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酷最霸氣的嘻哈新女王 Awich 介紹

日本最酷最霸氣的嘻哈新女王 Awich 介紹

日本最酷最霸氣的嘻哈新女王 Awich ,上個月底發行了主流出道首張EP《Partition》,其中收錄曲〈Shook Shook〉找來Chaki Zulu擔任製作人,MV則是由山田健人(dutch_tokyo)執導。他的作品用詞尖銳諷刺,很好地融合日文和英文兩種語言呈現出獨特的韻律,中毒性強烈。而他本身也時常關注各種社會議題,尤其針對黑人人權「Black Lives Matte」積極發聲,並將這些想法反映在曲子中,例如今年六月發行的〈Awake〉正是一例。

與饒舌的相遇

1986年出生於沖繩那霸,「Awich」是由他本名直譯「Asia Wish Child」省略後的造字。小時候的他覺得黑夜很可怕,因此總是想著沖繩的人事物、想著宇宙、戀愛等等書寫歌詞。最初會遇上饒舌,是13歲那年去CD租借店挑到了西岸饒舌傳奇Tupac 的《All Eyez On Me》,讓他開始對饒舌產生興趣。除了到美軍基地內英文補習班學習英文會話外,這些饒舌歌詞也都是他很好的學習教材。

14歲那年,Awich首次參與沖繩饒舌合輯《ORION BEAT》;並於2006年發行了自己的EP《Inner Research》。為了學商,他遠赴美國亞特蘭大求學,而這正好搭上美國南部嘻哈熱潮,激發了他的第一張完整專輯《Asia Wish Child》的製作。

2008年,他與美國當地男性結婚、並生了一個女孩。過了三年,在取得「創業與市場營銷」學士學位後,Awich決定全家人一起回日本生活,然而在此時他的丈夫卻遭槍殺。滿懷悲傷和女兒回到沖繩,喪夫之痛讓Awich處於無止境的沮喪和自我質疑之中,直到重新審視了生活、愛和生命的深層意義後才終於從悲痛中走出來,並且變得比以往更加強大,不僅開了製作公司,更下定決心再次展開音樂活動。

2017年正式加入廠牌 YENTOWN,Awich積極邀來Chaki Zulu擔任製作人,推出睽違十年的專輯《8》。這張專輯在日本國內外引發廣大迴響,並因此獲得機會參與Red Bull和88rising共同製作的長篇紀錄片『Asia Rising: The Next Generation of Hip Hop』,受到更多人的注意。

2020年發行了最新專輯《孔雀》,同年7月,Awich以EP《Partition》自環球唱片主流出道。雖然因為疫情取消了《孔雀》發行巡迴讓他很難過,不過Awich並不因此沮喪,反而更加埋頭作曲,尤其是在主流出道後,有了更多資源,讓他得以和許多不同國家的音樂人合作,例如巴西的KRAWK以及波蘭的Tymek。

喜歡毒蛇的孔雀

2020年最新專輯《孔雀》中收錄的〈洗脳 feat. DOGMA & 鎮座DOPENESS (Prod. Chaki Zulu)〉用詞尖銳犀利,字字句句諷刺著「媒體洗腦」、「網路中毒」等等社會亂象,尤其一句「バカばっかだ全く」不斷重複著聽來實在大快人心!

Awich曾在訪問中透露,會用「孔雀」作為專輯名,是因為他從以前就很喜歡孔雀,「如此美麗卻不會飛的鳥,讓人覺得很悲傷;只有公鳥美麗這點也讓人悲傷。但是最近聽說孔雀喜歡吃有毒的昆蟲,讓我不禁覺得『這不就是在說我嗎?』因此在思考專輯概念前所作的曲子,我都是以『喜歡毒蛇的孔雀』為題來作的,這件事一直盤踞在我腦中。剛好前作《8》是以天使為動機作的,這次想要作出完全相反的東西,於是就決定是孔雀了。」

Awich 曾坦言英文其實在唱饒舌上是比較好發音的,不過最近也讓他感受到日文的厲害之處,而如何善用日文也是他的一大挑戰,畢竟有些詞如果直接翻譯成英文反而顯得太過於冗言,因此不如直接用日文,才能表現出那如詩般的意境。

饒舌並不是一個目標,而是一種工具

Awich非常喜歡思考哲學的東西,擁有強烈上進心的他甚至在疫情期間再度拾起書本學習,例如他在最近的訪問中就曾表示在閱讀以色列歷史學家哈拉瑞的《人類大歷史 文明的構造和人類的幸福》和《人類大歷史科技和科學的未來》兩本著作,從中拓展了自己的視野和想法。

Awich非常喜歡「思考」,甚至曾表明:「如果這是痛苦,我喜歡這種痛苦。 音樂是我現在表達這些東西的舞台。」對他而言,饒舌並不是一個目標,而是一種工具。他對於其他藝術形式也都非常有興趣,例如他也非常喜歡影像,所以每一支MV都和很多不同的導演合作,希望能用不同的工具來表達自己對於人生課題的認識。只是由於現在身邊有非常多人喜歡他的饒舌,而他也非常感謝願意聆聽他音樂的人,因此能產生強力的相乘效果,願意和他合作的人也越來越多。

在男性為主的饒舌界,身為女性而且還頗有名氣的Awich自然是頗為稀奇的存在,再加上他中間曾一度去美國求學,多年後才又回到日本,因此剛從美國回來的時候不少年輕小子總會想:「這個女的是哪來的?」 但礙於人家是前輩所以又都不敢亂嗆聲。不過Awich在各方面仍可感受到大家抱持著一種「沒想到會有這樣一個女的出現」的心態,而也正是這樣的氛圍,讓Awich寫出〈Shook Shook〉。

希望死後被說:「你做得太多了」 

長期累積的生命經驗和學習,讓Awich的視野非常寬闊,不過在沖繩長大或許正是塑造Awich現在個性和想法的最主要因素。Awich曾在訪問中透露他小時候總愛去叢林中探險,有次看到叢林中有個掉落的大鐵管,讓他不禁覺得人類如此汙染地球實在很對不起地球,可仔細一看,在那鐵管附近竟長出了新芽、鳥兒蝴蝶飛舞圍繞,又讓他轉念心想:「面對46億年的歷史,自己不過也如此渺小,甚麼也不是。」如同沖繩的方言「船到橋頭自然直(なんくるないさ)」,這或許是因為當地人總習慣放眼宇宙思考萬物,因此反而對於眼前的事情能夠寬心以對。

談到未來的理想,Awich說自己經常會想到未來、想到死後別人會如何回顧他的一生,可能會說「你做得很好」,或者「不,你做得太多了」,因此希望把握時間作盡量去做各種自己想作的事情。

文:迷迷音 / 照片:環球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