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福音戰士劇場版:終 》結局埋了多少玄機?你看懂了哪些?[車站篇](有雷)

[前言]本文都大部分基於迷路編自己的考察推敲還有消化日本 EVA 迷們考察文章後的心得,不見得就是「正解」。EVA的世界觀猶如大型解謎遊戲與心理測驗,人人看到的EVA不見得相同,這也才是EVA有趣迷人之處,也很歡迎大家到推特或臉書留言討論喔。

《 新福音戰士劇場版:終 》最終幕車站的結局乍看很流暢,簡言之就是:「長大後的真嗣跟真希波手牽手跑出車站。」但是有事情有這麼簡單嗎?(因為實在太平順,迷編倒回去看了N遍之後才發現一點線索)從結論來說:

「這是一個抹去EVA存在,也是抹去固定CP關係的結局。」

雖然迷編周遭對結局一片好評,但是也有不少EVA迷認為不能接受。看了感動欣慰的人恭喜你跟真嗣(還有庵野監督)一起畢業/成長(至於看了實在意難平的人,可能還沒法從福音戰士畢業喔…)

以下有雷~


所謂「追加衝擊」到底到哪裡算結束?

首先,真嗣的「追加衝擊」的願望很明白:

「我要選擇沒有EVA的生活。我不是要讓時間倒流或是讓世界重來,只是要改寫成『沒有EVA的世界』,一個嶄新的、身為人可以生存的世界

—Neon Genesis(新世紀)」。

碇真嗣

這邊請注意兩個關鍵字:

「改寫世界」、「身為人可以生存的」

追加衝擊發動後,在真嗣即將消失,就連「動畫的世界」都快維持不住時,真希波如約來接真嗣。當真希波說:「讓你久等了,真嗣君」後真嗣一個人在車站月台上驚醒,「最後一幕」的車站場景就此開始。那麼「追加衝擊」結束在何時呢?

「改寫一個不是重來、沒有時光倒流的新世界」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到真希波出現在月台前,有鴿子飛過天際的鏡頭呢?乍看之下很普通,但是「鴿子飛」都曾出現在新劇與舊劇的最一開始。我們可以把它視為EVA每一次故事的開端的座標。

序開頭綾波零出現,鴿子飛過後又消失。對比結局這邊零與薰出現在真嗣對面月台,火車進站後被火車遮住身影,鴿子飛過後,真希波出現用手遮住真嗣的視線。

《:序》開頭真嗣眼中看到的綾波零究竟是否真的出現過呢?我們不得而知,同樣的鏡頭語法用在《:終》的結尾,我們也不能確認真嗣眼中,處於對面月台薰、零(同樣身處在對面月台的明日香甚至沒有出現在真嗣的主觀鏡頭中)是不是真的存在?在真希波遮住真嗣視線之後,我們就再也沒看到對面月台了。

這個虛實手法,重複出現在開始與結束必然有其意義。「鴿子飛」不但是「新開始的象徵」也是真嗣從這一刻起,「追加衝擊」才算完成。特地提出這個完成點,是因為真嗣對面月台的「適任者們」不一定是真實存在的。他們會在「最後救贖」裡一一與真嗣告別結束之後再度出現真嗣眼前,比較像是來進行「謝幕」動作,這後面再詳細解釋。

之後真希波登場履行了對真嗣「我來接你」的約定,又對應了新舊劇開頭都是從真嗣等美里姊來接開頭。不同的是,美里姐接真嗣是「不斷重複的圓環物語(福音戰士第N次版)」的開頭;而真希波接真嗣則是「沒有福音戰士的新世界」的開端。

這個結尾同時也是一個被改寫的新開端。再次感受到《:終》片名的「3.0+1.0」實在用得巧妙。「第三次的結局+第一次沒有福音戰士的新世界」,庵野導演一開始就開宗明義的申明新劇是「重新構築」福音戰士,「開始與結束」巧妙的互相呼應。

車站的意義,月台號碼藏玄機

最後這一幕出現的車站,在現實中是真實存在的,即庵野導演家鄉山口縣的宇部新川站。《:終》的宣傳海報就是用宇部新川站的鐵道為背景,

《:終》最後一幕幾乎都是按照現實中車站實景作畫。特別提到如實作畫有兩個因素:

1.這是庵野導演成長的故鄉,一定相當熟悉 

2.庵野導演是個考究的鐵道宅,選擇車站一定有他特別的用意

雖然與本文無關,提醒大家庵野監督不愧是異於常人的超人力霸王狂粉,

《:終》的海報文案「さらば、すべてのエヴァンゲリオン」(再見了所有福音戰士)就是像超人力霸王最後一集致敬「さらば、すべてのウルトラマン」(再見了所有的超人力霸王)如果EVA裡有找不到的梗,請大家往超人力霸王裡面找,(迷編不熟只好投降)

先放圖幫助大家了解宇部新川站內構造:

出處:JR官網

宇部新川站的月台路線配置(出處wiki)

真嗣所在的第三月台是上行列車(往新山口),對面薰、零、明日香所在的是第一月台,只有下行列車。宇部新川站的車站入口一進來直接就是第一月台了,為何要把真嗣安排在第三月台,而不是直接通往出口的第一月台呢?

下行日文為「下り」、下行列車=開往終點的列車,上行為「上り」、上行列車=開往起點的列車。這樣一看就很清楚了吧,薰、零、明日香三位福音戰士駕駛適任者位於「只朝向終點的月台」。

下り還可以延伸為「幕が下り」(まくがおりる,拉下布幕)=「戲演完了」。朝向終點的下行列車像舞台布幕一樣,遮住第三月台的薰與零,「在沒有福音戰士的世界」裡適任者們當然再也不用當EVA駕駛員,再也不是「非人類」:亞當=薰、莉莉絲=綾波、使徒容器=式波。真嗣選擇的「新世紀」裡,他們都能「以人類的身份生活」。

或許有人會問,真嗣與真希波說不定跨越天橋後也可以走向第一月台啊?當然,真嗣所在的三月台跨過天橋後往出口會經過第一月台,不過我們都看到真嗣與真希波直接跑出車站=舞台了。因此這邊可以看作是「下戲後通過後台往出口離開」

為何只有真希波和真嗣離開車站?

薰在真嗣救贖他的時候說過:「這是一個不斷重複的圓環物語」如同環狀線不斷繞穿行駛著,推測路線跟鐵道一樣,大的事件(車站)無法改變,只能從小的節點去嘗試變換方向。既然庵野監督把EVA故事本身視為一個環狀路線,結局的車站就是「舞台」的存在。

為何其他適任者(薰、零、明日香)都在真嗣的對面月台,沒有像真希波一樣,跟真嗣一起出車站呢?因為除了真嗣以外,只有真希波是唯一一個肉身與靈魂都沒有被消滅過的存在,至於對面月台的薰、零、明日香都是「被真嗣救贖」組,他們的角色也都可以從「要幫忙真嗣」這一責任中卸下職務,因為這次真嗣真的長大了。而他們都在被真嗣救贖的過程裡確認:

「真嗣是個大人了」=「對真嗣可以放手了」

薰、零、明日香以及真希波之於真嗣的意義:

1.明日香的職務:戀人?

明日香不是真嗣的代理父母,她是一個「完全的他人」,也曾是真嗣首次意識到的「異性的戀愛對象」。劇中明日香曾說:「小鬼(真嗣)需要的不是女友而是老媽」,明日香用自己已經「先長大」為由拒絕戀人角色,但她還是在真嗣需要時推他一把,雖然手段粗暴,例如硬塞口糧給真嗣、叫真嗣想「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揍你?」的原因,跟美里、綾波零一樣都做出「你不要再駕駛EVA了」的勸告。表面上都是阻止真嗣駕駛初號機,但是反過來想,他們都以實際的行動替真嗣分擔他的責任,製造讓真嗣不用駕駛初號機的機會。只是在Q時真嗣還不懂,所以拒絕了美里姐。到第三村後在眾人的關懷下,他才能走出來

2.薰和零的職務:父母?

薰是亞當,零是莉莉絲(的靈魂),對應真嗣(人類代表)來說可以看成父母一樣的存在。

薰想要用福音戰士令真嗣期望的幸福成真,跟碇源堂一樣,依賴福音戰士來完成自己願望,可視為父親角色的代理。另一方面,零代替真嗣駕駛初號機想要讓真嗣「再也不用駕駛福音戰士」,跟碇唯一樣,為了真嗣而自願進入到福音戰士中,可視為母親角色的代理。

3.真希波:多功能協助者(背叛者瑪莉亞)

但是《:破》出現了「萬用多功能」的真希波,代理ALL in One! 代理(父親+母親+異性)通通包(不愧是重疊型的福音戰士駕駛啊!),加上真希波沒有心理問題,活力滿分、生命力封頂,是為健康健全的大人範本。(怪不得是唯一一個庵野監督委託給別人打造的角色…)甚至可以合理懷疑真希波就是碇唯送來當真嗣榜樣跟家教的吧!不只最後來救真嗣,破與Q之間「空白14年」似乎與明日香培養出戰友深厚情誼,連真嗣救贖明日香的最後都要插一腳來送別明日香,感情不是一般啊。

真希波與唯、源堂都是冬月研究室的學生(註:見漫畫版14集番外)她被冬月教授稱為「加略人瑪莉亞」加略人猶大+瑪莉亞(真理發音為瑪莉)=「背叛者瑪莉亞」,「背叛者」可能是指她背叛了SEELE的劇本,瑪莉亞的解釋除了名字諧音以外,雖然有聖母瑪莉亞、耶穌妻子抹大拉的瑪莉亞的聯想,不過迷編想真希波的角色更接近「第一個見證救世主復活」的瑪莉亞(抹大拉的瑪莉亞),

作為萬事屋角色的真希波功能多多:

昭和歌曲控加死語魔人→ 老爸屬性

「你是男生吧!給我救公主(明日香)啊」→ 老媽屬性

雙馬尾眼鏡巨乳→ 很老套,卻是福音戰士裡新類型女角

再加上對明日香的騎士屬性,不管是救明日香或是幫明日香面對真嗣,真希波戲份要是再多一點搞不好真嗣主角位子都會不保阿

真希波對於真嗣的關係從頭到尾都是「協助者」的角色,真希波也對真嗣確認「是個大人」後,才拿下他的DSS項圈,替真嗣解除「向人類贖罪、人類對真嗣不信任的象徵」。「確認真嗣是大人了」後,真希波不是「將真嗣放手」,而是以人生的前輩(真嗣稱呼真希波用敬語)向真嗣伸出手,選擇當真嗣的「新」夥伴。

此外,薰、零、明日香三人對真嗣的責任已了,經過真嗣對他們的救贖後,三人都各自瞭解到可以對真嗣放手,薰跟零都主動離開拍攝現場,並由真嗣拉下鐵門送走兩人。明日香雖然不是自己選擇離開,但是真嗣將她送回第三村,希望明日香能注意到她的歸宿。

「希望自己曾喜歡過的女孩過得好」真嗣的確是長大了啊。

解除角色之間固有的關係性 離開真嗣後的適任者們

在對面月台的三人,零背對觀眾與真嗣,面對著薰似乎在說話。薰也注視著零,並沒有往真嗣的方向看。明日香與兩人有段距離,她獨自坐在椅子上低頭打電動。明日香似乎跟原來沒什麼不同,

我想明日香的結局並不是「一個人」,真嗣把她送回到劍介家前的院子,可以看到插入艙被打開,地上鋪有木板,猜想明日香已經被劍介救出來了。雖然對於明日香跟劍介在終裡面被突然送作堆,可能很多人一時不好接受,不過在「新世紀福音戰士」漫畫版裡,劍介在第一次遇見明日香時就有說明日香是他喜歡的類型。雖然明日香當時眼中還只有加持先生。在《:終》裡不知道「空白的14年間」明日香與劍持發生什麼事?劍持看來也是以大人、師長、朋友的態度對待少女姿態的明日香。從明日香暱稱劍持為劍劍(這可是明日香取的綽號裡唯一沒有貶意的一個啊!各位)又穿著軍武宅劍持的軍綠色外套到處晃(明日香可不是會主動買綠色衣服的人吧),明日香喜歡紅色的形象已經深植人心,但是新二號機塗裝一大半都是軍綠色(當初試駕3號機還說「我喜歡的話要幫我改成紅色喔」),由此看來最重視二號機的明日香,願意把新二號機改一半軍綠色,對劍持的好感應該相當明顯吧?

回到月台上,

月台安排出現的角色都是「適任者」(雖然旁邊有其它路人),所以明日香勢必要落單。仔細看明日香的服裝跟薰幾乎一模一樣,雖然目前還無法推敲出理由,但想必不是巧合,而是庵野導演的另一精心安排(也許跟薰一起上班也不一定?)。目前只想出單純為了謝幕出現。

不過明日香低頭打電動,讓人有「啊,明日香還是明日香,沒有被「原型」取代」也許是透過這點告訴觀眾,她從使徒轉生為人還是有記憶存在。

零與薰站在一起交談,象徵過去絕對不能相見(否則會引發「衝擊」)的莉莉絲與亞當。現在他們不再有那樣的危險性了,也可以把世界交給「李林」=人類。真嗣作為「人類」的代表,就算對舊的創物主還有依戀,但他已經長大,能在自己創出的新世紀裡前行。

額外一提,在日本電影院免費發送的EVA特典本子裡,有一幅畫是長髮綾波與薰很開心的走在一起,薰的肩膀上坐著的小孩長得很像真嗣。小孩頑皮的扯薰的頭髮,但薰依然笑咪咪的。(不少零粉與薰粉看到這張崩潰,認為亂湊CP。)但是如果用亞當與莉莉絲和好,一同照顧精神年齡遠比他們年輕的「李林」的角度來看,反而會覺得很溫馨呢。

不論明日香或是薰、零他們與真嗣不會在同一路線上了,就此分道揚鑣。

因此真嗣不會跑向薰、零、明日香所在的第一月台。當真希波遮住真嗣的眼睛時,真嗣做出決斷,毫不猶豫的握住真希波的對他伸出的手,邁向天橋跑出車站外。空拍實景畫面拍攝第一月台的下行列車駛出車站「往終點」去,我們不知道薰、零、明日香是否有搭上往終點的火車,但是他們的戲份在火車進站時已經結束了,可以從「不斷循環的圓環物語」中鞠躬下台。

出車站後,一下從動畫跳到真實世界,似乎告訴觀眾「虛構」的故事結束了,「真實」世界還在等著我們。深深感受到「宇部新川站」不但是福音戰士的終點站,也是庵野導演人生的起點站。庵野導演選擇這裡作為福音戰士系列的最終幕,想必也是感慨萬千吧(尤其《:Q》之後大卡關8年才完成了《:終》!)EVA結束後還有庵野導演最愛的假面騎士跟超人力霸王在等他呢!這樣正面溫馨的結局,迷編作為多年EVA迷只有一個想法:

當年TV版令人摸不著頭緒的「恭喜恭喜恭喜你」結局,歷經20年後終於發自內心能大聲向真嗣說聲:「おめでとう(恭喜)!」

再見了,所有的福音戰士

撰寫:迷路編

迷路編

在各大大小小音樂場合出現,希望以文字紀錄那些音樂帶給我們的回憶與感動 動畫、日劇、電影的各種情報都想跟大家一起分享

迷路編 has 1099 posts and counting. See all posts by 迷路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