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津玄師 也深受影響的日本音樂鬼才 今敏 御用配樂「 平澤進 Susumu Hirasawa 」介紹

米津玄師 也深受影響的日本音樂鬼才  今敏 御用配樂「 平澤進  Susumu Hirasawa  」介紹

1994年電腦才剛出來沒多久即把電腦和CG應用在演出中、1999年音樂數位發行概念還不普及時就在自己的網站放上音樂作品供人下載、車輪等等都可以成為自製樂器來演奏,這位走在時代尖端的音樂神人「 平澤進 ( 平沢進 , Susumu Hirasawa  ) 」,即使是十幾年前的曲子現在聽來仍充滿神秘前衛感且深具中毒性,讓人完全沒辦法隨意歸類,就連動畫大師 今敏 也深深被他吸引,特別邀請他來為《千年女優》、《盜夢偵探》、《妄想代理人》、《做夢的機器》配樂;現在紅遍天的 米津玄師 亦曾在2018年的廣播節目《SAPPORO BEER OTOAJITO》中表示平澤進的〈MOTHER〉一曲大大地改變了他的人生;還有 星野源 也曾在自己的廣播節目中大力推薦平澤進的〈世界タービン〉。

小學就開始聽實驗音樂、彈吉他、組樂團!

生於60年代民謠全盛期的 平澤進 ,卻對可以通電的電吉他更有興趣,從小學五年級就開始抱著電吉他,聽著美國樂團「The Ventures」、瑞典樂團「The Spotnicks」、澳洲樂團「The Atlantics 」等等實驗性濃厚的器樂音樂長大。在當時,如果會彈吉他的話在學園祭上總會吸引許多人的注目,但平澤進從小就不吃這套,反而隱藏他會電吉他的事情,認為「反正你們只聽民謠,才不會懂呢!」,甚至在小五時就被身邊玩音樂的大人找去彈吉他,很有自己想法的平澤進可說是從小就不可限量!

但平澤進並非一直走在音樂這條道路上,他在訪問中表示,雖然國中時也有組樂團,可是畢竟從小學就開始接觸那些對於大人來說也不一定容易接受的音樂類型,周遭要找到真正志同道合的人實在不容易,因此便放下吉他潛心於越野摩托車賽的世界。不過國中生就會玩樂團的事情在當時就各種意義而言絕對是很厲害的,當地的人早就傳開了,甚至曾經在某次棒球打擊練習場主辦的聖誕派對上,擔任職業樂團「DOCTORS(ドクターズ)」的暖場演出。後來DOCTORS內部對於要不要上電視意見有所分歧而解散,其中的吉他手後來回來找當時暖場團演出中讓他很在意的平澤進一起作音樂,剛好平澤進也因為一次摩托車事故而不再騎車了,於是這才回到了音樂的世界。

從這時開始,平澤進終於慢慢走向職業樂手的世界,他和前DOCTORS吉他手一起組了樂團,幾經成員更迭,轉型為重金屬樂團「MANDRAKE(マンドレイク)」;MANDRAKE解散後於1979年以實驗電子樂團「P-MODEL」成員身分正式出道,甚至後來成為「Techno御三家」的代表性樂團之一。P-MODEL雖然歷經幾次活動休止,但平澤進本人一直有以solo身分活動,同時延續P-MODEL的精神於2004年開啟「核P-MODEL」計畫。

著迷於機械和電子樂器

平澤進非常喜愛機械,當初會對吉他產生興趣一方面也是因為電吉他的構造和音色吸引著他。雖然他也曾一度想要當飛行員,不過聽說數學要很好於是隨即放棄了這條路,可是他在機械方面的天分卻是非常可觀。當年就讀工業高中電子科的平澤進,畢業製作是要作出一台電視,而他正是最快完成的那一個。雖然並不是說非常了解其中原理,可就像有些人看操作手冊看半天也看不懂,有些人一摸就知道該如何處理,或許這就是所謂天分吧,而這也與他後來總愛嘗試各種機械改造樂器(例如雷射豎琴、特斯拉線圈 )相關聯。

走在時代尖端的網路先驅

平澤進非常重視演出與觀眾的互動,但這「互動」並非單純的「接喊」、「合唱」這麼簡單,而是結合聲光效果和電腦CG技術作出「interactive live」,甚至在家看直播的人也可以「參與」現場演出。這樣的互動式演出早在1994年平澤進就開始嘗試了,並在2002年以「Interactive Live Show 2000 賢者のプロペラ」在日本數位內容協會主辦的「Digital Contents Grand Prix 2001」拿下經濟產業大臣獎及娛樂部門最優秀獎。(參考:https://susumuhirasawa.com/interactive-live/2015_world-cell-2015/about-IL.html)

對於泰國第二類女性的關心

平澤進的音樂風格難以歸類,而且中毒性非常高除了大量採用電子技術之外,也與他對泰國的濃厚興趣有關。他第一次因工作關係去泰國時受到巨大文化衝擊,從此就對泰國的第二類女性(平澤進都用「saopraphetson」來稱呼第二類女性)議題有種濃厚的關心,甚至邀請第二類女性參與專輯錄音和演出,例如今敏深受影響的專輯《SIM CITY》即是特別邀請到第二類女性獻聲。而在平澤進熟識的9位第二類女性相繼去世後,他也特地作了專輯《SWITCHED-ON LOTUS》以示悼念。

和今敏的相遇

平澤進和今敏私交甚好,從一開始今敏受到平澤進啟發而對《藍色恐懼》的未麻形象有了更深入的設定,到後續《千年女優》、《盜夢偵探》、《妄想代理人》等等的配樂直接由平澤進負責,甚至遺作《做夢的機器》片名也來自於平澤進專輯《變弦自在》的曲名。

延伸閱讀:

今敏 《 千年女優 》解析 「我啊,喜歡追逐著那人的自己。」(有雷)

今敏 經典大作《 藍色恐懼 ( Perfect Blue )》 解析 (有雷 ) 

在今敏全短篇《夢的化石》最後,特別收錄了對於平澤進的訪問,平澤進說:「我是一個不太接觸動漫畫的人,照理說和他之間應該找不到甚麼接點才對,但是從相識那時起,我們就有一種『從以前就同時具備著某種共通的特質,只是常期以來各自在不同的領域發展而已』……那樣的印象。」,他和今敏觀察世界的角度都是同時從宗教、也從科學來解讀宇宙的脈絡,也因為兩者並存而能取得平衡。

面對科技的日新月異,平澤進曾在日本的訪問中談到,他相信科技的進化至今仍是基於純粹動機而生的,在動機之前,與其去想人類想要用科技來做什麼,不如去想使用科技後希望人類變成什麼樣子。至於身為一位創作者,在千變萬化的世界中該如何自由地持續創作自己喜愛的東西?他則認為,這就像是一個遊戲規則的改變,「不再被迫去玩一個又一個的遊戲,取而代之的是去創造自己的遊戲。」

平澤進官網:https://susumuhirasawa.com/

平澤進推特:https://twitter.com/hirasawa

平澤進官方推特:https://twitter.com/Hirasawa_Info

文:迷迷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