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訪問】 日本新銳實驗靈魂樂團 WONK 「不想跟被稱為city pop的音樂歸於同一類」

日本新銳實驗靈魂樂團 WONK 於 9 月與yahyel聯手來台演出,9月13日「AllSaints x Tokyo Finest Vol.1 前夜祭」活動開始前,迷迷音與 WONK 的四位成員─長塚健斗(Vo.)、江﨑文武(Kb/.Piano)、井上幹(Bass/Synth.)、荒田洸(Dr.)在咖啡廳進行了訪問。四位團員都非常健談且親切,看到迷編筆電上的樂團貼紙便主動地開啟了話題,甚至也對台灣樂迷們的音樂聆聽和消費習慣充滿好奇。

日文版

ー平常會聽日本的音樂嗎?

井上幹:當然!我最近很喜歡Sweet William和Jinmenusagi兩位日本饒舌歌手。

ー其他的團員是聽歐美為主嗎?

荒田洸:是的。最近很喜歡Potatohead People,大家都在聽。

江﨑文武:Leon Bridges。

長塚健斗:Louis Cole

 

ー今年有沒有看過印象深刻的演出可以和我們分享?

長塚健斗:在FUJI ROCK看到的ANDERSON .PAAK & THE FREE NATIONALS。

江﨑文武:ANDERSON .PAAK & THE FREE NATIONALS很棒呢!

 

ー10月1日WONK將和水曜日のカンパネラ、m-flo、chelmico等團一同出演「Beyond Pop Supported by Pringles」。這場活動的主旨是再定義「Pop Music」,想請問對於WONK而言,什麼是「Pop Music」?

江﨑文武:開心的音樂。這回答好像小學生(笑)

荒田洸:大家會很容易注意到的音樂。

江﨑文武:大家可以享受的音樂。

ー今晚將參加品牌活動的演出,想請問團員們平常除了ALLSAINTS以外有沒有其他喜歡的牌子呢?

荒田洸:kolor。

江﨑文武:我喜歡JIL SANDER,還有OMC。

長塚健斗:DRIES VAN NOTEN。

井上幹:KDZ。

江﨑文武:KDZ只有幹才可以駕馭(笑)

 

ーWONK常被歸類於city pop,對於這樣的狀況大家有甚麼想法?

江﨑文武:他(荒田洸)很生氣呢(笑)ANGRY!

荒田洸:city pop啊!我不想要跟那些被稱為city pop的日本音樂人們歸於同一類。我不會特別說是誰。

井上幹:這件事好困難啊,是說city pop到底是甚麼?!

江﨑文武:我們並不是想要以日本獨立樂團來活動的……

井上幹:在日本,會有「外國輸入的音樂」這樣的概念,所以只要是外國輸入的音樂再加上一些日本的要素,就全會被認為是city pop。但是我們從小就是聽著這些音樂長大的,並沒有特別覺得這是從國外輸入的音樂,只是那些聽的人認為這是被輸入到日本的文化,於是這些就被統稱為city pop。

江﨑文武:日本是個島國,我想同樣是島國的台灣或許也會有共鳴的地方,在日本,只要是日本人作的就是所謂日本的東西,對於其他的東西不會有別的意識和感覺,兩者畫分非常鮮明,就只有「日本的東西」或「國外的東西」兩種。

井上幹:因為有這樣的情況,所以只要是模仿國外的日本音樂就會被說是city pop。

江﨑文武:這就是所謂日本的city pop呢。

 

ー另外也想請問,現在日本音樂業界常被說是加拉巴哥化,對於這樣的狀況又有甚麼樣的想法呢?

江﨑文武:是有這樣的感覺。

井上幹:但我覺得這種狀況應該會隨著時間得到解決。無論yahyel或我們都是,並沒有特別去思考我們作的是哪個國家的音樂,這樣的音樂在同世代之間作的人越來越多,所以我想或許再十年,這樣的狀況可能就會消失。

荒田洸:像是卡莉怪妞,大概就是加拉巴哥化才會出現的,非常有趣,是日本的特徵。

江﨑文武:只有日本才可以有如此表現……

井上幹:可是我想卡莉怪妞應該不太算是加拉巴哥化而出現的,像是Katy Perry也充滿古怪和搞笑,他們就是因為很可愛所以才會出現於世界中。所以我認為這不是加拉巴哥化的影響,即使沒有加拉巴哥化的影響也會出現……

荒田洸:我覺得和原宿系之間互相影響的關係蠻大的,竹下通的情形我認為就是加拉巴哥化。

江﨑文武:這樣說的話就是只有日本人才會樂在其中的東西…...

井上幹:不過要說跳脫加拉巴哥化的也有吧,像是星野源之類的。

江﨑文武:星野源的確海外的人也會聽吧?

ー會聽喔。

井上幹:但是說台灣,亞洲應該算是個例外吧,可是在這層意義上,只要有海外的人接受我們的音樂,那也就夠了(笑)

 

ー之前你們到歐洲巡迴時有覺得跟日本不一樣的地方嗎?

江﨑文武:但是我覺得跟在東京演出的感覺差不多,和東京一樣,在巴黎也有一群年輕人,大概大學、二十幾歲,會聽靈魂樂、R&B,就跟在東京演出時一樣享受著我們的演出。所以並不會特別覺得因為這裡是巴黎、這裡是德國就怎樣。

ー音樂業界的部分又是如何呢?

江﨑文武:歐美和日本的業界完全不一樣,說是柔軟應對能力的不同,就像是美國在串流音樂的發展會配合最尖端的媒體來經營,例如instagram music就是和apple music締結契約,讓使用者可以自由地為照片搭配音樂上傳,但這只有在美國地區才有,日本instagram對於音樂的使用仍有嚴格的限制。

在日本大家仍然習慣購買實體CD,還是會希望能設法提升CD的銷售額。Instagram music在日本也不能使用,串流音樂的部分也是台灣比日本早開始使用。日本大概是從2016年開始終於可以使用apple music和Spotify,可能因為市場也還沒成熟的關係。我們有觀察spotify的資料,比起大阪,有台灣的點閱率更高,所以在想會不會台灣比較多人使用spotify來聽音樂。

ー台灣使用spotify的人確實比較多。那麼請問明天打算呈現出什麼樣的演出?

長塚健斗:就像平常一樣的演出。因為是第一次來到台灣,所以可能會到演出前都還在思考吧。不實際站上舞台看看或許也不知道會成為什麼樣的演出。

WONK

 


WONK
WONK

 

WONK

2013年在東京組成,2016年發行的第一張專輯《Sphere》受到極大好評,其中<savior>一曲一舉攀升至「J-WAVE TOKIO HOT 100」第十五名。不僅曾登上SUMMR SONIC、東京JAZZ……等大型舞台,也曾至法國和德國演出,更與美國José James、The Love Experiment等知名音樂人/樂團合作。

文:迷迷音 / 照片提供:OFF TO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