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專訪】滅火器 「有一天你上不了舞台的時候,你的舞台人生可以留下甚麼?」

台灣樂團 滅火器 為了紀念《海上的人》這張獨具意義的專輯踏入十週年,於六月中在台北、台中和高雄舉行紀念演唱會,並邀請到日本AIR JAM世代龐克天團代表『 BRAHMAN 』以及以熱血旋律席捲海內外各大音樂祭的『 TOTALFAT 』來台助拳。在台北場演出前,迷迷音也與滅火器做了訪問。

 想要把喜歡的樂團引進來介紹給台灣的聽眾

相信不少人對於 滅火器 的印象就是「敢衝敢撞」,不過除了站在第一線「發聲」之外,他們也在2015 年成立了「火氣音樂」這個廠牌,以滅火器樂團經營的經驗為基礎舉辦音樂祭、引進世界各國的猛團,挑戰各種創新,而這次邀請到 BRAHMAN 和 TOTALFAT 來台並在台發片正是其中一例。主唱楊大正說:「我們開公司以後就覺得可以做的事情變多了。我們應該算是一個龐克團吧,我也不確定,應該是啦,所以我們就會有很多喜歡的樂團會想要把它引進來介紹給台灣的聽眾。我們很常跑日本、日本朋友很多,所以就會想怎麼在每年安排一些機會把他們引進台灣、介紹給台灣的樂迷。」

滅火器
滅火器

正因為有公司可以發行唱片,因此 滅火器 在日本巡迴時遇到友團發行新專輯,都會試圖和對方談台壓盤的發行。「發台灣版這件事情其實是因為日本CD售價很高,是台灣不容易推廣銷售的,所以就會跟他們談說要不要發台灣盤。 BRAHMAN 和TOTALFAT今年都會發台灣盤,我們就在想甚麼機會可以幫他們安排表演,我想海上的人十週年是一個很好的時間。一方面是喜歡《海上的人》這張專輯的樂迷我想應該都有機會會喜歡 BRAHMAN 和 TOTALFAT ,所以這件事情就發生了。」楊大正說。

在這次 BRAHMAN 和 TOTALFAT 發行的台壓盤中,分別各收錄了一首與滅火器的合作樂曲。與TOTALFAT合作的<We’re Gonna Make a Bridge feat. Sam (FIRE EX.) >背後契機是今年2月滅火器到日本擔任TOTALFAT巡迴嘉賓時,被貝斯手Shun在慶功宴上問說那麼常跑日本的想法是甚麼?「”We can make bridge for each other, each country, musicians and audience”」我還記得我當時用英文跟他講的這段話,後來他就跟我說他有想法,寫了一首歌叫『BRIDGE』,我聽了很感動,歌詞就是在描述我們兩團的友誼。」。至於與BRAHMANT合作的<兼愛非攻>,則是因為聊到TOSHI-LOW最近在讀的墨子。墨子所主張的「兼愛非攻」理念正好就是他們做音樂的核心思想之一。

 

偉大的是人,而不是音樂

演出當時適逢香港「反送中」大遊行,有部分人會拿「反送中」對比台灣的「太陽花」學運。針對這點,吉他手鄭宇辰認為香港和太陽花層級完全不一樣,「其實看到他們在街頭上我還是會想到太陽花的事,不見得是看到有人受傷或是甚麼,而是心理壓力,我覺得壓力是蠻大的……」貝斯手皮皮說,一旁的楊大正神色黯然道:「那時的感覺又回來了……」,鄭宇辰嘆道:「那個無力感實在太重了,講白一點這可能是一件很難去改變的事情,但他們還是選擇站出來……」

說起當時為太陽花學運創作的<島嶼天光>,楊大正認為偉大的是人,而不是音樂,「<島嶼天光>為什麼它力量那麼大?是因為太陽花的這些群眾的意志加諸在這首歌上,所以才發揮了力量;不然它如果只是一首躺在你電腦資料庫的歌,它不是最好聽的、也不是最起眼的。我覺得偉大的是人、是時代。我們做好音樂,如果它被需要、或如果它發生影響力,那都是我們的榮幸。其實我覺得如果一首歌有很大的迴響、很大的共鳴,都是音樂人的榮幸。」

楊大正也進一步說:「我會覺得音樂是來自生活,你有好好的生活,才有一些感受可以去變成作品分享給大家政治是離不開生活的,音樂裡面有政治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反而是音樂裡面避免掉政治,是有點奇怪的。」

但相對地鄭宇辰也指出:「音樂啊,你要說它重要其實也沒那麼重要,因為它的力量其實也沒那麼大,比起吃飯喝水睡覺,所以我有時候不會太放大音樂,我只會覺得說我是做音樂的,就像各行各業一樣,把你的工作做好。」至於作品是不是能不能影響社會,這點 滅火器 通常不會在心中做任何去預設,不過在live演出上他們也選擇會經常表達出對時事的看法。

 

滅火器的終極理想

成團至今即將邁入二十年,談到滅火器的終極理想,楊大正表示第一個是怎麼樣可以一輩子不斷進步、做出更好的音樂;另一方面則是思考如何把自己的經驗和資源回饋到年輕一輩的樂團上。因此包括近年辦的各種活動、壯大自己的廠牌「火氣音樂」、提供給年輕音樂人實質上的幫助……等等,都會是接下來十年蠻重要的課題。

「我覺得舞台人生一定有個期限,我們當然也希望一直去延續它,但是有一天你上不了舞台的時候,你這個舞台人生可以留下甚麼是可以延續下去的?它一定有一些養分可以去灌溉一些東西,接下來就是這兩個目標。」楊大正說。

《海上的人》可說是樂迷認識滅火器的一大契機,十年後回過頭來看,仍然是張很棒的專輯。對於一路相挺到現在的樂迷們,楊大正說:「其實還是感謝啦,就是如果沒有大家的支持我們走不了那麼遠、作不了那麼久。」鄭宇辰也在一旁笑說:「可能連一張專輯都發不出來!」,懷抱著感謝,滅火器將會繼續加油,保持戰鬥的熱情跟衝勁,走向下一個十年。

 

採訪編輯:迷迷音 / 照片提供:火氣音樂

© MeMeOn Music 迷迷音。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加入迷迷音粉絲團最新資訊不漏接  https://www.facebook.com/memeon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