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日系偶像 月宵◇クレシェンテ 專訪 「想跟自己的偶像一樣為其他人帶來力量!」

台灣日系偶像 月宵◇クレシェンテ 專訪 「想跟自己的偶像一樣為其他人帶來力量!」

日本知名偶像藝能公司TOYPLA,來臺進行百人海選後,精心打造最令人期待的臺灣女團「 月宵◇クレシェンテ 」,包括瀬戸あいな、夢乃漓雪、花凪梨理、桜羽初季、眠璃姫子等五位成員,團名原意來自義大利文的上弦月,意涵藉由仰望著同一顆月球與星空連結日本與臺灣,帶給臺灣的朋友不輸給日本專業偶像的演出表現與魅力。 月宵◇クレシェンテ 在11月6日於臺北三創CLAPPER STUDIO舉辦正式出道公演,在該場演出前,迷編也與五位成員進行了採訪。

ー最初為什麼會想要成為偶像站在舞台上演出呢?

瀬戸あいな:因為我之前喜歡韓國idol,覺得他們在台上整個氛圍都是我很喜歡,可是後來看到AKB48,我才覺得「哇,我想要跟他們一樣站在舞台上!」。

ー有看過他們演出嗎?

瀬戸あいな:AKB48的現場我沒看過,韓國的話倒是有看過幾場。

花凪梨理:我的話是之前就有在追地下偶像,站在台下看就覺得他們很閃閃發亮,充滿愛、勇氣、希望,在台下會很感動,覺得我也想要這樣子感染力量給台下的人。

眠璃姫子:我原本就有在看一些48系或是乃木坂46櫻坂46等等的偶像,但那時沒有想過自己也會從事這一行,那時候另外有工作。我本身沒有接觸過跳舞,只有唱歌,後來是前團的人問我要不要試試看,所以想說好啊,畢竟也算是有興趣的領域,所以去嘗試看看,真的開始做了之後覺得蠻有趣的,也是從那時候才開始真的接觸到唱跳這個領域。

夢乃漓雪:我之前就有在追日本地下偶像,從小就很喜歡跳舞或演出,有參加舞蹈社團,很喜歡表演、享受在舞台上面的感覺,後來接觸到日本偶像,在台下看他們覺得天啊,超級讓人感動,很喜歡他們帶給大家元氣,看完也會覺得好開心,今天又補足了精神的感覺,所以會想要成為和他們一樣的人,後來就慢慢出來演出,目標是成為自己偶像一樣的人。

桜羽初季:小時候就很喜歡唱歌跳舞,國中時看到AKB48的手遊廣告,於是深入去瞭解,覺得好讚喔!一直很想當偶像,但我是到去年,有身處業界的多年好友建議我做做看,所以我就嘗試著去做,然後就一直做到現在 。

ー除了唱歌跳舞之外,還需要以日文向粉絲溝通,覺得練習過程中最辛苦的是哪一部分?

瀬戸あいな:日文的話基本上我們有在接觸這塊的都會一點點、或是都看得懂,所以日文方面我覺得是還好。但像姫子的舞蹈比較不行,所以變成他要練習的時候舞蹈比較辛苦。不過基本上大家辛苦的成分都差不多,有的人會學很快、有的人就學很慢,有時我們連續三天表演完,舞蹈課是禮拜一,我們就會比較辛苦一點,但是上課也是蠻好玩的,老師會教一些基礎律動,我們都還蠻喜歡上課的。

ー上課是在台灣、由台灣老師授課嗎?

夢乃漓雪:基礎舞蹈部分是台灣老師,舞蹈會有一些基礎律動是一樣的,我們上的基礎課程是針對身體的協調性和律動;我們還會有另外一堂課整合,去學我們的姐團或是新歌,這邊就是由日本老師編舞,我們看影片學完一次後,由台灣老師負責幫我們刁細部的動作。因為文化方向比較不同,所以台灣老師學的都比較歐美系,所以編舞老師都是以日本為主。

ー各成員的代表色有墮天使紫、馬卡龍粉、瑠璃藍、冰雪藍、翡翠綠,這樣的顏色介紹在偶像團中比較少見,這些顏色是如何選擇的呢?平常私底下的服裝打扮和用品是否也會偏好使用自己的代表色?

瀬戸あいな:我在前一團的代表色就是藍色,因為我本身就很喜歡水藍色、天空藍,所以就選擇了藍色。不過服裝打扮的方面比較少,因為水藍色有點難穿出門,我的衣服基本上都是黑、白色,都是比較暗色系。

花凪梨理:其實我一開始沒有很喜歡綠色,我原本喜歡藍色,但某一天要決定代表色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就很想選綠色,就一個fu,可能看起來很舒服、而且我喜歡抹茶也是綠色,所以覺得我跟它有對到(笑)但平常打扮不太會穿綠色,因為很少有綠色的衣服,可能是指甲或是飾品比較多綠色。

眠璃姫子:我也是在前團的代表色是紫色,我本身喜歡暗色系,像是深紫、深紅、黑色這一類的色系 ,所以就覺得那就沿用前團選紫色吧。至於私下穿搭的部分,我自己會穿得比較浮誇一點,我喜歡Lolita的服飾、裙子、蕾絲邊很多或胡蝶結很多的衣服,但也是會以黑白或是深紫、深紅、深藍這種深色系為主。「Victorian Maiden」是我蠻喜歡的品牌,是比較復古的風格。

ー為什麼會選用「墮天使紫」這比較特別的形容詞呢?

眠璃姫子:我的設定比較中二一點,喜歡哥德黑暗風

ー設定部分是你們自己選擇的嗎?或是日方有特別的安排和考量?

瀬戸あいな:我們會先自行去想三個形容詞,最後由製作人決定。

夢乃漓雪:因為我們剛好都是使用跟前團一樣的代表色,剛好我跟隊長在前團都是藍色,因為我自己也喜歡黃色或是其他顏色,所以原本還有想過要不要換色,但還是都先丟給製作人看看他怎麼決定,結果製作人最後決定一個淺藍一個深藍。我平常看到藍色的東西也都會想要買,但我自己也蠻喜歡別的顏色,只是我自己覺得藍色是不會太可愛、但又不會印象太重的顏色,所以很喜歡藍色。

桜羽初季:我從小到大就很喜歡粉紅色,在前團的代表色也是粉紅色,來到這邊剛好沒有其他人是粉紅色,所以就繼續沿用。我東西大部份也都是粉紅色的。不過其實一開始我沒有想要用「馬卡龍粉」,我那時候提了很多但都被打槍,最後是製作人選了馬卡龍,剛好我最喜歡的甜點也是馬卡龍,所以後來也蠻喜歡這個形容詞。至於喜歡的服裝品牌是Ank Rouge還有它的副牌。

ー那在月宵◇クレシェンテ成立之前,你們彼此認識嗎?

瀬戸あいな:彼此都知道誰是誰,但是沒有交流過。

桜羽初季:因為隊長在南部,比較少遇到,但我們四個很常在休息室會遇到。

ー最近成員間是否有共通熱衷的事物?

瀬戸あいな:我們本身都喜歡idol。

夢乃漓雪:不同國家的idol。

瀬戸あいな:還有我們都喜歡……晚睡! 我們的作息是月亮作息(笑)。

夢乃漓雪:因為我們活動行程比較滿一點,所以比較沒有私人的時間可以去做其他興趣,休假的時候我們都會想要好好休息,不然就是可能會一起去吃東西,我們蠻喜歡吃美食的,吃東西就覺得幸福,覺得休假完美的度過了。

ー有特別喜歡的餐廳嗎?

夢乃漓雪:我們沒有特別喜歡哪間,但會常常去找尋新的餐廳、一起去吃。我們常常演出後想一起去吃甚麼,但常常訂位訂不到,然後就很難過的回家了……

瀬戸あいな:我們最常吃的應該就麥當勞吧!

夢乃漓雪:對,最後不知道吃甚麼就會吃麥當勞。我們每次定期公演在休息室的時候,都會說「突然好想吃麥當勞喔」,因為我們定期公演會場附近就有麥當勞,所以我們幾乎每次定期公演都會吃麥當勞(笑)。

ー之前參加過幾場台灣的音樂祭,台下的反應如何?有沒有特別印象深刻的事情可以跟我們分享?

瀬戸あいな:看團的觀眾好像蠻接受偶像文化的,台下反應都蠻熱絡的。印象最深刻的是上次在嘉義那場,那場有跟P!SCO合作,當時P!SCO有幫我們跟台下的人宣傳說等一下我們會演出,有興趣的可以來看,我覺得也是多虧了他們幫忙,嘉義的那天是我們從我們成團以來遇到最多人的一天。

夢乃漓雪:台下願意來看我們的比想像的還多。

瀬戸あいな:願意接觸我們這種文化的人其實也蠻多的。

夢乃漓雪:因為一般我們給大眾的印象就是宅宅,可能看到我們就想笑,可是那天去音樂祭的時候,他們台下看到歐他們在喊call的時候,反應意外的很興奮,就是「天啊怎麼可以這樣喊?!好好玩喔!」,他們就很想學一些詞彙,比如「耶太嘎」。

ー在那之前曾經聽過P!SCO的歌嗎?

瀬戸あいな:因為我有朋友很喜歡他們,而且他們其實算是蠻有名的樂團,所以之前就有聽過他們。

ー演出之後對他們的印象有什麼改變嗎?

瀬戸あいな:他們很有趣的一點是台上跟台下不同狀態,但不是指說他們台下不好,而是他們一般狀態看起來很 peace ,但一站上舞台後,整個氛圍都不一樣。

夢乃漓雪:變得很帥!本來可愛的小女生突然變得超級帥這樣!

瀬戸あいな:對,像Omoi本來可可愛愛的,但一上台整個變得很帥。我覺得最沒有變的應該就是Rachel,台上台下都是一樣的。

ー那你們自己本身在上台時會有開關切換嗎?

瀬戸あいな:(桜羽初季)最不一樣!我們會有個SE開場曲,每次開場曲都是他第一個上台,要上台的時候他會很緊張地,但一上台整個表情都變了。

ー但其實內心還是很緊張嗎?

桜羽初季:我覺得就還好。

夢乃漓雪:我覺得因為我們團演出也有一陣子了,可能大場的活動就會很緊張,有時候就會叫隊長打我們的背。

瀬戸あいな:對,我們有個例行慣例就是上台前會說「欸打我!打我!」

夢乃漓雪:對,我們從四月剛成團,原本只是輕輕地說「喔好打你」,到現在每次上台前有越打越大力的趨向!但是我們現在就覺得這樣上台前就不會緊張了!

瀬戸あいな:(笑)

ー除了這之外,上台前還會有什麼其他準備嗎?

瀬戸あいな:拉筋。

夢乃漓雪:亂叫。

桜羽初季:我們會在SE的時候一起比(月亮)手勢,一起喊團名。

瀬戸あいな:喊的那瞬間也可以消除一點緊張感。

ー今天晚上會演唱原創曲〈幻想◈MOON CHILD〉,可否向我們介紹一下這首曲子?

夢乃漓雪:這首歌在描述想見面卻還沒有辦法見到,傳遞喜歡一個人、暗戀一個人的感覺,像是「我好喜歡你但我不太敢跟你講,但看你跟別人我又有點吃醋」的這種感覺,主軸是表達想見面的心情。

ー感覺跟疫情現狀也是蠻符合的。

夢乃漓雪:對,疫情中誕生了這首曲子。如果我們是在日本成團,結果因為疫情被卡在日本,那對台灣的粉絲就會有這種感覺。

 ー據說你們今年原本有去日本演出的計畫? 

夢乃漓雪:對,原本我們有預計七、八月去日本演出,但因為疫情的關係都沒有了;本來我們出道會在更早一點,我們的姐團原本也有計畫來參加,可是因為疫情疫情,很多事情都延後或是沒有了。

桜羽初季:我們原本是計劃在他們遠征場出道……

ー對於目前台灣的偶像文化生態有甚麼樣的想法?

夢乃漓雪:偶像有分線上跟地下,線上比較有指標性的例如AKB48,他們現在AKB48 Team TP在台灣有慢慢要做起來的趨勢;台灣其實有蠻多地下偶像,尤其這一兩年比較蓬勃發展,之前可能只有兩三團比較有在演出,以cover日本的偶像歌曲為主,不過近年也比較多地下偶像開始有做自己的原創曲,但因為資金比較不足,所以大部分台灣的地下偶像如果要出原創曲,都要經過一段蠻長的時間,或是要有人願意砸錢去做,因為基本上不太有機會回本,要比較久的時間才能慢慢回本,比較沒辦法以這維生,像我們團就是公司比較願意砸錢讓我們試做看看,我們才能專心做偶像這件事。所以我覺得台灣的偶像文化是這幾年有慢慢往上而且有越來越多日本公司願意來台灣甄選、推廣,所以之後應該會再慢慢起來,目前正在進步中的狀態。

ー覺得加入月宵◇クレシェンテ後和前團除了資金外,有什麼樣的差異?

夢乃漓雪:資源的部分差很多,因為之前我們都是自學舞蹈,唱歌跳舞都自己練習、團內的事情都自己處理,但是我們進了公司之後就是會有老師、經紀人,很多事情會幫你安排好,而且活動也變得比較多,因為有管道。 

瀬戸あいな:我們基本上就是演出,但是沒有公司的團的話,所以事情都要自己做。我覺得這是最大的差異。

ー同時面對到台日兩邊的粉絲,在演出以及與粉絲的互動上會如何取得平衡?

瀬戸あいな:基本上我們是日方經營的台灣團體,所以也是會去日本發展,除了日本之外可能也會去泰國等等別的國家,不過基本上我覺得沒有取得平衡的問題,只要喜歡我們的人都是一樣的。

ー不過會是以台灣為重心發展嗎?

瀬戸あいな:一定是以台灣為重心發展,因為製作人當初的目的就是在台灣成立一個最強的團體,製作人說的(笑)。

ー也就是想要透過月宵◇クレシェンテ來改變台灣的偶像文化嗎?

瀬戸あいな:對。

ー作為台日偶像文化的重要連接,除了到Zepp、Tokyo Idol Festival 等大場演出的目標之外,可否談談未來的發展方向或是理想的目標?

瀬戸あいな:最終的目標是主流出道。 

花凪梨理:但我們有一個小小目標是想讓更多人知道地下偶像。

瀬戸あいな:對,希望讓大家知道地下偶像和地下樂團是一樣的,大家都是一樣很努力地想讓更多人知道這圈子的存在。像跟P!SCO的合作也是,樂團跟偶像的合作是一個創新的發展。

夢乃漓雪:我們非常希望能讓更多線上的人們知道我們偶像文化是什麼樣的感覺,藉此擴大這個圈子。

ー那麼除了P!SCO之外有什麼想要合作的團體?

瀬戸あいな:線上的話,其實蠻想跟AKB48 Team TP合作。因為我們的粉絲文化蠻相同的;日本那邊的話則是希望可以跟姐團合作。 

ー希望月宵◇クレシェンテ未來成為甚麼樣的團體?

瀬戸あいな:能夠帶給大家歡樂幸福的團體。我們的宗旨是當台下的人難過或覺得低落、人生不順的時候,看著我們會覺得可以再努力一點。我們的偶像也是帶給我們很大的力量,所以我們也想要跟偶像一樣為其他人帶來力量。

ー請對迷迷音的讀者說一段話。

瀬戸あいな:謝謝大家看採訪到這邊,如果看了以上採訪對我們有興趣的話,真的很歡迎來我們現場看看,我覺得來現場看我們表演真的會跟在電視或影片上不一樣,這種氛圍還是要在現場才能體會,大家有興趣的話量力而為,希望能夠來看看我們的演出。希望有一天可以見到這些讀者。

文:迷迷音 / 照片:迷迷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