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別對映像研出手!》片頭超紅饒舌團體 chelmico 介紹

別對映像研出手! (映像研には手を出すな!)》片頭曲〈Easy Breezy〉超洗腦,這首曲子是由現今超紅的饒舌團體 chelmico 所演唱,另外像是switch、Apple Watch、爽健美茶、三越伊勢丹、日本郵局的廣告也都曾選用他們的音樂。

Read more

Awesome City Club 新MV找來「 小偷家族 」人氣童星 佐佐木光結 出演

Awesome City Club 於7月8日(三)發行第二張完整專輯《Grow apart》,當中的收錄曲〈最後的一吻再一吻〉其音樂錄影帶終於完成。這支作品是由曾為 chelmicoiri 的作品執導的「渡邊直」擔綱導演,曾演出電影「小偷家族」的人氣童星佐佐木光結也參與這支MV的拍攝。

Read more

日本藝人網路直播、限時公開影片總整理(3/21~3/31)

由於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的影響,日本演唱會紛紛宣告停辦或取消,許多藝人和樂團轉而以直播或是期間限定公開過去珍藏影像的方式和樂迷同樂,以下迷編為大家整理了本週末3月21日(六)~3月31日(二)的直播連結(所有時間標示為日本時間):

Read more

日本藝人網路直播、限時公開影片總整理(3/14~3/20)

由於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的影響,日本演唱會紛紛宣告停辦或取消,許多藝人和樂團轉而以直播或是期間限定公開過去珍藏影像的方式和樂迷同樂,以下迷編為大家整理了本週末3月14日(六)~3月20日(五)的直播連結(所有時間標示為日本時間):

Read more

【迷迷訪問】 日本新銳實驗靈魂樂團 WONK 「不想跟被稱為city pop的音樂歸於同一類」

日本新銳實驗靈魂樂團 WONK 於 9 月與yahyel聯手來台演出,9月13日「AllSaints x Tokyo Finest Vol.1 前夜祭」活動開始前,迷迷音與 WONK 的四位成員─長塚健斗(Vo.)、江﨑文武(Kb/.Piano)、井上幹(Bass/Synth.)、荒田洸(Dr.)在咖啡廳進行了訪問。四位團員都非常健談且親切,看到迷編筆電上的樂團貼紙便主動地開啟了話題,甚至也對台灣樂迷們的音樂聆聽和消費習慣充滿好奇。

日文版

Read more

【MeMeOn インタビュー】エクスペリメンタル・ソウルバンド WONK 「シティポップと呼ばれる日本のアーティストと一緒にされたくない。」

エクスペリメンタル・ソウルバンド WONK が9月にyahyelと台北にて開催される音楽イベント「TOKYO FINEST Vol.1 」に出演。前夜祭直前、Kento NAGATSUKA(Vo)、Ayatake EZAKI(Key)、Kan INOUE(Ba)Hikaru ARATA(Dr)4名のメンバーにスペシャルインタビュー。メンバーみんなやさしくて、話しやすい。こちらが持ってるパソコンに貼ってるさまざまなバンドシールをみると、話しかけてくれて、日本の音楽シーンや台湾ファンの音楽を聴く習慣などについて、会話を盛り上げた。

中文版

Read more

【迷迷訪問】水曜日のカンパネラ 星期三的康帕內拉 「只要能賣就可以成為流行」

「水曜日のカンパネラ」(星期三的康帕內拉/Wednesday Campanella)「Galapagos Tour」台北場將於10月13日舉行,主唱KOM_I也特地於昨日來台宣傳。身為超強雨女的他,繼上次來台演出遇輕颱,這次則是碰上超大暴雨!

KOM_I講話一如往常的輕聲細語,毫不做作而且有問必答,空檔時一邊喝著茶還會一邊高舉起杯子來仔細觀察著茶包在熱水中的姿態,顯現其滿滿的好奇心。

沖繩演出透明大球飄海上,回想起來蠻舒服的?

ー之前出演「CORONA SUNSETS FESTIVAL 2018」進到透明大球時不慎滾到海上,KOM_I曾說過想在大海中演出。想請問沖繩事件是否有對表演形式得到新的啟發。

這件事在日本沒有變成新聞,回到東京後也沒人知道、沒人關心這件事,反而是在台灣和中國還有香港引起討論。之前演出常常有透明大球的表演,不過飄走倒是第一次。這件事情後,我就再也沒有用透明大球的表演,一方面也是覺得這樣的形式有點膩了。

ー當時飄到海上有什麼樣的感覺呢?

當時風很大,我知道自己被越吹越遠,雖然經紀人馬上跳下海來打算救我,可是我就眼睜睜看著他離我越來越遠,覺得糟糕了,而且氧氣越來越少。那時我完全無法想演出的事情,只思考著要如何活下去,想辦法把那個關起來的洞往上翻過去,讓水不要流進來,同時也減少各種體力和氧氣的浪費,等待救難人員來把我救回去。

當時團員們都還蠻焦急的,想辦法要救我。後來我有看現場的演出畫面,我的演出音樂都結束了,但觀眾們卻都還留在岸邊直到我被救回來,一方面覺得很對不起大家,畢竟是音樂祭,他們可能有其他想看的團、要趕場,可是卻都留在岸邊等我平安回去才離開,覺得這些觀眾真的很溫馨。雖然工作人員當下有叫救難隊來,可是畢竟他們要趕過來還需要一段時間,所以其實我是剛好遇到開著遊艇拉香蕉船的歐吉桑,跟我說「這邊很危險趕快回去!」,我大喊著沒有辦法,可是因為在球裡聲音很難傳遞出去,遊艇的馬達聲又很大,可是他似乎有感受到我遇到困難了,於是便開著他的遊艇以海豚頂球的方式把我退回岸上,岸邊的觀眾都用英雄式的歡呼迎接我們。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