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津玄師 STRAY SHEEP Radio 廣播談新專製作心境 全篇整理翻譯

米津玄師 STRAY SHEEP Radio 廣播YouTube公開 全篇整理翻譯

隨著新專輯《 STRAY SHEEP 迷途之羊 》發行, 米津玄師 於8月9日特地在YouTube上傳了一小時的自錄廣播節目「米津玄師 STRAY SHEEP Radio」,這是他第四次的廣播節目,介紹專輯的創作過程,同時也提到對於2020巡迴「HYPE」中止的想法。以下迷編針對這次廣播節目做了摘要整理和翻譯:

1.2020巡迴中止的懊惱

2020年春天,米津玄師原訂舉行「米津玄師2020 TOUR / HYPE」巡迴,當中也包含台灣場,然而受到疫情影響只能宣布取消,就連原本宣布延期的場次也因為疫情無法預測何時結束而在7月31日決定全數取消。取消的這件事讓米津玄師本人感到很難過,也覺得對樂迷們很抱歉。

《STRAY SHEEP迷途之羊》是從既有曲子〈Lemon〉而開始的,由於去年年底心力都花在作嵐的曲子上,因此在那份工作結束後才正式開始進入專輯製作期,「原本專輯製作期應該會跟演出重疊,但因為疫情取消了演出,我希望能連同取消的份作出好作品來回報給原本要來演唱會的大家,沒能演出真的很對不起大家。」

「在這種情況下,就只能作音樂了,也無法出門不是嗎?對我來說,可以在家裡作的、不作不行的,像是twitter等等的SNS,看太多的話有種預感會陷進去,導致音樂的製作進度遲緩。為了讓自己好好面對音樂,就算有用SNS也只有跟好友小聊或和製作相關的工作人員聯絡,也因此好像造成朋友們不必要的擔心了,真是抱歉。」

2.「 STRAY SHEEP 迷途之羊 」,面對疫情的反思

米津曾在多篇訪問中談到,這張專輯其實原本完全沒有要用「STRAY SHEEP」當作標題,如同前述,專輯最初是從〈Lemon〉開始的,這三年來有很多歌曲庫存,「在這樣作音樂的過程中,遇上新冠肺炎,社會變得很混亂,讓我去思考身為音樂家要怎麼辦,大家都不知道怎樣才是對的,卻還是得每天想辦法活下去,也一度讓我想說現在繼續作專輯好嗎?因此開始覺得應該用『STRAY SHEEP』當標題比較適合。」

他接續說到,作音樂這件事對他來說是最重要的,但同時也很苦惱這樣就可以了嗎?「不過或許正因為苦惱才會作音樂。」每個音樂人都用著不同的姿態在作音樂,「想著要如何把自己的人生濃縮在一首歌曲中,於是就走到了現在,如果不去確認自己的存在,那就沒辦法認真面對音樂。」

米津指出,在時代之流中,得要好好的了解自己身處何處,否則就會失去了人生的方向、迷失了自己的存在。「從以前我就對這樣的事感到恐懼。文化對人類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也會隨著時間一直改變,同時也與一個人的生活方式習習相關。少了文化,那就等於否定跟著文化潮流的人的一切。所以現在自己到底身處何處,這件事情一定要好好確認,並去思考要如何向時代傳達自己的想法。」

他更直接了當地說,在思考人類活下去所需的最低限度的東西時,音樂是第一個被認定為不必要的存在。「在這種未知事件發生時,像我這樣的存在,沒甚麼特別能作的,現在就連演出都辦不了,當然也會讓人有種尷尬羞恥的感覺,但也因此讓我更深入思考現在自己能做的事情。」

3.日劇《 MIU404 》

每週播出都藏有各種驚喜的話題日劇《 MIU404 》,由《 UNNATURAL 》的編劇野木亞紀子、導演塚原亞由子及監製新井順子等原班人馬再次聯手出擊,讓觀眾在開播前就期待萬分。再次與熟悉的劇組共事,米津表示這讓他對劇組有很大的信任感,「像是當時〈Lemon〉可以和這麼棒的故事合作,讓我充滿感謝之情,覺得我運氣很好。」

《MIU404》由 綾野剛星野源 主演,米津透露他和綾野剛本來就有些私交,至於星野源對他來說是不能忽視的存在,「當決定由他們兩人雙主演,並由我來作主題曲時,覺得真是很棒的組合,劇本、演員也很棒。能參與其中真的充滿感激。」

談到前幾週驚喜出演、而後更成為固定班底的 菅田將暉 ,米津語帶興奮地說:「他說話的聲音一聽就知道,用著關西腔!想說好熟悉的聲音阿!」,甚至進一步吐槽:「我一開始也不知道他有參與演出。年底的時候有跟他見面,但他完全沒有提這件事!如果他當時就知道的話會很想嗆他『既然都知道了就講一聲嘛!和綾野剛、星野源三個人一起演出竟然都沒說,太狡猾了!』,不過說不定當時本人也不知道也說不定。(笑)」

(延伸閱讀:菅田將暉 ( 菅田将暉 ) 驚喜出演《 MIU404 》 「希望我不會被找到!」)

不過米津也誠心地說能看到菅田將暉出演讓他很開心,「跟他是從一起唱歌認識的,這次的專輯也有收錄寫給他的曲子〈まちがいさがし〉,而這次的《MIU404》他也有演出。因此回想起自己的人生,他對我而言成為無法忽視的存在,如果沒有遇到他,絕對不可能完成這麼多事情。無來由地覺得今後這不可思議的緣分也會繼續下去。」

4.自我翻唱,最重要的是「不要去干擾到原曲」

專輯中收錄了之前為菅田將暉提供樂曲〈まちがいさがし〉和為小學生組合「Foorin」做的〈パプリカ〉兩首人氣曲目的自我翻唱,米津認為自我翻唱最重要的是「不要去干擾到原曲」,「依demo曲的不同,狀況也不一樣,做demo其實就是用自己的歌聲將想法唱出來,但由他人來唱的話表達方式就不太一樣。當然也有不翻唱的選項,但就是讓自己唱的demo復活的感覺。不管是〈まちがいさがし〉或是〈パプリカ〉都是,〈パプリカ〉是依照Foorin而稍微改編demo的旋律,〈まちがいさがし〉則是採用一開始的demo形式。因為自我翻唱讓我再次思考如果是我的話會怎麼呈現。」

5.奧山由之導演,「我和奧山看事情的角度是一樣的」

米津這次〈感電〉MV與同樣找來導演奥山由之掌鏡,「他(奧山導演)真的很棒。我們其實同年,今年都29歲,他以他的方式度過2字頭,我也以我的方式度過2字頭的最後一年。剛開始開會時,我們有很多共鳴的部分,大概因為同年吧,所以在一開始討論時就有種會作出很棒的作品的預感。」

米津也透露,在拍這支MV時有很多巧合,像是感電的拍攝地點剛好和日劇一樣、原本天氣預報說會下雨卻奇蹟似的放晴。除此之外個人覺得頗有趣的是,在攝影期間我讀了一本由筒井康隆寫的小說<文学部唯野教授>的小說,裡面剛好出現了〈感電〉拍攝地『豐島園』,讓我不禁覺得『不就是這裡!』。像這類的巧合不斷出現,讓我覺得很厲害,這是至今為止不曾發生的。」

他更進一步談到,覺得〈感電〉的導演是奧山真是太好了。「我和奧山看事情的角度是一樣的。我非常喜歡宮崎駿,他的訪問和紀錄片我都會看,結果奧山竟然先開啟了這話題。我很喜歡三島由紀夫的小說,結果奧山也會讀他的小說,覺得這兩點都有對到真的很厲害。還有他曾說過,米津玄師這個人就像是鏡面球,從不同角度反射著這個世界之光。其實我自己也想過我的音樂反射著各種光,用鏡面球來比喻也不錯,就像寶石的感覺,而這也是這張專輯很重要的一個中心思想。我並非自己發光,而是接收了各種光之後反射出去。人類出生瞬間是個圓球體,成長過程中受了各種傷、形成各種不同的價值觀,變得不再是圓球體。周遭有著許多散發漂亮光芒的球體,而我是藉由反射他人的光芒才得以閃耀。我其實很久以前就有這樣的想法,所以當奧山這麼說時,就覺得他真的很了解我。」

續看第二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