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訪問】 和樂器樂團 談 VOCALOID 翻唱的困難 秀中文「不要忘了我的肌肉」(有片)

和樂器樂團  ( 和楽器バンド )於今年4月23日迎接出道八週年,繼黃金唱片認證的出道專輯《VOCALOID之箇中三眛》後,在8月17日發行《VOCALOID之箇中三眛2》,將近三年的VOCALOID人氣曲使用日本傳統樂器的樂團重新編曲,展現全新樣貌。該作也將於9月2日發行台壓盤,為此,主唱 鈴華優子、古箏 衣帶聖志、鼓手 山葵、吉他 町屋等四位成員特別跨海與台灣媒體進行訪問。

翻唱VOCALOID歌曲有多困難?

愛台灣的鈴華優子在回答問題前不忘先以中文說了自己的名字,她指出,八年前出道的第一張專輯是《VOCALOID之箇中三昧》,當時的成員就是八個人,粉絲俱樂部也是以「八」為主題,一直以來都很喜歡「八」這個數字,「今年剛好也是我們的八周年,我們其實之前一直有要做VOCALOID的翻唱巡迴演唱會的這個想法,就趁這個有紀念意義的八周年的時候,來推出第二張《VOCALOID之箇中三昧2》的這張翻唱專輯。」然而VOCALOID有不少作品在速度和音域上都不是一般人可以輕鬆駕馭的,鈴華優子笑說這次翻唱的曲子的確是至今數一數二困難的,錄音前練習了很多次,其他成員在樂器演奏上也花了很多時間練習。

其中,〈フォニイ〉的音域特別高,因為在YouTube影片下面的留言中,不少樂迷認為鈴華優子的歌聲聽起來特別性感。「因為這首曲子的原創作者希望用原key改編,但原本的音域比起我平常唱的歌高了五、六度,會用到我平常發聲並不會用到的音域,所以我也把他當作一個挑戰,開拓不一樣的歌唱方式。也許就是這樣非常具有挑戰性的音域,讓大家聽到了不一樣的音色;而且可能因為年齡漸長,聲音有增加了一點成熟性感的部分。但我想應該主要還是大家聽到我比較少展現來的新的音域,這個部分可能表現出了我性感的那一面吧。」另一方面,「詩吟」這樣的表演方式是和樂器樂團的特色之一,鈴華優子也承認自己過去為了將個人特色盡量表現出來,因此會故意在歌曲中用了許多詩吟的唱髮,「但現在我想大家已經充分了解我是什麼樣的音樂人,所以現在則是會依照曲子的風格,視曲子需要來決定是否要用這樣的方式來演唱。」

本次整張專輯總製作由町屋操刀,町屋先做出架構之後,其他成員再以各自的風格去安排樂器的編制。他表示這次的選曲是以近三年在網路上的VOCALOID為中心,先選了一千首後,再從中選出與和樂器樂團的演奏風格相近、或者是在樂迷之間傳誦度比較高、又或是很多人希望他們演奏以及表演時大家感覺會喜歡的歌曲,之後再由全員一起開會來決定選出哪一些歌進行翻唱。最開始選的曲子是〈フォニイ〉、〈エゴロック〉和〈紅一葉〉。「無論原曲是電腦或是鋼琴編曲,基本上都是在遵照原曲的旋律,再用和樂器跟吉他去做改編,來融合成自己的風格。」町屋認為雖然改編的過程並不是很容易,不過在改編之中統一風格對他們來說並不是那麼困難,只要吉他、爵士鼓和太鼓有一致性,在專輯上就能大致達成平衡。其中〈マーシャル・マキシマイザー〉、〈アイデンティティ〉、〈キメラ〉這幾首有特別發揮原曲的特色,而且部分曲子沒有吉他,可是改編時善用了吉他以及其他的和樂器,風格上做了很好的調整,成品讓町屋特別有成就感;至於沒有收錄進本次專輯的〈ショットガン・ナウル〉則是這次的遺珠之憾。

相隔八年,町屋深感VOCALOID的音樂風格有很大的轉變,「近年的曲子中,節奏比較偏向舞曲,所以編曲也會選擇比較摩登、現代的感覺。」鈴華優子也說:「在八年前其實如果翻唱VOCALOID的時候,大部分人都會有你是宅宅圈或是御宅圈的音樂人的既定印象,可是到現在比較不會有這樣子的偏見了,年輕人的接受度也變得很大。我認為年輕人是製造流行的族群,年輕人都聽這種音樂的話,VOCALOID就會成為流行中心的產物。雖然很多大人不知道VOCALOID,不過他們可能會看年輕人流行,再順便了解和認識這些領域的歌曲,算是用一種很新鮮的角度來認識這些歌曲。」

台灣樂迷太熱情「讓我們覺得自己就像大明星!」

和樂器樂團曾多次來台開唱過,場場爆滿,盛況到現在都令人難以忘懷。鼓手山葵開心地用中文說:「我是鼓手山葵,我對台灣的印象是台灣的歌迷在世界上是對我們最火熱的,我記得有一次演唱會會場,不知道是五樓還是六樓,大家在我們演唱的時候都又蹦又跳,我還以為是地震了,台灣歌迷感覺非常有活力,我個人還想再去台灣,我也去過幾次台灣,去旅行。我很想去台灣見見歌迷!」

衣帶聖志回想起之前曾造訪寧夏夜市以及鼎泰豐,都讓他念念不忘、還想再去。鈴華優子補充,夜市當時是團員們一起去的,大家有一起玩夜市遊戲,覺得很開心,也吃了很多美食,只是因為吃太多小吃了,記不太得吃了什麼東西。同時,鈴華優子也對台灣樂迷的熱情印象深刻,「粉絲真的很熱情,演唱會後的時間、或是回飯店後再出來,也會發現粉絲都在等我們,這在日本是沒有過的經驗,讓我當下覺得自己好像變成了大明星!」

和樂器樂團之前曾與EVANESCENCE(伊凡塞斯)主唱 Amy Lee 的合作,談到台灣是否有感興趣的音樂人,山葵馬上回答:「五月天」;至於鈴華優子則說,專輯收錄曲中〈いーあるふぁんくらぶ〉的內容跟中文相關,歌詞有提到周杰倫等華語歌手,「能在歌詞中出現,應該真的是華語圈的大明星,覺得如果有機會可以和這些大明星合作,應該會很有趣。」

勇敢開先鋒!日本疫情後首個舉辦大型演唱會的樂團

這兩年疫情的衝擊對樂團造成不少影響,鈴華優子:「我們面對面的會議變少了,以前都是八個團員加上工作人員一起開會,人很多,疫情開始後有一年都沒有與團員見面,後來也覺得好像其實不用見面也沒關係,可以透過線上聯絡討論,所以疫情趨緩後也覺得其實如果時間湊不在一起,可以在線上開會就好。」

成團八年,和樂器樂團成員感情一直都很好,並沒有發生過甚麼爭執,「真要說的話,因為我們是男女混合樂團,所以體力上可以負荷的量有些差異,會針對演出場數的多寡有些討論,這時候我們會針對實際的數字來做評估,包括預算日程或是相關數據,再來決定最終要舉辦的場數。」鈴華優子說。山葵也成熟地說:「大家都是大人了,雖然有各自的意見,但也會為了樂團來做考量,以團體為重,去思考如何讓團體更好。」

和樂器樂團是日本第一個在疫情後舉辦arena規模演唱會的樂團,當時關於防疫的新措施以及觀眾要如何應變都還未有前例,所以和樂器樂團的演唱會也變成其他藝人要開大型演唱會的參考對象,現在大型演唱會能漸漸恢復,讓團員覺得高興。「我們的魅力之一就是現場演唱,一開始現場演唱無法舉行的時期,讓我們感到很不安,這段期間,我們做了很多曲子,〈TOKYO SINGING〉就是當時的作品之一。後來疫情比較趨緩,不過仍處於其他歌手覺得還沒把握、覺得還不行的時期,但我們就決定想辦法要舉行下去。然而疫情下要開唱有很多嚴格規定,所以一切都是在最低配的狀況下舉行,像是不能噴射彩帶、要戴口罩不能發出聲音或喊口號等等。曲子跟曲子之間,本來大家都會呼喚喜歡的團員名,現在會改成用拍手來取代,保持場子的熱度;還有和太鼓對決的橋段,我們也會發給樂迷折疊紙扇,上面有山葵畫的插畫,讓大家可以發出聲音和我們一起打節奏。」鈴華優子談到。

山葵鏡頭前脫衣大秀健美身材

疫情期間由於在家時間變多,可以做很多自己喜歡的事情、面對自己的生活,「我覺得每個人的個性都更明顯了,尤其是山葵的肌肉也變得更加健壯。」衣帶聖志說著,不忘拋球給山葵。山葵六月時在APF健美大賽取得好成績,聽到自己被cue,馬上脫衣服自信地在鏡頭前大秀鍛鍊成果,「現在我肩膀的肌肉還不是很大塊,希望可以加強肩膀的鍛鍊,下次出賽的時候,肩膀的肌肉可以鍛鍊得更壯!我覺得我的鯊魚肌是特別有魅力的部分!」

山葵透露,最初健身的契機是樂團要參加日本知名電視節目Music Station,「那時候我的身形很纖弱,覺得這樣去上節目很不好意思,所以開始練身體,沒想到練出興趣,越來越投入,現在也有做攀岩等訓練。」問及近期健身的菜單,山葵笑說:「這一講下去會講很久喔!這邊就提供短板。」指出現在健身頻率為一週四天,由於健美大賽是以倒三角的體型為檢視標準,因此有特別針對胸肌、肩膀、背肌來做完整的套餐訓練。至於同團成員中,他則認為津輕三味線的蜷川BENI身材最棒。

「沒辦法見面的時間反而可以孕育我們相愛的心情!」

由於這次訪問是在台灣七夕情人節前夕舉行,樂團分享了他們在日本七夕(7月7日)許下的願望,衣帶聖志希望世界和平、山葵在推特說希望胸部可以練很大;同時他們也對於和台灣樂迷如同牛郎織女一般分離無法相見感到十分想念,「剛才我也有用中文說過,台灣的樂迷有著滿滿的熱情,多年沒能相見,讓我們也很難過,希望可以趕快再次和大家相見。」山葵說,鈴華優子也說:「沒辦法見面的時間反而可以孕育我們相愛的心情!」

衣帶聖志表示:「之前受到疫情衝擊,很多跨國合作和演出沒辦法實行,像是我的親戚住在台灣,也已經三年沒見了,現在世界疫情都比較趨緩,很多事情開始動起來,希望可以趕快去台灣和大家見面。」山葵在一旁用中文大喊:「希望大家不要忘了我的肌肉!」町屋亦說道:「我真的很愛台灣,祈禱可以趕快去和大家見面。」鈴華優子則說:「去沖繩時總會想,啊台灣就在不遠的地方,可是卻過不去,每次討論巡迴時,也會想如果可以把台灣的場次加進去就好了,可是看來要等疫情趨緩才能實現,期待可以趕快去台灣開唱!」

<Phony> Cover:youtu.be/UKvM6ip–Xw

《VOCALOID之箇中三眛2》數位聆聽:https://wgb.lnk.to/vocalo_zanmai2_digital

照片:環球音樂

文:MeMeOn Music 迷迷音
著作權 © MeMeOn Music 迷迷音。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加入迷迷音FB粉絲專頁推特IGPlurk最新資訊不漏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