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3日Plastic Tree春季巡迴「剥製」新瀉場(文:Plastic Tree~漂浮海月 in Taiwan~)

S__21241859

2016年5月3日是Plastic Tree春季巡迴「剥製」新瀉公演,進場時不少海月經過噗拉四子的人形看板都停下來拿出手機拍照,更有海月直接跟人形看板合影。 這次開演時間沒有遲太久,僅比預定時間晚了幾分鐘,燈光便暗下,<◯生物>清澈空靈的音符響起,將整個會場瞬間帶至屬於噗拉的世界。背景銀幕上黃色半透明圓形浮現,而後逐漸滴上其他色彩,最後,一片乾淨的胭脂紅的圓形浮出,上面映著「剝製」兩個黑字。

S__21241858

團員們都上台後,一陣尖銳的吉他奏出新曲<フラスコ>開場,接著來到<曲論>,背景投影和之前的場次一樣人偶手腳反覆不斷地重疊出現,也更加深了這首歌的視覺印象。在久違的<梟>結束後四子短暫的休息,大家看到有村喝完水轉身過來便大喊他的名字,有村頓了一下卻一反常態地只靜靜地低著頭回應了聲「嗯!」,與平常不同的反應讓大家都愣住。有村看著大家的反應才笑著解釋說因為之前沒這樣玩過所以想試看看,還要大家之後不要喊「喔ーーー!!!!」要改成喊「嗯。」,不過試了一次後有村卻又自己摸摸頭說道:「果然很怪呀…」這才改回原本的煽動方式,讓大家不禁都笑了。

有村還說新瀉這天是地方公演最終場(註:日本巡迴的東京以外皆為地方公演),前一天和長谷川一起去吃拉麵時突然感到一陣感慨,覺得巡迴就要結束了有點寂寞。 彷彿在附和那縷惆悵,貝斯的低音接著響起,進入<ハシエンダ>,然後帶來如同午後般微風吹拂般舒服的<告白>。微風的氣流往上攀高至屋頂,轉而以木吉他帶出<ライフ・イズ・ビューティフル>,尾段規律的節拍一下一下踩著越來越瘋狂,在最後的最後一個音符收起後,長谷川主動帶起一陣狂熱的煽動,有村便將紅色擴音器拿給他問說:「還有話要說嗎?」長谷川接過了擴音器卻對著麥克風回答:「沒有」,最後還默默將擴音器放回鼓座前,莫名的搞笑又逗得大家一陣發笑才開始下一首曲子<float>。

然而才剛進入前奏,中山明卻華麗地彈錯,這個失誤讓台下邊大笑邊大喊他的名字。旁邊有村也不禁笑說:「這樣只能瞬間進入MC了呢!」中山明也不好意思地笑說:「彈錯一根弦…因為是地方場最終公演,所以在思考到底要用比較緊張的感覺彈還是放鬆地彈,結果想著想著就彈錯了….那麼再來一次,float。」大家也止住笑很配合地立刻專注起來。 定番的<メランコリック>前,長谷川跑到舞臺中間大力煽動,有村不時會丟歌給台下接唱,只是現在有村給大家接歌的地方從以往的「降りだしたのは、雨」,變成其他歌詞中任意一句的某個詞,完全挑戰海月對噗拉曲子的熟悉度,但大家還是非常厲害地全部都順利唱出來!

接連著<藍より青く>和<スラッシングパンプキン.デスマーチ>,來到<マイム>。前奏一下,綠色雷射光束自舞台後方掃向觀眾席,會場瞬間變成大舞廳!大家笑著跳著、開心地身高雙手學著有村的動作側邊彎腰。而後依新專輯曲順來到倒數第三首的<スロウ>,帶點哀傷感的吉他前奏,也讓人感到本番即將結束的寂寞。接著進入專輯同名曲目<剥製>,緩慢的旋律迴盪在寂靜的會場中,是要邁向結束的傷感。

團員們演完後放下樂器,一個個走下舞台,背景音樂<●静物>響起,所有人只是靜靜地看著,沒有任何人大喊四子的名字。情緒滿漲的空間中,背景投影上一個個動物標本浮現,而後團員們的頭也成為標本被投影釘在畫面上,就像是今天的這一切都被凝結於此刻,以標本形式給保留了下來一般。 燈光暗下,沈浸在方才情緒中還未能恢復的眾海月們頓了幾秒後才拍手鼓掌,而後終於回過神來開始大喊安可。

一片熱鬧的安可聲中團員們再次上台,有村率先開口說:「天氣漸漸暖和了,花朵到處盛開,雖然天氣已經逐漸熱得像是夏天一樣,但因為這場巡迴是春天巡迴,所以還是要演春天的曲子!大家有去賞花了嗎?沒有的話再來的五分鐘請一起賞花!」,接著描寫春天櫻花飄落的<春咲センチメンタル>響起。下一首來到久違的<少女狂想>,背景投影也和過去一樣用孩子氣的插畫風格來表現,只可惜在演奏這首歌時,長谷川繼中山明之後也出現失誤。

團員下台後,海月們再度大聲催出二安。好不容易喊到團員們上台,卻見四子人手一杯啤酒,中山明更是走上台後就直接喝了一大口。有村說由於今天是最後一場地方公演,所以要來慶祝一下。中山明在一旁示意後台也給旁邊工作人員一杯啤酒的時候有村一邊對大家說:「其實很希望大家能一起乾杯,不過沒有杯子也沒關係,可以用空氣杯子,就像金爆一樣!」害大家一邊笑著一邊也只好伸出手來作勢一起乾杯。手上明明有實體啤酒的有村,不知為何卻也跟著大家一起用空氣杯子敬酒後才再喝掉啤酒。彷彿這四個人有了酒就同時來勁兒了,ケンケン一口氣乾掉整杯啤酒,長谷川甚至還在喝完後進去後台又再拿了一杯出來乾掉,隨後工作人員也再補送上來了幾杯啤酒,會場裡的氣氛頓時變得很熱鬧。

中間有村一時想不到要說什麼好,便叫ケンケン說點話,沒想到ケンケン卻也沒乖乖讓有村整,直接回說:「如果不知道說什麼好的話不如就煽動一下就好了呀!」ケンケン的反擊不禁讓大家用力拍手叫好。不過ケンケン還是加減說了些MC,但因為全部都用博多方言,所以中山明聽了在旁邊皺眉嘀咕說:「聽不懂啦!」,引來台下一陣大笑。

有村接著說了男子限定公演的事情,問大家今天想要聽誰來帶煽動,台下聲音此起彼落的結果只好用投票決定。雖然最後投票結果是中山明勝出,但中山明卻說:「仙台場時我煽動過了,札幌公演是ケンケン對吧?長谷川還沒,所以今天應該換他!」就這麼推給了長谷川。長谷川也不推拖地湊近麥克風,用高八度假音喊著:「新潟的!女性!」,少見的模樣超令人驚訝!但大家還是一邊驚訝地笑著一邊大聲回應。接著,長谷川再換低八度死腔大喊:「新潟的男性!」,台下也馬上以死腔回應。

這次巡迴每一場都有團員特別為該場選擇的曲子,今天是由中山明特別為新潟選曲,中山明自信滿滿卻又話很多地說:「今天選的這首大家聽了一定會很高興,不過喝醉了還要演好麻煩啊…因為那首手指要一直動…可是只有現在安可時間能演呀,因為是剥製巡迴嘛,所以只有現在會變成《シロクロ二クル》時間!好吧!那麼就演囉!我會彈的!大家跟上來!」說完後前奏一下,沒想到竟是許久沒演的<バリア>,讓海月們更加興奮!接連著激烈的<あバンギャルど>,海月們舉高雙手左右揮動,玩得十分開心!

有村說:「今天新潟真的很棒!這次沒辦法去熊本不過之後一定會去!現在已經能預見剥製的完成形,所以最最終場的東京場請大家一定要來!沒辦法來的人我們也會以心念傳達給大家!因為我們會超級認真演出!」有村也說明年就是出道二十週年了,希望可以在樂團的組成之地-千葉做些什麼。海月們聽了不禁大聲歡呼,鼓譟著希望樂團能做些什麼盛大的慶祝企劃。

四子跟大家敬禮,揮手道別下台後,大家又開始大聲喊著安可,希望能喊出三安,可惜因為時間關係沒能成功。但今天的一切卻已經化為標本永久留在海月們的心中!

歌單請見此

文:Plastic Tree~漂浮海月 in Taiwan~

攝影:Plastic Tree~漂浮海月 in Taiwan~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