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訪問】生物股長 ( いきものがかり )出道 15 週年化身 火影 最想習得這項技能!(有片)

生物股長 ( いきものがかり )於 3 月15 日迎來出道 15 週年紀念日,而他們的最新原創專輯《WHO? 》也在 3 月 31 日發行,專輯收錄電影《 100 天後就會死的鱷魚 》、動畫《慕留人-火影忍者新世代-》、日劇《 未解決之女2 》主題曲…等等,內容非常豐富。在樂團成團 20 週年和出道 15 週年之際,特別邀請他們來和台灣粉絲們談談新作品,同時也回顧了學生時期彼此間的相處和現在疫情下的生活。

恭喜各位組成團20週年,出道15週年。各位創作出許多名曲,請問靈感都來自於何處呢?

水野:哪裡啊?

吉岡:哪裡呢?感覺有很多種模式耶。

水野:我們很幸運能夠與各式各樣的作品相遇,比如說動畫啦、電影啦或是廣告之類的,很多時候感覺是受到這些好作品的啟發,然後再透過歌曲去碰撞,所以我覺得好像是透過相遇去形成創作。另外就是演唱會,歌迷就在吉岡面前,這樣的時候應該也會得到很多的力量。

吉岡:是啊,唱歌的時候,我會想像眼前的歌迷朋友會怎麼融入我唱的歌呢,然後在那樣的情境下演唱。

為了慶祝出道 15 週年,除了3月會發行的專輯之外,請問還有什麼其他的計畫嗎?

水野:怎麼樣呢?

吉岡:我們「生物股長」在3月15日將迎接出道15週年,謝謝,謝謝。

水野:謝謝。

山下:謝謝。

吉岡:所以3月14日我們會舉辦線上演唱會,因為我們團員想和歌迷朋友們一起慶祝紀念出道15週年。同時也因為我們之所以能夠迎接15週年,全都是拜聽我們歌的歌迷朋友所賜,所以我們想透過演唱會傳達感謝的心意。另外就是去年因為新冠肺炎都沒能舉辦演唱會,所以今年即便不能巡迴日本全國,但還是希望能夠舉辦幾場演唱會,將我們出道15週年的心情傳達給各位。

ー為《 火影忍者 》系列提供主題曲這已經是第三次了,包括過去的歌曲在內,每一首歌都是非常獨特的好歌,透過這次的〈BAKU〉,請問有沒有什麼想傳達的訊息?

水野:前次跟《火影忍者BORUTO》系列合作大約是11年前了。

吉岡:已經過了這麼久了!

水野:已經過了很久了!合作當時我們還只有二十幾歲,所以當時的歌有點像是朝著夢想和目標,義無反顧地向前衝的感覺。這次經過這麼久之後,在已經實現了幾個夢想,卻還想要再繼續往前當中,感覺繼續談追逐夢想或目標有點腳被絆住的感覺,就好像在朝著目標奔跑的時候,會太過著急躁或者是踉蹌跌倒之類的,這些我們都在這一段漫長的時間裡經歷過了,所以這次特別地強力地凸顯了追逐夢想的困難度,好比旋律不斷地跟著下一句歌詞流轉又流轉,感覺有點雜耍性質地…

吉岡:旋律上上下下,歌詞也比較多,所以我剛開始以為可能不好唱吧?卻未料當旋律配上歌詞之後唱起來非常暢快,希望大家務必一起來唱唱看。另外就是其實這首〈BAKU〉的歌名,原本是在「BAKU」之後還接著一些東西,歌名本來比較長,但是考量在國外看這部動畫以及聽「生物股長」的歌迷,於是就把歌名調整成比較短的「BAKU」。

水野:對於不諳日文的朋友,感覺「BAKU」應該會比較好唸吧!基於這樣的印象,我們決定了這個歌名。

各位這次在BAKU的單曲封面化身為BORUTO-火影新世代的角色,看到插畫的時候感覺如何?另外如果可以學一項忍術,會想要學什麼呢?

水野:那真的蠻厲害的。

吉岡:是啊!

水野:不知道是2008或2009年,應該是2008年吧!我在〈青鳥〉的專輯封面有個側身彈吉他的姿勢…

吉岡:我像這樣在唱歌的那個。

水野:對對,插畫角色完全重現了我當時的樣子。真沒想到可以畫得這麼像…。

山下:是啊!當時是請Leslie Kee幫我們拍的照片,暌違十幾年沒想到那個設計會再度復活,真的很開心。

水野:好開心。

吉岡:問題是想學什麼忍術耶!

水野:是忍術之類的對吧?

山下:忍術啊…會想學什麼?

吉岡:那就純粹的忍術。

水野:純粹的忍術…我覺得忍者咻咻咻在水面上跑的那個,感覺好像很愉快的樣子。

山下:那看起來真的還蠻愉快的樣子。

水野:像這樣咻咻咻…因為我不會游泳,所以如果會那一樣,應該就可以很快速地走過水面吧!

吉岡:原來如此!

山下:還有分身術之類的,忙的時候可以分身到各個工作去。那很不錯!

吉岡:好有趣~!

水野:好比去指派自己分身說「你去作曲」、「你去演唱會」之類的。吉岡你有沒有想學的?

吉岡:有沒有什麼忍法隱身之術的?

山下:有啊有啊!

吉岡:演唱會當中,本來想說些有趣的事情卻失敗了的時候我會想躲起來,現在我就想躲起來。嗨!隱身!日本咚隆。…這是日本的笑話。

水野:不,是日本的「老」笑話啦!

吉岡:應該很難懂吧!

ー〈BAKU這首歌用了許多充滿著疾奔感的銅管樂器,請跟我們詳細談談在歌曲製作過程中有關銅管樂器的編曲。

水野:一開始在我剛著手製作試唱帶的階段,並沒有使用銅管樂器。後來交給編曲家江口亮先生之後,他說像這種具攻擊力的歌,應該很適合銅管樂器高昂的聲音,所以就大膽地把銅管樂器加了進來。感覺有些地方好像跟歌產生了互動,在不斷持續的歌曲旋律之中,銅管樂器營造出一種點綴在旋律之間的獨奏作用,就像彼此互相攻擊一樣。

吉岡:真的!

水野:感覺就像是這樣的樂曲。

吉岡:感覺就像是銅管樂器的「銅管」碰!地就轟過來一樣,樂器在MV中也是不可或缺的要素,雖然MV架構也非常特殊,出現很多的樂器,但因為從旁又加入了銅管樂器,讓人非常印象深刻。

水野:是啊,不僅僅是銅管,我覺得所有的樂器在這首歌裡都相當地有各自的躍動性。

ー在新專輯《WHO? 》裡面,除了編曲、銅管之外,還有比如說吉他獨奏等其他特別值得關注的地方?

水野:有嗎?有沒有什麼特別的?

山下:在吉岡的曲裡面,還蠻多10孔口琴的。

吉岡:對啊!我們開始在路邊演唱已經是幾年前的事了?

水野:22年前。

吉岡:22年前的事了啊!大概從15歲之後開始,我就一直在吹10孔口琴,這次的新歌〈Chicken Song〉裡,從前奏就有相當多10孔口琴的演奏。

山下:是啊!剛出道的時候,還蠻頻繁地使用10孔口琴,但最近好像比較少了。

水野:出乎意料之外的,國外好像很少在樂曲中使用那樣的口琴對不對?通常更傾向爵士…。

山下:鄉村音樂或史提夫汪達…

水野:史提夫汪達用的是Chromatic Harmonica那種對吧。

山下:我自己用的是10孔口琴,這次暌違已久的在樂曲中吹了不少口琴。

ー有沒有愛用的樂器?如果可以的話,請針對品牌型號,或者如果有什麼相關的軼事也請分享。

水野:這一題怎麼樣呢?

吉岡:說到這個,團長他有一個伙伴。你有一支一直愛用的吉他對吧?

水野:是啊!

吉岡:純黑的。

水野:我是世界級吉他演奏家John Mayer的粉絲,很喜歡他,他有一把叫做BLACK 1的吉他。這把吉他的音箱部分損傷很嚴重…

山下:做了破損的加工。

水野:有刻意加工創造出破壞感的地方,我覺得這很有味道,所以經常使用。說到這把吉他呢!其實在世界上沒幾把…

吉岡:他現在正在老王賣瓜~(笑)。

水野:我的確是在自賣自誇(笑)但這樣的吉他很少用在演唱會上,因為要是出個什麼意外就不好了,可是我常用在演唱會上。

吉岡:你在演唱會上常用對不對?整個演唱行程上還不太換吉他。

水野:嗯!我常用,因為那是我喜歡的吉他啊!當然我是用慣了。有件事說了國外的朋友可能很難懂。日本的食物中有個東西叫做「柴魚花」,如果大家不介意可以在網路上搜尋看看,這東西只要是日本人都會很熟悉。那把吉他的音箱破損加工,看起來就有點像柴魚花,所以大家就給我的吉他起了個「柴魚花」的綽號。John Mayer先生,真是失禮了。

吉岡:柴魚花、柴魚花~

ー這次專輯中也收錄地下時期的〈からくり(機關)〉這首歌,請問選錄這首歌的原因是什麼?

吉岡:山下,你覺得呢?

山下:這首歌是在地下時期…也不是什麼地下時期,就是高中時期做的,當時「生物股長」還是成員只有兩個男生的樂團,我們在家鄉的路邊唱歌…這首歌感覺一直都錯失收錄到專輯的機會,雖然總想著要收要收,但考量專輯狀況,就一直下一次下一次地延後,經過15年,這次終於有機會收到專輯之中。

水野:去年本來該舉辦的演唱會都停擺,在這之中我們辦過僅有一次的線上演唱會。因為演唱會取消,我們覺得對歌迷朋友很抱歉,也還是希望能夠讓歌迷們開心,所以就想如果收錄〈機關〉這首歌,歌迷朋友們應該會很開心吧!結果大家反應真的很好。於是正如山下說的,我們就選在這個時間點,正式把這首歌收到新專輯之中。對我們而言,這是樂團起步時就有的歌,感觸自然也特別地深,只不過雖然是很有歷史的歌,還是希望大家當成現在的歌來聽。吉岡你唱得還挺嚴肅的對吧!

吉岡:這首歌一開始就只有電子吉他跟我歌唱的聲音,相當程度地凸顯了歌聲,當然對日本的歌迷來說,這首歌很受歡迎,大家都很喜歡,但我們也希望第一次聽的人也能覺得這是首好歌,所以請大家務必一起來聽聽看。

ー下面的問題要請教水野先生。我們知道您為上白石萌音提供了一首歌〈夜明けをくちずさめたら〉,這首歌是怎麼成形的?另外,您有沒有想要合作的歌手呢?

水野:上白石小姐身為女演員當然是相當活躍的,在這過程中,當然展現歌藝的機會也是非常多的。聽她的歌聲,我覺得真的棒,心裡就想著要是有機會能幫她寫歌就好了,結果,沒想到上白石小姐竟然很喜歡「生物股長」。

吉岡:就是啊!

水野:她非常喜歡吉岡的歌聲。

吉岡:她竟然連很冷門的歌都瞭若指掌!

水野:對啊,連演唱會不太常唱的歌她也都記得,這部分我們有相通之處,所以我就幫她寫了首歌…不過只要來邀約,我都還是會合作,比如說在國外常聽到的是〈DADDY ! DADDY ! DO〉,鈴木雅之的那首歌真的很常有人唱,甚至還被翻唱。

吉岡:大家都戴著墨鏡。

水野:對對!

吉岡:好厲害喔!

水野:這首歌被翻唱成西班牙文、英文等各種不同的語言,所以還蠻希望有人來翻唱我們的歌。跟其他歌手合作當然也很好,但我們也希望大家透過翻唱我們的歌,進一步喜歡我們的歌,所以歡迎來翻唱。

吉岡:只要有人翻唱並且上載到YouTube,這位先生是真的會去看的!

水野:我在看!

吉岡:他還會拿來跟我們說:「你看!有俄羅斯人翻唱〈青鳥〉耶!」大家被水野看到的機會很大,所以歡迎一起來翻唱。

水野:歡迎歡迎!

水野:真的好像在國外。

吉岡:真的感覺好像我們也到了國外一樣。

ー台灣有很多歌迷都在收看吉岡在YouTube頻道開的新節目「吉岡聖惠的天天星期六~全家一起唱」,請跟我們談一下這個頻道。

吉岡:謝謝大家的支持。這個頻道是我利用「生物股長」活動的一些空檔開的。我從小在一個七個人的大家庭中長大,小時候曾祖母、祖母跟媽媽教我唱童謠,所以我覺得我歌唱的根源就始於童謠,比如說唱歌時咬字要清楚之類的,讓我有了唱童謠的想法。同時也因為新冠疫情,我也希望大家在家裡能有一些樂趣,比如說可以跟小孩一起唱,於是我就率先唱童謠,並且上載到YouTube。該怎麼說呢,童謠的旋律容易朗朗上口,還有發音清楚這些地方都跟「生物股長」有所連結,我自己也喜歡民謠所以就開了頻道,歡迎大家一起來看我的影片一起唱。

水野:國外出乎意料之外地有很多朋友沒聽過日本的童謠。

吉岡:是嗎?

水野:雖然對我們來說是耳熟能詳啦!所以說如果國外的朋友能夠透過吉岡的頻道瞭解「喔!原來日本的孩子唱這樣的日本童謠」,也是很開心的事。

ー等新冠疫情結束之後,歡迎各位私人或比如說因演唱會的工作到台灣。請問有沒有什麼東西是到國外時一定要隨身攜帶的?

水野:這一題要問山下。山下你最常去國外旅行吧,你會帶什麼?

山下:就護照吧(笑)

水野:那是絕對要的啊!

山下:一定要的!我以前去旅行都是很陽春的,護照都是藏在腹部這邊的,因為被偷了就完了,所以去中美洲時,隨時都把放護照的包包繫在肚子上。還有現在可能已經沒有了,以前有種東西叫旅行支票,就是現金被偷了,也能用來付錢的支票。現在怎樣我不知道,不過我當時絕對會帶的是旅行支票。吉岡你不是去過瑞典?

吉岡:是!我去瑞典旅行,那裡的第二語言是英語。當時我是跟家母去的,一定隨身攜帶的東西感覺還挺多的…

山下:感覺你有很多耶~

吉岡:很多!我們行李超多的,像山下去旅行的時候行李總是很少,我就會帶很多。我不帶樂器,但一定會帶一個呼吸器,小小的,會產生煙霧把濕氣送進喉嚨的小呼吸器,大概10公分的大小,我一定會帶著時不時吸一下。感覺很有畫面感吧(笑)

水野:因為要保養對吧?

吉岡:對!保養!我在旅行的時候常常都會喉嚨乾燥,所以一定會帶。

ー團員彼此都認識很久了,回顧過往,有沒有什麼學生時代的軼事可以分享?

水野:要從哪裡講起?

吉岡:這兩位其實從小學就玩在一起了。

水野:6歲的時候。

吉岡:從6歲就認識了。

山下:一直到16、17歲都還玩在一起。聖惠第一次來跟我們見面的時候,好像還帶著一副紅色的眼鏡…這在樂團裡算是挺有名的事。

水野:原本「生物股長」是從我們兩個男生開始的團,後來吉岡以主唱的身份加入。吉岡第一天加入我們的演唱會的時候,我猜她可能是因為我們是大她一屆的學長…我們是她哥哥的同學,因為要見學長,所以她特別地打扮了一下。

吉岡:那次我第一次站上舞台啊!

水野:對!可是我實在不懂的是她卻戴了一副大紅色鏡框、超顯眼的眼鏡,把我們兩個都嚇了一跳,那形象實在是太過突出。

山下:當時吉岡身上顏色很多,不是粉紅就是紅的…

水野:是啊

山下:連腳踏車也是桃紅色。

吉岡:我當時身穿桃紅色背心,騎著桃紅色腳踏車。

水野:當時我們住的城市有座「相模大橋」,上學的時候一定會經過那裡。整個桃紅色的吉岡會從橋另一邊騎過來。當時她騎在路上總把鈴鼓放在腳踏車籃裡,所以大約距離100公尺前就會傳來「鈴鈴鈴鈴鈴」的聲音,我都刻意當作沒聽到…因為太丟臉了。

吉岡:我還大叫:「水野~早安~」,結果他冷冷地當沒看見就轉身騎走了!把我當空氣!

水野:實在是太過顯眼了,當時我還在青春期,被女生這樣叫,該怎麼說呢,有點難為情。

吉剛:我有點小生氣。

水野:度過那樣的學生時代,我們現在也已經都過了35歲了。

ー請問三位怎麼習慣新冠疫情期間的生活?若有什麼啟發或可以振奮大家的,請與歌迷朋友們分享。

水野:這到現在都還很難耶…。

吉岡:好難…

水野:只是在迫不得已進入新冠的防疫期間內,透過遠距方式,我們有了很多互相溝通的機會。

吉岡:的確是這樣~原本從高中開始我們就三個人一起活動,防疫期間透過網路,有了更多溝通的機會。去年雖然是沒能舉辦演唱會,但相對的我們三個人會跟身邊的工作人員一起在線上商量著比如說製作專輯、或者當下可以做的事情,反而還進行了更多的溝通。

水野:是啊!正因為實際見不到面,所以才有了更密切的語言溝通,反而加深了彼此的理解。

山下:我們以前常常都是面對面談,這次發現不見面透過網路會議也還是可以溝通。

水野:就這個層面而言,希望大家可以在這裡找到一點正向的力量…話說回來,一直要保持積極正向終究是會累的,或許維持自己的步調會好一些…。

ー居家防疫期間,有沒有發展什麼新的興趣或開始做什麼新的事情?

吉岡:我原本就完全不會做菜,但在這段居家防疫期間,好像很多人都開始自己煮飯了對不對?所以一開始我也做一些咖哩之類相較之下比較簡單的菜色。但今年過年,我挑戰了日本的年節料理,就是日本人在過年期間吃的傳統料理,花了一點時間滷了「筑前煮」,感覺在居家防疫期間,我的廚藝應該是有些長進的。

水野:你煮得還不少,還放上IG

山下:歡迎來看她的IG。

吉岡:歡迎大家來看。

水野:吉岡上傳不少料理,歡迎大家一起分享。

吉岡:是啊!

水野:山下你下了不少功夫整理家裡對吧?

山下:斷捨離!我家東西實在太多,拜居家防疫的這段期間所賜,我盡量地整理東西,該丟的就丟,把房間整理得很乾淨。平常因為沒什麼時間做這些事,所以剛好可以積極地處理。

ー最近有沒有聽什麼音樂,或關注的專輯、歌手?

水野:很多耶。

吉岡:該從哪裡說起呢?

水野:還真不知道該舉什麼例子好…

吉岡:是啊…那就交給水野好了。

水野:我啊…因為現在觀眾是國外的歌迷,所以舉折坂悠太好了!

吉岡:突然停下來了。

水野:因為呢,他有一些日文的發音會搭在非常出乎意料之外的旋律上,我們日本人聽起來很特別,也有種懷舊的感覺。我想對國外不諳日文的朋友,應該也是個很特別的經驗,畢竟他是個很棒的歌手…到底對國外的朋友而言,日文聽起來是怎麼的?比如說〈青鳥〉之類的時不時有些很英文的發音,大家也都跟著唱得很高興對不對?所以希望大家可以多體會一些日文音樂的樂趣,畢竟有形形色色的歌手。

(延伸閱讀:日劇《 監察醫朝顏 》主題曲創作歌手 折坂悠太 介紹)

吉岡:對國外的朋友來說日文是不是很難啊?

水野:可能喔!比如說對國外的朋友而言強化母音這部分可能很難,畢竟大家的語言都不一樣啊!

吉岡:或許國外的朋友會覺得「生物股長」的日文很難發音,但還是請大家試著說說看喔!

ー專門分析並調查日文歌詞的「Lyric Junper」網站,去年針對J POP市場排名前端的200首歌曲進行調查,得知大部分的日文歌的主題都是「追尋自我」,比如說歌詞之中廣泛地使用了「自己」、「大家」、「不安」」、「希望」、「愛」、「回憶」等單字;相對地在台灣歌詞中常見的字則是「孤獨」,請問各位針對這一個現象,有什麼樣的想法?

吉岡:「孤獨」這個字…原來!「自己」跟「大家」…

水野:感覺好像從我們的青春期到現在的這個時期,一直都在搖旗吶喊著「活出自我」,或許是受到這個影響吧!該怎麼創造自己的語言,或許置身在這個時期某種程度會有點被迫要發出這樣的訊息,於是不知度不覺之間就形成了這一種現象也說不定。台灣常用的字是「孤獨」?

山下:日文中的「孤獨」有負面語意,可是就反面來思考的話,那同樣是面對自我的意思,其實跟日本或許有共通之處。台灣認知「孤獨」的語感,也許跟我們是一樣的,只是部分有些用字的語感差異。

水野:不過處於新冠肺炎期間,大家都被拆得四分五散,孤獨反而成為了一種普遍的現象,這雖然不是什麼好事,但因為大家都處於所謂「孤獨」的狀態下,所以不管是日本或台灣在音樂上以「孤獨」為主題我覺得是很自然的。

ー能否請與大家分享時尚型態、喜歡的店家,或是最近購買的穿搭物件。

吉岡:我每次錄音的時候都是丹寧褲搭白色T恤的打扮,因為「生物股長」有形形色色的歌曲,所以我總是以無色的狀態進錄音室去,然後在歌唱之間讓各式各樣的歌曲自行上色。我們的專輯《WHO? 》會在3月31日發行,我買了「MM6」這個品牌的白T恤穿去錄音。因為〈ええじゃないか〉這首歌非常激烈,有些地方還好像是舞曲,所以在為了配合這首歌選丹寧庫和T恤時我穿了「MM6」。當然這件T恤是非常好的,除此之外上我直覺這件T恤非常適合這首歌,像這樣的時候,我就會買下去。

ー請問各位會推薦哪一首「生物股長」的歌給國外的朋友聽?

水野:特別選一首,除了〈青鳥〉之外的。什麼好呢?

山下:什麼好呢?

是說出道表作〈櫻花〉的旋律曲風屬典雅的和風,但又是流行歌曲,或許大家聽起來會覺得很新鮮吧!

水野:在日本文化中「櫻花」已經成為一種象徵,代表了季節的推移、人生的轉變,已經是一種象徵,也是個傳唱不已的音樂主題。我們在第一個作品中收入「櫻花」這首歌,也是以這首歌出道的,所以如果大家從這首歌切入的話,可能隱約地可以瞭解 J POP 的氛圍。

山下:還有另一首歌就是〈花獨愛櫻你很美〉,這首歌我們從地下樂團時代就開始唱,這首歌也有櫻花的象徵性,帶點雨的氛圍,旋律也不太一樣,但如果是要聽「生物股長」的話,或許這會是個很好的切入點。

吉岡:所以說雖然出道曲是〈櫻花〉,但其實「櫻花」這個詞彙也頻繁地出現在歌詞之中。在這張新專輯《WHO? 》裡面也會出現,或許找看看在哪首歌的那個地方會出現「櫻花」也是挺很有趣的一件事,歡迎大家一起來聽聽看。

ー最後,請對台灣的歌迷朋友們說幾句話。

水野:我們從很久以前就聽說台灣的朋友們在聽「生物股長」的歌,也曾聽住在台灣的朋友說已經排名第一了之類的,所以可能在我們不知道的地方,有很多朋友在聽我們的歌。雖然現在這樣的狀況根本很難舉辦演唱會,但我們衷心期待等疫情結束,可以有實際與大家面對面的機會。雖然現在是分隔兩地,但我們會不斷發行很多的歌曲,如果大家可以透過聽我們的歌,進一步地喜歡JPOP的話,那將會是很令人開心的事。

吉岡:我們「生物股長」三個人非常喜歡J POP,也的確是因為這樣而組成的團體,這樣的三個人所唱的歌可以讓國外的朋友聽見,我覺得很不可思議,也很開心。這次的新歌〈BAKU〉,是把大家在現場一起喊「BAKU BAKU」的情景納入想像去作的一首歌,將來有一天等我們到台灣的時候,請大家一起來跟我們喊「BAKU」!

山下:我有台灣的朋友,2016年的海老名厚木演唱會的時候,就有5個台灣朋友在我的老家住了一星期,大家一起吃飯什麼的時候就會問:「生物股長」什麼時候來台灣啊?之類的,所以我們會努力,希望有一天可以再到台灣去。

《WHO? 》數位聆聽連結:ikimono.lnk.to/WHO

生物股長官網:https://ikimonogakari.com/

編輯:迷迷音 / 照片:Sony Music

Special Thanks:ATC Taiwan、KEEDAN、Onippon、樂手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