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幾千個、幾萬個、幾十萬幾百萬個樂團中發現了我們,謝謝。」 RADWIMPS 2017台灣公演第二日報導

前一晚的熱度猶存,人潮再度漸漸聚攏在ATT,原本輕鬆閒聊的觀眾們在燈光忽地暗下、帶有機械感的電子音效驟響的同時發出響亮的興奮鼓譟。頭頂四方環繞著冷冷蔚藍光芒,電子音效轉為悠揚旋律,富含期待之情的歡呼伴隨著整齊的鼓掌打拍子響徹整個空間,熱情迎接走上台的RADWIMPS團員們。

直接就定位即開唱的主唱野田洋次郎穿著寬鬆的白襯衫及黑色吊帶褲,才剛踩上舞台就摩拳擦掌等不及演出開始原地蹦跳,暗色的空間中只見高高的天花板上投射下三盞燈光直照三位成員:野田洋次郎、貝斯手武田祐介及吉他手桑原彰,音樂一停野田洋次郎便張口唱出<Lights Go Out>,輕柔的歌聲中樂迷再度主動打起拍子,武田祐介在合成器前晃著頭操弄著電子旋律,滿天燦然燈花如萬花筒般耀眼閃爍。

「你的名字」電影曲列中的<夢灯籠>一出現就勾出台下大量驚呼,武田祐介笑著揹起貝斯開始彈奏,桑原彰一開始便火力全開的暴走,邊彈吉他邊瘋狂搖擺身體,靠近舞台邊緣時還引起不小的尖叫。短短兩曲後直接帶出令RADWIMPS暴紅的名曲<前前前世>,觀眾隨之瘋狂爆出大音量尖叫,野田洋次郎發出招牌「窩呼~!!」鬼叫,邊唱邊朝台下揮手示意要更多歡呼。到了<前前前世>中段,近千位樂迷們主動打起整齊震撼如軍隊般整齊的拍子、合音大唱「窩哦喔喔喔~哦喔喔喔喔喔~~」台上也暫停弦樂演奏,獨剩如心音般擂動的鼓音咚咚伴隨。

盛大的歡呼聲與掌聲後在野田洋次郎的帶動下轉換氣氛來到曲風獨特的<AADAAKOODAA>,簡單的節奏配上野田洋次郎豐富亮眼的饒舌技巧順利炒熱氣氛,眾人興奮的在他帶領下舉高手臂壓著拍子直點、一邊齊聲吼著「哦!喔哦喔喔喔!喔哦喔喔喔!」「嘿!嘿!嘿!嘿!」野田洋次郎那隨興的即興機械亂舞也撩撥著人們的視覺,「啊~~……」最後那一聲漸弱的性感慵懶長長尾音刺激的樂迷們頻頻尖叫大喊野田洋次郎的名字。

「大家好!打給後!我們是RADWIMPS,挖喜貝斯手武田。謝謝大家來到我們的最後一天表演。」首次的MC依舊由中文好到驚人的武田祐介負責,這次更加入令臺灣人倍感親切的台語,邊說還將手放在心臟上以表誠摯心意,有目共睹的用心與努力為他贏來次次如雷貫耳的掌聲。或許因為太流利的中文吸引了大家的目光,一旁的吉他手桑原彰突然俏皮的彈了一個音奪走大家注意,武田祐介「哦?」的笑了出來的反應令樂迷們頻喊團員互動可愛。「很高興可以再來臺灣見到大家,我回來啦!」「今晚我們會盡全力表演,請大家好好享受!請多多指教!」在眾人驚豔的歡呼與掌聲中夾雜著大量「好厲害!」的驚呼;野田洋次郎接手煽動後刷著弦以清亮的歌喉唱出「Wake me up wake me up Wake me up when you come back/I’ll be here/I’ll be waiting here for you」台下開心地在<05410-(ん)>中雀躍蹦跳,流暢爽朗的旋律打開了眾人的心扉,清爽通透的風令人感到渾身舒暢,就連彈奏著的桑原彰也露出開心到誇張的笑臉在舞台上高高抬起腳亂踢或到處跑跳。

輕快的爵士旋律瞬間充斥整個空間,野田洋次郎彈奏置於舞台正中央的鋼琴,音調一轉連接上<アイアンバイブル>前奏,野田洋次郎放鬆的哼唱著「啦啦啦」的模樣開心愜意,玩樂般一個個點著台下樂迷邊歌唱,樂迷們也露出開心放鬆的笑容唱著「耶欸欸欸」、「窩喔喔喔」。始終保持在亢奮狀態的桑原彰雙手忙著彈奏吉他,卻也不甘寂寞地跑去舞台牆邊用額頭抵著音響照拍子猛敲,出人意料的誇張舉動令樂迷錯愕爆笑。

「超開心的,謝謝。」雖然都說著日語,但野田洋次郎道謝的聲音柔軟溫柔地令樂迷們喜上眉梢。聚光燈打在野田洋次郎身上照映出舞台乾冰裊裊,美麗如畫的畫面在瞬間炸開澄黃亮白大放光明,洋次郎舉高自己的棕色吉他高聲歌唱<トレモロ>;沒有暫停休息的接續來到<トアルハルノヒ>,寬廣舞台上方一長排光束全部打在一人獨唱的野田身上,觀眾們再次熟練的主動打拍子,一眼掃過不難發現客席中男女老幼不分年齡風格,RADWIMPS風靡萬千的魅力從中可窺見一班。

藍紫色靜謐中野田洋次郎自彈自唱<棒人間>,被濃厚藍紫光芒籠罩的眾人彷彿被抽去主意識般全數凝神細聽,隨著桑原彰將吉他弦破出一聲裂音、刺眼的白色燈光在瞬間大亮,明亮許多的朦朧橘色散步在會場內,台下觀眾陶醉地跟唱,甚至跟著歌詞比手畫腳、開心的手舞足蹈。精準無比的燈光在野田洋次郎重重按下琴鍵再次抬起雙肘後瞬間掐滅所有燈光,完美無缺的精準表現令觀眾咋舌驚豔不吝於掌聲響亮。

極受歡迎的MC時間再次出場,演奏時雖活躍但極少開金嗓的桑原彰一開口就頻頻說麻婆豆腐,還要武田祐介幫他重複一次才令觀眾理解,不料接著桑原彰語出驚人「屁屁痛痛的!」讓眾人爆笑不已;「謝謝大家!下一位,武田。」中文不太輪轉的他自顧自的講完就直接推給一旁忍俊不禁的武田祐介;接棒的武田祐介開口就是一句「拿他沒辦法。」令眾人哄堂大笑。先關心了一下大家是否玩得開心,接著大喊著「我也很開心!!」後,武田祐介不負所托的以中文介紹兩位支援鼓手「森瑞希」及「刃田綴色」,還有禮的說「非常感謝兩位一直配合我們表演!」字正腔圓的發音贏得不少掌聲。觀眾們熱烈的反應讓武田祐介滿意的豎起大拇指直喊「啊~~讚!!」現場頓時出現台上台下猛比讚的歡樂畫面。「還有很多歌!讓我們一起開心到最後吧!」武田祐介在歡呼尖叫聲中大喊「請多多指教!!讚!!!」

緊接著眾人起鬨喊著野田洋次郎的名字,野田洋次郎開口就問大家武田的中文好不好?眾人立刻以掌聲和歡呼正面回應,野田洋次郎還透露武田祐介真的很努力練習了好幾個月,雖然他自己也試著講中文卻在眾人揶揄和加油打氣之下苦笑地說「中文真的太難了!」。笑鬧中野田洋次郎突然冒出一句「九!剩!」引來台下觀眾困惑的笑聲,趕緊又再次跑去找武田祐介求救後才重新清晰地說出台語「揪!送!」掀起眾人更大波的爆笑。

野田洋次郎自己也興奮起來的大喊呼喚使得氣氛,在現場情緒推上最高點那一刻突然見到各站舞台兩側的武田及桑原忽然分別跑上兩個鼓座前各自高舉一支鼓棒───令眾人瞬間心頭一亮的<DADA>那振奮人心的開頭節奏連打一秒炸翻現場!尤其這次雙鼓手配置更帶來雙倍的震撼!!嗨到忘我亂吼亂叫的樂迷們拼命的跳著跳著、越跳越快直趕上胸中擂鼓不停急速跳動的心跳。自己也在台上亂蹦亂跳的野田洋次郎那失控般的意味不明大吼大喊及泰山式呼喊帶著眾人更加瘋狂暴動,結尾猛然收光一切情緒樂音與動作在野田洋次郎平靜的一句「よくできました。」讓人滿足直喊痛快,這首歌唯有在最後出現這句話才令暴動的眾人有醍醐灌頂的酣然暢快。

重磅的旋律剛營造出黑灰的氣場的片刻音調立刻一轉,耳熟的前奏響起,才在喘口氣的眾人立刻又開始尖叫。2009年3月發售的專輯《アルトコロニーの定理》中收錄問世後就人氣持續高漲至今的<おしゃかしゃま>,急速而爆量的歌詞洪水般不斷爆瀉而出、不斷沖刷眾人耳膜,台下又興奮又佩服的緊盯著台上連綿不絕連串唸唱絲毫不見喘息的野田洋次郎。中間編入吉他手桑原彰與貝斯手武田祐介的互尬獨奏,在白色與綠色、藍色相間的燈光彷彿一邊一色代表瘋狂亂轉閃爍下白熱化了對決情勢,桑原彰和武田祐介不相上下的漂亮音色與渾厚動人的節奏也將眾人帶入更高一層亢奮激動與驚艷;隨後就連森瑞希及刃田綴色兩位支援鼓手也都加入樂器對決,四方精彩吸睛的出色演奏次次都贏得如雷掌聲。

指揮著樂器組輪流互尬的野田洋次郎這次也再度玩起控制音量大小的遊戲,絲毫不顯膩的觀眾們隨著野田洋次郎逗趣的指揮專注打著整齊拍子、不時爆出大笑;最後更變成台上與台下都被野田洋次郎「控制音量」。盡興一番後在桑原彰神來一筆絕妙的拉抬音階轉換下流暢無比地再次回到<おしゃかしゃま>主調完美的結束整首曲子,令人佩服萬分。

「超開心的,謝謝~大家都有盡興嗎?」野田洋次郎在短暫歇息後溫柔地詢問台下的大家,微笑地傾聽樂迷們開心歡呼回應。接著隨著唱名出現的是最新的作品<洗腦>,雖然是今年五月才出的新單曲但觀眾已經能準確跟上洋次郎隨手丟出的合音指令,整曲氛圍壓抑的暴動,暗紫色與血紅色的空間像是昏暗天空中巨大的成團烏雲裡隱隱滾著悶雷巨響,激烈的情緒悶雷滾燒不斷掙扎想找出口卻又被死死壓下,電子合成器發出嗶嗶剝剝聲像是偶爾從烏雲間溢漏出的幾道閃電掃過,轟鳴震耳。

一曲方歇,野田洋次郎以英文道謝的瞬間才自剛才的恍惚中醒神。方才唱著崩壞人偶奏出詭譎顫音的野田洋次郎又恢復成溫柔的語調關心著大家的狀況,還開玩笑地說「太累的話就回家吧!」眾人也恢復笑鬧的大叫著還想再繼續下去,野田洋次郎大喊著煽動後疾走而出的是明亮輕快的<ます。>,武田祐介和桑原彰在舞台上奔跑著彼此交換位置,台下觀眾開心地喊著「嘿!嘿!」高高跳起,始終情緒高昂的桑原彰開懷笑得嘴角直拉到耳邊,甚至興奮地邊彈奏吉他邊在下手區原地繞大圈奔跑!孩子氣的真性情作風令人無法不喜歡。

儀隊般正氣凜然的連綿鼓聲中,野田洋次郎領頭帶著全場齊聲喊「嘿──吼───」但沒一會兒就似乎嫌台下觀眾聲音不夠宏亮的揶揄大家「原來如此啊。亞洲巡迴中韓國、香港、泰國還有新加坡中,你們的音量還只有第三名而已!這樣沒關係嗎?這樣好嗎?再更大聲啊!!」台下頓時發出陣陣不甘心喧嘩並更踴躍地喊出更大聲音量,在長長長長的「嘿───吼──────」之後可愛俏皮的<君と羊と青>前奏終於正式出現,樂迷們洋溢著笑容聆聽著這略帶寂寞仍輕快開朗的歌曲,野田洋次郎悠哉到行了個軍禮後走到後方喝了口水才回來繼續彈完,淘氣的舉止讓樂迷們又好氣又好笑。

再次出現貝斯手武田祐介的超強中文MC,突然冒出的嬌嬌語氣說著「時間好快哦~~~」令眾人錯愕爆笑「就剩一首歌,就要結束了!」觀眾們立刻發出不依的「咦~~~」表達不滿,武田祐介也學著大家的口氣撒嬌說「不要~~好快哦~~」、甚至摀著胸口說「我很悲傷!」一下撒嬌一下遺憾的語氣讓樂迷們撫掌大笑。

「今天晚上真的開心!很高興見到大家!謝謝!兜蝦!」武田不靠小抄就能流利的說著大把大把的中文讓臺灣樂迷們聽得一愣一愣,甚至還自我修正「我們會來、我們還會再來!」認真學習與熟悉中文的程度令人驚嘆。

「這個世界上,在日本有許許多多的樂團,在幾千個、幾萬個、幾百萬幾千萬個樂團中找到了我們,真的很謝謝你們。」野田洋次郎真摯感性的話擴散在近千位樂迷心中,不少人聞言感動的溼了眼眶。

<有心論>驚喜的尖叫後是溫柔的主動合唱,但音量旋即又暗下眾人沉醉於野田洋次郎的溫柔歌喉,野田洋次郎唱完第一句忍不住先講了一句「謝謝!」才又繼續唱下去,台下樂迷們都對歌詞嫻熟於胸不時小聲跟唱,野田洋次郎也索性將麥克風轉向台下。「息を止めると心があったよ/そこを開くと君がいたんだよ/左心房に君がいるなら問題はない ない ないよね」時針分針轉動發出滴答滴答滴答聲後他再次道謝才繼續歌完全曲,夾雜的歡呼的掌聲熱烈響起。

台上五位團員們帶著笑容全數退下舞台不久便有人開始喊起安可,沒多久便被眾多老歌迷唱起慣例的<もしも>取代,美麗的歌聲合唱持續沒多久舞台燈光重新點亮,主唱野田洋次郎抓著手機走回舞台邊錄下近千位樂迷們興奮尖叫揮手的模樣,並用開心到像小朋友一樣的聲音大喊「謝謝~~豪~~開心~~~!!」可愛的模樣令樂迷們尖叫連連,音量掀翻屋頂。

這時前方有熱心樂迷遞上繪有成員剪影的簽名布條,野田洋次郎燦笑著彎腰探手拿走布條後主動披上雙肩綁在胸前的貼心舉動又引起樂迷們感動開心地尖叫與掌聲。

野田洋次郎接著坐上了鋼琴前開始自彈自唱<週刊少年ジャンプ>,薄暗中一盞暖白色燈光輕輕灑落在專注著閉眼歌唱的野田洋次郎身上,緩緩柔柔的旋律盪漾著清脆的鋼琴聲與野田洋次郎溫柔的歌聲,台下聽得如癡如醉。

歌畢一聲輕輕地謝謝,眾人迫不及待的鼓掌叫好;沐浴在如雷掌聲中的野田洋次郎笑著招手呼喚團員們上台,武田祐介及桑原彰換上周邊T恤笑著回到舞台上,回到位置上的武田祐介還禮貌周到的朝台下深深一鞠躬。

一下下節拍器「噠、噠、噠」響起,樂迷們也主動跟著打起拍子,野田洋次郎笑著指著台下一個個樂迷的笑臉張口唱出「いいんですか?いいんですか?こんなに 人を好きになっていいんですか?」,台下響起驚人的抽氣尖叫聲,名曲<いいんですか?>在野田洋次郎與台下眾多樂迷們交互接唱得融洽氣氛中開心結束,美好溫馨的氣息令洋次郎禁不住大喊「愛してるよ!!ありがとう!(愛你們喔!!謝謝!)」

野田洋次郎笑著朝武田祐介及桑原彰伸出一指接著轉回來朝著台下眾樂迷喊話:「要幸福喔!!超喜歡你們!!!<会心の一撃>!!」尖叫聲中弦音鼓聲與歌聲高速疾走,全程野田洋次郎都裹著那條有著樂迷可愛塗鴉留言的布條彈唱。

如豪雨般注下的觀眾們的掌聲、歡呼與尖叫聲中,野田洋次郎、武田祐介、桑原彰以及支援鼓手森瑞希及刃田綴色五人站在台前牽起手朝台下深深的鞠躬長達一分鐘的時間才帶著滿身大汗的開心笑容走下舞台。但眾人依舊依依不捨的持續大聲呼喚,即使已經開廣播說明今天的表演到此結束了,熱情的驚人的觀眾們反而催起更響亮更驚人的安可聲持續不斷,安可聲響遍整個空間溢出現場外,一聲聲一層層繚繞空中的安可中出現幾聲尖叫,團員們真的再次站上舞台!!

驚喜的尖叫與爆炸般的歡呼瞬間取代安可聲,與<洗腦>同為雙主打曲目的<サイハテアイニ>閃亮現身,鍥而不捨毫不保留地展現對RADWIMPS喜愛的臺灣樂迷們成功為自己多贏得一首歌!

一年不見的RADWIMPS再度回到臺灣帶來的不僅只是新作,還有這段時間迅速累積磨練出的更強實力與更多更精采奪目的多樣音樂風格,不論是像是嗑了貓草般整場暴衝人來瘋又不斷飆出驚人音色的桑原彰還是為歌迷苦練大量中文的武田,靈魂人物野田洋次郎在演唱時緊扣成拳的手上彷彿掌握著現場近千人近千根心弦般主控著在場所有人的神經,絲毫無法移開目光。再進化的RADWIMPS優異出色的驚人表現自始至終都令現場空氣飽和濃度超高的狂熱及興奮,讓看完這兩場演出的觀眾們即使不是樂迷也能深深認同他們人氣暴漲其來有自,賓主盡歡的演出也令在場觀眾大嘆欲罷不能!

歌單請見此

更多照片請見MeMeOn Instagram

文:迷迷音

照片:Takeshi Yao

相關文章:

野田洋次郎前世是花魁?! RADWIMPS台灣公演前媒體聯訪

「我也很悲傷。」 超強中文MC顯示滿滿中文誠意 RADWIMPS 2017台灣公演第一日報導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