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與雀斑公主 》觀後感 探討虛擬與現實之間的兩面性(有雷)

《 龍與雀斑公主 》是今年讓迷編非常期待的一部片,不僅因為是 細田守 的新片,這次主題曲由「 King Gnu 」鬼才音樂家 常田大希 領軍的企畫團隊「 millennium parade 」打造,並找來新生代創作才女 中村佳穂 為劇中虛擬歌手「貝兒」配音;同時當紅音樂組合 YOASOBI 主唱幾田りら也首次在本片挑戰聲優工作。這幾位集合在一起,真的是非看不可!尤其電影院的音響效果又好,從一開頭主角鈴的網路化身「貝兒」開口歌唱就已經讓人雞皮疙瘩四起,甚至後面幾首更聽到淚流滿面,哭了好幾次。

至於劇情的部分,一開始看海報以為是延續《夏日大作戰》的題材來個現代版的《美女與野獸》,事實上細田守也曾在訪問中 指出當初正是以現代版《美女與野獸》為最初的概念發想,但實際看過後發現,只有開頭虛擬空間的介紹和以鄉下為舞台來對比網路世界的零距離這點與《夏日大作戰》是一樣的手法,不過探討的議題卻完全不同,而且觸及的問題也不單只是《美女與野獸》這麼簡單,甚至擴及到家暴的問題。

劇中對於「真實與虛擬」、「何謂正義」等兩面性的探討讓人印象深刻,尤其鈴的母親為了拯救非親非故的小孩而留下鈴死去,甚至被周遭的人批評這點更是真實而血淋淋。細田守說:「我認為《美女與野獸》和網路SNS都同樣具有兩面性,正是這個想法促使我在現實世界中使用河流這個元素。在故事舞台的高知縣同時有仁淀川和鏡川兩條美麗的河流,然而河流雖然看似美麗,卻也可能變成滾滾濁流,使人致命,這就是為什麼河流可以比作生命。鈴在「U」化身為人氣歌手「貝兒」,他也具有兩面性,同時他更抱著『生與死』 中死亡的部分存活。」

痛失母親的鈴,以虛擬歌手「貝兒」的身分首次開口唱歌時,迷編不禁被那歌詞所感動。最喜歡和母親一起唱歌的小鈴,母親死後便再也無法開口唱歌,在現實世界中甚至將自己的內心封閉起來,尤其看到校花如此開心地透過音樂展現自我,更讓長相平凡的他對自己沒有信心。然而在好友的介紹下,他在虛擬世界「U」中建立了分身「貝兒」,找到了未來的可能性,並因此建立了自信。

「貝兒」呼應了近來覆面/虛擬歌手逐漸在主流世界展露頭角的情形,隨著SNS和科技的發達,人們在虛擬世界也有機會營造新的自我,不僅能夠超越現實距離得到認同感和共鳴,甚至有可能改變現實生活。

然而凡事有一體兩面,虛擬世界當然也並非沒有壞事。龍的闖入,讓貝兒的演唱會被迫中止,使得許多虛擬世界「U」的使用者「As」打著正義的名號要來追查到底這特異獨行的「龍」是誰?

雖説人們可以透過在虛擬世界建立一個新身份,從而打開另一個嶄新人生,但也因為網路匿名性,出現毀謗中傷和網路霸凌的問題,甚至可能進一步引發全球聯合肉搜,把有嫌疑的人物都挖出來驗明正身。正如龍透過網路世界來發洩、證明自己的能力,也有許多人是透過這樣的跟風攻擊,來紓解在現實中的壓力。

在網路虛擬和現實的交互影響部分,迷編個人覺得這樣的呈現頗能讓人有所共鳴,可是結局的部分倒是有些想吐槽。原本預想鈴會運用「貝兒」在虛擬世界「U」的廣大影響力來救被家暴的龍,沒想到竟然是他一個人跑去人生地不熟的東京!先不管鈴的地理概念竟然好到完全沒迷路、馬上就能找到多摩川站,甚至能巧遇受虐的龍兄弟二人,重點在於鈴只是個17歲的高中生,即使合唱團的大人們以及他的同學們都跟著心急如焚,但最後竟是讓鈴一個人去面對家暴施虐者,實在有些超乎常理。

不過轉念一想,這或許是為了呼應鈴的媽媽當年也是從一大群說著「好危險啊!」卻僅看著而沒有任何行動的圍觀者中衝出來的情形吧,只是覺得這邊有點可惜,這些合唱團的團員看著鈴失去母親成長至今,面對鈴即將要和媽媽一樣去拯救他人,即使自己不出面應該也會有些內心糾葛,但在電影中並沒有對此多加著墨,而只是開車載鈴去車站。既然都實際行動開車載一程了怎麼沒有陪他去東京呢?!其實看的當下很是傻眼,而最後鈴沒有生命危險真的只能說是萬幸。

另一方面,曾經對於周遭虛情假意的援手充滿不信任的龍,這次真的受到貝兒的拯救,他的心態想法將如何改變?又貝兒到底實質上怎麼樣改變了龍的生活?劇中最後僅是鈴回到高知,卻對龍的未來沒有特別交代。鈴的行動是否僅是自我滿足?龍的處境真的有那麼容易解決嗎?看完後的現在仔細回想起來,不禁覺得結尾似乎在家暴的這議題上沒能留下積極的訊息。

整體而言,迷編仍舊十分推薦大家可以去電影院看看《龍與雀斑公主》,畢竟比《夏日大作戰》規模大上好幾倍的網路世界以及渲染力超強的音樂,絕對要在大螢幕、用好音響才能體會到那不同凡響的震撼!

《龍與雀斑公主》正式電影預告: https://youtu.be/sRQdv7ca-tw

文:迷迷音 / 照片:車庫娛樂

著作權 © MeMeOn Music 迷迷音。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