣了。簡單來說就是過去像〈Good Love Your Love〉之類DEEP絕對不唱的歌,現在開始我們也都能唱了。

ー請團員分享一下自己最近買的、或者推薦的當季流行單品給歌迷?

KEISEI:日本每年冬天都有接近零度的氣溫,我對頭頸的圍巾有相當的堅持。比如說可以勾在耳朵的或布料很舒服的之類的,各式各樣我都有。我聽說台灣不下雪,但在偶發的冷天中,如果有一個會很好用,所以推薦給大家。

TAKA:排毒花草茶。很養生,所以特別推薦。

YUICHIRO:最近買到最中意的東西是 Selection of life 的毛衣和 AMBUSH × NIKE 的 DUNK HI 和 SIMMP 的黒色毛帽。

宇原:我喜歡老東西,所以在收集以前高端名牌的飾品或衣服。用這些老東西創造出當今的時尚,我個人覺得很酷。

杉山:最近買了件 VERSACE 的外套。二手衣店買的品牌服之類的不太會撞衫,所以我常會去買。

比嘉:最近相較於買衣服,我比較沉迷在重新改造衣服。這樣不僅不穿的衣服可以獲得新生,還能夠展現自我的色彩,我覺得更容易表現個性。

ー對於2021年,對於團體來說有什麼樣的目標嗎?

KEISEI:首先希望現在的社會情勢可以早一點安定下來。然後我想竭盡全力地去作我們能力所及的事。我們尚未6個人一起唱過演唱會,再怎麼說,最想做的還是正式跟歌迷朋友們見面的演唱會。從這個角度出發,我們希望把出專輯納入視野持續地進行活動。
 
TAKA:首先是舉辦直接跟各位歌迷面對面的現場演唱會。這就是目標。

YUICHIRO:首要就是希望可以直接去與歌友會的歌迷們見面。見過歌友會的歌迷之後,希望辦演唱會!!也想出專輯。

宇原:第一個滿心想做的事情就是想辦 LIVE 。除此之外我們手上有很多很好的歌,希望可以透過一個良好的形式獻給大家。

杉山:歌迷朋友支持著我們,所以我們把舉行現場演唱會與大家見面當成目標,每一天都竭盡全力地去做現在我們做得到的事。

比嘉:首先最想做的就是現場的 LIVE !然後就是想面對面跟歌迷見面。

ー另一方面,團員們各自有沒有想達成的目標?(工作或私人皆可)

KEISEI:我希望可以多學些英文跟世界各地的人有更多的對話!還有就是我想開始做瑜珈。

TAKA:我個人希望可以比現在更多地去精進和聲技巧,還有,在台灣開演唱會是我的目標。

YUICHRO:保持身體健康。還有就是 2020 年遲遲都沒能鍛鍊身體,希望2021年可以在不勉強的情況下,慢慢地再開始鍛鍊。

宇原:我呢,唱歌自然是不用說的,但我也想挑戰演戲,所以除了唱歌之外,我也希望可以多加閱讀或雕塑體態之類的。

杉山:我喜歡 HIPHOP 和 R&B 文化,所以我希望透過和饒舌歌手或其他歌手合作,持續做出更好的音樂。

比嘉:首要當然是唱歌,我是歌手,但除此之外也希望可以在時尚或藝術等各方面展開活動。

ー請說明一下對於台灣的印象,或有機會來台灣的話想做什麼?

KEISEI:我以前曾經自己一個人去旅行過,當地人發現我是日本人之後,都會親切地攀談,所以我覺得台灣是個非常友善溫暖的地方。我有個在紐約留學時期的朋友,他開車載我到陽明山頂喝咖啡,時至今日,這份記憶都相當美好。

TAKA:印象中大家都非常友善親切。台灣是個很美的地方,我希望可以去觀光,尤其特別期待去看夜景。

YUICHIRO: 印象中台灣的朋友對日本人都非常親切而友善。我的出身地是長崎,長崎以美麗的夜景著稱,所以我想去看看九份的夜景。還有就是想在當地吃美味的台灣料理。

宇原:我一次都沒去過台灣,但印象中台灣有很多觀光景點。因為距離日本很近,很希望能夠去旅行!到時候我要吃小籠包(笑)

杉山:我對台灣的印象是食物很美味。如果有機會去台灣,我想吃很多好吃的東西。除此之外我覺得台灣的建築物也魅力十足,所以也希望到觀光景點走走看看。比如說在日本也很有名的「九份」之類的。

比嘉:印象中食物相當美味,所以我想吃很多好吃的食物。當然,我也想在台灣的朋友們面前唱LIVE!

ー最後請對歌迷們說些話吧!

KEISEI:我想台灣的朋友們幾乎不認識我們,不過我相信我們的音樂一定有很多可以與台灣朋友互通的地方,請各位務必來聽聽我們的歌。日後如果有機會在台灣辦演唱會,也希望大家都可以來共襄盛舉。請多關照。

TAKA:一直以來謝謝大家!!我們今後也會不斷努力,以便將大家都喜歡的娛樂內容傳送給各位。等新冠疫情穩定下來,我們會直接到台灣與各位見面,屆時還請多多關照!!

YUICHIRO:要是到台灣的時候可以感受到大家的熱情迎接就再開心不過了!!如果有機會舉辦演唱會,就讓我們一起度過歡樂時光吧。今後也請多多給我們支持!!

宇原:你好〜我是宇原雄飛!一直以來非常感謝各位!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到台灣舉辦LIVE!在那之前就敬請期待囉!多謝你!!

杉山: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給我們的支持!能夠這樣透過音樂與各位緊緊相繫,真的非常開心。今後我們會透過各種不同的形式把充滿歡樂的娛樂帶給大家,未來也請多多給予支持。我們由衷期待與各位面對面見面的那一天!

比嘉:真的非常感謝大家從那麼遠的地方給予我們支持,我由衷期待能夠到台灣的那一天。我們會努力讓我們在可以到訪台灣的時候,將好的音樂呈獻給各位,請大家今後也繼續支持我們。哪怕距離遙遠,我們依舊同心!

編輯:迷迷音 / 照片:Sony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