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專訪】 「被壓抑在這變態的社會中,你能做什麼?」 新生代客語創作歌手 黃宇寒

去年以首張專輯入圍第31屆金曲多項大獎的新生代客語創作歌手 黃宇寒 ,睽違兩年推出第二張創作專輯《虛空現下 Return To Reality》,以網路霸凌為主軸,邀請到新銳製作人Vast & Hazy吉他手林易祺操刀。不同於首張專輯木吉他先行的寫歌模式,這次於去年的九月開始與四位樂手一起在練團室以創作營模式共同創作,呈現出強烈的 band sound 印象。

九月某日午後,在工作室與黃宇寒聊聊這張專輯,喜歡貓的他一進門就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工作室中剛出生沒幾個月的可愛賓士貓,顯得自在而放鬆。坐下來喝了杯水,我們從疫情聊到專輯,再聊到喜愛的日韓歌手和電影,剛出社會的他有著對各種事物躍躍欲試的積極心,同時也帶著發行了兩張作品的自信。

這張專輯製作期則從十月底開始到今年的四月底為止。創作模式的改變,讓黃宇寒在溝通上一度遇到瓶頸,進而改成先從風格開始和樂手們討論,再自行整理出配合曲子的概念方向。「因為樂手一直以來都是接收到訊息都是『我這邊要rock』之類的,很直接地用音樂風格來溝通;但是我們主唱一直以來接收到的是『詞這邊應該要有些風雨飄渺』、『這首歌帶給你的感覺是很黑暗的』,像是這種超意象的文字。因為我自己會一點樂器,所以我在跟樂手溝通基本上沒有什麼障礙,樂理上是互通的,但是要講概念的時候,他們會卡住,有點像是文組跟理組的溝通方式的。」他舉例,比如提到「黑暗的方向」,每個人理解的黑暗都不太一樣,因此會變成五個人會有五個黑暗風格,難以聚焦,所以後來才會從音樂風格開始下手。

被壓抑在這變態的社會中,你能做什麼?

專輯以網路霸凌為主軸,這是源於去年七月黃宇寒看到相關社會案件,受到強烈衝擊,因而在創作時特別將當下記下來的想法轉化為文字和歌曲。第一首〈虛空〉可說是對這議題的破口,曲子聽起來好似人聲被掩蓋了般,「我覺得很多人在這個社會上都遭受過網路霸凌,程度有大有小,大家在被壓抑的過程就有點像是那種狀態,就是你很奮力的想要說點什麼,但是你逐漸被埋沒在這個很變態的社會裡,你現在能做什麼?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好像就只有嘶吼,一直吼叫,希望可以被聽見,所以設定的時候就希望vocal不要那麼突出。」黃宇寒説。

網路霸凌不僅隨時可能在你我身邊發生,對一個名人來說更容易成為顯眼的目標。隨著名氣逐漸打響,黃宇寒在自己的言行上也逐漸有所意識,「我自己也有一些很崇拜的演員或者是歌手,以粉絲的角度來說,我會希望自己可以被鼓勵他們的文章或是作品鼓勵到,所以我自己在發作品或是發文的時候,也會希望用正面的能量去影響大家,而不是負面的。」黃宇寒坦言不太喜歡滯留在社群媒體上,其中一個原因是不少人會把自己負面情緒發洩在上面,「不管是我朋友,或者是一些名人的帳號等等,我看到就會覺得『哇,我平常生活已經夠煩悶,還要接受大家的負面想法!』,會讓我覺得生活感覺擠壓的更重,所以我自己在發表文章或言論之前都會想很久,畢竟出了社會後不像以前,可能會有一些不認識真正的我的人會看到這些言論,所以我應該要謹慎一點。」

紓解壓力就靠這幾招!

那麼當有負面情緒的時候都會怎麼紓解?「我一定會關掉社群媒體,絕對關掉!關手機、電腦都放旁邊!」黃宇寒紓壓的方式很特別,最喜歡玩邏輯類的遊戲來讓腦袋思緒變得清晰,像是狼人殺、密室逃脫、麻將、魔術方塊、德國出的邏輯題目……等等,是他洩壓很重要的方式。

黃宇寒的另一個洩壓秘招則是「ASMR」,是「自發性知覺神經反應」的英文簡稱,也就是透過「近距離低語」、「摩擦聲」、……..等方式來觸發一個人的感官,進而讓腦袋產生愉悅放鬆感。非常喜歡ASMR的他,各種風格的影片都有接觸,例如「吃東西」、「情境按摩影片」……看著都會讓他十分放鬆。其中,一位叫做「李子柒」的中國YouTube特別讓他驚艷,「例如他要做棉被,就會從種棉花開始拍,跨越好幾個月,採棉花後開始曬、開始打,開始手工車縫,影片質量很高。」在這次專輯發行時黃宇寒也特別挑戰「ASMR專輯開箱」,不僅自己錄影,還自己剪片、上字幕,希望藉此讓更多人有機會認識ASMR。

多語言創作,盼讓不同世代、不同族群互相理解

身為客家與印尼華僑混血的黃宇寒,在這張專輯歌詞創作使用了中、客、印(印尼語)三種語言。與一般客語創作直接用客語錄音或是打中文字的翻譯不同,從小練客家相聲的他習慣直接以「客家字」創作,也因此當他要寫中文歌時會用中文的方式去想,如果是客家字則會直接用客家字的方式去思考。然而一首歌要用客家字創作或是中文創作是如何決定的呢?黃宇寒肯定地表示這在創作的一開始就會決定,「這是很直接的,很帥的歌或是客家沒有這樣的歌的時候,我會傾向用客家字來寫,因為客家沒有這樣的歌,所以我會覺得『哇!我現在在做一件很創新的事!』。」

然而用客家字創作並非如此簡單,由於地理位置的不同,使得各地客家人使用的講法、跟習慣性的口語都不一樣,讓他常常為此煩惱。舉例而言,客家話的腔調有非常多種,最為人所知的就是四縣腔和海陸腔,雖然同為客家話,但因為地域關係,腔調和發音可能聽起來完全不同。在龍潭長大的黃宇寒,老家地理位置剛好介於四縣腔和海陸腔的中間,使用的腔調也因此變成介於兩者之間的「四海腔」,「我的腔調是介於這兩個中間,所以我那時候在唱的過程中,校正比較辛苦,聽的人如果是海陸腔的人會以為我是海陸腔,四縣腔的人會以為我是四縣腔,但我唱的是四海腔,剛好在中間。」

另一方面,厘語的使用也是一大難題。在〈社會現象〉中有加入客家厘語,然而客家厘語的文獻資料不多,同年齡層也沒有十分善用厘語溝通的客家人,且語言會因為不同的時代而有不一樣的使用方法,因此黃宇寒便需要特別去「考古」,一個個去向老師或是家中長輩求證用法是否正確。

除了中文和客家字之外,黃宇寒還會簡單印尼話問候,這次在〈繼續走吧〉也有使用印尼文。〈繼續走吧〉是在講述黃宇寒的心路歷程,經過自己內心的糾結以及思考過後,決定跟這些悲傷痛告別並繼續往前走。「這首歌裡面有用客家字和印尼文,我覺得客家一直以來有一點小隔閡的原因是爸爸媽媽那一代都是很努力在工作,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天都很規律;可是我們這一輩很多人都到別的城市去工作,一直以來承受的生活壓力滿大的,還有輿論方面壓力。在他們世界是沒有網路這東西的,所以想用客家話也是希望他們可以理解我們小朋友的想法。」至於印尼話的使用,也是希望不同種族之間可以互相理解,「我是台灣人,但是我是新住民二代加上客家人,因此跟在印尼的華僑們也會有連結。我知道他們的故事,而且我媽媽其實以前也是這樣生活的,雖然說地理距離很遠,但是我可以理解他們的狀態與感受,所以這首歌希望可以給他們一些慰藉。」歌詞的語言運用選擇,也扣回專輯的主題。

客家話聽起來像日/韓文?!

其實初聽這張專輯時,不禁覺得〈社會現象〉、〈影戲人〉聽來帶點JPOP、JROCK的風格,〈下夜〉則聽起來有些韓文歌的韻味。黃宇寒笑說:「大家在聽的時候好像第一時間都沒有發現這是客家字,會說這是甚麼韓文歌嗎?我覺得可能是因為平常大家很少聽到客家話,反而是東北亞語言聽到的機會比較多,所以在聽到客語會有種陌生感,進而猜測可能是甚麼語言,殊不知是本土語言之一的客語。

黃宇寒透露他自己本身也是KPOP和JPOP的粉絲,例如Official髭男dism美波都是他近年特別喜歡的音樂,「Official髭男dism有支MV在台灣拍,一開始是朋友推薦,聽了驚為天人,就狂聽他們所有的歌,每首超好聽的!於是我開始想為什麼日本的流行歌可以聽起來很簡單,但同時編曲又這麼複雜,卻又很好聽,就一直在思考這件事情。」

說到「美波」,由於這名字在台灣還不是很有名氣,因此當從黃宇寒口中聽到這答案時讓人著實驚訝,覺得不愧是有認真在關注日本音樂的粉絲。美波演出和創作獨特的氛圍讓他近年在日本音樂界引起許多話題,黃宇寒也不禁讚嘆:「天啊怎麼可以唱成這樣?太厲害了吧!」,而那不同於華語流行音樂的結構更讓他開始思考為什麼台灣沒有這種音樂,進而萌生想嘗試這種風格的心情。

聽著這些國外歌曲的旋律,黃宇寒發現自己很喜歡這種架構「旋律層次豐富」,聽起來很悅耳的作品,因此也興起嘗試的念頭。「創作當下是唱『空耳版日文』,可是我不會日文,所以只是亂唱、唱得像日文,之後在寫歌時,我會先聽我唱了這裡的空耳版日文的尾音是什麼,去想有沒有很像的客家字來放進去,所以大家會覺得很像,這是因為我唱的時候覺得放這種聲韻結尾的會很適合,就會把它放進去,串聯成客家字。

 「原來健康的感覺是這樣!」

由於製作期剛好碰到台灣疫情最嚴峻的時間,因此收錄曲〈現下〉便特別選用動畫MV的形式呈現,內容以宇寒居家防疫的一天為主軸,「動畫裡面有個是我的房間,除了貼上一張專輯跟海報,還有一個泰迪,跟床上一個柴柴,因為我超喜歡柴柴,所以床上五、六個柴柴!」

疫情期間,黃宇寒最大的改變就是調整作息,早睡早起,三餐自己煮、健康飲食,「我每天很嚴格控制蛋白質等等的攝取,一個月下來變得神清氣爽,除了變瘦以外,可以寫很多的歌。覺得原來健康的感覺是這樣!腦袋很清晰,所以可以很有效率地完成很多事。」

雖然這樣的健康作息僅能維持到發片之前,不過因為飲食控制和邏輯練習讓他的思慮變得很清楚,於是新專輯才剛發行,他即已著手創作新作品,「效率也是快到我自己也嚇到!因為以前都過著很典型的音樂人生活,白天才睡、晚上才起床,所以頭腦一直昏昏脹脹,現在改過來覺得整個才是人的感覺!所以在疫情這段期間寫了蠻多特別的曲子,跟以前風格不太一樣。」

未來想合作的音樂人?「這是夢想啦,但是不敢講…….」

〈現下〉MV後段還出現了和樂手視訊練團的畫面。雖然因為這張專輯創作時間是在去年,所以沒有使用到遠距創作的模式,不過在參與其他合作時仍有碰到需要遠距創作,「我自己是覺得這樣的方式蠻酷的,大家有甚麼想法會互相丟來丟去,很像在玩躲避球,蠻酷的,應該是之後會興起的工作模式吧。」

問及未來有機會的話希望跨國合作的音樂人,黃宇寒有些害羞地說:「這是夢想啦,但是不敢講…….很希望跟韓國或是北歐的歌手合作。我有兩個最喜歡的歌手,北歐是AURORA,韓國是IU!知恩真的太厲害了!還有IU的兩個吉他手也都很厲害,我也蠻想跟他們合作。另外有一位創作者叫做鮮于貞娥,他的作品真的很多元,我聽他的東西都會想哭,也希望未來如果有機會的話可以合作。」

小時候被這部動畫嚇哭

延續〈現下〉動畫MV話題,黃宇寒坦言自己超少看動畫的,「因為我小時候被宮﨑駿的動畫《神影少女》中一個皮很皺的奶奶嚇到!我記得我那時候很小,大概五歲,看電視時音量突然變超大,那個奶奶的表情很可怕,然後就哭了!再也不看宮崎駿的動畫,只聽他的配樂。」

聆聽配樂時出現的「畫面感」非常吸引黃宇寒,而他在寫歌時也會先去想自己想要寫的歌在腦中第一個出來的畫面,之後才配上旋律,「一定是先想畫面,然後再填我覺得聽起來很像這畫面的旋律,因為我覺得這樣在唱的時候,聽的人也會有相同的感覺。」

從日、韓劇到美國電影什麼都追的他,最喜歡的作品是1997上映的美國電影《心靈捕手》,「這部到現在都已經24年了還是很經典,每看一次都可以得到不一樣的感受或想法,一直以來都是我最喜歡的電影。」。

黃宇寒透露當年考大學的時曾想考電影系,不過卻無緣考上,至於未來是否會挑戰自己當導演拍片?他則語持保留地說:「可能未來步入中年,等我更能夠瞭解自己的想法後,我才會想要去做這件事情。我在尋找自己的過程中花了蠻多時間,有時候會覺得不知道自己在幹嘛、或是不知道未來可以幹嘛,直到出了專輯之後才慢慢比較可以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聽了自己做的音樂後才發現『原來我是這個樣子』,好像要做一個什麼東西我才可以看到自己的樣貌。不過我認為拍攝、當導演這件事一定更難,所以我需要積累更多經驗或想法後再去做這件事情,但未來還是會想要嘗試。」

期成爲一個「給予」的創作者

對於創作,黃宇寒抱持的態度十分謹慎,這也表現在他的新專輯中。「在第一張專輯製作完之後,有很長一段時間都在回顧自己當時做這件事情、還有做完之後宣傳期之間自己的心境變化;同時也會思考做完第一張專輯到第二張的期間自己又吸收了什麼,就是一直在思考。」

第一張專輯《有時有日》是他首次挑戰做專輯,很多事情都是初次接觸,因此顯得手忙腳亂;直到這次不僅比較能理解自己的想法,在時間規劃上也較有餘裕。黃宇寒認為第一張專輯和第二張之間,自己最大的改變是「變得比較可以具體說出自己的想法」,「之前都是很模稜兩可的答案,『這個可以』、『我覺得這裡也蠻不錯的』,現在變成『我覺得這不太合適』、『我們可以試試看這個方向』,變得比較可以主導我想要寫的方向。在第二張製作的期間,我自己的狀態保持蠻好的,不管是錄音、寫歌,或者是到後面討論設計,我覺得相較於第一張來說都有比較成熟一點。」

「回頭看 光彩生活 這是我想要的嗎?帶著笑臉 努力生活 有嗎」這是〈係無〉的歌詞。回過頭來看當初作第一張專輯的決定,黃宇寒笑說:「真的很勇敢欸!但是我覺得這個勇敢應該是個性使然吧,因為我覺得,如果我不去嘗試、不做、不去冒險的話,我以後老了一定很後悔!後悔就沒辦法了,因為你當時就沒有做這件事。所以為了不要讓自己後悔,要在年輕還可以吃一些苦頭的時候趕快去做。同時我也覺得自己比朋友們都幸運很多,所以我要很努力地去做,珍惜這些幸運。」

對於未來,黃宇寒希望自己可以成爲一個「給予」的創作者,「施比受更有福,如果我能給,代表我擁有的很多。透過歌曲我可以帶給大家一些什麼,不管是告訴大家我的想法、意念,或者是希望讓大家在聽作品的過程當中可以得到些什麼,像是得到一些安慰、療癒等等,這樣我就會覺得我活在這世界上好像有什麼意義。」

【演出情報】

黃宇寒 Han《下線/空虛 Return to Reality》演唱會
日期:2021/11/07(日) 19:00 入場 20:00 演出
地點:永豐 Legacy Taipei
網路購票:https://www.indievox.com/activity/detail/21_iV011715c
實體購票:7-11 ibon 「購票專區」iNDIEVOX
票價:預售票 700 元 / 現場票 900 元(全區坐席,對號入座)

文:迷迷音 / 照片:迷迷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