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SHIKI ( X JAPAN )直播預告展開夢幻企劃 談非裔男之死「覺得太震撼、太讓人心痛了」

YOSHIKI ( X JAPAN )直播預告展開夢幻企劃 談非裔男之死「覺得太震撼、太讓人心痛了」

5月30日, YOSHIKI 在洛杉磯的家中進行了他的第五次「自拍 」直播,這次直播除了NICONICO和YouTube之外,也有在IG上進行,吸引超過十萬的觀看人次。

在直播之初,YOSHIKI先報告了他在洛杉磯的生活,雖然現在基本上還是禁止外出,但已經進入了第二階段的自我約束,可以在餐廳內有限制地用餐;至於錄音室方面也隨防疫新生活有了新規定,比如錄音時要自帶麥克風防風罩和耳機等。

他談到5月距離他之前動的頸部手術已經滿三年了,YOSHIKI一邊看著之前在IG上發的影像一邊回憶過去的日子,「我左手的大拇指和食指還像在發麻,感覺就像有電流不斷地流過一樣。但我的手指能動,也能彈琴,所以我儘量積極往前看。我的脖子動過兩次手術,即使如此我也還在打鼓,大家都說我很莽撞,但我是帶著自己的信念在做音樂。」他笑道。

至於為什麼在這個時候提到頸部手術,他說:「自從做了頸部手術後,我的生活發生了變化,某種意義上來說就跟我們今後要在New Normal的世界中過著新防疫生活是一樣的。在沒有疫苗之前,我們必須要跟上這個變化的世界。手術後,我有一段時間不能正常走路、不能正常呼吸,但現在可以做音樂了。我想讓大家知道有這樣的人存在,哪怕是一點點,希望能帶給大家鼓勵。」這段話讓人看到了YOSHIKI的意志,不僅透過他的音樂,也透過他的人生,給聽眾帶來了希望。

直播中YOSHIKI也宣佈今年的dinner show將延期舉行。dinner show原定於8月舉行15場,但為了防止疫情的擴大,因此決定取消原訂活動。

然而即使演出取消,YOSHIKI的手上仍有很多案子正在進行,24小時不間斷地與日本、中國、美國、歐洲等世界各地的工作人員開會。他開玩笑說:「說了這麼多話,嘴裡的肌肉都覺得痛(笑)」,還回憶到當年剛來到美國時,英文都不太會說,「說英文用到的肌肉和日文不一樣,我花了好幾個月來訓練說英文的嘴部肌肉。」

YOSHIKI認為,「今後娛樂圈將是一場真正的戰鬥,如果成功的話,將為業界開闢新的道路。」他並表示希望能成為大家的力量,因此想要努力作各種嘗試,「雖然也有失敗的可能,但如果害怕失敗就什麼都做不了。」而在下一次的直播(6月20日)中,YOSHIKI預計將公佈其中一項企劃。他表示將會是能帶給大家希望的夢幻內容。

在節目的後半段,他在提到5月25日明尼蘇達州非裔男子被白人警官制服至死而事件,「我看到那畫面覺得太震撼、太讓人心痛了。」,他接著說:「不是有所謂的『美國夢』這詞嗎?來自世界各地各行各業的人匯集於此,來追求美國夢,我也是其中之一。音樂是世界的共同語言不是嗎?可能因為這樣,所以我不覺得有什麼障礙,或差別待遇,但看到這樣的現實就發生於眼前,我很震驚。大家如何互相幫助,這一點很重要。我是來這裡追求美國夢的,這裡是個種族複雜的地方,看到這樣的新聞我真的很痛心,非常非常震驚⋯⋯我也在想作為一個藝術家可以有什麼貢獻?我發自內心的祈禱,希望這樣的悲慘事件不要再發生,希望他能安息。」在美國生活了近30年的YOSHIKI沉痛地說道。

有樂迷問道:「自我克制、不外出的生活不會讓你覺得憂鬱嗎? 」、「如何積極的思考? 」對此,他回答說:「說實話,很鬱悶。不僅僅是現在,從小到大,我也有憂鬱的時候。我想著要如何和這樣的狀態奮戰,於是我轉向藝術。就寫日記一樣每天寫一首歌,把這些心情傾倒出來。」他透露自己應對抑鬱的方式,並表示會努力儘量多想一些幸福快樂的事情。

目前因應疫情,自我約束狀態還未解除,「從3月18日開始的兩個半月,我從來沒有在一個地方待這麼久過。我在想,這種情況是不是讓人能將至今為止的事情好好重整一番?至今做了那麼多的事情,是順應著氣氛、時局做了,還是我們真的想做?這段時間讓我有機會好好思考我真正想做的事情和應該做的事情是什麼。」

「有時我也會想,說不定並不是我們的生活因為這場疫情而改變,我們的生活或許才是造成這場大流行的原因。因為現在大家可以頻繁地在國際間來往移動,所以才讓疫情發展成為一種全球性的流行病也說不定。」

「應該把 should have~,would have~,could have~………. 的想法暫時放在一邊,接受現狀,想想自己現在應該怎麼做。並探索其中的可能性。絕對有現在才能做的事情。作為一個藝術家,我想以一個藝術家的身份,努力激勵那些在 『New normal』中無法過著以前習以為常生活、痛苦著的人們。」

「因為大家都支持我,所以我才可以繼續努力到現在。我之所以還活著,我想一定有甚麼理由,大概在這種困難時期鼓勵大家就是我的使命吧。」他堅定地說道。

5月30日,YOSHIKI在洛杉磯的家中進行了他的第五次「自拍 」直播,這次直播除了NICONICO和YouTube之外,也有在IG上進行,吸引超過十萬的觀看人次。

在直播之初,YOSHIKI先報告了他在洛杉磯的生活,雖然現在基本上還是禁止外出,但已經進入了第二階段的自我約束,可以在餐廳內有限制地用餐;至於錄音室方面也隨防疫新生活有了新規定,比如錄音時要自帶麥克風防風罩和耳機等。

他談到五月距離他之前動的頸部手術已經滿三年了,YOSHIKI一邊看著之前在IG上發的影像一邊回憶過去的日子,「我左手的大拇指和食指還像在發麻,感覺就像有電流不斷地流過一樣。但我的手指能動,也能彈琴,所以我儘量積極往前看。我的脖子動過兩次手術,即使如此我也還在打鼓,大家都說我很莽撞,但我是帶著自己的信念在做音樂。」他笑道。

至於為什麼在這個時候提到頸部手術,他說:「自從做了頸部手術後,我的生活發生了變化,某種意義上來說就跟我們今後要在New Normal的世界中過著新防疫生活是一樣的。在沒有疫苗之前,我們必須要跟上這個變化的世界。手術後,我有一段時間不能正常走路、不能正常呼吸,但現在可以做音樂了。我想讓大家知道有這樣的人存在,哪怕是一點點,希望能帶給大家鼓勵。」這段話讓人看到了YOSHIKI的意志,不僅透過他的音樂,也透過他的人生,給聽眾帶來了希望。

直播中YOSHIKI也宣佈今年的dinner show將延期舉行。dinner show原定於8月舉行15場,但為了防止疫情的擴大,因此決定取消原訂活動。

然而即使演出取消,YOSHIKI的手上仍有很多案子正在進行,24小時不間斷地與日本、中國、美國、歐洲等世界各地的工作人員開會。他開玩笑說:「說了這麼多話,嘴裡的肌肉都覺得痛(笑)」。

YOSHIKI認為,「今後娛樂圈將是一場真正的戰鬥,如果成功的話,將為業界開闢新的道路。」他並表示希望能成為大家的力量,因此想要努力作各種嘗試,「雖然也有失敗的可能,但如果害怕失敗就什麼都做不了。」而在下一次的直播(6月20日)中,YOSHIKI預計將公佈其中一項企劃。他表示將會是能帶給大家希望的夢幻內容。

在節目的後半段,他在提到5月25日明尼蘇達州非裔男子被白人警官制服至死而事件,「我看到那畫面覺得太震撼、太讓人心痛了。」,他接著說:「有所謂的『美國夢』這詞,來自世界各地各行各業的人匯集於此,我也是其中之一。音樂是世界的共同語言,所以我不覺得有什麼障礙,但看到這樣的現實就發生於眼前,我很震驚。大家如何互相幫助,這一點很重要。我發自內心的祈禱,希望這樣的悲慘事件不要再發生,希望他能安息。」在美國生活了近30年的YOSHIKI沉痛地說道。

有樂迷問道:「自我克制、不外出的生活不會讓你覺得憂鬱嗎? 」、「如何積極的思考? 」對此,他回答說:「說實話,很鬱悶。不僅僅是現在,從小到大,我也有憂鬱的時候。我想著要如何和這樣的狀態奮戰,於是我轉向藝術。就寫日記一樣每天寫一首歌,把這些心情傾倒出來。」他透露自己應對抑鬱的方式,並表示會努力儘量多想一些幸福快樂的事情。

目前因應疫情,自我約束狀態還未解除,「從3月18日開始的兩個半月,我從來沒有在一個地方待這麼久過。我在想,這種情況是不是讓人能將至今為止的事情好好重整一番?至今做了那麼多的事情,是順應著氣氛、時局做了,還是我們真的想做?這段時間讓我有機會好好思考我真正想做的事情和應該做的事情是什麼。」

「有時我也會想,說不定並不是我們的生活因為這場疫情而改變,我們的生活或許才是造成這場大流行的原因。因為現在大家可以頻繁地在國際間來往移動,所以才讓疫情發展成為一種全球性的流行病也說不定。」

「應該把 should have~,would have~,could have~………. 的想法暫時放在一邊,接受現狀,想想自己現在應該怎麼做。並探索其中的可能性。絕對有現在才能做的事情。作為一個藝術家,我想以一個藝術家的身份,努力激勵那些在 『New normal』中無法過著以前習以為常生活、痛苦著的人們。」

「因為大家都支持我,所以我才可以繼續努力到現在。我之所以還活著,我想一定有甚麼理由,大概在這種困難時期鼓勵大家就是我的使命吧。」他堅定地說道。

YOSHIKI Official 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yoshikiofficial/
YOSHIKI Official Site: http://www.yoshiki.net/
YOSHIKI Official blog: https://ameblo.jp/yoshikiofficial

編譯:迷迷音 / 照片:YOSHIKI PR事務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