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樂器樂團 ( 和楽器バンド )疫情後首場ARENA有觀眾演出 「只要有人等待聽我的歌聲,我就會一直唱下去!」

和樂器樂團 ( 和楽器バンド )疫情後首場ARENA有觀眾演出 「只要有人等待聽我的歌聲,我就會一直唱下去!」

和樂器樂團 ( 和楽器バンド )原訂於2月29日、3月1日舉行「和樂器樂團大新年會2020 〜天球之橋〜」,但受到新冠肺炎影響而延期,樂團最後決定在8月15日、16日於橫濱Arena舉辦開放觀眾進場的演唱會,並將演出名稱改為「真夏的大新年會2020 〜天球之橋〜」。以下為大家帶來首日報導。

地球大自然美麗影像流洩,團員一一上場,最後主唱鈴華優子於升降舞台氣質現身,台下滿滿的藍色手燈迎接,以氣場寬闊的〈IZANA〉揭開演出序幕,呼應片頭的自然影像,顯得莊嚴而震撼。

氣氛一轉,「歡迎來到和樂器樂團的演出!開始囉!」負責和太鼓的黒流吆喝道,舞台噴出整排火焰,送上激烈的〈Ignite〉炒熱會場氣氛。「橫濱ARENA好久不見!我們是和樂器樂團,謝謝今天的到場!一起嗨到最後吧!」洋溢久違演出的興奮,鈴華優子向大家打招呼。

「謝謝大家,今天從一開始的瞬間就強烈感受到大家真的來看我們演出了,讓我們非常開心!其實原本這場演出原訂在2月29日、3月1日兩天舉行,我們從出道至今一直都會舉行『大新年會』演出,今年卻受到疫情影響而延期,因此變成真夏的大新年會,謝謝大家的到場。」黒流也在一旁附和道:「祝大家新年快樂!」

由於疫情影響,這次演出特別依照政府規定僅開放會場50%的座席,並全場實行實名制,同時也透過網路進行直播。除了觀眾會在入場時測量體溫之外,團員也在演出前接受抗體檢查,同時呼籲樂迷減少交談、禁止揮毛巾、演出期間以揮舞手燈、鼓掌取代尖叫歡呼,希望能徹底作到有效防疫。

久違的現場演出,各團員也一一向好久不見的樂迷們打招呼、報告近況。亞沙(貝斯):「真的好久沒演出了,在自肅期間我都在作曲、打遊戲、打遊戲、還有打遊戲…」馬上被團員吐槽:「都在打遊戲耶你!」,但亞沙也很認真地說平常都太忙碌了,因此利用這段期間好好地進行了許多冒險活動,例如打倒殭屍之類的,讓人莞爾。

神永大輔(尺八)表示:「我的家鄉在福島磐城市,磐城高中睽違25年在甲子園登場,今天是他們的比賽,剛才也看了一下比賽實況,結果以3:4輸了。原本選拔賽是在春天進行的,不過疫情改到夏天,看著這些後輩努力的身影覺得好感動,覺得今天的自己也不能輸!」

「大家好,好久不見!我想團員們部落格可能多多少少都有寫到我們努力錄音的事情,錄音室大部分都是在沒有窗戶的地方,在那樣的地方待久了其實還蠻舒服的。雖然有些人比起待在錄音室更喜歡現場演出,但我也很喜歡錄音室,覺得很放鬆。不過那種生活久了啊,我有看我的計步器,一天竟然只有24步!所以我現在腳已經快不行了!我會拼命加油!請多多指教!」來自町屋(吉他、伴唱)的發言。

蜷川紅(津軽三味線)回應町屋的話說道:「可以看到大家有精神的樣子讓我很開心。我就是那個比起錄音更喜歡現場演出的人,所以可以演出真的好棒啊!可以好好看到大家的臉!平常有休假時我常常會獨自去國外旅行,但這次沒辦法出國,只能夠待在家裡,完全沒說話害我聲音都快發不出來了。和大家zoom開會時還想說糟了都發不出聲音該怎麼辦。錄廣播的時候也是,沒作發聲練習實在不行,讓我好好反省了。」

接著輪到山葵(爵士鼓),他裝腔作勢地用著怪音調說:「大家好,自肅期間太長,我日文都要忘光了,所以我可以用母語說嗎?」,在鈴華優子笑著同意後山葵開心地用中文說:「亞洲地區的朋友們、全世界的朋友們大家好!你們怎麼樣?身體好嗎?現在有世界規模的困難,但是我希望大家繼續注意身體,希望今天跟大家一起嗨到最後好嗎?好的謝謝!」鈴華優子聽完大笑:「無論團員或是台下都一副『蛤?!』聽不懂啊!今天第一次看和樂器的演出的人可能會覺得『原來和樂器團原有外國人啊』!」山葵聽了才又改口用日文笑說:「對不起,我是日本人!請大家享受到最後!」

衣袋聖志(箏)則透露自己在自肅期間染了頭髮,「這是我人生第一次染頭髮。」但馬上被團員吐槽:「看起來也太不良了吧!」,沒想到衣袋聖志說自己還真的在去完便利商店後,警車在旁邊停下打開門叫他過去確認身分;前幾天要來彩排的路上也被攔下問話,「剛好我包包裡有相機,警察問我是不是攝影師,我就說了是!覺得比起說多餘的話,順著對方的意回答比較好!」讓人爆笑不已。

輪到黑流(和太鼓)自我介紹時,由於黑流的日文發音「KURONA」聽起來很像新冠肺炎「コロナ(KORONA)」,因此黑流不禁再次強調:「是『KU』喔!」

演出後半段,和太鼓與吉他充滿張力的session配合鈴華優子的劍舞顯得氣勢滿滿。緊接著樂團不間斷送上〈Break Out〉、〈シンクロニシティ〉…等曲,讓現場氣氛越加高漲。雖然原本大新年會都會邀請眾多來賓到場演出,但因為疫情關係這次僅由和樂器樂團八人齊力作出精彩表演,歌單也依照2月底原訂曲序演奏,不作刪減調整,甚至開放爵士鼓和和太鼓對戰演出讓大家隨意拍照錄影,希望能讓帶來超棒的夜晚,讓大家盡情享受。最後送上首次現場公開演出的〈情景エフェクター〉結束整場演出。

和樂器樂團的慣例是樂迷們會以〈暁ノ糸〉合唱取代安可呼聲,然而疫情關係大家僅能以拍手取代,不過樂團也貼心地在事前向樂迷們募集〈暁ノ糸〉歌唱影片,特別在等待安可時播出。螢幕上不少樂迷揮舞著螢光棒、穿著周邊T-shirt歌唱,甚至有不少樂迷特別cos喜歡的成員裝扮、還有爸爸媽媽帶著小孩子一起唱,所有人的心意全數凝聚在同一個時空中,令人非常感動。

鈴華優子表示,今天這場演出是日本政府宣布自肅、並發佈演唱會舉行僅能開半場的規定後,第一場正式舉行的ARENA等級演唱會,「自肅期間我想大家都一樣,每天一定會出現至少一個負面想法,但每次只要有負面想法出現就會要自己趕快改成正面的想法,這樣的每個瞬間漸漸地從一小時、一天、一個星期、累積到現在。原本覺得在大家面前演出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沒想到自肅期間只要閉上眼就好羨慕那個在大家面前站上舞台、看到大家面帶笑容揮舞手燈的自己,心想不知道甚麼時候才能再次實現這心願,就這樣一邊寫曲一邊度過自肅的每一天。今天終於實現了,每個願意來到這裡的人都下了很大的決心、在螢幕前看直播的人也是。我自己一直在想在這裡要說甚麼話,其實我從幾個月前一直在想,這天真的會實現嗎?真的可以演嗎?我其實也很不安,但不斷地預想著各種可能性,希望自己不論遇到怎樣的狀況都能好好的表達當下的想法。我想大家應該會期待著對於遇到新冠病毒的重大考驗,同時也是第一次在ARENA以半場演出的我們會向大家傳遞什麼訊息,不過我決定要誠實面對自己。老實說真的很不安,也不知道未來到底會怎樣。但當有負面情緒的時候,保持一顆愉悅的心情絕對是最重要的。哪怕只有一兩個人,只要有人聽到我們的音樂可以產生正能量,我就會持續音樂活動;只要有人等待聽我的歌聲,我就會一直唱下去。今天過後真的不知道會變成怎樣,但我想相信在場的每一個人,畢竟這是現在唯一能做的事情。不知道效果到底如何,但希望大家今天演出結束後能馬上回家,馬上脫衣服、馬上去洗澡,並且一起迎接明天的到來。我曾經在全國巡迴時說過『不論好壞,希望能和團員們及喜歡我們音樂的大家一起活下去。』,老實說,人生有好有壞,但現在是壞的時候。不過八個人聚在一起,看著相同的夢想,除了感謝還是只有感謝,真的多虧有大家的支持,謝謝!如果說現在是最壞的時期,那我想之後就只會有好事發生。今後我們能做的事情就是回應周遭的期待,首先珍惜身邊的人,並珍惜眼前的大家。雖然可能一輩子都無法跟你們當面講到話,不過,現在一起努力度過吧。」

最後樂團獻上〈千本桜〉結束本次演出,同時也發表了睽違兩年半的新專輯《TOKYO SINGING》消息。這張專輯的理念就是要有不被困難和逆境打倒的力量、不放棄的堅強、以及一次次站起來的勇氣,並希望透過這張專輯將樂團的滿滿心意從東京傳達給發生劇變的世界。專輯預計以五種形式推出,總共收錄12首歌曲,主打曲目〈Singin’ for…〉將於日本時間8月16日18:00搶先數位上架。

和樂器樂團 ( 和楽器バンド )疫情後首場ARENA有觀眾演出 「只要有人等待聽我的歌聲,我就會一直唱下去!」

Photo by Keiko Tanabe

文:迷迷音 / 照片:環球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