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OEYES 初登武道館卻無觀眾 細美自嘲:「真是超浪費的用法」

MONOEYES 在9月發行了第三張專輯《Between the Black and Gray》,並在10月19日舉行了首場無觀眾直播演出「Between the Black and Gray Live on Streaming 2020」。樂團以新專輯第一首〈Bygone〉為開場,接連帶來〈Run Run〉、〈Thermite〉、〈グラニート〉等曲目。

正覺得這圓形舞台頗為熟悉時,主唱細美武士終於開口向觀看直播的大家招呼道:「晚安,我們是MONOEYES!都沒人回應呢,不過我想在鏡頭另一邊大家會回應我吧!今天是我們首次直播,星期一晚上這時間好像有點早,不好意思。謝謝看直播的大家。今天會演很多曲子,大概就是現在看到這樣的感覺來演出,請大家好好享受!」

「雖然是直播,但這是我們發專輯後第一次整個樂團一起公開演奏這張專輯,因此很緊張興奮,希望可以傳達給大家。」從開始到現在都掛著滿滿笑容演出的鼓手一瀬正和開心說道。

貝斯手Scott Murphy在歡迎大家參與這場演出後,表示第一次進行直播演出讓他很緊張,「平常不管場地大小都可以看到大家的臉和反映,但直播沒辦法,而且我在美國的爸爸媽媽也特地早起透過螢幕看我的演出,Hello, mom! Hello, dad!雖然看不到大家的臉,但想必現在大家的表情都很棒吧,我一邊想像著一邊演奏,覺得很興奮,一起嗨到最後吧!」

接著送上〈Iridescent Light〉、〈Get Up〉、〈Castles in the Sand〉,細美在曲子轉換之間開了罐沖繩的代表性啤酒「ORION」,指出因為目前正在進行的不插電小型巡迴「Semi Acoustic Live Tour 2020」沒有安排到沖繩,所以喝點沖繩啤酒過過乾癮。

一邊喝著,細美說:「其實這天10月19日對我們而言是很特別的日子,今天在這裡演出是一年多前就決定的,原本應該是在這裡和鏡頭後面的你們見面的,原本是這樣想的 ……不過總之我們的(武道館)夢想是實現了。」

藍光染上舞台,〈Fall Out〉前奏吉他聲一下,鏡頭拉遠照著整個武道館和這場地的標誌ー高掛在舞台正中央上方的日本國旗「日之丸」,為場地驚喜的同時也覺得非常難過。360度的舞台立於武道館正中央,原本應該是大家都在場內一起揮汗、衝撞、大笑的日子,但卻因為疫情的關係改為直播的方式,螢幕上無論燈光或舞台設計都是因應會場的高規格,觀眾席卻一個人也沒有,可是團員仍然展露笑容賣力演出。

在武道館作無觀眾直播演出實在很大手筆,場地、器材、攝影、人力費用加起來絕對不比平常有觀眾的演出成本便宜,然而直播票價卻是超佛心的2500日元,幾乎是平常同類型搖滾樂團在武道館演出票價的一半,而且MONOEYES事前完全不以「武道館」作為宣傳點,一開始覺得明明是這麼好的宣傳點卻隻字不提實在很可惜,甚至當天直播後也毫不破梗,但這其實也是為了讓所有看回顧的人也能感受到同樣的驚喜和感動吧,想到那總是為了樂迷們的溫柔,不禁讓眼淚更停不下來了。

演出來到〈Two Little Fishes〉,只見鏡頭拉向舞台邊,細美的超級好友 TOSHI-LOW (BRAHMAN)穿著2018年BRAHMAN首次登上武道館演出的T-shirt,戴著耳機、捧著電腦一邊走上台,一下比螢幕一下比著各團員,還將螢幕畫面給團員們看,細美一邊唱著一邊看著TOSHI-LOW的有趣動作也露出燦爛笑容。直到間奏結束,TOSHI-LOW終於拿下耳機放下電腦站到細美旁一起合唱、和細美深情對唱,不僅嗨得上下擺手、還在曲子最後一個音結束時擺出帥氣ending pose,讓人看得拍手叫好。

「我在家看了直播(一邊作出捧著電腦的姿勢),覺得真是好棒的live啊,來到這裡看到這就在眼前實際上演啊!!我自己也進到電腦螢幕中了!就像《說不完的故事(The Neverending Story)》一樣,好厲害啊!而且這場地也好厲害呀!」TOSHI-LOW情緒激動地說著,讓細美不禁聽了大笑。「可能還有些人看不出來,現在我們在日本武道館直播中!」細美說完,和TOSHI-LOW兩人笑得更大聲了。

「是說啊,老實講我一年前就知道你們要在武道館演了不是嗎?所以我也在擔心那碰到疫情,你們該怎麼辦。不過我想這次就算遇到疫情你們絕對也是會做些甚麼的,結果今天,武道館無觀眾直播!!!你們是笨蛋嗎?!!!玩心重也要有點分寸吧!!!」TOSHI-LOW吐槽道,細美也自嘲:「武道館超浪費的用法!明明在體育館演也可以的說。」

TOSHI-LOW忍不住再次讚嘆:「真厲害啊……」,「不過原本(沒有疫情的話)我想觀眾席應該會是有滿滿的人在,可能鏡頭後面的大家都會在這裡吧。」細美回應道,語氣中似乎透露些許無奈和感傷。

「細美啊,你之前不是有鼓勵我們(BRAHMAN)上武道館演出嗎?所以這次換我希望你能答應我一件事,等疫情平息後,希望你們可以在這裡被滿滿觀眾圍繞著再辦一次單獨公演!」

細美凝視著觀眾席微笑地說:「好啊!在這裡提其他團的名字有點怪,但我在另一個團the HIATUS有上過一次武道館,所以個人覺得也夠了,不過吉他手戶高說他想要在武道館演,我覺得如果這是戶高的夢想,那不管怎樣就是要幫他實現。怎麼樣,這樣算是有實現嗎?」戶高笑容複雜地回應:「實現了呢,雖然原本應該不是這種形式的…..」讓TOSHI-LOW抱歉地說:「不好意思啊,觀眾只有我一個人。」不過戶高也說正因為有值得信賴的夥伴們、值得信賴的工作人員們、有一起參與這場虛擬武道館演出的觀眾們,所以覺得今天其實也很不錯,是很特別的一天。

「不過我有種只要認真看就能看到大家的感覺,觀眾們都來了不是嗎?謝謝大家的到來。 明明都沒有觀眾,但我們還是設置超大音響,爆音鳴響。」細美笑道,TOSHI-LOW也在旁幫腔:「真想讓大家也來現場感受一下!」

「我不知道下一次什麼時候能拿到這場地,但我們保證,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這約定。」聽了細美爽快且肯定的答覆,TOSHI-LOW開心地說:「大家都很不安吧? 有些人看不到前方、看不見未來,有些人更失去了生命,但我相信一定有很多人為了想參戰MONOEYES武道館的演出而努力活著、謝謝你許下的承諾!」不僅身為親友,TOSHI-LOW也將樂迷們的心聲完整說出來,在心中迴盪著。

「那我們就為下一次的武道館做準備吧……! 今天,歡迎大家參與我們全力以赴的2020年的武道館演出!」細美充滿幹勁地回應,接連唱起〈明日公園で〉 、〈Roxette〉、〈Interstate46〉等歌曲,將滿滿熱力透過鏡頭傳達。

「真開心。 我們一直都是面對著台下演出的,但今天我深身感受到我們在過去五年裡度過了一段相當濃厚的時光。 可以和這樂團一起做音樂真的很棒,謝謝。 只是少了一樣東西。 通常都會有一群笨蛋聚在live house,一起讓樂曲越來越進化,但今天都沒有這些。我希望明年我們能夠和大家一起培育這張專輯中的各首歌曲。到時也請大家多多指教了。」細美指出。

戶高也說:「我沒有想到會做直播,我到現在還不明白自己在哪裡,但是明年我想好好地再重新挑戰一次武道館。當然今天有在這裡演出也覺得真的太好了。我們新專輯的歌第一次公開演出就是在武道館也太狂了吧!今天可以演出真是太好了,希望大家未來可以一起將這些曲子培育成長。」

一瀬則特別感謝了所有促成此次直播順利實現的工作人員:「我想借這個機會說,在我們決定今天要演後,很多工作人員都非常辛苦地奔走、籌備,謝謝大家,希望等疫情平復後大家可以一起來參戰,一起笑著享受整場演出!」

「我很喜歡披頭四,看了他們在這裡的現場演出影像,心想著有一天也能站在那舞台該有多好。 雖然結果和我想像的不一樣,但這是最棒的四個人一起的演出,我們還會再見的!」Scott也分享了他的心情。

「這就是MONOEYES今年的武道館謝謝,讓我們在某處再相見吧!」細美語畢,最後帶來〈リザードマン〉、〈Outer Rim〉、〈彼は誰の夢〉為整場演出做了完美的收尾。

「僕らが過ごした/当たり前の日々も/遠くなるけど/きっと/蜃気楼みたいに/朝焼けに染まって/笑ってるのさ(即使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每一天會逐漸遠去,但我相信那些日子一定會像海市蜃樓一般染上朝霞笑著)」聽著細美最後唱著,感動的同時,體內也再次湧滿了力量。

演出結束後,謝幕配樂〈When I Was A King〉強勁鼓聲襲來,畫面中映出武道館裝台、團員們在錄音室選曲排歌單彩排等等的影像,最後一個音落下,切至武道館那高掛的門前匾額。

明年,大家一起在這裡見面吧。

MONOEYES 初登武道館卻無觀眾 細美自嘲:「真是超浪費的用法」

photo by Maki Ishii

文:迷迷音 / 照片:環球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