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專訪】 拍謝少年 成團逾十年搖滾成人生 以精神導師《 灌籃高手 》談獨立樂團的苦與樂

台灣土產搖滾樂隊 拍謝少年 ( Sorry Youth )成團至今超過十五年,將在今年7月9日前進Zepp New Taipei舉行「《來來來》我等你來Come As You Are​」演唱會,挑戰成軍以來規模最大演出。去年自己擔任製作人發行新專輯《歹勢好勢》後,原規劃一系列演出,無奈碰到疫情升溫而取消,今年終於要正式將這張專輯的所有曲目在樂迷們面前呈現,讓吉他手維尼、貝斯手薑薑及鼓手宗翰三位團員十分期待。「投了20000顆球了,歌曲非常的熟!」以 井上雄彥 為精神導師的他們用《 灌籃高手 》的梗作為比喻,指出年初的線上沈醉式演唱會「夢夢夢」是以這次專場的邏輯在思考規劃,很大程度幫助他們去準備七月「來來來」的內容,且雖然因為疫情延期,不過這專輯也因此又被粉絲們多聽一年,再加上這段期間他們努力到各個地方演出,試圖擴大群眾的基礎,讓他們對這次專場信心滿滿。

「線上專場不應該跟現場靠攏,應該會長出自己的美學」

「夢夢夢」以《歹勢好勢》的九首歌曲為主軸,設定「清醒夢」、「踅神夢」跟「落眠夢」三個篇章,分別以三首歌為單位,邀請到專輯裡獻唱的 Tizzy Bac 惠婷、余佩真與濁水溪公社的柯董加入,在三個不同的場景演出,透過影像重新詮釋《歹勢好勢》的歌曲。薑薑認為,線上演出和現場最大的不同在於觀眾視線,需要把導演當成是觀眾的眼睛。

然而為何選擇預先拍攝做成影像作品,而非直播演出?除了工作人員數量需要加倍之外,能否有穩定的音質和影像輸出也是個問題,且樂迷家中音響設備普遍不是很好,無法在現場直接體感的狀況下,也會讓他們對畫面感到疲乏,「我覺得線上專場不應該跟現場靠攏,應該會長出自己的美學。所以我們這次嘗試反倒是把它當成另外一種演出的形式,去思考它的本質到底是什麼。大家的反應都還不錯,會覺得跟他們往常想到的品質不太一樣。」薑薑說。

維尼分享,前陣子看了日本搖滾樂團 サカナクション ( sakanaction 魚韻 )的直播深受衝擊,「那個實在太猛了,他們工作人員真的太多,而且請日本全國最強的工作人員來做,不管是導演、影像或音質,完全是世界級的,看完覺得天啊人家上太空,我們在坐汽車呢!」雖然人力和技術有差別,但他也正向思考,覺得台灣人最厲害就是「可以比人家晚出發,但進步得很快!!」。在看過魚韻的直播以及這次做完「夢夢夢」的經驗以後,也讓他掌握了未來如何進步的想法。

拍謝少年現場的一體感強烈,同時不侷限演出的場地,像是火鍋店等等,各種場域皆有可能成為表演的舞台。這些場景的選擇基本上有兩種可能,一是由樂團親自挑選,比如這兩次出專輯有做募資,因而會找友好店家舉行這樣小而特別、且大概這輩子不會再進行第二次的演出以作為募資回饋;第二種可能則是因為有了前述經驗,讓其他場域看到找拍謝少年去做特別表演的可能性,「我們都會儘量地答應,因為其實也不一定每個樂團都適合在火鍋店表演,我覺得那是你必須自己先去實行過,當人家想這樣辦的時候,他才會覺得你的這個表演團體是可以的 。」

問及在這樣獨特且奇妙的場域演出,是否有什麼困難之處?「好像也還好,其實在日常生活的場景辦表演,好像沒有大家想的難。」維尼分享,薑薑則笑說:「難的地方就是應該不可能賺錢,打平都超難!」

延伸閱讀:

sakanaction 魚韻 首次挑戰連2日線上演唱會 攜手〈新寶島〉MV導演 田中裕介  狂砸1億日幣打造畫質音質雙高饗宴

疫情爆發,對時間的體感改變了

拍謝少年的歌曲創作通常會是先 jam 一個段落,再去討論想要做到的方向,之後才填詞;至於專輯則是會先做了大概三分之一之後,才開始去想要如何讓整張作品圓滿。「我覺得我們比較像是發展型,而非決定一個框架後將東西填進去,滿多歌曲真的會根據當下時空遇到的事情,給你一些 input 。」薑薑說。

疫情的衝擊,讓生活變了樣,尤其對全職音樂工作者來說,沒有了現場演出更是頓失一大收入來源。2020年2月,拍謝少年主辦了「山盟海誓音樂祭」,沒想到隔一個月疫情排山倒海而來,但幸好音樂祭結束後,樂團本就預定要開始創作,「可是我們在去年5月發專輯的第一場演出結束之後,又一次超嚴重的疫情,蔓延到8月左右,所以我覺得這張專輯就是在這時空背景下產出的歌,裡面有很多時間的改變。尤其我覺得在這一兩年,對時間的體感很不一樣,現在可能突然就被隔離了,這是一個蠻有趣的時代現象。」

問及現在如何看待人生中的好球和壞球?維尼認為:「就是要會選球,不要每一球都尻下去!」薑薑則覺得沒有什麼好壞,尤其疫情更讓大家意識到「活著」就已經值得感謝,「這麼困難的狀態中,我覺得好壞定義已經非常的分歧,不是賺很多錢就是好,我覺得健康其實超重要。」

至於宗翰倒是說:「我覺得是先求上壘,不求一次就全壘打!我們其實也都是慢慢一步步來。特別在疫情這種狀況中,想要衝什麼東西都不是那麼容易。比方說,我們原本去年就是要辦專場甚至募資的演出,都是因為疫情就直接取消,可是我們還是想辦專場,就延到7月,但是現在疫情好像又就有再復發的狀況。所以其實在這種局勢裡面,很多事情都很難說,我們就只能說走一步算一步,不管局勢怎麼變化,還是把該做事情做好。」

做音樂,就是一個無止盡的探險地圖

專輯中的收錄曲〈歹勢中年〉, 曲名英文是由團員親自翻譯,「Sorry No Youth」如此貼近台語的幽默,讓人忍不住勾起嘴角。「我覺得我們心理年齡應該是比生理的要年輕的,但我們也不是完全真空於這個社會之外。30歲、35歲之後,很多現實的東西會出現,但我們是真的喜歡做音樂。全職做音樂、沒有簽約,只有自己鞭策自己。有時候會覺得我好像變成一個第三者在看我做這些事情。別人都成家立業、買房子、買車,但是我們還是在做年輕時候做的事情,不過比年輕時強很多,覺得這個感覺好新鮮啊。玩團當初認識的朋友也都一直相處到現在,從一個比較類似的狀況各自外發散,那這樣的感受就會變成所謂的中年搖滾樂團,如同〈歹勢中年〉MV,就算大家平常很賽,可是最後總會有一個海灘能讓你在上面唱歌跳舞。」維尼說。

宗翰認為:「我們是從20歲開始就一直在玩團到現在,完全沒有停斷過,一直在延續這件事。所以其實我覺得年紀對我們來講,好像沒有什麼很大不同的感覺,因為我們其實都還是在玩團、玩搖滾樂。加上我們發專輯的速度其實沒有很快,不像有些人是在短時間很有目的性地發展,玩團完全變得像是我們的生活、人生的一部分,所以不會有那種到了幾歲就該做什麼事情的感覺。」

薑薑則指出,求學階段是從小學、國中、高中到大學,一階又一階地往上爬,出社會之後,或許在30歲之前都在探索自我,可是在30歲之後,可能已經知道自己大概想要什麼。「我覺得做音樂這件事情,就是一個無止盡的探險地圖。如果是一般工作,你可能會期待自己30歲就應該要達到什麼程度,可能是管理階層,那個東西是有大量的參考資料;但我覺得台灣音樂人可以參考的樣本數太少。在國外真的有很多很有趣的音樂人,大家可能不會一直被問到這問題,音樂人會有他自己的生命歷程的發展。」他舉例之前曾朝聖日本車庫搖滾傳奇樂團 The Birthday 的現場,雖然年紀應該有超過半百,但現場演出魅力仍是帥到爆炸;又或者之前去日本小豆島演出時認識的日本龐克樂團 HUSKING BEE ,來台參演火球祭時還帶著小孩一同參與。

延伸閱讀:

日本傳奇樂團 HUSKING BEE 火球祭 訪問 想挑戰路邊攤「混一混用袋子吃的那個」

【迷迷訪問】車庫搖滾傳奇樂團 The Birthday  「搖滾就是搖滾!」

音樂祭是吃到飽的話,專場就是和牛

拍謝少年國外演出經歷豐富,曾到日本演出「Summer Sonic」、「森、道、市場」、「shima fes SETOUCHI」……等多個音樂祭,這些經驗也都化為他們的養分。Summer Sonic是他們第一次在國外演出,雖然是在最小的舞台,卻讓他們十分驚訝於工作人員的專業,「會有很多不同位子的人拿各種資料跟你確認,一表演完之後,他們就會在一個看你收的差不多的時間,把你載去另外一邊的建築休息,保留你最好的體力在演出狀態。但我覺得這幾年可能也是台灣表演增加了,整體來說,後台接待跟音響都是有在進步。就像剛才提到,我們還沒有辦法目睹一個獨立樂團或是獨立音樂人的生涯走到60歲、70歲,你也不知道這產業之後會變怎樣,但我覺得台灣人追得蠻快的,可惜這幾年外國的音樂人來得很少,不然我覺得那個進步或是轉型會更多。」維尼說。

聊到這幾年在台灣舉辦專場和音樂祭的心得,薑薑認為:「台灣人一開始接觸會想吃到飽,音樂祭就像是吃到飽的餐廳,但接觸一陣子肯定會想吃看看比較精緻的專門料理,我覺得專場就像是和牛,我完全可以理解。如果我是大學生,或是我是剛出社會,我付2000塊,可以看到這個多團,一定覺得賺到,為什麼要付一千五看拍謝少年?可是我覺得那是完全不一樣的事情,而且如果你今天真的很喜歡很喜歡一個樂團,你真的一定會想要看他的專場,你會想要去瞭解他到底怎麼想這個演唱會?可是音樂祭短短的演出時間,很難做到什麼程度。」

回憶起2018年的《兄弟沒夢不應該》專輯巡迴,雖然台北馬上完售,但他們也坦言南部的票比較難推動,「我覺得南北落差是一定有,看學校的數量、年輕人數還有產業結構,大概就知道哪邊的族群比較大,但如果有一些更有趣的、更親民的活動,像是今年復辦的蚵寮漁村小搖滾,先讓比較不可能去聽音樂的人來聽,幾年之後應該這個狀況會改善。」

至於這次的「來來來我等你來」演唱會,日前公布龐克金曲教父—濁水溪柯仁堅也將擔任嘉賓共演,讓人倍感期待。維尼笑說:「這個求了兩年,好事多磨……他答應過超多次!可是都反悔!!」宗翰解釋說,之前柯董總用喝醉了不算數等理由拒絕,不過由於樂團還是希望可以完整呈現這張專輯的模樣,最後才終於讓他點頭確認。

若用《灌籃高手》裡面的角色來形容自己,會是什麼角色?

話題回到井上雄彥,非常喜愛《 灌籃高手 》的他們當初一到日本就先衝去故事舞台「鎌倉」朝聖,「我灌籃高手超爆熟!我可以大概哪幾集在打一場都可以記得!」聽到薑薑如此說,維尼馬上問:「那櫻木總共投進幾球?」,讓薑薑秒回:「我怎麼會知道!!」,有趣互動令人發笑。

維尼吐槽很受男性讀者歡迎的「三井壽」一角,「現在看起來很中二,而且為什麼他被打到牙齒斷掉,可是後來牙齒又跑回來?!我從以前到現在都覺得這個設定不合邏輯!」還要看起來有選擇困難的宗翰從彩子跟晴子之間選一個,聊得起勁。雖然宗翰並未對維尼的問題作出回應,但他也說現在來回顧這部經典名作,讓人更好奇其他角色背後的故事,「我覺得井上雄彥厲害,是因為每個角色背後都有自己的故事、每個角色都有它迷人的地方,看完好想再知道更多他們其他人的生活!」

被問到若用《灌籃高手》裡面的角色來形容自己,會是什麼角色?薑薑聽了馬上大笑:「幹這問題超屌,從來沒有想過!」仔細想了想後選了湘北高中籃球隊長「赤木剛憲」,「在中後段的時候,他有出現的畫面對我來說都印象深刻,很像我們樂團的狀態。赤木不是天才,但他很喜歡他的那個球隊,展現一種含蓄的日本精神。」

維尼思考到一半說:「我覺得我們絕對不是山王工業,那種天才型、要去打NBA的。」宗翰這時迸出「牧紳一」的答案,讓維尼大喊:「幹你把我的講走了!!!」不過深入思索後,維尼認為樂團蠻像翔陽高中的教練兼球員「藤真健司」。他分享樂團出去演出時基本上會自己開車,不用趕高鐵扛樂器、車費也比較便宜,然而某次受邀演出時,後台接待工作人員驚訝地說:「你們自己開車?!」,不過也因為這個問題,讓他開始觀察其他年紀相仿的樂團,發現似乎真的很少人自己開車,「就這點來說,我覺得還蠻像藤真的,不是打完球就在那邊喝飲料,還要想一些之後的規劃,要身兼教練。」

宗翰分析,會有這樣的現象是因為這幾年有不少主流經紀公司願意簽下獨立樂團,因此會請保母車、助理去帶藝人。「那當然這個邏輯,我相信在台灣像我們這種從小玩團長出來的人是比較不存在。」薑薑也說,如果有錢會選擇投資在設備和內外場音控,以提升表演的品質;或是演完後一起去吃好料,「我們感情都很好,不會演完後團員就各自離開。後台其實超常這樣,如果當工作就會去 care 上下班 on 跟 off ,我們則是可能會先查好去那邊可以吃什麼之類的。我覺得是看怎麼對待這個工作的方式。」

當然,全職做樂團並不容易,許多同世代的樂團都解散了,不過薑薑也認為,比起過去上班玩團兩頭燒,現在不管怎麼樣都好很多。「差別最大就是,之前你的時間不是你自己可以控制,但現在就算累,你還是自己可以控制各種事情的先後順序,再怎麼樣都比你的時間是賣給別人好,至少對我們來說是這樣。」宗翰表示。

縱然沒有特別明確切換「上下班」的時間,不過團員也分享了休息放鬆時會看的動漫作品,像是現在當紅的《SPY×FAMILY間諜家家酒》、《驀然回首》、《國王排名》也都在名單之列。

未來若有機會的話,樂團希望能和魚韻、 wilco 聊聊樂團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有機會的話更希望能和名導侯孝賢合作拍片。至於現階段,則希望能先將這次專場好好完成,並在專場結束之後繼續投入下一張專輯的創作,期望自己能縮短下一張專輯的創作時間,並挑戰更大場的演出。

延伸閱讀:

《 SPY × FAMILY 間諜家家酒 》擁有爆炸人氣的四個理由

【演出資訊】

拍謝少年 Sorry Youth《來來來》我等你來Come As You Are演唱會​

日期:2022.7.9(六)、7.10(日)​

時間:18:00(實際演出時間以現場公告為準)​

地點:Zepp New Taipei(新莊宏匯廣場)​

照片提供:Live Nation

文:MeMeOn Music 迷迷音
著作權 © MeMeOn Music 迷迷音。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加入迷迷音FB粉絲專頁推特IGPlurk最新資訊不漏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