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京卍復仇者 》 羽宮一虎 真的那麼可恨?!價值觀為何如此扭曲? 角色分析考察 (有雷)

羽宮一虎這角色在《東京卍復仇者》裡面是個蠻特別的存在,迷編一開始對他不怎麼有好感,畢竟他是害死真一郎、害死場地的人,即使看了《東京卍復仇者》DVD/Blu-ray特典的booklet漫畫附錄中關於一虎過去的故事,也仍然沒辦法真正喜歡這角色,但隨著劇情發展看到後面,就會漸漸發現一虎的魅力所在。

羽宮一虎小檔案

東京卍會→芭流覇羅

生日:1990年9月16日

身高:174cm

體重:60kg

血型:AB型

代表色:黃色

喜歡的東西:不良少年周邊商品

討厭的東西:東卍成員

尊敬、憧憬的前輩:佐野萬次郎

夢:殺佐野萬次郎

愛車:Kawasaki  KH400

(以上出自《東京卍復仇者公式角色資料手冊:天上天下》)

和久井老師曾在《東京卍復仇者公式角色資料手冊:天上天下》書中說過,以一虎為封面的第八集漫畫設計,是以花魁的形象概念描繪的。一虎天生臉蛋長得美,還有顆愛哭痣,但為了不要被欺負因此小時後將自己的長髮剪掉用了個飛機頭、在脖子上刺了隻老虎。出生在一個不健全的家庭,受爸爸家暴的媽媽總會透過言行來對一虎進行精神上的虐待,尤其「你是站在我這邊還是爸爸那邊?」這句話,逼他從小就只能在這兩個之間做選擇,但無論是哪一個都是很爛的選擇,造成他的價值觀扭曲。

===以下含有《東京卍復仇者》DVD/Blu-ray特典的booklet漫畫雷===

場地:給了一虎翅膀的人

就連生日也不會被媽媽記得,不過在外面的世界,還有朋友會記得他的生日,讓他不會孤零零一個人,這讓一虎一度以為只有朋友才不會背叛他,也只有和「朋友」一起玩耍的時間才能消除他的焦慮。在《東京卍復仇者》DVD/Blu-ray特典的booklet漫畫中,對於一虎的過去有詳細的描述,當時一虎好不容易交到的這位朋友名為「ジュンペケ(Junpeke)」,他帶著一虎到電玩遊樂場美其名是「慶祝」生日,實質上卻都是要一虎掏錢出來玩樂。

在兩人因為賽車遊戲發生爭吵時,不小心踢掉了旁邊機台的電線,累積的遊戲紀錄一瞬間化成灰,而那正是場地在玩的機台。場地氣得要揍人時,Junpeke要一虎還給場地100日圓,這讓場地更生氣的說:「才不是錢的問題!」 、準備揍下Junpeke,一虎馬上伸手擋住說:「不要對我的朋友出手!」,讓場地準備將目標轉向一虎,沒想到被一虎稱為「朋友」的Junpeke一行人馬上逃之夭夭,致使一虎發現「原來他認為的朋友也不可靠」,因而對人產生更濃的不信任,認為隨時都有可能被背叛。

和場地的相遇是改變一虎的重要契機。在一虎11歲生日的最後幾個小時,場地帶著他騎車闖入看不順眼的房子、放火燒車,而一虎耳朵上掛著的鈴鐺也是這天從Junpeke身上取下來的。在炎炎火光面前,場地告訴一虎所謂「朋友」並非靠著利益得失建立起的關係、彼此今後就是同伴。一虎耳朵上掛著的鈴鐺也是這天從Junpeke身上取下來的,像是一個戰利品一般,是他感受到「勝利」、「成為英雄」的瞬間。正如特典漫畫第二話的篇名「Wings to tiger」,場地就是給了一虎翅膀的人。

Mikey:「你的痛苦、難過都是我的」

如同撿到一隻受傷的小貓一般,場地對一虎十分照顧,不僅教了一虎甚麼才是「真正的朋友」,也帶他認識了Mikey、Draken等人。但一虎對人的不信任不可能如此快速消彌,尤其是團體中心人物Mikey那一副什麼都沒在想的樣子,更讓一虎對他只有滿滿的不信任,不懂大家為何要對Mikey如此尊敬;可當Mikey為只是個「朋友的朋友」的自己出手時,他動搖了。

從小被父親當作螞蟻一般看待的一虎,很嚮往「強」;當一虎被父親抓住而感到痛苦之時,踹飛那個不可違逆的存在的是Mikey,這讓他了解到大家追隨Mikey的理由,可無法輕易相信他人的一虎,卻從Mikey這群朋友身邊逃了開。

就在這時,Junpeke烙人來修理一虎,然而被刻意疏遠的Mikey卻仍出手相救,不僅以一擋百贏得漂亮,還毫不在意地對他說「你就是我的。一虎。所以你的痛苦、難過都是我的」,就在這一刻,一虎終於能卸下心防把Mikey視為重要的朋友、也是第一個打從心底感到尊敬的對象。

為何一虎在血之萬聖節成為反派?

這一切都在一虎失手殺了Mikey的哥哥真一郎時走了樣。當初是為了要送Mikey生日禮物才會去偷車,所以是Mikey的錯,「殺『人』的是『壞人』,但殺『敵』的是『英雄』,為了要成為英雄,我要殺敵」脆弱的他為了合理化自己的作為,只能用這種謬論來讓自己接受現實。

同為當事者的場地其實看得很清楚,一虎是為了想要讓Mikey高興,所以他無法接受現實竟變成這副德性。即便殺了Mikey的哥哥,為了要肯定自己,一虎只能把Mikey當作敵人。明明同罪卻被原諒的場地因此選擇退出東卍、加入「芭流霸羅」,期望把一虎帶回來。

可是這看在一虎眼中卻又是不同的解讀,明明說為了自己加入芭流霸羅的場地,其實是為了要把稀咲給排除,這讓一虎認為自己也已經被場地拋棄了,沒辦法相信有人會重視自己。直到Mikey說一虎總是把重要的東西親手毀壞,這才讓一虎想起場地當時說不管前頭是怎麼樣的地獄在等著,都會陪著自己一起到最後,是自己沒有相信場地的。

即使如此曾氣到說要殺了一虎,但最終Mikey仍然將一虎視為夥伴,希望讓一虎知道即使經過那麼多事情,他仍然是東卍的一員。

===特別提醒,以下涉及連載至234話劇透,請斟酌觀看===

明明應該恨一虎的千冬,為何不恨?

千冬是場地逝世後深深影響著一虎的重要存在,他就像對待場地留下的貓一般,接受場地的遺志,放下怨恨、盡心盡力地照顧場地珍視的一虎。

血色萬聖節之後的未來,武道成為了東卍幹部,松野千冬和橘直人合作試圖追捕稀咲鐵太。從少年感化院出來的一虎留了和場地一樣的長髮(連回到未來的武道都誤認的程度),看到變了樣的東卍變得無法接受,「東卍什麼時候變成會揍女人的集團了」一虎曾如此說到,這也是為何一虎會去協助直人跟武道、甚至成為唯一一個支持著千冬面對來自稀咲死亡威脅。

「我想救的是千冬」一虎救出武道時曾如此說,為何他不救千冬?那是因為他救不了,千冬為了替場地報仇,早就下定決心犧牲一切,並將賭注押在場地選中的武道上,所以千冬才在死前說「場地的遺願…..東卍就交給你了!我的搭檔!」;而當初刺傷場地的一虎對千冬的決定即毫無置喙餘地。

而在關東事變之後的未來,千冬對於一虎來說也是不可或缺的存在,不僅在一虎出獄後特別來接他,還雇用擔任「XJ(Pekejay)樂園」寵物店員工。雖然一虎一直想當某人的第一,但直到真的有千冬無條件地對他好時,他又無法完全接受。

尤其是這次看似是全員幸福的未來,這「全員」中卻不包含Mikey,對剛出獄的一虎來說,Mikey不在的世界太奇怪了,而所有人卻都彷彿無論Mikey是死是活都沒差一般,讓他無法接受,「我都這樣壞了,你們怎麼可以對我那麼好?既然如此為何不願拯救Mikey?」於是一虎才會決定協助到處尋找Mikey的武道,說:「我想要救Mikey,想要救佐野萬次郎」

第一個說出想要救「佐野萬次郎」的就是一虎

一虎是第一個說出想要救「佐野萬次郎」的人,這次換一虎看清了一切。「曾經為了朋友挺身而出的麥怎麼被朋友捨棄、自己尊敬的麥怎麼會這樣?」正因為是那個過去多次拯救了自己的Mikey,所以一虎更不希望看著Mikey就這麼崩潰。

然而為何千冬、Draken、三谷等東卍的成員都不會想要幫Mikey?正如前所述,一虎被關在獄中關了十多年,只有一虎還停留在東卍成員彼此相挺的記憶之中,不知道Mikey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尤其是千冬,這時的東卍早已解散了所以也無從說要幫場地保護東卍吧但也是因為這樣的他,才能看出東卍成員間的不對勁之處,進而成為救Mikey的重要關鍵。

©和久井健・講談社

照片摘自官方推特

文:MeMeOn Music 迷迷音
著作權 © MeMeOn Music 迷迷音。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加入迷迷音FB粉絲專頁推特IGPlurk最新資訊不漏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