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以某種方式愛自己,即使我一無所有」 京都新銳樂團 Hakubi 介紹

階段を踏み外した  いっそこのまま死んでしまえたらって
樓梯踩了空 乾脆就這樣死去吧

思うと同時に人に笑われた
這麼想的同時就被人笑了

ああ今日も今日が始まる
啊啊今天也 今天開始了呢

窓に映った自分を見ていた
看著映在窗戶上的自己

学校に着いたらうまく笑わなきゃ
到學校後不好好地笑不行

思うと同時に涙が出てきた
這麼想的同時眼淚流了下來

ああ今日は休んじゃだめですか
啊啊今天不能請假嗎

人に嫌われないように
為了不要被人討厭

自分を殺して生きてたら
扼殺自我地活著

ーー Hakubi 〈在る日々(人生在世)〉

這是京都新銳樂團 Hakubi 今年2月10日發行的〈在る日々(人生在世)〉,如此赤裸真實的歌詞,讓人聽到第一句時不禁愣住,再加上那似乎帶點害怕顫抖卻又想要壓下那股軟弱的清亮歌聲,聽著聽著心頭就這麼被緊揪起來。

Hakubi 是京都的三人樂團,於2017年組成,團員有主唱吉他手片桐、ヤスカワアル(Yasukawa Aru)和鼓手マツイユウキ(Matsui Yuuki),以「夜晚伴在你身旁的音樂」為概念,織出一首首深入聽者內心的歌曲。根據他們在日本媒體訪問中所提,團名來自中國的 「白眉」,意思是「優秀人材中特別傑出的人」,是由鼓手Matsui取的,希望可以成為眾多樂團中的佼佼者。

〈在る日々〉的歌詞來自想跳電車的衝動

片桐在接受日本媒體訪問時,坦言當初寫〈在る日々(人生在世)〉的歌詞時,有一種想跳電車的衝動,歌詞中寫到被鐵塊吸引過去就是指電車。這其實是2020年3月左右寫的歌曲,當時因為疫情嚴峻生活驟變,讓他身心壓力巨大,但在2020年11月左右疫情稍微平緩下來後,片桐和團員談到重新組織這首歌,「當我再次聽它時,我發現我的感覺已經改變了。透過新冠疫情,我意識到我得到了周圍許多人的支持,包括我母親和朋友都有聯絡我。所以就像我曾遇過的一樣,我想表明,如果你有改變的契機,你可以向前看一點,去發掘到微小的幸福和溫柔,最後,我想就會一點一點轉向光明。」

「在る日々(人生在世)」特別使用「存在」的「在」這個漢字,那是因為有時候即使被人群包圍也覺得自己很孤獨,但是正因為有這種感覺,才希望能夠把自己的感受傳達給每一個人。

Hakubi 三人成團的契機

其實這不是迷編第一次聽到 Hakubi 的歌曲,最開始會對這團有興趣是兩年前的〈光芒〉,片桐那溫柔卻有力的歌聲深深沁入心中;另一首〈夢の続き〉也是緊揪人心,YouTube點閱率至今已突破305萬。就在2020年11月16日,他們宣布以單曲〈アカツキ〉主流出道,該曲同時作為由 高畑充希 與 竹原Pistol 主演的電視劇《 與海濱朝陽的騙子們 》主題曲。就在前日,他們再宣布首次為電影演唱主題曲〈栞〉,主流出道首張專輯《era》也終於宣布在2021年9月8日發行。

(延伸閱讀:Hakubi 為 高畑充希 主演電影《 與海濱朝陽的騙子們》演唱主題曲〈栞〉)

Hakubi 以片桐為中心來創作,片桐的歌聲同時也是樂團最大的武器。片桐曾在訪問中表示,他是於高三開始透過TwitCasting展開自彈自唱,而後也會在live house表演,甚至曾多次去到東京演出。不過這並不代表他不想做樂團,而是因為找不到志同道合的團員,於是一個人開始了音樂活動。

而後,Matsui 在大一社團迎新紀念live聽到片桐演出自己的第一首原創曲〈17〉大為感動,於是成為兩人一起組團的契機。至於Yasukawa則是某天凌晨3點左右在Twitter發文喃喃自語「我想組團」時,收到了Matsui的長篇私訊,當時Yasukawa和Matsui還不熟,只曾在同場活動共演過,不過Matsui事後解釋那是因為比起找認識的初學者,不如找已經有經驗、有即戰力的夥伴加入,剛好打開推特看到Yasukawa的發文,於是就這麼找上了他。

「我想以某種方式愛自己,即使我一無所有」

片桐高中時是透過自彈自唱來作曲,傾向於更深入地考慮歌詞和歌曲,雖然後來與Matsui和Yasukawa一同組團,但他的作曲本質並沒有因此改變。看過Hakubi的歌詞即可發現,片桐毫不避諱、非常真實地傳達自己的情感,無論是軟弱想死的自己、不想面對明天的消極、對自我存在意義的懷疑等等,皆如實寫下,例如〈午前4時、SNS〉就有提到,自己想要成為一個更好的人,但對於那理想目標卻沒有一個具體的形象,與此同時周圍的人一直在變化,讓人變得更焦躁,甚至說出「想要消失」。

不過他並非一開始就是這樣永於表達自我情感的人,就算去KTV也只會唱ピクミン的〈愛の歌〉。雖然因為家人喜歡音樂,所以從小就學鋼琴,可要在人前唱歌、讓別人聽到自己的話語都讓他很害羞,「因為我覺得我是在向人…..暴露自己。」

這樣的想法在高中後有改變。由於各種原因,片桐在上高中時就停止了運動和參加社團活動,沒有了人生重心、沒有了可以發光發熱全身投入的地方,於是他開始思考自己到底剩下甚麼,「我變得不耐煩,認為其他人有重要的東西,而我卻沒有留下任何東西。那時候我意識到,我別無選擇,只能在我的歌曲和音樂中留下自我。」在開始唱歌之前,他一直處於一種焦躁且無法用語言表達的感覺,「我想以某種方式愛自己,即使我一無所有。你甚至不知道你的目標是什麼,但我想改變現在的我。」就這樣,片桐開始了作音樂,歌唱幫助片桐理清了思路,同時在歌唱之中他也找到了只有自己才能做的事情。

片桐坦言焦躁和自我厭惡在自己內心佔了很大部分,但另一方面,他也認為自己一定是喜歡自我的。「當我認為我可以做得更好,事情卻不順利的時候,我會很討厭自己。我好像哪邊都不屬於,但我也不在那中間。可是說到底,我覺得 『我自己也不太了解』的感覺本身就形成了歌曲。

當片桐開始將自我唱出來,他開始意識到自己並不是唯一有「我不了解自己」,即使社會和我周圍的人正在發生變化,害怕自己被落下,但仍有人在自己身邊,這讓他開始覺得自己也必須想辦法繼續前進。 

想哭的時候就哭吧!

Matsui 自認Hakubi的音樂有一個特點,就是直接地傳達灰色的感情,因為聲音很簡單,可以讓人們對人際關係或日常生活感到厭倦時,聽著感到放鬆,覺得痛苦的時候直接說「真的好痛苦」沒關係。

他在訪問中說:「我認為我們歌曲的內容是以前沒有樂團做過的。至今為止,日本流行歌曲大多描寫了挑戰和遺憾、成長和失敗的故事,但我認為Hakubi的歌曲不屬於這些類別中的任何一類,而是介於兩者之間的感情。我們不會說『你應該這樣做比較好』或『你不努力不行』,不會唱『沒關係、沒事的』這種不負責任的歌詞,我們的歌曲中帶有一種善意,告訴你想哭的時候就哭。」

Hakubi 官網:https://hakubikyoto.com/

Hakubi twitter:https://twitter.com/hakubi_info

文:迷迷音

著作權 © MeMeOn Music 迷迷音。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