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訪問】「我們並不認為自己是city pop,同時覺得這是日本音樂業界的不長進」ー日本新星樂團 yahyel 

外星人樂團 yahyel  於9 月與 WONK 聯手來台演出,在9月13日「AllSaints x Tokyo Finest Vol.1 前夜祭」活動開始前 ,迷編與yahyel進行了訪問。

日本語バージョン

ーyahyel的音樂非常潮,想請問團員們覺得如果自己不是住在東京的話,是否還能做出如此潮的音樂呢?

池貝峻:可以吧?!雖然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我覺得就算不住東京也不會有什麼改變。不過相對地,因為在東京土生土長,可能在主題性、作曲上會明顯感受到屬於東京人的觀點,因此相較於音樂,或許主題的部分會有些改變。

 

ーyahyel常常被說是city pop,對於這樣的狀況有什麼樣的想法?

池貝峻:citypop的分類十分曖昧,我們並不認為自己是city pop,同時覺得這是日本音樂業界的不長進,將新的音樂都直接隨意總歸於一個類別中……

篠田ミル:就脈絡來說,city pop是70年代山下達郎等音樂人引起的潮流,直到90年代涉谷再次復興,2010年之後可明確看到受到這些影響的樂團有Yogee New Waves、never young beach等等,這些樂團被稱為city pop本身並沒有問題,不過我們樂團和city pop沒什麼關係,並非這脈絡下而生的,只是剛好在同一個世代、同一個時間點出來的樂團,才會被如此稱呼的吧。

 

ー最近有沒有看了印象深刻的演出呢?

池貝峻:昨天看了OPN(Oneohtrix Point Never)的演出,覺得超厲害。

大井一彌:說到這,覺得被稱為city pop的人們在這個領域中生存,雖然我們不是這樣的音樂,像是在古典樂、爵士等樂種中活躍的人們……

池貝峻:大家會將自己的感情以各種手法來表現。單純就是一個音樂宅,選擇要以什麼方式來演奏、選擇要以什麼聲音來表現。而OPN今後的發展,就音樂家來說是很厲害的事情。其實就整體演出來說,果然也還是會去注意各種細節。雖說他們最近才開始走流行音樂的路線,不過應該要說已經走一段時間,只是最近才開始受到認同。怎麼說呢,OPN讓我們知道原來真的有究極的多方位音樂人在,而我們在做的還差很遠。

大井一彌:就手法來將音樂人分類的情況很多,所以才有「這是city pop」這樣的說法,這些類別沒辦法用一句話來清楚說明,或許這樣的說法也好。

 

ー今晚你們將參加時裝品牌活動,想請問除了ALLSAINTS之外,有什麼其他喜歡的品牌嗎?

篠田ミル:BED J.W. FORD。

池貝峻:BED J.W. FORD這個品牌除了服裝設計我很喜歡之外,也是因為我們一開始到現在就為他們擔任過幾次他們的服裝秀音樂製作,一邊去了解他們作的是甚麼樣的服裝風格?是以甚麼樣的想法在設計服裝?因為甚麼樣的事情與心境而選擇製作甚麼樣的服裝?一邊製作音樂,這樣的過程是很有趣的。對我們來說這樣的製作環境非常棒,透過時尚這樣的分野,他們將自己的靈魂完整表達了出來。可以有這樣相乘的效果實在很有趣。

 

ーyahyel常常會和各種時尚品牌合作,想請問你們對於音樂和時尚之間的關係有甚麼樣的看法?

池貝峻:老實說我們其實沒有特別的想法。不過就整個世上的音樂圈來說,音樂人透過音樂對於社會有強大的影響力,而他們汲取社會上各個事物,正因為他們的所作所為反映了現在的趨勢,所以才能準確無誤的走在時代的尖端,成為時尚品牌的代言。就這點來說,我認為這世上的時尚和文化是有著一定關係的。我覺得亞洲的音樂圈還沒有發展到這樣的地步,因此就表現活動來說,大家的想法仍然傾向保守。音樂本身僅被視為一個商品。對我們這世代的音樂人來說,不只是要透過音樂去反映我們的成長環境、思考方式,有很多音樂人在這方面做得非常完整,然而在音樂受到評價之後,才能進一步和時尚結合。當然,現實上時尚的確也支持很多音樂人的創作,但最重要的還是我們自己要滿意自己的作品,每個人對於時尚都有著獨到的詮釋及看法,在這部分我們互相刺激、互相切磋琢磨,正因為大家做的事情和我們不同,才能激發出很有趣的東西來。當然要達到加成效果的前提,一定是兩者都朝著同樣方向前進才行。

 

ー今年是平成的最後一年,覺得平成有甚麼事情是特別印象深刻的嗎?

杉本亘:平成啊,頗長的呢。

篠田ミル:有很多地震。

山田健人:南北韓邊界戰。還有在世界桌球賽中,南北韓共同組了隊伍出賽。

篠田ミル:有呢有呢。

杉本亘:那已經可以說是事件等級了。

山田健人:大事件。

篠田ミル:柏林的事情也差不多是在平成。

山田健人:柏林圍牆!說到平成,其實前面幾年我們還沒出生呢。

篠田ミル:還沒出生。

池貝峻:對,柏林圍牆那時候我們還沒出生,然後到了平成四年、五年之後我們才陸續出生。所以其實平成一開始的時候我們還不在這世界上,也不知道當時發生了甚麼。

 

ー科技進步也對人類生活帶來很大的影響,像是聽音樂的方式、大家搜集情報的方法都在改變,隨著這些變化,人類的思考方式也有了許多的不同。關於這部分,有甚麼想法?

篠田ミル:的確是有改變,不過仔細想想,大概三十年前剛進入平成的時候,CD逐漸普及,然後漸漸地有了網路,就像這樣,多面向的科技一直在進步,大家聽音樂的方式也不斷改變……

池貝峻:但這對我們來說,怎麼變都沒差。

篠田ミル:音樂人作的事情基本上是一樣的,在這根本上保持不變的,我認為這才是真正的音樂人。從另一方面來說,創意相關工作的人雖然不改變也沒關係,但對於科技的變化需要最先去運用、適應的當然也是音樂人。總歸一句,雖然內心沒有變,可是我們的確也必須去適應各種科技變化。


yahyel

2015年組團的yahyel,由R&B與實驗電子聲音交會,強調匿名性與獨特的異世界觀,讓他們自創團以來就備受關注,不僅征戰日本各地,今年更受邀參與今年美國 SXSW 與法國 La Magnifique Society 音樂祭。藝術風格濃烈的yahyel,現場演出的特色之一是樂團身上不打聚光燈,而是使用成員山田健人所製作的投影,將團員角色降到最低,讓樂迷能更專注於樂團的創作。


著作權 © MeMeOn Music 迷迷音。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加入迷迷音粉絲團最新資訊不漏接  https://www.facebook.com/memeonmusic/

文:迷迷音/照片:OFF TO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