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訪問】水曜日のカンパネラ 星期三的康帕內拉 「只要能賣就可以成為流行」

「水曜日のカンパネラ」(星期三的康帕內拉/Wednesday Campanella)「Galapagos Tour」台北場將於10月13日舉行,主唱KOM_I也特地於昨日來台宣傳。身為超強雨女的他,繼上次來台演出遇輕颱,這次則是碰上超大暴雨!

KOM_I講話一如往常的輕聲細語,毫不做作而且有問必答,空檔時一邊喝著茶還會一邊高舉起杯子來仔細觀察著茶包在熱水中的姿態,顯現其滿滿的好奇心。

沖繩演出透明大球飄海上,回想起來蠻舒服的?

ー之前出演「CORONA SUNSETS FESTIVAL 2018」進到透明大球時不慎滾到海上,KOM_I曾說過想在大海中演出。想請問沖繩事件是否有對表演形式得到新的啟發。

這件事在日本沒有變成新聞,回到東京後也沒人知道、沒人關心這件事,反而是在台灣和中國還有香港引起討論。之前演出常常有透明大球的表演,不過飄走倒是第一次。這件事情後,我就再也沒有用透明大球的表演,一方面也是覺得這樣的形式有點膩了。

ー當時飄到海上有什麼樣的感覺呢?

當時風很大,我知道自己被越吹越遠,雖然經紀人馬上跳下海來打算救我,可是我就眼睜睜看著他離我越來越遠,覺得糟糕了,而且氧氣越來越少。那時我完全無法想演出的事情,只思考著要如何活下去,想辦法把那個關起來的洞往上翻過去,讓水不要流進來,同時也減少各種體力和氧氣的浪費,等待救難人員來把我救回去。

當時團員們都還蠻焦急的,想辦法要救我。後來我有看現場的演出畫面,我的演出音樂都結束了,但觀眾們卻都還留在岸邊直到我被救回來,一方面覺得很對不起大家,畢竟是音樂祭,他們可能有其他想看的團、要趕場,可是卻都留在岸邊等我平安回去才離開,覺得這些觀眾真的很溫馨。雖然工作人員當下有叫救難隊來,可是畢竟他們要趕過來還需要一段時間,所以其實我是剛好遇到開著遊艇拉香蕉船的歐吉桑,跟我說「這邊很危險趕快回去!」,我大喊著沒有辦法,可是因為在球裡聲音很難傳遞出去,遊艇的馬達聲又很大,可是他似乎有感受到我遇到困難了,於是便開著他的遊艇以海豚頂球的方式把我退回岸上,岸邊的觀眾都用英雄式的歡呼迎接我們。

ー會不會因此對透明大球的演出有陰影呢?

不要緊,雖然當時也覺得糟了,很危險,但覺得一定有辦法回到陸地上。當時周圍都是海、沒有人、沒有其他聲音,現在回想起來也是蠻舒服的,是個好回憶。

ー下次如果還要再進行透明大球的演出,會想要帶甚麼東西進去呢?

是什麼呢⋯⋯游泳圈?!啊刀的話就可以切開球……但刀很危險可能傷到自己,還是帶游泳圈好了。

跨足日劇電影 隨心所欲愛發呆就像貓一樣

ー這次在電影《貓是用來抱的》中演出貓,有什麼心得可以和大家分享嗎?

雖然我在裡面是演一隻貓、不是人類,但是貓的心境有很多讓我有共鳴的部分,所以下次還有機會演電影的話會想要嘗試不是人類卻和人類接近的生物。我演的那隻貓叫小黃,他做事沒什麼計畫都是看心情,想要做什麼、去哪裡就去的一隻貓, 但同時也因此有很大的應變能力。這部分跟我很像。另外小黃也常常喜歡發呆、靜靜地觀察事情,我前陣子也是在神社的鳥居下待著,靜靜地觀察一隻很大的毛毛蟲,那隻毛毛蟲快要蛻變成蝴蝶,旁邊很多小螞蟻包圍著牠,牠就在那邊扭動想擺脫螞蟻的糾纏,我就在那邊看了半小時。我很喜歡發呆、隨性行事,所以如果有時間可以順路去看看周遭的話,我會很喜歡東看看西看看,不喜歡一直趕時間去完成事情。

ー對於共演的吉澤亮有什麼樣的印象?

吉澤亮是很完美主義的人,雖然在休息室時很放鬆並不會讓人覺得緊繃,可是一旦上戲就可以感覺到他一定是經過非常多的練習跟準備才來到現場,所以只要有NG出錯,他會很不甘心。片中有一段歌舞的場面,我自己是每次拍攝演出動作都不同的人,所以劇組大概會很傷腦筋不知如何剪接,但是吉澤亮跟我相反,他是非常專業的電影人,不管拍幾個take,舞步、歌唱、表情全都可以做到一模一樣,每個鏡位都可以達到完全相同的水準,所以大家對他非常放心。我也感受到他自尊十分強烈,有自己的堅持,也覺得自己應該無法到這樣的程度。

ー除了電影外,他也曾參與菅田將暉和山田孝之主演的日劇「dele」,可以談談這次的合作經驗嗎?

這是很有趣的經驗,雖然我只有演出其中一集,飾演一個死掉的角色,由其他角色來探討我這個角色的死因。我覺得製作團隊非常用心、專業,前置作業階段便會和我一起討論如何來塑造這角色,故事情節中的樂團會有首曲子是跟我有關的,因此也會和我討論使用這首曲子的走向,所以可以參與這團隊讓我很開心。

我和山田孝之在演戲前就算認識,這次要飾演一具屍體對我來說很困難,因為我會一直想動來動去,所以就請教了山田孝之應該怎麼做,他說就盡量放鬆就好了,我還在家裡練習,但因為太緊張了,所以現場演出時眼皮還是不斷顫動,NG了很多次,還被菅田將暉罵了「喂!」。

ーKOM_I剛才有說不喜歡太忙碌趕時間,那在如此緊的行程中是如何去安排空閒放鬆的時間呢?

像我這次來台灣宣傳也不是整天安排得很滿,尤其是到海外,反而比較能放鬆。最近去了小島拍攝,當時考量到天氣因素有多預留一天的緩衝期,不過第一天就是晴天,所以在第一天便順利完成了大部分的拍攝工作,如果是在東京的話第二天多出來的時間可能就會安排其他的會議進來,可是因為在小島上,所以能夠悠閒地去走走看看,泡溫泉、參觀陶窯、神社、品嘗當地美食,所以對我來說有機會到外地工作表演,是蠻放鬆的。

旅行或是長時間的移動對我來說並不會很辛苦,反而是一直待在同一個地方我比較不喜歡。而且因為現在比較常跑外地,所以在東京也會有種小旅行的感覺。現在的工作狀態我很滿意。

ーKOM_I之前有和二階堂富美合作寫真集,二階堂富美曾表示從KOM_I身上得到許多刺激,兩位當時是怎麼認識的呢?

多年前我們一起出演了富士電視台聖誕日劇特別篇《東京午夜行(トーキョー・ミッドナイト・ラン)》,劇本非常有趣,可說是完全沒有劇本,讓我們即興演出,就這麼是一鏡到底的拍攝兩個女生在涉谷街頭邊走邊聊天的故事,因此我們必須互相捉摸出彼此交流的方式。角色設定上我們是兩個從小就認識、很熟的朋友,所以我們一開始接觸的時後,比起在休息室打招呼的時間,在角色上互相碰撞的時間是很長且濃密的,而且二階堂富美演一演還突然哭出來,我看她反而變得更有精神了。這過程體驗非常神奇,也藉由這次經驗讓我們變成好朋友。

這部戲結束後雖然我們也不是非常常見面,但偶爾也會約出去吃飯,也會約出來聊聊心事、可以多一個人互相討論煩惱,所以他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存在。

其實二階堂富美是和我同一間大學的學妹,不過因為他出道比較早,因此在資歷上他是我的前輩。工作中可以感受到他面臨各種情況的應對進退是非常專業且有經驗的。

談pop music,「只要能賣就可以成為流行吧!」

ー10月1日水曜日のカンパネラ將和m-flo、chelmico、WONK一同出演secret live「Beyond Pop Supported by Pringles」,這活動的宗旨是再定義所謂「pop music」,想請問對於KOM_I而言,甚麼是「pop music」?

之前我在河口湖圓形劇場演出時,他們有來,真的非常支持我,只是我們還沒有很完整可以合作的機會,所以這次算是很好的交流機會。我不知道自己做的算不算「pop music」,以前我會想說要做得更流行一點,或是想說要怎麼樣才可以更容易被大眾接受,但現在光是做出讓自己滿意的音樂就很難了,所以想,只要能賣就可以成為流行吧(笑)。

ー今年5月時和韓國樂團Hyukoh一同出演「GREENROOM FESTIVAL’18」,請問對於Hyukoh有什麼樣的印象呢?是否之後會有合作的可能?

目前沒有特別談到合作的部分,不過上次聽他們演出覺得他們每個人的實力都非常堅強,即使每個人出來solo也沒有問題的程度,感覺得出來是經過很紮實的努力,是很認真的樂團,實力和評價兼具。一個團演出的時間大概是50分鐘左右,可是他們從頭到尾都可以保持很滿的情緒,讓觀眾沒有一刻可以轉移視線,水準非常高。

天災不見得都是壞的,「復興」是日本的強項

ー最近台灣不少人蠻關心日本的災情,請以日本人的身份談談自己的想法。

島嶼國家有著獨特且豐富的自然生態,無論日本或台灣都是,島嶼上豐富的資源就可以支撐我們的生活,這點讓人非常感恩,不過同時自然災害也相對的較嚴重,無論風災、水災或地震。可是我覺得這些並不見得都是壞的,例如颱風來臨時,對於山海而言具有洗滌的作用,可以將山上的養分帶到海中;至於地震也是,若是沒有地震的板塊運動說不定沒有辦法組成現在的日本。另一方面,我認為「復興」是日本的強項之一,比如東京以前也是經歷過火災、水災,這些經歷而發展成現在的東京,也讓日本人鍛鍊出高超的技術。雖然我自己並沒有直接受害,沒有辦法代表日本人說什麼,可是我覺得不一定要把這些都想成不幸的後果,而是去接受這些狀況,並讓它往好的方向發展。也非常感激台灣的朋友們為我們感到擔心,謝謝大家。

 

 

 

 

 

 

 

【演唱會情報】

日期:2018.10.13 (六)

時間:開場18:00/開演19:00

地點:永豐 Legacy Taipei 音樂展演空間 ( 台北市中正區八德路一段一號 )

票價:NT$1800

售票系統:tixCraft拓元售票系統

主辦單位:好玩國際文化

 

文:迷迷音 / 照片:迷迷音

著作權 © MeMeOn Music 迷迷音。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加入迷迷音粉絲團最新資訊不漏接  https://www.facebook.com/memeon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