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全方位男團 DISH// 介紹 從不會樂器被嘲笑到〈貓〉破億大紅是如何走來?

對於日本全方位男團 DISH// 而言,2020年可說是飛躍性的一年, 北村匠海 (Vo, G)在YouTube頻道  THE FIRST TAKE 上演唱的歌曲〈貓〉獲得熱烈回響,影片觀看次數超過1億次;而這首〈猫 ~THE FIRST TAKE ver.~〉更在第62屆日本唱片大賞上奪得了最佳作品獎。

新的一年,他們終於推出第四張專輯《X》,除了邀來JQ( Nulbarich )、長屋晴子( 綠黃色社會 )、 GLIM SPANKY 、寫下 yama 〈春を告げる〉的神曲創作者 くじら等人合作,像是〈ルーザー〉、〈rock’n’roller〉等收錄曲都出自團員之手。

DISH// 團名結合「DISH」和「SLASH」而成,他們的粉絲暱稱則為「//er」。現任團員有北村匠海(Vo, G)、矢部昌暉(Cho, G)、橘柊生(DJ, Key)、泉大智(Dr)四位,結合舞蹈和搖滾成為他們的獨特標誌。2011年12月25日成團至今,從不會樂器的「空氣樂團」到可以連續四年登上武道館,實在很不簡單。邁入第十個年頭,各團員除了音樂外,在其他領域也有了很好的發展ー北村身為人氣演員出演眾多日劇和電影,矢部作為舞臺劇演員也有很強的存在感,橘身兼DJ和電臺主持人,至於泉則積極從事模特兒工作。不過他們並非一路一風帆風順,而是經過很嚴苛的努力才得以走到今天;尤其是主唱北村,非常不容易才找到演戲和音樂的平衡。

成團之初根本不會音樂 「我真的覺得不懂我們到底在做什麼!」

他們在2021年5月28日登上音樂節目《MUSIC BLOOD》透露初其實是被經紀公司強迫而組團的,當時沒有一個成員會演奏樂器、只有跳舞和演出的經驗,甚至矢部昌暉也曾在過去的訪問中承認自己小時候其實還是音癡,然而由於他們當時仍是國中生,儘管對於公司的決定感到不解,卻無法反對這項提議。

「起初,我們一邊唱歌跳舞,一邊拿著我們不會的樂器。 後來我試圖拿著兒童用的樂器,但這讓我很難跳舞,而且變得更怪。 儘管我們不會演奏任何樂器,我們卻稱自己為樂團,所以我們被許多人嘲笑。」北村匠海回憶道。矢部昌暉也說:「當時,我們在做我們不想做的事情,我們被周圍的人批評,所以我真的覺得不懂我們到底在做什麼。」 

他們第一首開始練習的歌曲是 MONGOL800 的〈小さな恋のうた〉,當時,他們在經紀公司前演奏了這首歌,卻演奏得太糟,甚至有人在表演還沒結束就先離席。橘柊生坦言:「那時候我們還是學生,要去學校上課,還有舞蹈和演戲的課程,根本沒有足夠的時間來練習,當然也無法在經紀公司的人面前表演,讓他們非常生氣。 我非常沮喪,懊悔到都哭了。」

延伸閱讀:

希望邀請台灣樂團到沖繩演出 MONGOL800迷迷音特別專訪(1)

希望邀請台灣樂團到沖繩演出 MONGOL800迷迷音特別專訪(2)

【迷迷現場】火球祭初日 沖繩團MONGOL800上陣 楊大正感動呼喊「謝謝你們!因為有你們讓一切有意義!」

經過諸多努力後,他們終於在2013年6月19日攜單曲《I Can Hear》主流出道,該曲作為《NARUTO – 火影忍者疾風傳 》片尾曲,之後他們二度為《NARUTO – 火影忍者疾風傳》演唱片尾曲〈Flame〉。粉絲人數逐漸累積,讓他們在主流出道兩年後迅速站上武道館,而且門票在開賣後5分鐘內就完售。可是儘管呼聲很高,但團員們仍然感到有些不放心,「我們的內心仍然有些糾結。 我們自己很清楚,我們的實力還沒有好到可以在武道館開唱。 我們很高興,但同時也覺得太早了。 可是我們也知道粉絲們不會希望我們抱持著這樣的心情演出,所以我們當時盡可能地努力表演。」北村說。

演戲與樂團活動忙得兩頭燒

2016年迎來成團五週年的他們,發行了第二張專輯《召し上がれのガトリング》,在這張專輯中全員挑戰了作詞作曲,樂器的演奏水準也終於提升到可以真正地開始在演出上親自演奏,實際地做到「跳舞搖滾」,跨出了樂團的一大步。

雖然樂團似乎就此開始步上正軌,然而2017年北村出演電影《我想吃掉你的胰臟》讓他作為演員的知名度大增,但這卻也是讓他變得分身乏術,演員的工作急劇增加,樂團活動方面當然就會被壓縮。 回憶起那段時間,北村承認自己對於樂團的練習感到疲憊,對團員說話也總是帶刺,不過團員們其實也很同情北村的狀況。橘說:「他講話很尖銳,但他非常努力,所以我想『他真的很累』,我沒有討厭他,我更擔心他的身體狀況。」矢部也說:「我只是想讓他放輕鬆、不要過度勉強自己。」聽到這些話,北村不禁笑說:「他們真的是好人啊!」

直到最近,北村才終於找到了演戲和音樂之間的平衡,很主要的一個契機是2017年加入鼓手泉大智的存在。北村解釋,由於泉大智本身就有打鼓的經驗,所以他的演奏比其他團員好很多,這成為很好的刺激,讓其他團員們萌生想要將樂器練得更好的決心。2018年3月,原始成員小林龍二(Ba.)退出,DISH//正式變為四人團體,並發行新曲〈Starting Over〉表達踏出新的一步之決心。隨著團員演奏功力逐漸進步,現場演出由團員親自演奏的比例也漸漸提高,甚至於2019年在富士急樂園舉行8000人超大型戶外演唱會「DISH// SUMMER AMUSEMENT’19 [Junkfood Attraction]」。

北村與 RADWIMPS 的相遇

說起北村的音樂原點 ,其實是 RADWIMPS 。北村12歲時曾出演RADWIMPS的〈携帯電話〉MV,牽起他與野田洋次郎的緣分,也將對音樂的興趣從西洋轉向日本國內。「當我看到野田先生唱這首歌時,整個心被揪緊。拍攝結束後,我就要求我的父母給我買了一張CD,從那時起就一直在聽它。我一直都很喜歡音樂,但當時我只聽西方音樂,主要是黑人音樂,我從來沒有真正聽過 J-POP 。但當我遇到RADWIMPS時,我了解了 J-POP 和日本音樂人的好。我特別喜歡〈有心論〉這首歌。我在東日本大地震後情緒低落時聽了這首歌,忍不住哭了,因為它以獨特的世界觀描繪了 『愛』和『人的生死』。我希望有一天我也能野田先生一樣。 」北村談道。

在音樂節目《MUSIC BLOOD》中,野田洋次郎也特地留下送給北村的訊息:「我還很記得當時MV拍攝的事情,那時匠海才剛上國中,看起來好像有點疲憊。因為演出的橋段幾乎都只有匠海一個人,所以趁他一個人休息的空檔有去和他聊聊,『學校好玩嗎?』、『有參加社團嗎?』,發現他是個話不多的少年。我還記得他那時候說學校也沒那麼好玩。如今,匠海他已成長到能夠主演電影、在舞台上引領眾人的人,看到他那樣的姿態讓我驚訝之餘也很欣喜。」

透過〈貓〉展現北村人性的面貌

讓DISH// 進入大眾耳朵的〈貓〉,其實是樂團於2017年8月發行的單曲。受到北村演出電影《我想吃掉你的胰臟》的啟發,讓人氣創作歌手愛繆 (あいみょん)決定寫下此曲。愛繆和北村本來就認識,這讓愛繆寫歌時很容易就可以一邊想像匠海唱歌的樣子。在訪問中愛繆曾說過,他希望能透過這首〈貓〉寫出更多北村人性的一面。尤其當時北村只有19歲,即將逐漸從男孩成為大人,所以更希望能將這點好好地表達出來。

這首在發行時即已得到粉絲們的好評;然而直到 THE FIRST TAKE 才更加廣為傳播開來。這首歌的走紅,也讓團員們實際感受到音樂的力量之強大。

同時從事音樂和其他的演藝工作,固然曾讓團員感到心力交瘁,不過這些經驗卻也很好地回歸運用到樂團活動中,尤其北村身為演員的經驗也讓他在歌曲詮釋上越加細膩,同時增加了整個樂團色彩的豐富度。

就在5月26日,他們為動畫《我的英雄學院》第五季演唱的片頭曲〈No.1〉數位發行。曲子中帶有堅定的決心,是只有自出道以來在挫折和困難中穩步邁進的DISH//才能創作的歌曲。相信DISH//絕對不會止步於此,也讓人期待下個十年他們又會有多大的成長!

DISH//官網:https://dish-web.com/

文:迷迷音 / 照片:Sony Music

著作權 © MeMeOn Music 迷迷音。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