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 《 TOKYO MER 行動急診室 》觀後感(有雷)

超人氣日劇《 TOKYO MER 行動急診室 》完結了,覺得有那麼一點不捨,很希望未來能推出電影版。當初看到是由《東京大飯店》、《危險維納斯》編劇黑岩勉操刀,不禁對此劇多了幾分期待,而雖然中間有些讓人想吐槽的點,不過這份期待果然沒有落空,甚至幻想著如果現實也有這樣的行動急診室,絕對會是十分有力的吧。

「只是等待,有些生命是無法拯救的」,這句話是主角喜多見醫生( 鈴木亮平 主演)的名言,也逐漸滲入MER團隊的每個成員心中。MER的每一個團隊成員在對MER都十分專注於拯救眼前的性命,而非為了得到榮耀,只要他們所到之處,就會努力不讓任何人死去,他們也真的做到了(除了喜多見醫生的妹妹涼香)。正是因為固守著「死者0人」,讓他們的出現成為遇難人民的定心丸,就連小孩子們也崇拜著這些醫療鬥士,MER團隊被塑造成「英雄系醫療戰隊」。

值得一提的是,劇中人物的命名設定也十分有趣,幾乎所有人物的姓氏都是東京各區的地名,例如喜多見(世田谷區)、音羽(文京區)、弦巻(世田谷區)、冬木(江東區)、徳丸(板橋區)、蔵前(台東區)、高輪(港區),消防隊的千住(足立區)、危機管理對策室的駒場(目黑區),甚至到政治圈的天沼幹事長(杉並區)、白金大臣(港區)、赤塚知事(板橋區)、厚勞省的久我山(杉並區)以及恐怖份子椿(足立區)也是如此,加強了這部片以東京為舞台的印象,更有不少網友認為MER就像是守護東京的戰隊。

如同《東京大飯店》不將所有重點放在男主角木村拓哉身上,而是讓一起開餐廳的女主角鈴木京香也有出頭天的機會,在這部《TOKYO MER 行動急診室》中,亦特別重視女性的地位描寫,例如劇中掌握權力的白金大臣和赤塚知事甚至有希望當上日本首位女性總理大臣,又如護理師夏梅(菜菜緒飾演),在MER中絕非只是單純協助醫生的配角,他和醫生一樣有救人的勇氣和豐富的經驗,也是這樣的經驗讓他甚至作為護士也能在實習醫生背後推一把。

其實許多醫療劇都只是以醫生為主角,其他人的存在似乎不是那麼重要,可是這部不一樣。乍看之下,MER能夠運轉都是因為有喜多見醫生(鈴木亮平飾演)的存在,但是這樣的偏見在第六集就被打破了,展現出每一位成員的重要性和能動力,甚至於更外層攜手合作的警察與救難隊也給了不少的篇幅。

劇中也觸及很多理想和現實之間的拉扯和問題,包括種族和職位的歧視、對於犯人是否應該給予治療的矛盾、少數人和多數人的利益之選擇等等,因此特別安排恐攻的椿以及身在官場的英羽以和滿口天真理論的喜多見做對比。

不過說到椿,不禁覺得身為一連串恐攻事件主謀的椿的設定似乎有些牽強,只是因為喜多見總是說著那些理想就要這樣記恨多年?如果有機會拍續集的話倒是希望他能在椿的過去多些深入的描繪,否則會覺得劇情的設定和結構上相較於《東京大飯店》實在太鬆散。除此之外中間也有很多讓人想吐槽的點,例如明明戴了安全帽進到危險現場卻又拿下來、明明知道有毒氣體卻連個口罩都不戴⋯⋯

雖然如此,可是這仍不能掩蓋《TOKYO MER 行動急診室》的熱血和精彩,尤其最後一集特別扣回前面的劇情,讓MER一路走來做的一切都變得有意義(而不是單純的回想總集篇)。音羽在最後說道:「MER並不特別,和一心想要拯救眼前生命的大家一樣,不只是醫療從業人員,MER和所有為了他人努力付出的人們都是一樣的,這樣的想法若能凝聚起來,將形成巨大的力量。中央和地方政府、警察、消防、救難隊以及醫療從業人員合作,就能拯救更多的人。」

無論是身為醫生或是身在官場,不同位置的人總是會不同的掙扎,但回歸原點,相信無論是醫生或是政治家,最初選擇這條路的理由大概就是拯救生命、讓整個社會更美好吧。正如喜多件最後仍然選擇了再次救椿一條命,即使他也不知道這樣重複救椿的意義何在,但至少這是拯救了一條生命,貫徹了MER的理念。

文:迷迷音 / 照片:friDay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