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HI 首張精選發行:「希望能為至今為止的做法畫下一個句點」

SKY-HI 首張精選發行:「希望能為至今為止的做法畫下一個句點」

SKY-HI 首張精選輯《SKY-HI’s THE BEST》於9月23日發行!這張精選輯不僅是他2013年出道至今的軌跡,也是邁向第八年的橋樑。就在精選輯發行之際,迷迷音非常高興有機會可以透過視訊遠距訪問,和SKY-HI本人聊聊他在這張作品中投入了什麼樣的心思。

日文版

ー精選輯《SKY-HI’s THE BEST》中不僅將過去曲子作數位修復,還有部分曲目重新編排並重新錄製人聲歌唱部分,其中最執著的部分為何?

如果可以的話,其實我想把所有的歌都重新錄一遍,希望盡可能地將歌聲用現在的方式作到最好,所以雖然原定只重新錄兩首歌,最後重錄了9首歌,還有些是在家裡錄的。

因為是在自家錄的,所以我會盡量錄到讓自己覺得沒有任何遺憾,如果是流行音樂,就要做出以流行音樂來說最棒的作品、如果是饒舌音樂就要做到符合饒舌音樂的高品質曲子。另外,唱跳的演出也希望能毫不保留地表現出來。我認為可以做各種事情、有各種不同的風格,這既是好事也是壞事,不過在這張精選輯裡,我盡全力地將各種不同風格的東西用屬於他們各自的方式來呈現出最棒的狀態。

ー請問這次精選輯特別分為「POPS BEST」、「RAP BEST」、「COLLABORATION BEST」三張的理由。

加入主流廠牌作音樂至今已經七年了,這七年來有好事也有壞事,同時擁有乍看之下兩極的自己便是這次精選輯的主題。我並不是為了分成流行音樂和饒舌才這樣做,而是同時抱持著要做好的流行音樂、做好的饒舌樂、做音樂性高的合作三種不同的意識在進行音樂活動,因此這次專輯才想分成三張來呈現。

ー回顧過去的樂曲,是否有甚麼新發現呢?

在歌詞方面,我發現從以前到現在我所想要傳達的訊息一直都是一樣的,這真的很棒。畢竟這張是精選輯,所以每首曲子製作的年代都不同,但即便如此,去思考曲順安排時就會發現彷彿一張完整的原創概念專輯一樣,富有故事性,尤其是POP BEST這張CD中收錄的曲子特別是如此。這表示我作音樂的方式,特別是對於字詞的意識從來都沒改變,可以發現自己想要傳達的事情都沒變過真的是很棒的一件事。

ー話說回來,之前您曾在演出〈Name Tag〉前說過,「我是pop star?偶像?還是饒舌歌手?不管被誰說什麼都無所謂,我就是我!」因此這次將精選輯分為POPS BEST和RAP BEST兩張,讓人有些驚訝呢。

那是因為三張加起來就是完整的我。我腦中做音樂時,有做流行音樂的腦漿和饒舌的腦漿,不過現在的我已經將兩者好好吸收,我認為今後統一風格來繼續做音樂是必要的,所以才會在這時候出精選輯,希望能為至今為止的做法畫下一個句點。

ー關於今後的作曲方向又將如何調整呢?

我認為今後我已經可以不在乎他人的眼光來做音樂了,不會去想說在日本如果不作流行樂就沒有廣播會播、或是想要展現高超的饒舌技巧之類的,而是將至今為止自己的人生中培育出來的音樂技巧和sense融合為同一種風格,朝著單一方向持續走下去。

ー這是最近才意識到的想法嗎?

是慢慢變成這樣的。

ー受到疫情影響,《SKY-HI’s THE BEST》發行延期,是否因此有對作品產生甚麼樣的影響?

多出來的時間讓我可以重錄好多次,真的是幫了大忙。當然也有很多讓我困擾的事情,其實在時間上還是感到不夠充裕。多出來的時間都在重錄精選輯的曲子、或是在忙精選輯推出後的活動,就整個歷史看來,能像這樣有多出來的時間真的很罕見,因此機會難得,就想要用很棒的形式來作些線上演出之類的,想了很多。

ー疫情影響,STAY HOME的這狀態還蠻長的,我想這也會影響到人對於事物的想法,這對於編曲或是音響方面是否有影響呢?

在精選輯收錄曲的音響層面沒什麼影響,不過有因此追加了一首曲子。某種意義上來說是因為有新冠肺炎才有的曲子。在疫情期間,我和我的樂團們完全無法相見,也沒辦法巡迴,因此我作了一首曲子丟給他們,他們就直接在線上session,一一由吉他手加入吉他部分、貝斯手加入貝斯線,因為貝斯已經加進去了,所以就將我自己彈的貝斯消音,像這樣因為疫情關係我們沒有直接見面,而是透過線上作業完成了〈#Homesession〉這首曲子。這首曲子收錄於精選輯的最後一首,我認為對於總結自己過去活動的46首曲子而言,是非常完美的收尾,覺得真的很棒。

ー一首曲子最多重錄了幾次呢?

這個啊…到底有幾次呀…因為是在家錄的,所以想重錄幾次就可以重錄幾次不是嗎?因為是在自己家(笑)所以有些可能唱個一、兩次,就覺得用這個不錯,但也有些可能晚上錄好,等到隔天聽了又覺得果然還是想再錄一次,所以實在記不得到底錄了幾次。花了三天左右的時間將9首曲子全部重新錄過,這三天一直在唱。

ー這次特別邀來Samuel Seo、Honey C等海外音樂人合作,請問在〈Sexual Healing 〉和〈Shiawase〉兩首曲子的跨國合作上是如何進行的?

〈Shiawase〉其實是2017年的曲子,當時我人在LA和LA的音樂人們一起在LA的錄音室錄的,完全是以線下作業來進行。至於〈Sexual Healing 〉就真的是由對方先將data給我後,我加入歌唱部分後回傳給他,他再做了些調整這樣,都是透過mail還有私訊來進行的,混音的確認也是,在網路上一邊討論說「現在是這樣的感覺,覺得如何?」。現在只要有網路,無論在海外哪裡都可以直接即時地進行混音確認,當然如果是曾經見過一次面的人,那整個討論都會更流暢。

ー跨國合作是否有得到甚麼啟發?

和日本的音樂人合作的話,因為對方知道我,而我也知道對方,就會變成在對方已經了解我是什麼樣的人的狀態下合作;但如果是海外的音樂人,即使對方知道我的名字或是聽過我的曲子,也不會對我有非常深入的了解,因此可以很單純地透過音樂來溝通交流。這差異讓我非常有感覺。因此這次學到最多的是比起自己是什麼樣的人、做什麼樣的事情,最重要的應該還是品質、創造力、以及藝術性。只要有夠好的品質、創造力、以及藝術性,那無論是和世界上哪個國家的音樂人合作都可以做出開心的session。

ー那麼如果不論國籍,今後是否有特別想要合作的音樂人?

世界中有太多想要合作的音樂人了,還有非常多我還沒見過的音樂人都想要合作看看。

ー台灣的話有嗎?

Julia Wu (吳卓源)和DJ Didilong(李英宏)。Julia Wu是因為他之前曾和日本音樂人合作所以我才知道的,他非常漂亮而且歌又唱得好,之前曾在日本和他見過面。Didilong最初是透過台灣「顏社」而認識的,我曾和顏社的人一起上廣播,當時問了對方是否有推薦的台灣音樂人,他給我聽了不少,DJ Didilong就是其中一位。

ー平常是如何去接觸新音樂的呢?

一個是會用串流來找看看有沒有喜歡的音樂;另一個是問周遭喜歡音樂的人有沒有推薦的。就是這兩種方法。

ー最近是否有特別在意的音樂人?

有很多,不過最近有聊過的、讓我特別在意的是香港一位叫「Young Hysan」的饒舌歌手。最初我是在Spotify聽到的,後來透過Instagram連絡上他,還邀請他透過線上的方式出演我的廣播節目擔任嘉賓。他很厲害,非常有才能而且很正向積極,也擁有強烈的信念,他說他正在作新專輯,讓我非常期待。

ー疫情這段時間,每天是如何度過的?

我做了許多工作,有替年輕饒舌歌手擔任製作人,也做了許多自己的原創曲,還有9月26日要在我老家舉辦線上演出,因此也得準備才行。該做的工作有很多,因此趁著工作的空擋作些體能訓練,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

ー最後,請對迷迷音的讀者說一段話。

之前去台灣演出時,有許多人來看我演出,有很多人在等我,讓我很高興,但現在卻沒辦法去台灣,讓我很難過。正因為如此所以覺得明年一定要去成,請大家等等我!還有,我也發了足夠讓新朋友認識我的精選輯,因此在等待的期間,請等待我的大家也能向周遭的朋友們多多推薦(笑)

文:迷迷音 / 照片:avex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