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專訪】never young beach 最想共演的台灣團是?

【迷迷專訪】never young beach 最想共演的台灣團是?

never young beach 和CHAI自10月開始共同舉行巡迴「NEVER YOUNG BEACH AND CHAI ASIA TOUR 2019」。以10月15日的Zepp Nagoya為首,最後一場於11月15日在台北 THE WALL舉行,總共四場演出。台北公演前,樂團特地接受了迷迷音的訪問。

日本語バージョン

ー首先,請先告訴我們這次和CHAI一起巡迴的契機。

安部勇磨:就只是單純想要和CHAI一起演出。

ー對CHAI有什麼樣的印象呢?

安部勇磨:覺得真帥啊!他們的演出也是。

鈴木健人:說起來,上次大家有一起去看CHAI在東京「Zepp Tokyo」的單獨公演,覺得他們不只是可愛,單就「音樂」而言,也十分帥氣。

ー這場巡迴之前在Zepp Tokyo舉行時,據說阿南也難得地跳了舞,想請問感想如何呢?

阿南智史:CHAI說想要大家一起跳,被說「就一起跳看看嘛!」,所以我就想說「好吧!那就試試看吧」。

ー實際嘗試後覺得如何?

阿南智史:真是困難啊…CHAI真厲害啊。

ー之前成員退團後的第一張專輯《STORY》在今年發行,這張作品和之前不太一樣,覺得變得更加簡潔,讓人看到了never young beach新的一面。可否談談為何會有這樣的變化呢?

安部勇磨:單純是音樂性的喜好問題,長年做樂團的過程中,喜好會隨著時間改變,大家聽了各式各樣的音樂,會想說想要變成這樣、想要變成那樣,漸漸地就想要往簡潔的方向來嘗試,因而做出此次作品。

ー降低音符數、只演奏最少的聲音這件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其中空白間隔的呼吸配合也非常重要。當初大家是如何整合往同一個方向來前進的呢?

鈴木健人:只演奏最少的聲音、留下空白這件事真的很困難,大家在錄音室一起說「預備ー!」而後開始演奏的話,那就沒辦法完全聽到所有人的聲音,結果就會有不需要,說是「不需要」,應該說是會有多餘的聲音,所以這次是阿南在家把一個一個人的聲音錄下來,仔細整理每個人演奏的聲音後,去琢磨說「這個音不需要呢」,這樣經過大量討論後,才做到我們自己認為最少量、簡潔的聲音。

ー被說「這個音不需要」時,有什麼想法呢?

鈴木健人:這是四個人一起討論的,在針對音樂被提出意見時,不會有「超討厭」之類的想法。 

ー要打破一直以來的模式,其實也是非常需要勇氣的,面對改變大家會覺得恐怖或害怕嗎?畢竟曲風改變就會有樂迷說「我比較喜歡之前的never young beach」。

安部勇磨:我認為做得開心這點比較重要,只要做得開心、覺得「啊,這樣也可以呢」、「這樣聽起來很有趣…」不過這麼做之後聽眾會覺得如何這點,在完成之後想到這點果然也會覺得有些可怕呢…但是我想聽了這張專輯後一定會有人覺得「真討厭!」、「這不是never young beach!」,然而如果太在意這些,我覺得就沒有辦法做出「好作品」,所以會覺得可怕是一定的,但是因為做的時候覺得很開心,所以覺得我們是往好的方向在進行。

ー現在的曲子會傾向降低音符數來演奏,那麼在live上演出過去的曲子時會改變編曲嗎?

安部勇磨:沒有變這麼多,當然各首曲子都有些成長,但沒有太劇烈的改變。

ー之前也看了的MV。繼<お別れの歌>、、<うつらない>之後,這次也由奥山由之擔任MV導演。的MV真的非常的有趣,由親臨live現場的2000位觀眾來擔任攝影師、拍攝never young beach的現場影像,還有外星人的出現,非常有趣。這真的是在安部不知情的狀況下拍攝的嗎?

安部勇磨:其實….我本來就知道!笑

ー原來如此!那麼概念部分是由團員們和導演一起討論而成的嗎?

安部勇磨:這都是由導演奥山先生來策劃的,我們是聽了奥山的想法後去執行這樣。

ー外星人的靈感是從何而來的呢?

安部勇磨:奥山看到《STORY》專輯標題後,腦內就浮現了宇宙,還有以前80年代、90年代的電影畫面,大家談了後覺得「外星人,感覺頗有趣呢!!」,而後就開始具體實行。

ー之前樂團曾在其他訪問中談到「現在比起夏天,更喜歡春天」,而在專輯《STORY》中也收錄了兩首「春天」相關的曲子。想請問對於現在的never young beach而言,春天和夏天分別是什麼樣的季節呢?

安部勇磨:其實也沒……因為團名中有「beach」,所以總是會被牽連到「夏天」,但除了夏天之外,我們也有冬天的歌。這次只是因為剛好有兩首曲子唱到關於春天、在曲名中有春天的字眼,但我們並沒有特別執著於「季節」上。春、夏、秋、冬,我全都很喜歡。

ー請告訴我們今後的目標。

安部勇磨:希望能在日本和亞洲都做很棒的演出,若是能讓台下觀眾增加就好了。

ー今晚打算呈現什麼樣的演出呢?

安部勇磨:就如以往,和在日本的演出一樣。之前去中國演出時,台下觀眾很嗨,跟日本的反應都不一樣,讓我們很開心。今晚相信也會有跟中國和日本都不一樣的反應出現,希望可以和台灣的大家一起開心享受、創造出屬於當下的演出。

ー對台灣的樂迷有什麼樣的印象呢?

安部勇磨:也還沒來那麼多次…這次是第二次吧?!!

其他3人:4次吧!!??笑

安部勇磨:有來這麼多次?!笑

鈴木健人:台灣的大家在live上超嗨,對於大家的狂熱反應讓我們覺得很高興,可以開心地演奏!還有大家對我們的作品都很熟悉,感受到大家真的很喜歡我們、CD或唱片都真的很認真地在聽!

ー最後請對迷迷音的讀者說一段話。

安部勇磨:說段話啊!

巽啓伍:落日飛車很不錯呢!但那是對落日飛車的一段話吧……苦笑

安部勇磨:落日飛車很不錯呢。

(全員笑)

巽啓伍:那麼,台灣的大家,我們希望可以有機會和落日飛車以及Deca joins一起演出!希望大家都能到場!謝謝!


never young beach

文:迷迷音 / 攝影:迷迷音

著作權 © MeMeOn Music 迷迷音。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追蹤迷迷音twitter最新資訊不漏接

❤如果喜歡迷迷音的文章,請順手點點廣告,迷迷音感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