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了三倍的藥就只是因為想要在你們面前演奏!」Plastic Tree公演第二幕【Tree】songs/2007-2016(文:Plastic Tree~漂浮海月 in Taiwan~)

迎來主流出道20周年的Plastic Tree舉行了一連串「樹念」紀念活動,繼以往每年年末的海月選曲之後,這次更進一步交給海月們(Plastic Tree樂迷代稱)分別票選1997–2006以及2007-2016最想聽的兩張專輯《Puppet Show》及《ネガとポジ》,於7月29日在可容納五千席的Pacifico橫濱舉行一天兩場特別公演:「第一幕【Plastic】things/1997–2006」和「第二幕【Tree】songs/2007-2016」。

由於工作的關係,六點開演的場一直到五點才終於確定能去。心想著樂團總會至少晚個十分鐘開演,便匆匆踏上往橫濱的電車,急急忙忙地聯絡會場朋友以確保現場票,望著車窗外越來越大的雨滴,實在是很符合Plastic Tree的天氣。

六點準時抵達會場,急急忙忙買了周邊T換上,趕在燈光暗下前五分鐘找到位子坐下。燈光暗下後,舞台後方黑白影像浮現,一盞紅光直直打在吉他手ナカヤマアキラ身上。隨著ナカヤマアキラ撥弦做出的聲響迴盪,團員們一一上台,台下響起了掌聲。

本番曲序依照《ネガとポジ》專輯順序演出,藍光染上舞台,貝斯手長谷川奏出<眠れる森>熟悉的旋律。藍白色的鐳射光劃開一片黑暗、打在客席牆上形成不同圓弧,與舞台後方的綠色花朵影像一同營造出幻夢中的深林意象。

接著氣氛一轉,長谷川高舉雙手帶著大家拍起<不純物>的節奏;漆黑之中,紅光打向ナカヤマアキラ,非常之有「不純物」的氣氛。緊接著PA燈隨著<エレジー>明顯的前奏閃爍,更添帥氣度。尤其這次音響非常好,雖然主唱有村偶爾音還是會有些飄掉,但每一部樂器聲線都非常清楚、聲音平衡也極佳,增添了不少分。

舞台後方浮現一個橢圓畫框,中間映出<スピカ>的PV黑白影像,濃濃的回憶感瞬間湧現。舞台後方佈滿了藍色小燈泡亮起,有如星點一般。接著進入<ザザ降り、ザザ鳴り>,像是呼應著外面的大雨一般,場內縱情地演奏,而台下也隨之猛力折腰。<無人駅>之後,在橘光之下來到充滿電子感的<オレンジ>。

而後落下的是狂暴的<Sabbath>,台下隨著厚重的貝斯與鼓點用力揮拳甩頭。然而就在準備進入下一首曲子<egg>時,沒想到鼓手ケンケン卻錯打了<涙腺回路>的前奏,引起全場一陣笑。雖然有這麼個小插曲,但卻不影響台下的心情。激烈而充滿批判意味的<egg>疾走奔馳,有村隨之用懷疑不滿的口氣大吼著歌詞:「あなたの理想だから?思い込まされて(因為那是你的理想?所以要逼迫自己深信)」,台下眾人更熟悉而準確地接著大喊:「ただ!ただ!(只是!只是!)」,如此的合作無間更加強了演出張力。不過這次現場演出不似CD那般乾淨而帥氣地收尾,反倒是為了承接下一首<涙腺回路>而由貝斯單音漸弱收去,感覺有些不夠俐落。

<涙腺回路>之後,燈光暗下,來到<黒い傘>。點燃的火炬佇立於舞台上,隨著有村不安的低喃飄動,兩束藍色與紫色的雷射光打向觀眾席後方牆壁、如傘一般慢慢開闔擴張,直到打破一切平衡的鼓點落下,壓抑已久的心情全數爆發。ナカヤマアキラ承接而後、長達將近三分鐘的吉他solo更是撩撥著躁動不已的情緒益加飛揚激動,讓所有人在曲子結束後愣了一秒才報以無比掌聲。

橢圓形黑白影像再現,帶來本番最後一首曲子<アンダロメタモルフォーゼ>。舞台染上了橘燈,而非印象中的藍燈,卻別有一番風味。不斷反覆的拍子沈穩地前行,承在其上的是ナカヤマアキラ華麗的吉他solo,拉開一片廣闊暢快的星空。漸漸地,有村首先放下吉他離開舞台、而後是ケンケン,留下的長谷川和ナカヤマアキラ互看著彼此、撥弄著最後的尾音,直到最後一聲音符完美收尾。

長達十多分鐘的安可喊聲後,再次迎來四子登上舞台。「YAYA~YAYA~YA~我們是今天結成的本Tree songs。THANK YOU!(笑)」演完本番後,有村終於開口以一貫的風格向台下打招呼,「今天的是特別的公演,有成為特別的一夜嗎?真的?」聽到台下大喊「真的!」,有村安心地說:「那就好!」,並接著說:「第二幕演奏了《ネガとポジ》整張專輯,雖然中間一度中斷……。外面說是陰天,但其實是雨天呢,真的是「雨中遊泳」呢,我們的最新單曲,不過今天不會演。今天一起度過了一整天,天氣也有了各種變化,從陰天變成晴天,然後ザザ降り、ザザ鳴り,最後夜幕降臨,真是アンドロメタモルフォーゼ的一天。本番演了大家所選的《ネガとポジ》,安可反過來,算是樂團選曲吧,是正的提議,《ウツセミ》,請大家好好享受。」

在眾人小小的驚呼之中,樂團連演了<ウツセミ>和<メルト>。在2007-2016年之間,《ウツセミ》這張專輯也非常具有人氣,因此可以在同一夜中連續聽到兩張經典專輯的作品真的很令人感動。當<メルト>唱到「見上げたら色の無い空(抬頭望見的是無色的天空)」時,背景螢幕亮起天空的影像。雖然是灰階的畫面,想也不可能是晴天,但開闊的天空卻讓人覺得看到了陰天之中透著的光明,令壓抑的情緒不禁潰堤。

低吟了一句「聽說最近有很多颱風要來」,緊接著響起的便是經典颱風名曲<真っ赤な糸>。後方紅線影像交錯綿延,相較於前幾次演出這首的現場,今天的吉他與合成器之間的共鳴較深,感傷的旋律迴盪、緊揪著聽者的心。

轉換之間,長谷川率先發言:「這邊想要說點話。」,同時一邊說著「是我喔~」一邊向台下揮了揮手。「今天真的很謝謝大家!第一幕Plastic things、第二幕Tree songs…這樣的演出我們也沒做過,原本也沒辦法想像會變成怎樣,不過今天真的非常開心!要和20年前、10年前的自己再次相遇的機會幾乎沒有,可以這樣回顧過去…..當然有覺得好的部分、也有覺得當時太年輕氣盛的地方(笑)不過這些都包含在內,再次覺得《Puppet Show》跟《ネガとポジ》都是很好的專輯,是值得誇耀的作品。正是因為有這些過往,才造就了現在的我,透過這次的演出,深深地感受到了這件事。」

接著由ケンケン自願擔任第二位發言:「你好晚安!今天的演出壓力真的很大呢!第一幕演得很開心、很忘我,就像是在做夢一樣,結果就忘記還有第二幕的存在了。不過在第二幕開始的瞬間,馬上又打起精神來了。不過啊…對不起…我出錯了……我很認真的看歌單,想說Sabbath之後是egg~好那就是chan chan do do da don!(一邊唱著鼓點一邊比動作)結果就錯了……對不起!」過於老實的道歉以及可愛的動作讓台下發笑。ケンケン接著說:「真的很感謝大家喔!對於很多事物都抱持著感謝,也很感謝這三位團員,還有TAKASHI(1996至2001年Plastic Tree的鼓手)和ササブチ(2002至2009年Plastic Tree的鼓手)。剛才正也有說到”值得誇耀”不是嗎?!真的覺得我們是個nice group!跟大家一同度過的時間真的覺得很值得誇耀!謝謝!」

至於剩下的有村跟ナカヤマアキラ兩位以猜拳來決定先後順序,沒想到沒先說好是猜贏的先說還是猜輸的先說,結果有村看了看猜拳的結果便說:「這個啊,那就是我先說啦!(笑)」,有村表示「真的是很漫長而且特別的一天呢。早上很早就到了這個第一次來到的會場,旁邊的海也很美……主流出道20週年…成團的話是二十幾年了呢……成團至今經過了二十多年,可以這樣在新的場地演出真的都是託大家的福,謝謝大家!」

最後的ナカヤマアキラ以一貫老成的笑容說:「感謝的話先這樣吧。我啊,吃了1500日圓的藥(似乎前一天喉嚨沒聲音了),有看第一幕的人應該知道,那個藥結果沒什麼用啊,所以第二幕時我就吃了三倍的量……」聽到此發言台下紛紛擔心地大喊:「沒問題嗎?!」沒想到ナカヤマアキラ竟用了低沈一倍的聲音說:「不知道!我只是想要在你們的面前演奏!就只是想要在你們面前演奏!」此話一出,引來台下轟頂的掌聲。不過下一秒卻聽見ナカヤマアキラ說:「我剛說了很不錯的話呢,大家記得幫我發個推啊!說我說了很不錯的事呀!你們也可以隨意創作我的名言,像是”アキラ說喜歡我!”之類的,不過別說什麼負面的事喔,畢竟我又沒辦法更改你們的推特〜像是這樣的小笑話也是,因為有像你們這麼如海般寬廣的心包容,我才可以說的出口的呢,謝謝。」

笑談過後,在吉他刷弦之下迎來<リプレイ>。後方螢幕映上無人的摩天輪、雲霄飛車等等的影像,讓整體氛圍在接近演出尾聲之時顯得特別感傷。有村唱完後再次感謝了大家,說道:「今天真的很感謝大家!想要傳達的事情太多了一下說不出來,不過真的很感謝大家……2017年的Plastic Tree,和大家相見了。僅是這點就夠了,真的很謝謝。大家再陪我們一下下吧,<記憶行き>。」

在這段話語之後,聽到<記憶行き>的第一句歌詞「さよなら。(再見)」,眼淚不禁滑落。樂團曾說過這首曲子是「總武線的曲子」,總武線是連結東京到Plastic Tree出身地千葉的電車。將這首放在最後,除了作為今日結束的道別之外,也是對於過去的回顧。看著台上四子彼此互相對看、自由而極具默契地彈奏著;最後的最後,ナカヤマアキラ更揮手示意要有村一起站上台上台、長谷川也自動站上鼓座台,在最高潮之時高高跳起、四人一起將最後一個音符收尾,不免覺得真的是nice group。

演奏結束後,有村一時興起要團員們分別站在舞台中央吸音地毯的四個角落,像是結界一般連自己都覺得有趣的畫面,讓有村不禁一邊偷笑道「今天真是超棒的一天!謝謝!未來也請多多指教!」而ケンケン更在下台前再次走向麥克風架,說道:「可以讓我再說一句話嗎?ササブチさん我做到了喔!謝謝!你的曲子真的很難啊!」如此認真的模樣令人感動。

相較於ササブチヒロシ當年一起錄製的《ネガとポジ》,今天的演出在吉他與貝斯還有主唱的編曲上都有些變化,不過在鼓的部分ケンケン還是盡力還原當時的編曲。一連演兩場舊曲、而且並非自己的原創曲,對於ケンケン而言想必是非常大的挑戰,然而他還是如此竭力做到了。看著台上四人如此友好、如此愛著這個樂團的樣子,真的覺得非常感動,也非常慶幸今天有趕到現場參戰。

文:Plastic Tree~漂浮海月 in Taiwan~

編輯:迷迷音

照片來源:Plastic Tree Twitter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