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自己的音樂誠實不說謊 日本樂團 SUPER BEAVER 介紹

SUPER BEAVER 最近為漫畫改編真人版電影《 東京卍復仇者 ( 東京卍リベンジャーズ )》以及日劇《 要是當時吻了他 》演唱主題曲,再次引起熱烈討論。曾去日本音樂祭參戰的人相信對這名字不陌生,他們不僅是音樂祭的常客,更是日本夏天音樂祭出場次數最多的樂團 ,每次聽他們的現場總能感受到滿滿直接且熱烈的能量。

(延伸閱讀:SUPER BEAVER 攻 COUNTDOWN JAPAN 主舞台「我們會投入120%的精力,請你也用120%的熱情來回應!」

2005年,出身自東京同高中的涉谷龍太(Vo.)、上杉研太(Ba.)、柳澤亮太(Ga.)找來、柳澤的童年玩伴藤原廣明(Dr.)一起成團,參加「YAMAHA TEENS’ MUSIC FESTIVAL 2005」一舉奪得全國大獎和觀眾大獎。

「SUPER BEAVER」這團名是因為柳澤想用一種動物的名字來命名,因此就選了「海狸(BEAVER)」,再加上唸起來通順的「SUPER」,並沒有特別深刻的含義。樂團2009年以單曲《深呼吸》於EPIC Records Japan主流出道,收錄曲〈深呼吸〉和〈道標〉分別作為《火影忍者疾風傳》片尾曲和《火影忍者少年篇》主題曲。雖然樂團看似發展順遂,但2011年,卻宣布脫離所屬經紀公司。

渋谷龍太在電視節目《MUSIC BLOOD》中回憶道:「我們當時的社會經驗太少了。周遭大人給了我們各種建議,但我們優先考慮的是他們告訴我們要做什麼,而不是我們自己的音樂。 最終,我們無法接受自己的音樂。在錄音過程中聽到自己的聲音時,我覺得很不舒服,當場倒下了。 那時候,我忙著保護自己就已經沒有餘裕,根本不和樂團成員說話,很多事情也無法處理了。 等我醒來的時候,我說『我不做音樂了』。」以此為契機,團員們終於再度開始對話,而討論的最終結果就是四人一起離開所屬的廠牌和經紀公司。

失去了主流的資源,他們只能一邊兼職一邊做音樂,自行與各地的live house交涉,貸款買二手車以進行全國巡迴,一年演出超過百場。不只是做出好音樂、演出,他們也絞盡腦汁想方設法將這些音樂傳達給人們。雖然這段期間十分辛苦,然而過去這所有的辛苦對現在的他們而言,回想起來卻也都是有趣而美好的回憶。這之間他們一度成立自主廠牌「I×L×P× RECORDS」,後加入日本老舖livehouse「eggman」的新搖滾廠牌[NOiD],不僅曾為高橋一生主演日劇《我們的奇蹟》演唱主題曲,還登上日本搖滾聖殿武道館開唱,另一方面,涉谷和柳澤也曾分別因為生病住院療養。經歷過種種酸甜苦辣,直到2020年成軍十五週年之際,他們宣佈與Sony Music重新簽約回歸主流。

重歸主流的第一張單曲是《ハイライト(HIGHLIGHT)/ひとりで生きていたならば(若是獨自活著)》,比起「我們要主流出道啦!」這樣嶄新的興奮之情,對於他們而言更重要的是樂團一路走來的歷史和未來,因此他們唱出了「是我讓每一刻都成為亮點」,以積極的態度希望將過去的每一個點與現在以及心中期望的未來串連成線。

經常聽到有人說「把今天當成最後一天來過,讓每天都活得不後悔」,不過如同〈ハイライト(HIGHLIGHT)〉歌詞提到的,柳澤並無法完全對這句話有所共鳴,「我覺得我們說要好好地過好今天,是因為我們希望有一個更好的明天,而我們盡力的理由和目標發生越來越多的變化 ……,我覺得越是這樣,展望明天的感覺就越強烈。我不確定明天是否會到來,但我想相信明天會到來。」在難過痛苦時,因為遇到了許多的人,有人借給他們力量、有人對他們說「我喜歡你們」,這些力量支持著他們走過來,讓他們知道跨越悔恨的歡喜。

離開主流回到獨立的10年裡,他們遇到了許多人和他們一起為這樂團已經超越過去而歡欣鼓舞,「這就是我們所說的 “浪漫”。作為與這些人一同開心歡笑的下一步,回到主流成為一個自然的選擇。」柳澤在訪問中談到。因為與人的連結,讓他們四人一同走到了這裡,而這樣的體悟就化為〈ひとりで生きていたならば(若是獨自活著)〉。

緊接在這張單曲後,同年10月發行的《突破口/自慢になりたい》收錄曲〈突破口〉作為《排球少年!! TO THE TOP 》片頭曲,除了很符合動畫的熱血氣息之外也唱出他們至今以來的心路歷程。「當時,當我在考慮那將來該怎麼辦時,我問自己『但我為什麼要考慮這個問題?這不是很奇怪嗎?』我們四個人充滿興奮地開始了樂團,可是當意識到時卻落到這樣的狀況。這種情況太奇怪,所以我們決定先離開看看。回顧過去到現在,結果最積極正面的部分在於,我們還想再四個人一起做這樂團。」上杉在訪問中表示。

至於〈自慢になりたい(想成為你的驕傲)〉更是唱出了樂團的核心,「聽到我們的朋友和觀眾說『那是一場精彩的演出』時,真的會很單純地覺得高興。樂團是大是小並不重要,如果你回過頭來看那些讓你覺得『有做樂團真是太好了』的時刻,你會發現自己為之感到驕傲。」柳澤說。相信正是因為經歷過挫折、瞭解過痛楚、真切面對過自己想要的是什麼,這才讓SUPER BEAVER的音樂如此誠摯而直擊人心。

因為疫情的關係,演唱會紛紛取消,SUPER BEAVER 也不例外,甚至藤原也不幸染疫,治療多日才復原。不過樂團仍舊想辦法以直播演出等等的方式,希望將SUPER BEAVER的能量傳達給大家。「我之所以一開始就有這些想法,是因為我自己曾去過很多LIVE。當我把錢換成了門票,它就變得比錢更特別了。這份特別是下次用錢也沒辦法買回來的。用3000日元買到的那份興奮,是沒有辦法再用3000日元買回的。」涉谷說,而在面對疫情下無法開唱這樣的困難時,再次讓他們思考了自己為何要現場演出、為何要站上舞台,並以自己的方式設法做到最好。

(延伸閱讀:SUPER BEAVER 鼓手藤原“31才”広明武漢肺炎確診 貝斯手上杉研太身體不適

SUPER BEAVER是一個對自己誠實的樂團,對自己的音樂誠實、對自己經歷的一切誠實,看著他們在舞台上拼命演出的模樣,也讓人得到滿滿的能量。「漸漸地我們對於如何將困境化為轉機變得很拿手。」在十五週年的訪問影片中,回顧過去這段期間,他們發現最終如果不是為了自己做音樂,那這些音樂也無法好好地傳達給他人。涉谷龍太、上杉研太、柳澤亮太、藤原廣明四位成員的人生共同交織成SUPER BEAVER的樂音,而SUPER BEAVER也成就了他們的人生。

SUPER BEAVER官網:super-beaver.com

文:迷迷音 / 照片:SUPER BEAVER twitter

著作權 © MeMeOn Music 迷迷音。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