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de 傳記《 Never ending dream-hide story- 》宣布在台上市 「我現在也是X JAPAN的hide,不可以替我加上『前』喔!」

hide 傳記《 ever ending dream-hide story- 》宣布在台上市

「我現在也是X JAPAN的hide,絕對不可以替我加上『前』或『ex』喔!」

日本傳奇吉他手 hide ,除了身為 X JAPAN 的一員,同時也以個人hide的身分多方面展開活動。從90年代初期便開始使用電腦創作音樂,比誰都早察覺到網路的可能性,甚至在FUJI ROCK舉辦前就率先在日本舉辦大型的音樂節,總是走在時代前端。1998年5月2日因意外事故驟逝後,依然受到許多音樂人的尊敬,影響力歷久不衰。

就在今天,台灣角川宣布hide傳記《Never ending dream-hide story-》中文版即將於4月29日(三)在台上市!本書由於公於私都與hide交情深厚的記者大島暁美,整理出當年採訪的龐大紀錄,並再次採訪hide的雙親和工作人員、朋友,詳細記錄了hide自幼的人生歷史。如果當年訪問hide的錄音檔有留下來,也會盡量保留hide說過的話語,希望能讓讀者更貼近hide、了解hide的每一面。

懷抱著成為搖滾明星夢想的hide雖曾被父母說「幾萬人中只有一人能成為藝人。」,然而高中生的hide回說:「我就是會成為那幾萬人當中的一人啊。」為了追逐這個夢想,他憑自己的意志,決定改變自己,踏上通往憧憬的搖滾明星的階梯,一步一步穩健地往上爬。

hide的音樂不管在1990年代或現今,都持續獲得許多人的喜愛,不僅是因為他做出讓人永遠不覺得老舊的音樂,同時,也有許多人對他勇往直前的生存方式產生共鳴。今後,無論時代如何變遷,hide一定會繼續透過音樂和Live影像,傳送他獨一無二的魅力。

內容試閱:

「X JAPAN於今天九月二十二日解散。」

  一九九七年九月,晨報登出了X JAPAN的全面廣告。全國歌迷看到「解散 記者會 本日下午一點」的廣告,都發出了尖叫聲。在TOSHI宣布退出的五個月後,他們苦惱再三,做出了解散樂團的結論。在作為記者會會場的東京白金區的都旅館,聚集了三百人以上的媒體人,以及十六台電視攝影機。X JAPAN經常召開記者會,宣布關於新活動的事,每次都以開朗的表情聚集的媒體相關人員,這一天的表情都同樣沉痛。「X JAPAN於今天九月二十二日解散。」YOSHIKI以顫抖的聲音念著文章,hide、PATA、HEATH三人站在他旁邊。在記者會上,沒有看到TOSHI的身影。「為什麼TOSHI沒有參加解散發表會?」有記者提問,YOSHIKI露出苦澀的表情說明:「他已經退出樂團了,所以不是X JAPAN的成員了。」每個成員都沒有笑容,記者會會場始終飄盪著沉重的氛圍。

  記者會一結束,hide馬上搭車離開了旅館。很多歌迷滿臉沉痛地守候在停車場的入口處,平時再怎麼疲憊也會爽朗地向歌迷們揮手致意的hide,蜷曲在後座完全不想往外看。坐在駕駛座上的裕士,每次經過歌迷前面都會放慢速度,這天hide對他說:「不要停下來!你要我拿什麼臉去見大家啊!」催他不要放慢速度,趕快從歌迷前面通過。對hide來說,樂團解散是絕對不能發生的事。少年時代,最喜歡的樂團解散時,他有種被背叛的感覺,沮喪了好幾天。所以,他在心中發誓,絕對不做讓歌迷失望的事,結果自己還是對歌迷做了同樣的事,他覺得很抱歉,而且萬分懊惱。

  回到家,I.N.A已經在自家錄音室待命,所以hide趕快轉換心情,開始個人單曲的前置作業。這時候作的是隔年一月要發行的《ROCKET DIVE》。作這首曲子是為了呈獻給因X JAPAN解散而終日沉浸在悲傷裡的歌迷。在前置作業中,hide看起來跟平時沒什麼兩樣,但似乎有點心不在焉,到了傍晚就會說:「I.N.A老弟,今天到此為止吧。」停下工作去喝酒了。然後,在常去的酒吧吧台,喝著酒獨自啜泣。儘管作為個人歌手的表現十分亮麗,但對hide來說,X JAPAN的存在就像可以回去的家。他加入後的這十年,發生過太多事,有無窮盡的回憶。

  但是,過一段時間後,hide的心情慢慢緩和下來,變得冷靜了。他想X JAPAN雖然解散了,但並不是哪個成員死了。說不定,哪天TOSHI又會回來說要一起演出,也可能找到很棒的主唱又重啟樂團。為了那天的到來,他要做好自己能做的事。這樣轉換了心情的hide,首先在自己的網頁寫了一些話給歌迷。在記者會上,只簡短表達了解散的歉意和至今以來的感謝,但是,在這裡他寫下了自己真正的心情。他在這時候寫的文章,後來昇華成為《ROCKET DIVE》的歌詞。

  本以為解散記者會後,X JAPAN將會停止所有演出,沒想到臨時決定年底將在東京巨蛋舉辦解散Live。但是,從以前就想「我絕對不要辦什麼解散演唱會,太遜了,最討厭這種事」的hide,顯得興趣缺缺。原本預定演唱兩天,但hide說:「都要解散了,幹嘛非唱兩天不可?」堅決表示反對。平時他從來不會反對身為領隊的YOSHIKI的意見,唯獨這個時候,堅持己見不肯讓步。為了尊重hide的意志,X JAPAN的最後Live決定在十二月三十一日只公演一場。

  最後Live開始後,hide還期待著TOSHI會不會在這時候撤回退出的宣告。在試裝那天,TOSHI一進錄音室,hide就向他招手說:「TOSHI,可以來一下嗎?」然後,兩人關在小房間裡,談了將近一小時。hide對這次的最後談話寄與一縷希望,但仍然無法改變TOSHI的心意。對於最後的Live,hide說他的抱負是:「希望這場Live,就像狀況絕佳的樂團從地方巡迴回到東京所舉辦的巡演最終場。」他知道不可能做得到,但無論如何都想這樣鼓舞自己。

  十二月三十一日,五萬張門票在三分鐘內完售。東京巨蛋瀰漫著異樣的熱氣。這一天,只有YOSHIKI的擊鼓與鋼琴solo表演,沒有平時都有的hide的房間,也沒有HEATH的Solo Corner。因為他們認為做個人表演,還不如讓歌迷們多聽幾首X JAPAN的歌。在主線表演時都跟平時一樣演奏的hide,在第一次安可曲中TOSHI跟YOSHIKI擁抱的瞬間,不由得眼角發熱。接著彈第二首安可曲《ENDLESS RAIN》時,他再也忍不住哭泣,淚水滴滴答答落在吉他上。他後悔地大叫:「可惡!為什麼改成一天呢!真希望能再多演出一天!」堅持拒絕辦兩天解散Live的hide,實際站上舞台後,卻恨不得這個以X JAPAN的身分演奏的美好時光,可以延續再延續。

  Live結束後,他們前往NHK參加紅白歌唱大賽,演奏《Forever Love》。對於在電視做最後一次演奏這件事,hide說:「沒有買到東京巨蛋門票的歌迷及地方歌迷,可以在電視看到X JAPAN最後的演奏模樣,實在太好了。」就這樣,X JAPAN為光榮的歷史拉上了布幕……所有人都這麼想。其實,YOSHIKI和hide悄悄約定「二○○○年要讓X JAPAN再度復活」。

  「我現在也是X JAPAN的hide,絕對不可以替我加上『前』或『ex』喔!」他把他與YOSHIKI之間的約定藏在心底,這麼囑咐所有的工作人員。

—節錄自台灣角川《Never ending dream-hide story-》

購書資訊
台灣角川:https://reurl.cc/z8Ym3k
博客來:https://reurl.cc/9E4gKX
誠品:https://reurl.cc/exDjqb
金石堂:https://reurl.cc/exDjeM

編輯:迷迷音 / 照片:台灣角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