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訪問】 怪咖的朋友也是怪咖嗎? yahyel v.s 水曜日的康帕內拉 KOM_I 對談

【迷迷訪問】 怪咖的朋友也是怪咖嗎?  yahyel v.s  水曜日的康帕內拉 KOM_I  對談

去年來台參加「TOKYO FINEST」的外星人樂團 yahyel ,與水曜日のカンパネラ (星期三的康帕內拉)主唱 KOM_I 一同合作的樂曲<生きろ。>,在樂迷之間引起廣大迴響。就在11月27日,雙方攜手來台在台北THE WALL開唱。演出前,特地邀請到雙方一同做了精彩對談。

日本語バージョン

ー首先請談談對彼此的印象。

KOM_I:我是分開認識大家的,最早認識的杉本亘現在已經不在團上了,但我們以前是同一個大學的,是大學的學弟。然後知道yahyel則是4年前…啊不對!ダッチ(山田健人)應該認識的比較早!

山田健人:是這樣嗎?(笑)

KOM_I:是的!

山田健人:18、19歲左右的時候。

KOM_I:朋友在拍電影,高中的時候。

山田健人:我們讀同一所學校。

ー高中和大學都同一所嗎?

山田健人:基本上是這樣。

KOM_I:然後大學時,有個朋友要拍電影,他(山田健人)是…

山田健人:我是攝影師。

KOM_I:我有出演那部電影,當時覺得他(山田健人)真是個沈默寡言的人。

山田健人:我也覺得!

KOM_I:(笑)

山田健人:那麼來談談最近的印象吧。

池貝峻:但是水曜日のカンパネラ的KOM_I,是我們在成為音樂人之前就已經知道的。我們是在知道他都在做些甚麼的基礎上而開始合作,在開始合作之初,我覺得KOM_I跟在水曜日のカンパネラ的表現有些不一樣,他並不是去呈現至今為止的模樣,而更加著重於去呈現出自我的一面,當這件事情出來後,讓我覺得非常有趣,饒富興味。我們一起合作後,也湧現出至今為止所沒有的創作慾,覺得是個非常有趣的人。

ー<生きろ。>這首曲子的創作背景是在新宿目撃到有人跳軌的現場。這支MV之前也看了,裡面有一群身著黑色西裝的人們圍著圈擺著一樣的笑容一起跳舞,看起來覺得有些不舒服…..

池貝峻:謝謝。

ー看了那支MV,就想起日本特有的「讀空氣」這個詞。

池貝峻:「讀空氣」台灣沒有嗎?

ー有類似的詞,不過對於「讀空氣」這件事情,大家沒有如此強烈的意識。

池貝峻:真是好國家!

ー在日本,我覺得大家似乎很執著於要和大家一樣這件事。像是音樂祭也是如此,台下的大家一起整齊地做一樣的動作的情景非常普遍。但無論是KOM_I或是yahyel都很「做自己」,我覺得這是件很棒的事情。但是在重視自我、以自我方式活著的同時,是否會感受到任何壓力呢?

池貝峻:我覺得有。我自己個人來說感受到的壓力還蠻大的,所以會變得頗為敏感。但是我覺得如果沒有這樣的敏感,那也就不需要特地用藝術來表現了。如果日常生活中不會感受到這些壓力,就沒辦法做出好的東西,所以我覺得能感受到這些壓力反而比較好。正因為會感受到壓力,所以去抵抗才有意義。

KOM_I:我也是本來就會感受到那樣的氛圍,所以會希望盡量能活出自我。就我的情況來說,我反而覺得「奇怪」比較像我,我有時候會不知道對我來說甚麼樣才是普通。因為自由的形象有時候反而會束縛自己,變得不那麼自然。

ー將話題拉回<生きろ。>的MV,這次山田先生全程使用Google的智慧型手機「Google Pixel 3」來拍攝,可否告訴我們理由?

山田健人:MV裡面不是有很多上班族的出現嗎?那就有點像是日本的社會,這是MV的主題之一。現在大家不是都有智慧型手機嗎?所以才想說這樣主題的影片應該用手機來拍,會比較有意義。用大家都在用的手機來拍,而不是高科技的機材,我覺得才有意義。

ー今後有沒有想要挑戰使用的器材?

山田健人:攝影專用的車子。在車子後面有裝吊臂的那種。我想要試試看。

ー山田先生的作品總是很潮,有種常用尖端科技的印象,因此您剛說沒有用過這樣的機材,反而讓人有些吃驚。

山田健人:謝謝,但我完全都沒在用甚麼高科技,我拍攝的方式都很類比、手工。我不太用CG,攝影機材也都很低階。

KOM_I:欸?!這樣啊!那如果有預算的話會想要先加強哪部分呢?

山田健人:如果有預算的話,希望可以加強燈光和美術的部分。

ー順帶一提,最近日本有個叫「Lyric Jumper」的歌詞主題分析系統。將今年綜合歌曲排行JAPAN HOT 100中,前200曲來作歌詞主題分析,結果據說最常被提到的主題是「尋找自我」。

KOM_I:(爆笑)

ー例如「自我」、「大家」、「希望」、「不安」等等的單字出現比例會比較高呢。想請問對於這樣的狀況,有甚麼想法呢?

池貝峻:但是我想我們應該不被算在這個分析裡面吧,因為我們某種意義上並不是主流音樂。尤其是歌詞的部分,我完全不在意現在的潮流。即使被問說覺得這狀況如何,我好像也沒甚麼想法。基本上我超討厭寫那種大家都喜愛的曲子。我只想要寫自己的事情。

KOM_I:超個人呢,貝(池貝的暱稱)的歌詞。這樣說我寫的〈生きろ〉的歌詞或許也變得蠻個人化的,就是抒發自己的感觸之類的。不過這或許也算是尋找自我吧(笑)。

池貝峻:的確(笑)。

ー之前曾說過不想要進入流行音樂之列,那麼想請問對於yahyel和KOM_I-而言,音樂是甚麼樣的存在?透過音樂,想要傳達甚麼訊息?

池貝峻:但是我想要成為流行音樂,只是問題在於,甚麼是「流行音樂」?我覺得流行音樂是很個人的事情,是從一個人的視角來描寫並表現自己的事情,至於公眾的部分其實指的是這個作品存在於「流行音樂」所存在的場域,這點很重要。某種意義上如果沒有人來設置這樣的窗口就沒有討論的空間。也就是說只是寫自己的事情也好,或許自己的真實想法會和他人對立,但能寫出來這點本身就是好的。我希望能以這樣的姿態來做音樂。這是音樂的基本。而這樣作音樂的姿態,我認為無論面對甚麼樣的觀眾我都不會改變,無論是面對歐美的觀眾、面對日本的觀眾都是,大家的想法都不一樣、態度也不一樣,而我只是單純想要將我的想法唱出來。出生於日本東京這樣的環境、有以個人視角來歌唱的人存在,僅只是這樣我就覺得很有意義了。這部分我很重視。

KOM_I:能夠大賣就可以成為流行音樂吧?我覺得跟音樂的種類沒有關係。就是數字吧?如果有不賣的流行音樂,那應該很有趣。

池貝峻:的確,有嗎?!有不賣的流行音樂嗎?!所以我覺得就是態度的關係吧,是對誰來說的問題。我自己覺得,要如何去表現傳達是很自由的,但是那個表現本身需要將underground的部分變成你的長處才行。也就是說無論是什麼樣的表現型態,重要的是你是否有將自己喜歡、想做的東西去面對公眾來做。面對公眾的前方某處,我認為就是所謂的流行音樂。

KOM_I:這麼說的話,剛才有問到說透過音樂想要傳達什麼訊息,我想了一下,最近我有興趣的音樂,與其說是要傳達什麼,比較像是接收的感覺。我是接收訊息的那端。比起傳遞訊息,我希望能夠做出像是建築物、或是沙發那樣,就存在在那邊的那樣感覺的音樂。

ー最後,請對台灣的樂迷說一段話。

池貝峻:(對篠田ミル說)說些會讓我們熱賣的話喔!(笑)

篠田ミル:欸?!我不知道啦!

KOM_I:平常都是ミル來負責這段的嗎?

篠田ミル:不是…那麼,請再找我們來演出!

【迷迷訪問】 怪咖的朋友也是怪咖嗎?  yahyel v.s  水曜日的康帕內拉 KOM_I  對談
yahyel + KOM_I ( 水曜日のカンパネラ)
yahyel X KOM_I ( 水曜日のカンパネラ)
yahyel + KOM_I ( 水曜日のカンパネラ)

文:迷迷音 / 攝影:迷迷音

著作權 © MeMeOn Music 迷迷音。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追蹤迷迷音twitter最新資訊不漏接

❤如果喜歡迷迷音的文章,請順手點點廣告,迷迷音感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