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專訪】 大象體操 跳脫數學搖滾 從夢與跨界打破音樂的想像

來自高雄的搖滾樂團 大象體操 於5月11日全球同步發行第三張睽違近四年的創作專輯《夢境 Dreams》,專輯主軸緣自團員們對夢的好奇與探索,而貝斯手凱婷首次挑戰編寫鋼琴獨奏曲的〈如夢一般〉則是這張專輯的起始點。「我們做音樂的時候跟夢很像,因為夢會擷取日常生活中的很普通的情節加以扭曲,所以對我們來說,夢境好像也是我們創作音樂的一個過程。」凱翔說,明明是熟悉的音階、拍子、拍號,經過大象體操的解構重組後卻形成了全新的音樂。

以夢境產出音樂,也以音樂產出夢境

鼓手嘉欽指出,樂團一直以來都希望可以讓專輯概念更強烈。回顧首張專輯《角度》,是舊歌累積到一定程度之後收錄在一起,第二張專輯《水底》則是先寫新歌才去想專輯的概念,「這張《夢境 Dreams》因為有過去的經驗,所以我們希望可以更早把概念試想好,才來得及在音樂創作過程中就把概念融進去。」

在確定以「夢境」為新專輯的概念後,團員各自看了些關於夢的書籍,例如凱婷讀了弗洛伊德的《夢的解析》,吉他手凱翔唸了榮格,嘉欽則是找了一本台灣記錄夢境的書《夜間風景》,各自並因此對夢境有進一步的解釋。「我也是因此才更確定夢境產生的過程是從我們自己的日常經驗、現實生活中擷取材料,並在夢境中轉化。其實之前很常在訪問時被問寫歌靈感是從哪裡來的,我常常覺得這問題還蠻難回答,但讀了《夢的解析》後讓我更覺得,這就是我想要回答大家的,我們就是用這樣的路徑來創作。」凱婷說。

《夢境 Dreams》一共收錄12首創作曲目,無論是大象體操自己的原創曲,或是與他人的合作歌曲,都是以「夢境」為主題來寫,比如和林生祥老師合作的〈發夢〉是以老師夢見過世的爸爸為場景的歌詞。另一方面,在音樂創作上則嘗試把夢境的概念融入,比如從〈女巫〉擷取一個片段發展成〈托夢〉,並加了很多的音效來跟樂器之間做出比較超現實的對比。

用鋼琴寫歌的時候比較容易充滿情感

回到專輯的起始點〈如夢一般〉,這首曲子以高音的鋼琴為主軸,和過去以貝斯為主導的感覺很不一樣,尤其前半段的部分可以感受到深受德布西的影響。凱婷分享,鋼琴是小時候被媽媽逼著學,所以有點基礎又彈得不是很好,然而疫情待在家的時間卻也讓她再次彈起鋼琴。

德布西和坂本龍一是凱婷特別喜歡的鋼琴家,「這兩位的風格差很多,德布西是華麗的一直砸音符在你身上;可是坂本龍一是用很空、比較空的方式慢慢堆疊,左手、右手都能讓你很清楚的聽到他在做什麼。我覺得就是因為長期聽這兩個鋼琴家的曲子,所以自己在寫鋼琴的時候會自然地出現他們兩位的手法。雖然他們兩個手法其實很不一樣,但是我們寫歌時,段落之間很自由。」

除了這首之外,像是〈敬啟者〉、〈穿過夜晚〉、〈如夢一般〉、〈阿尼瑪〉、〈發夢〉等等也都有使用到鍵盤,與過去相比,鍵盤的比例算大幅提高。凱婷認為自己用鋼琴寫歌的時候比較容易充滿情感,「我用貝斯寫歌都只會想說我要帥、我要寫出超屌的旋律,可是用鋼琴的時候,反而就是會想到活著阿、像是夢一樣的,會比較寫出有流動性跟生命力的歌,所以我還蠻喜歡這首歌。只是這首超級acoustic的古典鋼琴曲直接放在專輯有一點怪怪的,和其它搖滾樂器編制的曲子不是很搭配,所以討論之後由嘉欽為這首曲子加了很多音效,加完之後我覺得聽起來更像是大象體操的歌。」

「我們好像不一定會一直記得自己原本是math rock的樂團」

前兩年疫情剛起之時,大象體操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創作,也因為外地演出減少,讓他們在工作室專心寫歌的時間增加,甚至整張專輯的獨奏比例也較之前有所增加。除了獨奏之外,這張專輯還進行了許多跨界和新元素的使用,例如與高雄市管樂團、九天民宿技藝團等團體跨界合作。

「其實我們三個好像不一定會一直記得自己原本是math rock的樂團。」凱婷笑說,尤其是近期和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高雄市管樂團合作的經驗,會讓大象體操更在意對方的領域需要什麼樣的音樂。「像是〈敬啟者〉這首歌,雖然還是一直在變拍,可是就不像是我們熟悉的math rock樂團要很帥、或是變拍要很明顯,『講故事』變成重點。在跨界合作編曲的時候,我們常常會想要服務對方,像是怎麼讓劇場的特色獲得很大的凸顯、或者是讓管樂團的特色可以獲得很大的凸顯。當然我們的風格也有因為跨界而需要內部調整或是修練的地方。」

回想起第一次跟現代舞團或是劇團合作,去看彩排時總會被他們感動,「因為就是不同藝術類型感動觀眾的方式,所以有時候看到他們發想的方式會給我們很大的刺激。」凱翔認為跨界跟夢境有一點像,「在做夢的時候,我們意識會消褪,個人或集體的潛意識會浮現,集體的潛意識就會突破界限。對我來說,大象體操在做跨界的事情,其實會蠻想要彰顯這個集體的感受。意思是,過去可能曲風是壁壘分明,爵士就是爵士、搖滾就是搖滾 ;在地域上面也是很分明的,華語流行樂就是華語流行,跟歐美的搖滾圈或日本的獨立搖滾圈沒什麼關係,但我想大象體操一直想要表達或者是傳遞一個訊息,就是我們認為這些界線是可以被生而為人、或者是關懷尊重、或者是音樂的想像給打破。」

「我們除了在音樂上面會去想要突破、去想要思考更多的可能性,我們也更可能希望傳達的是,不同民族、不同語言、不同國家之間有沒有可能有更深的理解甚至是合作,而不只是一直去限制自己曲風的發展、把自己貼在某個標籤裡面。我覺得在音樂或是藝術的想像應該是很自由的,而那自由是出自於我們對於跨界對象的那一份喜愛,也是跟我們跨界合作的單位對我們的喜愛,因此我可以去產生一個新的曲風,而不只是鞏固原始的表現。」凱翔覺得這即是大象體操在做跨界想要傳遞的內容以及想要追求的終極目標。

與偶像 toe 的合作

〈穿過夜晚〉是與日本樂團toe合作的計畫,之前就曾邀請toe的吉他手兼錄音師美濃先生協助混音,也和toe隔海共演過。toe是大象體操的啟蒙樂團,也是因為toe才認識了math rock 數字搖滾。嘉欽表示會促成這次的合作,是因為大象體操原訂於2020年赴東京參加音樂祭,卻因為疫情暫停舉辦,「我們覺得難得已經可以有更深入的交流,不想要錯過這機會,所以就主動跟他們提說或許可以跨海有一個音樂上的交流,因此才決定取樣toe的經典曲目〈two moons〉,發展出我們自己的新歌〈穿過夜晚〉。」

凱婷透露當時唯一的條件就是demo完成後需要讓toe本人聽過沒問題才可以發行,「所以那時候其實真的滿緊張,會想說『對方若覺得不行的話怎麼辦?』,寫這首歌的時候有種老師、父母在那邊監看的感覺,有更細心雕琢每一個音符,覺得要做到更好的融合才可以過關,幸好後來他們說 OK。」

對於死亡的焦慮、對於末日的擔憂

「神」也是這次的專輯中常出現的一個元素,像〈眾生的派對〉、〈托夢〉,又或是之前參加全台首檔音樂實境行腳節目《WINDIE收OUT!》也選擇到汐止聖德宮收音以改編〈凝視〉。〈托夢〉是嘉欽首次擔綱詞曲創作,談到這首曲子,他坦言自己一直以來都對死亡感到焦慮,所以想要把對死亡的焦慮跟夢結合來創作,「寫歌詞的時候我就在想說,不曉得生活看似快樂逍遙的人會不會也有煩惱,比如說有錢人大老闆會不會也有死後遺憾,於是把這些假想的故事串成這首歌的歌詞。」不過問及最近疫情嚴重,是否因此感到焦慮,嘉欽倒是認為由於新冠肺炎致死率並沒有特別高,因此對他來說交通的風險比較高。

凱婷分享,〈眾生的派對〉其實是來自於一個她的實際夢境。夢裡面,身形高過台北101的神明們集結一處舉辦慶典,而凱婷作為一個旁觀者,則看著祂們用狂亂的舞蹈開始慶祝,「直到那一刻,我看到祂們的腳一直在踩地上的人類,把人類全部踩死,可是樹木、貓狗、還有其它動物都不會被輾死,我才知道這些神明辦這個慶典是為了要消滅地球上的人類,原因是覺得人類對地球只會有害而沒有益處。」無論是這首〈眾生的派對〉或是〈敬啟者〉,都在表達凱婷對於世界末日即將來臨的擔憂。「疫情或者最近的戰爭到底有沒有影響到創作音樂?我覺得有欸,因為其實創作音樂就像做夢一樣,會把你潛意識的擔憂表達出來。當我覺得現在這個世界很混亂、或者是給我一種末日的感覺,我覺得就很容易會去想到神明。我可能期望的神明來拯救我們,或是不是拯救我們,而是拯救這個世界,即使是要毀滅人類。」

創作屬於台灣的音樂:創作生涯中持續的線性過程

〈眾生的派對〉邀請到九天民宿技藝團合作,「我必須非常自豪地說,〈眾生的派對〉有達成我自己心中揉合多元文化的理想,沒有一個元素是不必要的,真的很榮幸可以跟九天合作出這樣的作品。我覺得這首歌非常的帥氣,沒有一絲一毫勉強或刻意的感覺,雖然這個東西有點抽象,但是我自己在聽的時候,覺得寫得很好、很帥!」凱婷說。

凱翔認為,想要做出台灣的音樂,是很多很多台灣的創作者會期待的一件事情,而這件事情則會是持續的人生追求,「我們時時想要找台灣的創作者合作,希望這些創作者可以被海外的樂迷或被海外的策展人看到,知道原來台灣有這麼厲害的管樂手、原來有這麼厲害的傳統打擊樂器。這是我們會一直努力的方向,也是我們覺得有趣的事。」

「把音樂當飯吃不是玩音樂最主要的目標,最主要的目標是創作」

日前,大象體操宣布今年將參演日本知名音樂祭FUJI ROCK。青少年時期經常看各樂團在FUJI ROCK演出的凱翔,一直以來都對FUJI ROCK有所嚮往,也是這些影片讓他發現原來小眾或者特殊的音樂類型,在日本會有這麼多人喜歡。「因為其實一直以來到現在,台灣除了比較偏向華語流行的曲風,在音樂節很難有很大很大的舞台表演機會。但我覺得最近像是大象或是血肉可以去到大港最大的舞臺,可以看到樂迷的接受度和策展人的膽識,越來越願意嘗試新的事物。對於要去到那個曾經影響到自己很大的舞台,很大的音樂祭感到非常的榮幸!」

談及台灣和日本音樂環境的差異,凱翔指出,其實日本的競爭更加激烈,真正完全以音樂維生的人其實少之又少,因此台灣的音樂人要把音樂變成正職並沒有特別困難,「我覺得在全世界都是一樣困難。」,他進一步解釋,日本的環境看起來很完善,是非常非常多人把工作跟興趣完全結合在一起不眠不休才造就出來的環境。「我覺得並非正職這個形式就一定能做出更好的音樂,因為就像toe也不是正職,但他們還是創造出非常美好的音樂跟表演,所以我覺得這應該是很不同的兩件事情,一個完全就是商務上的發展,另外一個完全就是藝術創作,看你覺得自己在哪一種狀況下創作比較能夠專注。把音樂當飯吃不是玩音樂最主要的目標,最主要的目標是創作。做好聽的音樂,我覺得這才是享受音樂創作的一個比較好的過程。」

音樂之外的興趣?

興趣變正職,中間的平衡拿捏是很重要的,「我們自己給自己非常大的壓力,有時候壓力會超過,過到我們就是會失去熱情,會需要很長休假或很久休息,但有時候如果那個壓力只是剛好的話,就會有一些創意的產生。所以我覺得這也是行政上的藝術。」凱翔說。

但如何去讓自己紓解這些壓力,讓自己可以再投入下次的創作?嘉欽指出有除了音樂之外的第二或第三的興趣很重要,且這些興趣之間其實會互相刺激,「我覺得如果在音樂創作上扛太多壓力或是太過勞累的話,適度地把時間讓位給自己其它的興趣,對於音樂創作來說是比較健康。」

三位團員也特別分享了他們紓解壓力的方法,凱婷喜歡看漫畫,《勿說是推理》、《百鬼夜行抄》、《國王排名》、《藍色時期》都是她近期在追的漫畫,「它們現在都有動畫,我沒有去看動畫,但是我有聽主題曲,很讚!」至於凱翔和嘉欽則是動畫黨,像是《SPY×FAMILY間諜家家酒》就是嘉欽特別推薦的動畫作品。另外,凱翔則帶點幸福的口吻說:「我的興趣就是跟我太太在一起!」

值得一提的是,由於疫情期間不少人在家培養第二興趣,因此凱婷曾於2021年發起公益計畫《Art from Home, Love from Us》,邀請盧廣仲、魚丁糸劉家凱、Leo王、小球莊鵑瑛、黃玠、巴奈、宇宙人…等音樂人、藝術家提供疫情期間的「非音樂」作品舉行於線上展覽和義賣。作品種類五花八門,卻也都富有個性,引起不小的討論。

挑戰體力極限的超瘋狂計畫:12小時世界巡迴

三位成員透露,預計於7月舉辦一場線上連續12小時的演唱會,當天將從台灣的早上九點演到晚上九點,期能讓全球各地時區的觀眾們都可以在看到大象體操現場演出新歌,讓各國的觀眾都可以在線上感受到一個12小時的世界巡迴。

這個瘋狂的計畫花了三天在淡水雲門劇場拍攝,除了要背各國講稿之外,體力也是個大考驗,「第一天拍到後來累到生氣,想說我們到底在幹嘛,因為琴很重,20歲的時候不覺得琴實很重,我現在要30歲了,覺得琴很重!」凱婷有些激動地說。

除此之外,樂團並預定在11月於淡水雲門劇場舉辦實體演出,同時邀請到莎氏比亞的妹妹們劇團導演王嘉明指導這場跨界演出,「希望大家先把11月中的時間留給我們,我們會在淡水雲門劇場蓋一個跟大家可以一起共度的夢境!」

更多大象體操相關資訊,請上大象體操 Elephant
Gym官方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lephantgym)、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elephant_gym_official/)、官網(https://elephantgym.co/)查詢。

《夢境 Dreams》專輯數位串流: https://lnkfi.re/ElephantGym_Dreams

【演出資訊】

『Fuji Rock演前暖身操』大象體操【掉入夢境】誠品小巡迴

7/1(五)20:00 台北場@誠品信義店 3F音樂館
7/2(六)14:30 台中場@中友店 11F環型書區
7/17(日)15:30 高雄場@誠品高雄大遠百店 17F書區中庭

*活動期間,請全程配戴口罩,全區禁止飲食,本演出將配合指揮中心最新公告之室內活動防疫規範辦理。
*免費入場,因場地空間有限,請依現場工作人員指示,額滿為止。
*演出結束後將進行簽名,歡迎持大象體操專輯、EP、周邊商品至現場,請依現場工作人員指示排隊。

照片:合作藝文

文:MeMeOn Music 迷迷音
著作權 © MeMeOn Music 迷迷音。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加入迷迷音FB粉絲專頁推特IGPlurk最新資訊不漏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