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現場】日本創作歌手 初芝崇史 獻唱兩首中文歌 「希望有一天能在臺灣的玉山上也寫出一首歌!」

創作歌手初芝崇史於6月16日來台,在台北花漾Hana展演空間舉行個人演唱會。早在十年前就替臺灣人氣演員鄭元暢曾出演的日本網路劇「恋のパラドラ」演唱插入曲<十年愛>、去年也曾站上台中無懼音樂祭的舞台,多次結緣的經驗讓初芝崇史十分惦念著與臺灣,在來台演出前幾個月便頻頻於推特上提起臺灣,不僅以「臺灣是打開亞洲巡迴的門扉」激勵自己士氣,還上傳註記了滿滿片假名、羅馬拼音的<我只在乎你>手寫歌詞,努力認真的練唱中文歌。儘管近幾年有那麼多日本藝人來台,但初芝崇史重視臺灣的程度與熱情的心意絕對不亞於其他人。

悠揚的鄉村旋律充斥著整個花漾展演空間,稍微延遲了一點時間,三位樂手在令人怦然期待的昏暗中前後步上舞台。有別於五月特別來台宣傳時只有初芝崇史一人單槍匹馬自彈自唱,這次他帶來了鍵盤手、鼓手及貝斯手編制的完整演出團隊,讓今日演奏的曲列擁有細緻堆疊、豐富變化的效果。

樂手們帶著大家打起拍子迎接,主角初芝崇史也高舉雙臂打著拍子邊小跑步奔上舞台,燈光閃現出他豐神俊朗的模樣,巡迴首站的舞台造型就如同他的音樂風格一樣舒適乾淨的紳士優雅,輕便的深藍西裝外套與米白休閒褲非常搭配他揹著木吉他的演唱姿態。

在眾人飽含期待的打拍子聲中,初芝崇史與臺灣樂迷及追隨他而來的日本樂迷打招呼:「大家好~~我是初芝崇史,YEAH~!很高興大家來到這裡,日本的各位也謝謝!大家、皆さん,Let’s ENJOYYYYYY!!!」元氣十足的招呼並有禮的一揖之後響起第一首 <鼓動> 的鋼琴前奏,初芝崇史展開喉嚨響亮的拔高一吟瞬間洗亮眾人耳膜,輕快柔和的旋律與迷人的歌聲令眾人輕易就能放鬆的享受徜徉其中。
掌聲與刷弦尚未中斷,由鼓手以有力的堆疊鼓點直接連結到下一首 <花火> ,略重漸大、逐步充斥偌大空間的低沉鼓聲與心跳共鳴鼓動,連帶貝斯節奏緊扣住激情的旋律將氣氛急遽加溫,初芝崇史端正的臉龐十分專注投入,一手緊抓領口性感的閉眸高唱,渾身散發出和這首歌同步的熱情洋溢氣息。接著轉去和穿著花俏襯衫的貝斯手 谷源昌 鬥志高昂的擊弦對決,對準音後抬高手俐落猛刷下吉他弦的帥氣模樣迷的台下樂迷雙眼放光,目光緊跟隨他走回舞台中央沐浴在焦點燈光下,以穩健的歌聲發出直衝天際的嘹亮高音邊握緊琴頸向上抬高,像在驕傲展現自己音樂不可或缺的吉他,但初芝崇史演出最重要也是最吸引人的音樂靈魂便是他散發光輝的歌聲,一開口便令人著迷。

略作休息後,挑高天花板上整排燈光齊齊集中照射在舞台中央的初芝崇史身上,圓潤的吉他音符如噴泉下的小小彩虹在噴撒的水珠中瀅瀅發光,輕盈如晴空的白色與藍色燈光束旋轉舞動不斷躍過眼前,滿載假日悠閒氣息的旋律輕快的溶解在空氣中。就連舞台後頭演奏的樂手們臉上也洋溢著開心笑意,觀眾們面帶微笑地跟著<朋友們一起走> 的節奏輕輕搖擺身體齊望著台上唱著歌一腳點地踩著拍子的初芝崇史,開心的看著他埋頭專注在獨奏彈吉他的投入模樣,傾聽著他昂首高唱「朋友啊~朋友哦~」 的溫柔歌聲;簡單愜意的一曲結束,眾人立刻開心的鼓掌吹口哨, 鼓手笑著放下鼓棒用兩隻手猛指受到響亮掌聲包圍的初芝崇史,他本人也高舉吉他猛刷弦笑容滿面的好幾次以中文朝台下連喊「謝謝!」。

「很高興大家來到這裡,我也很開心來到臺灣和大家見面,謝謝、謝謝!也謝謝日本的大家為了我來臺灣,非常感謝。」初芝崇史標準的發音展現了苦練中文的成果,富含情感的熱情嗓音讓人從心感受到他真誠的感謝之意,接著初芝崇史還貼心的請了工作人員幫忙翻譯他想對樂迷們說的話。

再次向特地前來的觀眾們乃至台日雙方工作人員道謝後,初芝崇史熱情的表達了對臺灣的喜愛之情,更認真的說著「 從今天開始會展開歐洲和亞洲的巡迴演出,希望能夠以臺灣為第一站作為今年一整年表演的動力來源,希望各位能夠喜歡我的演出。」 觀眾們聞言也不吝給予掌聲鼓舞;接著初芝崇史詢問台下是否有人去過日本看他的演出,雖然有點尷尬地不見有手舉起,但他仍笑著請大家去日本玩,還元氣充沛的大聲說著「希望今天可以跟大家一起嗨下去!謝謝大家!!」台下又是一波比剛才更響亮的掌聲,雖是這樣初芝崇史還是請求大家給予更熱烈的鼓勵讓他能更賣力演出,面對如此可愛的請求,台下觀眾們都帶著大大的笑臉大方給出更多歡呼與如雷掌聲。

在簡單的樂手團隊介紹後,初芝崇史再次開口:「為了要感謝臺灣觀眾的支持,所以練習了兩首在臺灣很有名的歌曲,請各位享受。」連綿不斷的掌聲後便聞鼓棒互擊出清脆樸實的響聲:曾風靡亞洲,直至今日仍迴盪在許多人心中的經典歌曲<我只在乎你>美麗的旋律響起,觀眾們驚訝的看著台上張口唱出清楚中文歌詞的初芝崇史,按耐不住胸中彭湃的兩度吹響激賞的口哨並再次用力鼓起掌來,但也立刻安靜下來享受著聆聽他動人的歌聲。一首未完緊接著燈光暗下,昏暗中更能專注在聽覺,初芝崇史溫柔清唱出中文歌詞:「這些年/一個人/風也過/雨也走/有過淚/有過錯/還記得堅持什麼」聞名大街小巷、跨越世代即使現在仍四處可聞的<朋友> 由初芝崇史乾淨清亮的嗓音重新詮釋再適合不過了,全程中文歌詞的演唱也令台下大小樂迷感動不已, 鍵盤手滑出一串晶亮的琴聲巧妙點綴,初芝崇史喊著邀請大家一同歌唱,除了忙於自彈自唱他還特別站到舞台台前努力的以豐富的小動作和臉部表情煽動台下樂迷同心協力一起合唱這首歌:「朋友不曾孤單過/一聲朋友 你會懂/還有傷 還有痛/還要走 還有我 」 一時間台上台下都情不自禁張口歡唱經典不敗的歌詞 ,氣氛溫馨融洽。

初芝崇史放下一直抱在胸前彈奏的木吉他轉而拿起麥克風專心一致在演唱上,除了歌手也身兼演員的他不時在唱到入迷處會不經意做出略微張揚的肢體動作,用力閉眼抓著心臟的深情模樣、唱到哀傷處時會抬手抹去臉頰上彷彿真的濡濕的淚痕,最令觀眾驚豔著迷的莫過於初芝崇史清亮又平穩的長長尾音,直想為他激動喝采又只能屏息靜聽。藍綠色及桃紅色燈光斜斜直落在舞台地板,清脆的鋼琴聲靜靜結束這首用情至深的歌曲,現場沉浸在迴盪不去的靜謐尾韻中須臾才響起滿室掌聲。

樂手們忽地一一退下舞台,初芝崇史調了調吉他弦、簡單介紹了下一首歌<ここにいる>後才再次張口吟詠出美麗動人的歌聲,這首歌褪去了華麗豐富的樂器聲,單純的只見初芝崇史獨自一人全神貫注在歌唱上,就連吉他也只是小幅度輕輕撥弦奏出微小的旋律,也沒有方才頻繁出現的肢體花俏動作,最主要且只有唯一的注目焦點仍是放在歌聲,即使僅有這樣,初芝崇史技巧純熟、高低音起伏交疊錯落有致、溫柔悅耳的音質又擁有醉人豐韻,單只是他實力深厚感情豐沛的歌聲就豐富迷人的足以佔據全場焦點,無一放過的迷住所有人。

動人嗓音迴盪在偌大的空間中,直到尾聲才使勁刷響吉他,弦音的鏘鏘鳴響漸漸平息消散在空氣中,將全身都灌注在唱出最動人歌聲的初芝崇史略喘著氣低下首,微捲的髮掩蓋住他明亮認真的雙眸,側首定格在刷落弦後舉高手的傲然姿態散發出迫人的氣勢,一大片敬佩激賞的掌聲不間斷地朝舞台洶洶湧去。
接在掌聲後的是讓懾人氣氛緩和的輕快飽滿音符,初芝崇史領著大家打著拍子露出笑容再次開口歌唱,充滿假日兜風氣息的奔馳旋律充滿了律動感,眾人邊打著拍子邊和初芝崇史一同左搖右擺,見大家融入在音樂當中的他也笑喊「Thank you!!」接著噘起唇以口哨聲吹出主調旋律,樸實無華但可愛又巧妙的安排將人拉回兒時的回憶當中,在場眾人似乎都在初芝崇史的歌聲中看見自己眷戀不已的景色。

不拿麥克風以原聲向台下大聲喊了謝謝後,他解釋 < ここにいる (在這裡)>和<幸せな時間(幸福的時間)>都是與他至親外婆有關的溫情歌曲,「想必各位都碰過很難過或令人痛苦的過去,而這些過去都是連結到現在的歷史。」 初芝崇史說著,並指出音樂是很神奇也是他非常喜歡的事情,藉由音樂讓他和不同的人連結在一起。而下一首歌則是他和亞洲其他國家連結在一起的契機,因為這首歌和臺灣首次牽起緣分、直到多年後的現在真的站上臺灣舞台,讓初芝崇史彷彿終於等到這一刻親自以中文說道:「接下來帶來一首<十年愛>。」。

戴著俏皮大領結的鍵盤手 上田壮一 在靜謐的燈光中再次出場,靜靜按下琴鍵奏出輕柔如晚風徐徐的琴聲;緩慢舒長的裊裊柔長旋律靜靜的延展鋪陳出溫情與深情高山低谷起伏的故事,聽著初芝崇史深情款款的歌聲,每個人腦海裡彷彿都浮現各自心中深藏或憧憬的一段情,兩人在淡藍明亮的燈光下雙雙演奏出動人情歌,溫柔的籠罩住沉醉一片的眾人身影。

最後一個深情繾綣的溫柔尾音消失在初芝崇史唇邊,朝舞台下深深一鞠躬的同時燈光也隨之轉暗,觀眾們著迷的投注在歌曲深深濃濃感情的掌聲接著喜悅亮起。其餘樂手們也再次踩上舞台各自就位順著餘散不去的浪漫氛圍奏起又一首溫柔抒情歌曲,望著初芝崇史仰首歌出長長裊裊平穩又明亮的尾音委實是種令人深陷其中的感官享受。

專注認真的力道與雪亮銳利的氣勢隨著幾聲吉他絃透出隱隱鋒芒,音符與文字透過初芝的歌聲與弦音從幾點輕響幾瓣花逐漸加重、加強,串起成鍊、再成網;點點櫻花從最初一瓣兩瓣乘著歌聲自空中輕盈落下,回過神來才發現急速縝密的刷弦、連綿的低沉鼓點、初芝清亮強力的渾厚長音連綿加疊成越來越多花瓣凝聚成巨大瀰漫的櫻吹雪鋪天蓋地壓制眾人所有呼吸,初芝崇史渾厚勁亮的歌聲與弦音氣勢萬千的奪去聽者全部心神,鋒芒盡顯強而有力的長音刮著心弦壓著喉頭讓台下只能屏息的被壓坐在椅上靜聽他歌唱,初芝崇史首張單曲<SAKURA>力壓眾人的無敵魅力在最後幾螺弦及重鼓敲下瞬間就如旋風掃遍盪平台下所有人,驚豔讚嘆的滿堂喝采接棒響起。還未以掌聲訴盡胸中激盪,就見檯上樂手們已迫不及待再次奏響樂音,剛高歌完以風靡萬千魅力歌喉迷倒眾人的初芝崇史也陶醉在音樂中隨著略帶爵士感的前奏扭動身體, <プラチナ> 充滿律動的動感旋律也流洩漫向舞台下,眾人在五彩燈光充滿活力如嘉年華般熱鬧斑斕的彩光中開心搖擺。
氣氛歡快的充斥著觀眾開心響亮的口哨聲與歡呼喝采,初芝崇史笑著帶著這股開心的情緒不停頓的接連歌唱彈奏,賓主盡歡的熱鬧氣氛讓人盡興暢快。<夜空のカレイド>間奏時初芝仰頭遙望彷彿透過室內隔層想像著今晚的夜色,微笑佇立直到最後旋律結束。

接連唱了那麼多首歌後稍作休息,初芝崇史帶著盡興汗水的笑著向台下觀眾道謝,還舒了口氣似的嘆息著以中文一字一句強調自己的心情「今 天 真 的 很 開 心!! 」更不忘關心台下觀眾,不停問著「大家也開心嗎?開心嗎??」見台下聲音不夠大還裝可愛的歪著頭問「真的嗎?大家嗨嗎?」萌得台下樂迷們笑著大喊「開心!!!」初芝聞聲臉上堆滿笑意的呼喚台下臺灣及日本全部觀眾站起身來一起更嗨「 大家!最後兩首歌!Please all standing up, OK??」客席間紛紛站起身,眾人躍躍欲試的開始搖擺,隨著歡樂滿堂的<Y.O.L.O~You Only Live Once~>、<HORIZON>舞動身體邊打著拍子浸淫在開心氛圍中,五彩繽紛的燈光不停轉動公平的照耀在台上台下每個人身上,觀眾們燦笑為初芝崇史吉他炫技獨奏高聲歡呼,他也不獨佔焦點,將掌聲及注目分享給整個團隊,只見他點名到哪位樂手獨奏就抱著吉他跳向他面對面對奏,高潮迭起的貝斯、鼓及鍵盤獨奏也為台灣樂迷們帶來精彩無比的炫目競奏。

精彩的演奏讓台下的樂迷們興奮的蹦蹦跳跳不停吹響讚賞的口哨,最後習慣的一跳也邀請眾人一起隨著最後一拍節奏高高躍起暢快大笑著落地,四位演奏技巧高超的樂手們笑著一鞠躬後退下舞台,觀眾們回味不已的將掌聲直接連向安可喊聲,初芝崇史趁著氣氛正熱立刻又跑出場回到觀眾眼前再次展喉高歌,樂迷們開心地以更熱烈的掌聲與歡呼迎接他歸來。大家高舉雙手隨著拍子左右揮舞,初芝唱著唱著還熱情地在歌詞中插進「 また台湾で-( 再在臺灣相見吧~ )」,接著還邀請台下一同合唱「啦啦~啦啦~啦啦~~ 」,開心的在觀眾們歡欣鼓舞的合音歌聲中唱著「謝謝~謝謝~」。原以為這樣就夠盡興了,但出乎眾人意料的是初芝崇史竟暫停彈奏吉他走下舞台、步入客席之中,樂迷們被驚喜的一時忘了和音,初芝立刻調整節奏再度指揮大家合唱,站在觀眾中央帶領樂迷們打拍子合唱,自己則繼續以引以為傲的歌喉不用麥克風清唱,眾人喜悅的合唱眾星拱月包圍住他動人的歌聲層層環繞整個空間,這時還有觀眾機靈的立刻使用手機App秀出LED文字跑馬燈大大揮舞,熱情的表達對初芝崇史的支持。

回到舞台上結束一曲的初芝崇史開心的頻頻朝客席大喊謝謝,並藉由翻譯述說心中對今天演出的心情:「大家謝謝!!能夠以音樂跨越種族與國境和大家相遇真的太棒了。感謝所有臺灣的樂迷、贊助商還有主辦單位能夠協助這場演出,以及各位從臺灣各地來到這裡觀賞的朋友, 謝謝大家!!」初芝可愛的用英語請觀眾們坐下後用祈求的語氣小聲地問著:「大家,我還可以再來臺灣嗎?」在得到正面回應後立刻笑顏逐開的大喊感謝,像小孩一樣純真的反應萌的台下觀眾笑聲連連。
他接著述說了從去年發行了專輯《星命~SEIMEI~》之後便充滿抱負展開拓展音樂版圖的衝刺,足跡踏向亞洲各國甚至遠赴歐洲開唱,他將滿懷感謝的帶著今天前來『2018初芝崇史~春旅~亞洲巡迴台北演唱會』的臺灣觀眾們給予的能源作為動力,於今年夏天再次出發東京、韓國、中國等地再次舉辦巡演,也希望八月時能夠再來臺灣再開一次演唱會!「謝謝大家!!」充滿豐沛情感大聲朝臺灣道謝的初芝崇史贏得了在場觀眾們熱烈歡欣的掌聲支持。
初芝崇史接著再次刷響吉他重新為現場氣氛加溫、呼喚其他樂手們重新回到舞台,在一一唱名中觀眾們亢奮地跟著大喊鍵盤手上田壮一 、貝斯手谷源昌及鼓手KAZU的名字並熱烈鼓掌著。接著初芝崇史站在麥克風後笑著介紹最後一首安可歌曲<星命〜SEIMEI〜>,相當特別的是這首歌是在富士山上創作出來的,對臺灣情有獨鍾的他還特別詢問了工作人員後情不自禁說出「希望未來有一天能在臺灣的玉山也寫出一首歌那該有多好。」的話來,聞言臺灣樂迷們也期待萬分的大聲鼓起掌來,只盼望那一天能夠早日到來。
輕輕的琴聲如點點星光般輕輕閃爍,初芝崇史輕輕柔柔的清唱起第一句歌詞,柔和溫暖的歌聲柔柔包覆眾人耳膜令人心蕩神馳,鼓手KAZU將鼓棒前端以軟布包起來輕輕將鈸敲擊出細碎金屬鳴聲,藍綠色燈光與旋律製造出恍如靜謐深山森林的環境溫柔療癒眾人身心,樂迷們安靜的坐在這片寧靜之森中放鬆地隨著 <星命〜SEIMEI〜> 輕緩的節奏輕輕搖晃,拋卻外頭紛亂的全心全意聆聽,在初芝崇史純淨的歌聲中放空、放鬆、沉醉在這片平靜當中。

喊了不下數十次「謝謝」之後,初芝崇史和三位演出夥伴手牽手朝台下深深鞠躬好久好久,客席間觀眾們滿足的掌聲與笑容直到他們都退下舞台都還戀戀不捨不肯散去,滿足而盡興的興奮討論聲伴隨著觀眾們踏上返家的路上。無論是熱情如火的<花火>、<SAKURA>還是溫柔深情的<星命〜SEIMEI〜>,明亮歡樂的<Y.O.L.O.~You Only Live Once~>或純樸童年的<幸福的時間>,僅靠一副純淨嘹亮歌聲與豐沛溫柔情感便能療癒被生活中繁多雜亂煩惱所困的人們,如此熱情愛著臺灣的初芝崇史,期待八月能再次聽見他帶著吉他回到臺灣展喉高歌,期待再一次聽見那純淨動人的溫柔嗓音於耳邊亮起。

文:迷迷音

照片:迷迷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