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菸嗓太好聽!創作歌手 AiNA THE END アイナ・ジ・エンド ( BiSH ) 介紹

最初會對 AiNA THE END ( アイナ・ジ・エンド )產生興趣,最初是因為他在 hide 致敬專輯《hide TRIBUTE IMPULSE》中翻唱的〈Bacteria〉,富有韻味的菸嗓讓人驚艷;而後聽了他和 SUGIZO 合作的〈光の涯 SUGIZO feat. アイナ・ジ・エンド(BiSH)〉、以及與 亀田誠治 、加藤隆志( 東京スカパラダイスオーケストラ )、 ピエール中野 ( 凛として時雨 )、 伊澤一葉 在 VIVA LA ROCK 2018 一同翻唱 椎名林檎 的〈本能〉,獨特且成熟的表現讓迷編越聽越喜歡。

(延伸閱讀:【迷編聽聽】hide致敬專輯《hide TRIBUTE IMPULSE》 打破常識的新衝擊

AiNA THE END 於2015年1月加入不拿樂器的日本龐克組合「 BiSH 」,他在加入BiSH前,使用「AiNA」活動;進入BiSH後,製作人渡邊請他們自己挑選自己喜歡的名字時,他希望新的名字可以成為武器,因此選擇以結束自己的前一個名字來命名,也代表了他的覺悟。2021年2月發行第一張solo專輯《THE END》後,3月再發首張EP《内緒》,並登上THE FIRST TAKE,深厚的歌唱實力引起了廣大的迴響。

「BUMP OF CHICKEN永遠是『拯救我的人』!」

在BiSH中負責編舞的AiNA THE END ,最初從跳舞開始接觸音樂,美國歌手 Janet Jackson 和 Ciara 是他過去常聽的歌手;至於第一次買的CD則是 YUIBUMP OF CHICKEN ,也是從這時候開始,讓他注意到歌詞的重要,進而完全成為了 BUMP OF CHICKEN 的粉絲。

「學校和家裡都沒有我的容身之處,所以我唯一能去的地方就是跳舞,但即使在那裡我也只是在後面跳舞,我的朋友們都得到了試鏡機會,我卻一直沒有通過試鏡,真的覺得我生活中一無所有。」AiNA THE END在訪問中坦言,「某天在廣播中聽到BUMP OF CHICKEN主唱藤原基央說了『請活下去』,「沒有其他人對我說過這樣的話。 如果當時沒有聽到這句話,我可能已經死了。 但我想我不是唯一有這樣經驗的人,我相信有很多人被BUMP OF CHICKEN『保住性命』。 對我來說,無論發生什麼事,BUMP OF CHICKEN將永遠是『拯救我的人』, 他們永遠是我的英雄!」或許也是受到如此經驗的影響,他在唱歌時並非以對「聽眾」的心情演唱,而是以對著「朋友」的心情來歌唱,這讓他的歌聲聽來更為動人。

除了BUMP OF CHICKEN之外,英國歌手 Jessica J 以及聲音沙啞卻唱功了得的日本歌姬 Chara 也是他很喜歡的歌手。AiNA THE END透露,雖然一開始並沒有特別意識到「菸嗓」這點,不過在BiSH錄音時,製作人松隈ケンタ請他「唱得Chara一點」,因而自然而然成為了現在的歌聲。

(延伸閱讀:【迷迷現場】 CHARA 攜繪本《LITTLE HEARTBEAT》 來台 盼讀者從中得到勇氣)

「『THE END』 對我來說意味著 『開始』」

2018年9月以solo身份推出自行作詞作曲的〈きえないで〉, 當時迎來 亀田誠治 擔任製作人的這首歌曲,風格不同於BiSH,引起了不少討論。2019年冬天,BiSH的製作人渡邊淳之介對他說如果想長久唱歌下去,那麼作為創作歌手絕對有好處,同時也建議他應該每三天寫一首歌,於是他開始認真地在BiSH活動之餘,也努力創作。直到2020年初,受到疫情影響世界起了很大的變化,見不到想見的人、也無法舉辦演唱會,這讓萌生製作solo專輯的念頭,希望做出唯有當下才能做出來的專輯,並在6月再次邀請到亀田誠治擔任製作人,正式以創作歌手的身份展開的活動。2021年他的第一張專輯《THE END》終於問世。

第一張專輯《THE END》中的主打曲〈金木犀〉迷編個人也很喜歡,這是AiNA THE END於2015年春天剛加入BiSH時作的。「金木犀」是桂花的一種,他在訪問中透露其實一開始渡邊製作人並不贊成讓AiNA THE END加入BiSH,所以一開始在BiSH完全感受不到大家對他的任何好感。某天媒體採訪結束後,他就坐在山手線上不段繞圈,思考著自己到底待在BiSH有什麼意義。就在這段期間,他一邊哼唱的旋律成了〈金木犀〉的原型。過了六年,製作首張專輯時他才又把這首歌拿出來重寫,不過「長所のない私です(沒有任何優點的我)」這句話與六年前寫的是一樣。不管受到多少人稱讚,AiNA THE END仍認為自己身上有一些地方確實很糟糕,然而這樣的自己有時也會受到奇妙香味的吸引而被帶著走。只是即使受到吸引、內心動搖了,卻沒有勇氣跳下去,讓他不禁覺得自己實在很沒出息。

另一首收錄於《THE END》的〈虹〉,也是迷編頗為喜歡的曲子。這是AiNA THE END在疫情期間看了 THE YELLOW MONKEY 的紀錄片《PUNCH DRUNKARD TOUR THE MOVIE》後萌生的作曲衝動。「最後一幕讓我看得都是雞皮疙瘩。當我意識到這就是巨星所處的位置時,我感到羞愧,像我這樣的人竟然說我的目標是東京巨蛋,所以我必須做一些事情。我不可能成為THE YELLOW MONKEY,可是一定有什麼事我能做的,這樣想的時候旋律就誕生了。」

不過在歌詞的部分倒是陷入苦戰,反覆修改了好幾次才完成。對於已經去世、再也看不到、摸不到的人來說,自己或許是個閃亮、多彩、美麗的存在;而反過來說自己也看不到、摸不到另一邊的人。透過「虹」這詞,AiNA THE END希望能表達這種界限。「雖然無法去到那裡,但有時我還是希望他們能複活,所以我在有強烈想著『我把我的器官和一切都給你,請你復活吧』的那天寫了這首歌。」

另外,第四首收錄曲〈粧し込んだ日にかぎって〉也讓人印象深刻。這首歌曲其實是受到2020年初朋友自殺的衝擊而寫的,「某個朋友好像要自殺,所以大家聚在一起陪他大約一個星期,想辦法阻止他說『不要做這樣的傻事』,後來他看起來好像有恢復一點精神,原以為應該沒事了,於是大家離開了兩天左右,結果他就這樣跳了下來,送進急救室。 那時候,我很難入睡也很難醒來,有時我的心會突然痛得要命。 我認為這很糟糕,所以我去了醫院做心電圖,但什麼問題都沒有,就算和媽媽及朋友聊聊也沒用,跳舞也沒辦法讓我輕鬆一點。總之我想冷靜下來,所以我寫了一首歌,寫歌後就變得比較舒坦了。」AiNA THE END在訪問中說 。歌詞中有一句「愛してるよ(我愛你喔)」,是送給像他一樣處於痛苦之中的朋友們,也是送給「清掃員」(清掃員是BiSH粉絲的暱稱)以及萌生想死念頭的人們。

值得一提的是,專輯最後一首收錄曲〈スイカ〉是AiNA加入BiSH前的創作,他在BiSH的甄選會上就是演唱這首作為自選曲。這次特別為專輯改寫歌詞,「從甄選那時起,我身上發生了許多事情。內心充滿了各種糾結,但最後我意識到,感性的死亡並不是我的死亡,我的感性也還沒有死」。

對AiNA THE END而言,他的第一張專輯《THE END》雖以結束為名,但卻是一個全新的開始,正如他的藝名。他在專輯發行時寫了親筆信

過去一年,我一直在寫歌。

『寫歌』聽起來很響亮、很酷,但我自己一個人能做出來的東西,就只是我頭腦中的一片模糊,真的很拙劣。

感謝我身邊的朋友和前輩們,感謝長期以來一直照顧我的工作人員,感謝牧野工程師,最感謝的是亀田誠治先生,將我心中的想法一一個地仔細地化為音樂。

亀田先生真的很溫柔,但他有一種壓倒性的、厚實的光環,是獨一無二的,我在他面前總是變得很奇怪(笑)。

突然間,有那麼幾天,當亀田先生在我身邊時,我在家裡一個人一直忍著的眼淚會自己突然流出來。我是一個如此不成熟的人,但他總是真摯地在我身邊支持我。

而現在,在我生來第一次,完成了一張專輯,其中收錄的歌曲全都由我自己作詞作曲。

剛來到東京還處於徬徨時所寫的歌曲。
加入BiSH後、了解了人的溫暖後所寫的歌曲。
在疫情之下突然不能再看到大家所浮現的歌曲。
在感覺我的朋友快消失時寫的,就像是一種祈禱。
雖然很害羞,但是我揭露了自我而寫的歌。

我不善言辭,我曾經說過我更愛跳舞,但當我把旋律加上文字時,我覺得我可以輕鬆地呼吸。

這樣說可能有點狂妄,但….
如果你感到很痛苦或不能很好地微笑時,
希望這些歌曲能幫助你多少能睡個好覺。
希望你明天可以好好醒來好好地大笑或生氣。
願它們在你快樂時擁抱你,在你悲傷時貼近你身旁。
如果它們傳達給你,哪怕是一點點,我也會很高興。

不知是否有人一直在等我。
謝謝一直以來支持我的你們。
還有,期待未來與我相遇的人。
『THE END』 對我來說意味著 『開始』。

我是AiNA THE END。
請多多指教。

在這張專輯中,AiNA THE END正視了自己的內心和軟弱之處,同時也給予聽者很大的力量,讓人期待他今後的可能性。 

AiNA THE END官網:https://ainatheend.jp/

文:迷迷音 / 照片:AiNA THE END twitter

著作權 © MeMeOn Music 迷迷音。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