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宜農 北流開唱邀雙嘉賓共演 突破自我寫下全新里程碑

鄭宜農 2022 年《新世紀的女兒》台北演唱會 8 月 6 日在台北流行音樂中心開唱。今日演唱會5000人滿座,濃縮鄭宜農15年的歷程,由自己擔任監製,更跳脫舒適圈做了許多不同嘗試,其中包括了將歌曲結合舞蹈,在台上舞動、甚至彈奏從未學過的鋼琴!而演出概念圍繞著「新世紀」的不斷跨越與進步,也強調「人性」- 無論跨領域、跨音樂、跨語言,最後一切終將回歸人與人之間。此外她也開放舞台讓所有合作夥伴及觀眾儘管的跳脫對鄭宜農的既定印象,甚至能在此找到屬於自己的面向,整場演出希望讓觀眾都能很自在的投射自己,正是《新世紀的女兒》演唱會想帶給樂迷的感受。

演出概念圍繞著「新世紀」的不斷跨越與進步

再次擔任演唱會的監製,鄭宜農透露:「原本以為自己沒有很緊張,畢竟也是混很久了,什麼場面沒見過,但我這半個月每天晚上躺到床上,腦袋就開始跑整場表演,進行無數次『彩排』。」不過她在演出前的最後一刻也豁達表示:「到最後關頭,我已經放棄萬無一失這個念頭了!因為表演是活的,大家進來一定會有很不一樣的能量。」鄭宜農決定把自己交出去,讓舞台上的一切盡可能的自然發生,用觀眾的反應、掌聲帶領自己,一切順其自然。

這次演出鄭宜農簡單的以兩套造型為主,分別是象徵水逆之後的黑白條紋雜訊,以黑白為主色調;另一套連身洋裝則是以「新世紀」、「宇宙」、「太空感」為靈感,打造出具有帥氣女性盔甲感的「戰袍」。演唱會從主題到曲目的安排都蘊含巧思。甫開場,舞台上即呈現了2007到2022這15年間鄭宜農征戰各大、小演出的畫面,緊接著,她以〈新世紀的女兒〉呈現進化姿態並揭開序幕,接連結合充滿電子感的〈天已經要光〉、〈雲端漫舞〉…等歌曲;第二段她以「回應」為主題,帶來〈輕輕觸碰〉結合一旁舞者的手語,到從他人映照出自己的〈千千萬萬〉,展現與人之間的溝通和連結;第三段則將電台聲響作為素材,演出〈人生很難〉、〈妖怪人間〉…等歌曲,像是獨自聽著廣播時的心理狀態;進入主題「回想」,現場以鄭宜農與奶奶的對話作為轉場,瞬間感動全場,接著她用〈做風颱〉、〈深深地〉、〈囡仔汗〉帶著大家潛入美好時光;直到最後的「更新」,她探究著語言之於彼此的作用,再次回到「溝通」,演唱〈人如何學會語言〉、〈玉仔的心〉…等歌。

除了一連串主題的呈現,鄭宜農在與樂手、舞者們謝幕後,則回歸一個人的狀態,僅彈奏著吉他唱著初嘗試創作時所寫的第一首歌-〈小小的我〉並直呼害羞;接下來她也演唱〈就算我放棄了世界〉、〈光〉,最後正式向大家謝幕,現場觀眾掌聲綿延不絕。一共28首來自鄭宜農的創作,每首歌都代表著台上台下全場的人們。關於這一切的安排,鄭宜農表示:「我希望,現場所有的新世紀兒女(生物)們,都可以玩到發瘋,笑或哭到忘我,能做到這樣,就算是圓了我的心願了!」

雙嘉賓帥氣「快閃」舞台 演出回歸音樂

這次演唱會也邀請了鄭宜農在音樂創作路上重要的兩位好友同台,首先出現的是在樂壇備受矚目的新生代歌手-陳嫺靜,她與鄭宜農在台上共演所合作的台語歌〈街仔路雨落袂停〉,更交換彼此演唱的段落,讓樂迷聽見僅限此次的特別版本!

而另一位重量級嘉賓則是曾在金曲獎斬獲多項大獎的ABAO阿爆,兩人演唱〈或許就變成書裡的風景〉。這次兩人分別都在台上「快閃」演出,對這樣的安排,鄭宜農笑說:「簡單講就是耍帥。這次嘉賓沒有講話的時間,都是單首歌快上快下,讓一切更加完整不會有中途被切斷的感覺,她們似乎都覺得這樣滿讚的。」

對於與兩位好友認識的過程,鄭宜農透露都是透過自己主動的大膽「示愛」,因而有了美好的結合,並與她們激盪產生了完美的作品們。她表示:「她們都是能量異於我(可能也異於常人)的女性,我從她們身上學習各種層面的事物,有哲學面的、音樂面的。例如:她們做饒舌跟R&B,節奏感的部分都已經比我強悍太多,我就一邊做一邊偷學。」她欣賞陳嫺靜總出乎意料之外的用奇妙的角度看待世界;也欣賞ABAO 阿爆總是大方分享自己的資源,運用自身影響力提拔他人,以最不經意的方式照顧身邊的人,並擁有適切幽默的智慧,表示這些都是自己一直偷偷在學習的部分。

完全不會彈鋼琴 為演出苦練三個月

籌備演唱會的過程中,鄭宜農一直希望能挑戰在舞台上過去從未嘗試的事物,其中一項包括了舞蹈,出身自舞蹈班的鄭宜農,對跳舞雖然不陌生,但成為歌手後卻鮮少在舞台上跳舞,藉由多次嘗試在MV中將音樂與舞蹈藝術結合,宜農因此有了更多信心。這次演唱會開場的〈新世紀的女兒〉,她與6名舞者共同展現了「新世紀女兒」的群像,有奮鬥、有掙扎,也有綻放的美麗模樣,希望能用最簡單的方式,將抽象的文字轉化成畫面及肢體。練習過程中,鄭宜農除了要熟記舞步,也要確保在跳舞時不能太喘,否則會影響到表演的流暢性。在演唱〈輕輕觸碰〉時,鄭宜農也將「手語」結合,展現歌曲中渴望觸碰彼此,卻又必須小心翼翼的心情,用肢
體作為媒介,讓觀眾最直觀的感受歌裡的情感,跨越語言的隔閡。

演唱會的第二大挑戰,則是彈鋼琴,對此鄭宜農坦率的透露:「我其實不會彈鋼琴。」對鋼琴零基礎的她,提到當初是團隊提議不如在舞台上彈琴,原因是希望呈現鄭宜農能在一個很專注的狀態下跟自己獨處。分別彈奏兩首對她來說私密的歌-〈做風颱〉及〈深深地〉。擅於接下挑戰的鄭宜農當下沒想太多,且沒有太多抗議的就接下了這個任務。過程一共苦練約三個月,鄭宜農透露:「練習的過程其實一度覺得還是算了(笑),不過最後還是練起來了啦!」表示過程中沒有太多的痛苦,也讓團隊笑說下次要讓鄭宜農嘗試更進階的挑戰!

與勵馨基金會合作 演唱會上推廣「多元性別暴力防治」

這次《新世紀的女兒》演唱會也與勵馨基金會合作,現場除了能看到勵馨基金會的宣傳廣告,也提供了額外的低價票讓勵馨基金會援助過的個案觀賞演出。會有這次和他們如此密切的合作,源自鄭宜農有一位好友在勵馨基金會工作,因此讓她明白勵馨基金會在面對暴力的援助機制相當完整,除了實際的救援行動,也有心理輔導和事後人生補助的規劃。而未來他們將推動「多元性別暴力防治」,讓社會上因為多元性別身份面臨困難,不知道如何求助的人們,也有管道保護自己。鄭宜農期望透過自己的演唱會的平台,能讓勵馨基金會在推動的這個專案能被更多人知道。

《新世紀的女兒》演唱會最後在5000人的見證下圓滿落幕。演唱會上鄭宜農一共帶來了28首自己的創作,每首歌或許都曾是身邊的人,甚至是自己的故事。關於這一切的安排,鄭宜農表示:「我希望,在台下的新世紀兒女(生物)們,都可以玩到發瘋,笑或哭到忘我,能做到這樣,就算是了了我的心願!」期待未來將《新世紀的女兒》演唱會帶到更多更遠的地方。

照片:火氣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