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台灣不要輸!」 SuG台灣公演前迷迷音特別訪問

視覺系樂團SuG於這次台灣公演前一天接受了迷迷音的採訪,對於本次台灣公演、新作《VIRGIN》、以及明年武道館的演出都多所提及,喜歡SuG的樂迷們千萬不要錯過!

日本語バージョン

ーSuG已經來過台灣好幾次了,還有什麼是沒在台灣體驗過想嘗試看看的事情呢?

shinpei:我們還沒去過台灣南部,想去看看呢。

ー例如去南台灣參加音樂祭之類的?

yuji:想在音樂祭演出呢!

ー臺灣南部可是很熱的喔(笑)。

yuji:我還以為可能就跟台北差不多熱度(笑)。

shinpei:果然台北還是比日本熱呢。

ー前陣子樂團發表了將在今年秋天發行第二張迷你專輯,想請問團員們這將會是什麼樣的作品呢?

武瑠:這將會是一張充滿攻擊性的作品喔。

ー原來如此,很令人期待呢。話說SuG的樂迷代稱以前是「パピコ」,最近換成了「SuG充」,想請問原因是什麼呢?

武瑠:只是因為「パピコ」聽起來不是很適合而已。

yuji:一直都不是很適合(笑)。

武瑠:(笑)。

ー那為什麼當初會使用「パピコ」呢?

武瑠:因為實在沒什麼其他好的詞了。

masato:沒辦法,只好選這個。

ー那麼現在這個「SuG充」又是怎麼選出來的呢?

武瑠:因為大家都在用。

masato:「パピコ」是蒐集大家的意見而來的,原本我們自己也沒這樣的叫法。當時有很多人提供了各種意見,最後選擇的就是「パピコ」。

yuji:「パピコ」也就是一種名為「パピヨン」的蝴蝶犬。不過只有在最開始錄音時有使用過蝴蝶相關的元素,現在已經沒怎麼在使用,所以這名詞跟SuG已經沒什麼關係了。

ー所以直接用樂團的名字比較好是嗎?

yuji:對。這樣也很清楚易懂,「SuG充」。

ー原來如此。另外想請問今年樂團也將舉辦「VersuS −極悪SuG vs 極彩SuG」公演,兩天的歌單與風格完全不同,這是以音樂的風格來做區分嗎?又或是有人類的善惡或其他意涵存在呢?

yuji:流行或舞曲的曲風就是極彩SuG;極悪SuG的話就是比較具攻擊性,像是比較heavy或dark的感覺。

ー所以在極悪SuG的演出中,甩頭之類激烈的部分會比較多?

武瑠:極惡SuG的部分有很多甩頭呢;跳舞之類的就是極彩SuG。

ー哪一個在樂迷中比較有人氣呢?

yuji:整體而言是極彩。

ー對於第一次接觸SuG的人,會推薦極彩SuG的曲子呢?還是極惡SuG的曲子?

yuji:SuG的印象而言是比較偏極彩……

武瑠:雖然極彩的印象比較重,不過最近……

yuji:大概是介於兩者之間吧(笑)

武瑠:兩邊合起來就是完整的SuG,所以兩邊都推薦。

ー那麼最推薦的SuG曲子是什麼呢?

武瑠:現在最新的作品,<SICK’S>。

ー說到<SICK’S>,SuG最近釋出的PV很多都很特別呢。例如之前發行的雙A面單曲的<teenAge dream>PV是採用一刀未剪的方式拍攝。想請問為何會以如此手法來拍攝呢?

武瑠:在這支PV內,將我從第一幕走到最後一幕的過程以一刀未剪的方式呈現出來。最後一幕則是我和SuG其他團員一起出現在鏡頭前,而在此之前的畫面是按照我現實生活中邂逅每個團員的順序來拍攝的。我在現實中遇到大家的順序就是這樣,所以就以一刀未剪的方式來拍攝,我想這樣會比較容易理解。還有一點就是,從<teenAge dream>那支PV開始,以往合作的PV拍攝團隊也換了,是由與至今為止的PV拍攝團隊完全不一樣的團隊來拍攝的。

ー現在這個PV拍攝團隊又是如何選擇的呢?

武瑠:在看了許多不同的作品後,我們基本上是從未曾拍攝過視覺系樂團作品的團隊來選擇,造型設計組也曾經幫很出名的樂團做過設計;我們想要找一些平常比較少為樂團拍攝作品的人來拍攝PV。

ー《VIRGIN》專輯中<桜雨>這首歌的PV是以故事為主,很少拍到團員演奏的畫面。一般來說,視覺系樂團的PV大多都會以表現團員本身為重,所以像<桜雨>這樣的拍攝手法反而很難得、很少見呢。

武瑠:視覺系樂團的PV確實大部份都是那樣,並不是為了宣傳那首曲子,而是變成以宣傳那個樂團為重,這種情形很多,也因此許多PV裡樂團團員露面的機會很多。不過在<桜雨>這首歌,相較於樂團,我們更想將曲子的世界觀完整表達出去,因此PV的拍攝才會以故事為主軸,而非團員們的表情。

ー<桜雨>這首歌曲據說是歌詞先寫出來後才有旋律的,為什麼會想要做這種世界觀的曲子呢?

武瑠:來到海外後我常常思考的是:雖然以前在日本居住時不太會意識到,但日本真的是個四季分明的國家,季節變化的感受非常明顯。看到櫻花時,雖然盛開期僅有一星期或十天左右,就像是幻影一般;然而對於這樣的幻影,日本人很容易被牽動情緒。我自己也覺得那樣盛開綻放的櫻花非常美麗,才寫下了這首曲子。

ー關於新專輯《VIRGIN》的標題,據說「VIRGIN」這詞是在思考中二病的英文時腦中浮現出來的英文單字。「VIRGIN」帶有「處女」、「純潔」之類的意涵,為什麼會覺得這個單字跟中二病最相符呢?

武瑠:「VIRGIN」有種非常pure的意象,我覺得中二病就是因為過於pure所以才會引起的,因此用了這個詞。中二病就是太過純真了!

ー那麼對於樂團而言,音樂的pure是什麼呢?

武瑠:我想這對不同人而言有各種的解釋,不過我認為對於樂團而言,最pure的事情就是和樂迷們一起完成一場演出。和樂迷實際面對面地進行演出,是最pure的戀情。

ーSuG曾去過許多國家演出,各個國家的樂迷也都有其不同的地方性差異。對於台灣的樂迷,有什麼樣的印象呢?

Chiyu:台灣樂迷日文超好!

yuji:真的是這樣。

武瑠:我想台灣或許是最通日文的國家了吧。

masato:之前在台灣演出時雖然是說日文,但台下似乎都聽得懂,真的很厲害,也很令人感謝呢。(笑)

ー從台灣去日本遠征的樂迷多嗎?

Chiyu:有不少呢!

武瑠:現在泰國的樂迷蠻多的,希望台灣不要輸!

ー好!我們絕對不會輸的!這點我們會傳達給大家的。

全員:(笑)

ー這次的巡迴中,墨西哥是SuG第一次去的國家吧?

Chiyu:是第一次。

武瑠:我們在墨西哥似乎很有人氣呢。

ー是如何知道SuG在當地很有人氣的呢?

yuji:傳聞。

全員:(笑)

yuji:網路上反應最好的國家其實是印尼,去墨西哥完全就是憑著傳聞就去了,到底是不是真的有樂迷在也不知道。

masato:因為距離很遠,所以比較難了解當地情形,只能實際去到當地、去感受才會知道。

ー也是呢。

Chiyu:說不定會有一個人買了500張CD呢(笑)。

yuji:希望有很死忠、很熱情的樂迷在呀(笑)。

ー說不定握手會上會出現一個人就握了500次之類的(笑)。

武瑠:500次?!真可怕(笑)。

ー日本也有很多很死忠、很熱情的樂迷嗎?

Chiyu:有很多人等著我們呢。

yuji:有許多人從日本各地或是從日本遠征到海外的樂迷來參加我們的演出。

shinpei:這樣狂熱的樂迷還是有不少呢。

武瑠:最近男性樂迷也有增加的趨勢。

ー樂手似乎總對於男性樂迷來看演出這件事感到很高興呢。

shinpei:同為男性,可以喜歡、認同我們,很令人開心。

ー那麼SuG來舉辦一次男子限定公演如何呢?

Chiyu:現在男性樂迷一點點在增加,如果可以做的話真的就太好了。

ー能成的話就好了呢!回到這次《VIRGIN》的製作,相較於過去,這次的曲目中似乎比較多是先有詞後有曲的。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轉變呢?

武瑠:歌詞和旋律先浮現的情形逐漸增加,就只是自然而然地浮現這樣。

ー寫詞作曲的靈感又是從何而來的呢?

武瑠:總之就是先將想到、感受到的字詞試著配上旋律看看。<桜雨>是最先有副歌和歌詞的。副歌和歌詞都有了後,才開始摸索出整首曲子。

ー是以吉他來作曲的嗎?

武瑠:我不太會彈吉他,所以是用DTM(註:Desk Top Music)做的。

ー武瑠除了樂團以外,也有經營個人品牌『million$orchestra』,並以「浮気者」的名義進行個人活動,另外也有演出電影。在如此繁忙多樣的活動中是如何取得平衡的呢?

武瑠:因為都是創意相關的工作,所以只要感受到壓力,就會轉換一下去進行其他的工作;如果那邊的工作膩了,就再換成去作曲這樣。將各領域分開,每個都一點一點地去進行。

ー之前在迷迷音的『「VIRGIN」一問一答』問卷中,武瑠曾提到最近都在做設計,請問是什麼樣的設計呢?

武瑠:下一張專輯的設計。下一張專輯是從設計的部分開始做的。

ー是先有設計才開始作曲的是嗎?

武瑠:先擬定整體概念再作曲這樣,這樣的設計是最厲害的。這次的設計使用了許多骨頭的元素。

ー下一張專輯的概念又是什麼呢?

武瑠:即使信念受到挫折,也不會因此被曲折,因此才會使用骨頭的元素。

ー原來有這樣的涵義在啊。SuG明年即將邁入十週年,前陣子(註:VIRGIN巡迴最終場)也發表了將在2017年前進武道館演出。據說這項發表是在演出即將開始前才決定的。是什麼原因讓團員們覺得不在這場巡迴中發表武道館宣言不行呢?

武瑠:武道館是自從SuG復活後就一直抱持著的目標,我們一直都有在討論這件事喔。再加上樂團十週年這個時間點,因此想將這作為目前為止大家一起嘗試的最大挑戰。

ー那麼關於武道館演出的內容已經有什麼構想了嗎?

武瑠:內容的構想還沒出來。但首先,迎接這項挑戰的意義是最重要的。要如何做才能成功前進武道館?這是大家現在所討論的。再者,這項挑戰沒有周圍的人們幫忙是做不到的;因此在SuG十週年這最重大的一場活動,希望台灣的樂迷們也都能來玩、來支持我們。

ー最近有不少與SuG同期和後輩的樂團解散,能夠持續十年的樂團真的很不簡單呢。想請問SuG團員們:樂團能長久的秘訣是什麼呢?

武瑠:我也想要知道秘訣呢(笑)。

yuji:我們的情況是曾經活動休止過一次再復活。復活時就像是組成一個全新的樂團再回到這圈子一樣,因此說不定這也是SuG能夠持續至今的原因之一吧。

ー團員們意見不合時會有吵架的情形發生嗎?

masato:大家意見不合時會互相討論。

ー所以這說不定也是SuG能持續至今的原因呢。

yuji:不過很少有意見不合的時候呢。

ー明天台灣公演即將到來。團員們會想要做一場什麼樣的演出呢?

武瑠:持續得夠久的樂團常常會被說以前的曲子比較好。不過我們在日本演出「VIRGIN」巡迴時,有順利營造出讓人感受到「VIRGIN」的曲子很棒、新作品很棒的氛圍。因此在台灣也希望能讓大家覺得新曲最棒。

ー所以會以新曲為主來演出囉?

武瑠:是的,希望能做出讓大家能說新曲很棒的一場公演。

ー順帶一問,團員們在演出開始前有什麼一定會做的事嗎?

masato:大家一起集中精神喊道「要上囉!」之類的;不過只有yuji都不太會跟大家一起做呢(笑)。

yuji:上次巡迴好像沒做吧(笑)。

masato:還有一個是大家會一起確認曲目順序和何時要進入MC之類的,這些確認也是每次都一定會做的。

ー最後,請對迷迷音的讀者說一句話。

shinpei:2017年我們希望能在武道館演出。為了達成這個目標,不只是日本樂迷,我們也需要借助台灣樂迷的力量,因此希望大家可以來日本看我們的演出。

masato:我們希望可以更常在台灣演出;另一方面也希望台灣的樂迷們可以來日本看我們演出。透過SuG在台灣演出次數的增加,也希望能讓樂迷人數提升,同時能介紹我們的樂團讓更多人認識我們。我們到台灣、台灣樂迷來日本,像這樣互相往來的情形希望能更頻繁就好了。

Chiyu:明天的SuG公演,我們絕對會呈現出一場不讓樂迷們後悔的演出。因此希望我們下次來台灣時,每個人都可以帶朋友來玩。

yuji:無論是在樂曲或是演出方面,SuG都是一直在變化的樂團,因此希望大家可以持續關注我們的成長、來看看我們的演出。當然,這不只是針對樂迷所說的話,我也希望其他曾經來看過我們演出的人們能常常關注SuG。我們來到台灣,果然還是最希望大家都能來看看我們最棒的演出模樣。

ー說到這個,現在的SuG和當初剛成團時的SuG有什麼樣的不同呢?

yuji:整體品質提升了,只有年輕這點沒有而已(笑)。

ー了解(笑)。那麼,武瑠呢?

武瑠:這個啊,台灣跟日本的距離也很近,因此對於台灣也有種演出本場的感覺。第一次來到台灣演出是六年前的事了。和台灣可以一起創造出如此長的歷史,因此在十週年武道館公演這非常重要的日子,希望至今為止來看過我們演出的台灣樂迷們都可以一起來到武道館、和我們一起創造出最棒的景色。

ー今天非常謝謝你們接受我們的採訪。

文:迷迷音

攝影:迷迷音

相關文章:

「記得買CD!」 睽違兩年再度來台 SuG台灣場公演報導

SuG來台前夕特別訪談 VIRGIN快問快答!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