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專訪】台灣樂團 The Tic Tac 發新專《正常人的條件》「在音樂的世界裡我們不會背叛你」

來自台灣的民謠搖滾樂團 The Tic Tac ,相隔七年終於發行第二張專輯《正常人的條件》,將過去的音樂風格做了一個徹頭至尾的革命,並預計於9月16日在Legacy Taipei舉辦睽違許久的專場。樂團於2008由創作首腦徐元彥成立,後來找來華視新聞主播莊雨潔擔任鼓手,樂團2015年發行首張專輯《正常的生活》便入圍金音獎最佳新人、最佳樂團,歷經團員更替,2019年加入兩位新生代樂手詹詠翔、吳峻宇,才成為今日四人編制樂團。

製作人隔空錄製專輯大挑戰

無論是這張《正常人的條件》或是上一張專輯《正常的生活》,The Tic Tac一直在探討所謂「正常」,然而疫情的衝擊讓許多習以為常的正常都變了樣,解構後又漸漸形成新的「正常」。莊雨潔回顧,這張專輯從2020年就開始前製,卻因為被疫情打亂所有計畫,一度無法到錄音室錄製,直到疫情趨緩可以到錄音室時才把居家期間累積的素材整理出來。「以前ㄧ有想法我們就拋出來、立刻就團練,那這一次因為疫情而有先隔空做一些整理,再回到錄音室合奏,我覺得某程度,不敢講說比起以前的創作更成熟,但是有比以前更珍惜彼此見面、一起演奏的瞬間。」

這次的專輯製作人陳聖弘旅居台東,再加上疫情的影響,因此他們邀請製作人以線上方式參與。不僅止視訊,所有的錄音也都會即時隔空進到製作人的monitor,讓製作人可以第一時間掌握樂團錄製的狀況。徐元彥認為,樂團一直以來都很喜歡嘗試新的方式,所以當製作人提出這樣的意見時,他們立刻興起嘗試的慾望,甚至刻意挑戰在完全不見面的狀況下完成這張專輯。「我們完成這張到現在都還沒見面,製作人就是慶功宴之前都不見。」莊雨潔笑道。

雖然如此,莊雨潔也坦言一開始有點不習慣這樣的製作方式,「我覺得製作人擔任一個安全感的角色,樂團很需要有人在旁邊給一些意見,不然我們可能彈100個take,大家都覺得都可以,那該怎麼辦?總要有人幫我們做個取捨跟定奪。一開始,我想說他不在線上,他真的可以聽得到嗎?事實證明可以!我們錄了第一次之後發現過程非常順暢。這真的是要拜疫情所賜,因為疫情還沒有開始之前,這種技術甚至連線速度可能都不一定像現在這麼順暢。科技力!」

一個個故事集結成「正常人的條件」

延續上一張專輯《正常的生活》的思維,探索人與人及社會結構之間所謂「正常」的關係,在這張專輯中,每首歌都在描寫這座城市裡不同角色的故事,故事間卻又彼此牽引,透過不同的角度來建構所觀察到的社會。徐元彥透露,其實專輯名稱最初命名為「短篇小說集」,但經過反覆討論,認為每一首歌的故事都在形塑每一個人的樣貌,因此反而用收錄曲〈正常人的條件〉的曲名更可以貫穿這一本短篇小說。

每首曲子背後的故事靈感是由非常多的事件集合起來,包括莊雨潔報過的社會線新聞、報紙、電影、小說,「這些故事會觸發我們的各種感受,而那是我自己的感受。每個人看了一件事情,每個人感覺都不太一樣。就像是小說家一樣,我們看了很多故事之後把它重新塑造成一個新的故事,而那個故事當然也包含自己的感受、也包含他人曾經發生過的一些故事。」莊雨潔談道,將這些故事與發想整理之後,即形成屬於The Tic Tac的故事與觀察。

說到電影,徐元彥特別喜歡日韓的作品,例如是枝裕和的《海街日記》,「我覺得亞洲電影也許是跟我們文化圈比較接近,所以節奏感或者是表達情緒的方式,讓人比較容易有共感,歐洲的情緒表達就會非常深沈,美國又太過的直率,所以我是蠻喜歡看日韓的。要推的話,會推《一屍到底》,我們滿喜歡黑色幽默的東西。」The Tic Tac 各團員喜歡的影視作品可能與他們喜歡的音樂、或他們透過創作表達的意境並沒有直接的關聯,但是其實這些都會隱藏在作品深處,「其實每一首歌都有我們自己的黑色幽默,只是不一定是一般人可以get到。」

歌詞語言與旋律的互文關係

〈0609零陸零玖〉是鼓手莊雨潔首次挑戰演唱台語歌,團員透露這首歌在編曲完成70%後試了很多種語言,卻發現每一種語言都和旋律不是那麼搭配,無法浮現符合The Tic Tac心中想像的畫面,直到試用了台語才發現非常契合。「所以旋律就是跟著台語的旋律走,如果我們寫的是國語歌詞,可能旋律會完全不一樣。」莊雨潔解釋,由於講話本身會產生一種旋律感,所以他們創作時十分在乎聲韻,會考慮歌詞的唱法來形塑旋律,「這些歌詞會跟著旋律,旋律也會跟著歌詞,是互文的關係。之前有看到這麼做是蕭敬騰。蕭敬騰在金曲的營隊分享,他在創作時,同一個chord如果唱不同語言,melody就完全不同,其實我們也是。」

呼應到旋律與歌詞的創作關係,徐元彥也說,由於自己是一個很講求流動的人,因此不會限制自己的創作,而是等待這些創作來臨,「我協助它們(靈感)組隊,這些靈感排好後就會變成一首歌,我只是協助它們整理好而已,而它們則是透過我的眼睛、嘴巴或是手創作出來,我是它們的一個媒介。」

雖說是整理狂,例如樂團的討論事項經常會開許多子目錄來整理,不過其實訪問之間,可以感受到徐元彥的回答較為發散,這時一旁的莊雨潔就會為他整理歸納,讓他笑說:「我需要發言人!」,同時也不禁感慨:「這就是為什麼她會是鼓手以引領我們的節奏,因為我們演奏很發散,需要她把我們框住,帶著我們前進。」

喜愛創新也開拓了新的創作

The Tic Tac 非常喜歡嘗試各種新科技,團員之間最愛聊的就是器材,尤其徐元彥和吉他手詹詠翔特別愛聊效果器,不僅深入到器材構造,甚至為此開了一個podcast節目《踢他音樂公寓》,還獲選 Apple Podcast 「年度最愛推薦」十大節目。

另一方面,疫情之後,恰好莊雨潔換了新手機,除了基本的拍照修圖外,也開始會用編鼓以及錄製合聲。「以前如果我想到什麼,就直接去工作室錄鼓,可是疫情的時候不能進去,所以我們被迫要想一些方法來解決。親自打鼓跟錄音一定會有不同的地方,只是就變成一個非常快速的memo。對於音色的想像,可以先用編的,編好之後我們再去練練看這樣是不是可行。她認為有時候「限制」反而會開啟一些開關,「我們滿喜歡嘗試新東西,所以機會來我們就把握,的確一開始是很直覺的去打,但是可以用手機輸入以後,也讓我多了條路線可以開拓新的節奏。」

「沒有什麼是正常,也沒有什麼是不正常」

或許是因為喜歡創新,讓The Tic Tac更容易去思考什麼是「正常」。徐元彥認為,沒有什麼是正常,也沒有什麼是不正常,所有的正反的意見、所有的想法都合理地應該要存在於這個世界。「接受多元」是徐元彥的核心思想,由於大學唸哲學系,不斷反覆討論世界起源的同時,意識到許多古老宗教講求多元的概念,因此讓他產生「所有答案都是對的」的想法,單看人們如何面對與解讀。「每個人生來就是它原本應該要有的樣子,就是最棒的樣子,所以當我們討論正常的時候,我們希望大家可以學習接受自己,不管是想要成為特別的存在或是不特別。應該不會有人覺得自己只想要不特別,應該是要接受自己的樣子就是獨一無二的存在,這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受到徐元彥的影響,莊雨潔也會將這樣的思想投注到自己身上,「譬如說以我的工作來看,我覺得每個人對於同一個新聞事件的詮釋跟角度本來就不一樣,你可以說這個犯人是錯的,但是在犯人的心中或是他的家人來說也不一定都是全錯,所以我覺得事情沒有對錯,只是看你是從什麼角度來去看,所以就沒有所謂的正常或不正常。」

回到這張專輯的標題「正常人的條件」,也帶出反諷的意味,「我們拋出疑問『你覺得正常人的條件是什麼?』,但答案對我們來講是『沒有』,我們沒有覺得什麼東西是必須要有條件才能夠成為正常。」莊雨潔說,徐元彥也補充:「或是說每個人的回答都是對的。」

「如果專輯總共是12首,第13首歌就是我們的現場。」

隨著9月16日在Legacy Taipei的專場即將到來,The Tic Tac也開始鍛鍊體力,徐元彥會上健身房跑步,莊雨潔則笑說:「我最近表演結束就說好想買推車……哎推車也好重……為了在專場之前提升心肺能力,我現在每天都在跳繩跟舉啞鈴。我那天買啞鈴選擇超商取貨,真是辛苦我自己!店員說你買磚頭嗎(大笑)我還選擇華視全家,帶著五公斤坐捷運帶回家!」

不同於過去經常使用視訊影像或是絢麗的場佈,The Tic Tac 將九月的專場重點放在強烈的音樂性表現,因此邀請到客座鍵盤手,盼能完整呈現這張專輯的動態和音色。專場將是專輯的延伸,「聽眾先聽了專輯之後,會對於歌曲的詞曲以及編曲有一個想像,剩下的那一個感動就是要到現場來把它補足。如果專輯總共是12首,第13首歌就是我們的現場。所以我們這次是特別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現場的演出,包含聲音的設計、請來客座樂手,拿掉一些比較視覺性的東西,把專輯做更音樂性的呈現。」莊雨潔解釋。

最後,透過音樂,徐元彥希望能告訴聽者:「希望大家可以找到最棒的自己,並且接受不管是怎樣的自己。不努力其實也沒有關係,在音樂的世界裡,我們不會背叛你。」

【演出情報】

The Tic Tac 《正常人的條件》發片專場

日期:2022.9.16(五)

時間:開場19:00 / 開演20:00

地點:Legacy Taipei

網路購票:https://www.indievox.com/activity/detail/22_iv018495f

• 預售:單人 700元 / 雙人 1,200元 / 四人 2,200元

• 現場: 900元

照片:The Tic Tac

文:MeMeOn Music 迷迷音
著作權 © MeMeOn Music 迷迷音。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加入迷迷音FB粉絲專頁推特IGPlurk最新資訊不漏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