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台北動漫節 《 鬼滅之刃 》「柱合會議」于正昇 、 馮嘉德 、 錢欣郁 、 黃天佑 、 陳彥鈞 、 江志倫 六位中配老師特別訪問完整公開!

2021 台北國際動漫節 中,木棉花特地邀請到《 鬼滅之刃 》專業配音群包括「水柱‧富岡義勇、風柱‧不死川實彌」的配音老師 陳彥鈞 、為「蛇柱‧伊黑小芭內」配音的 江志倫 、同時為主角炭治郎和「戀柱‧甘露寺蜜璃」擔任配音員 錢欣郁 等重量級陣容,更令人感動的還有首度蒞臨現場的「蟲柱‧胡蝶忍、霞柱‧時透無一郎」的配音老師 馮嘉德 、「音柱‧宇髄天元」配音員 于正昇 、「岩柱‧悲鳴嶼行冥」配音員 黃天佑 等3位老師,以鬼殺隊菁英的身份展開「柱合會議」,與全台鬼滅粉們共度歡樂時光。而在活動前,六位老師也特別與媒體們聊了聊關於這次配音的經驗和幕後祕辛,到底哪個角色最難配?印象最深又是哪個場景?迷迷音特別整理了本次完整訪問內容,讓大家得以更了解中配和這部作品!

ー請問老師在詮釋多個角色上必須要注意哪些地方?自己有特別下哪些工夫?心境上是如何調整?

于正昇(音柱‧宇髄天元):通常在接到角色時,會先問聲音導演我們會承接哪些角色,聲音導演會很耐心地告訴我們需要承接的角色的個性、聲線,所以在拿到後會在腦子中想好要怎麼詮釋,那當然也要經過試音,經過測試後去看這聲音、個性是否適合這些角色,之後就可以開始錄製。所以一開始接到消息時非常期待,因為我很難得可以有機會演反派,所以我很珍惜這樣的機會,是到了後來九柱的戲份比較少,所以演到後來發現有個「音柱」,我也詢問了一下他的個性和戲份,再給他另外一個聲音 。

馮嘉德(蟲柱‧胡蝶忍、霞柱‧時透無一郎):其實那時候接到胡蝶忍這角色時什麼也沒跟我講,只跟我講,「你要記住喔,他永遠是笑著生氣的!」,我說「笑著生氣?好…」所以我盡量都是用笑著生氣的方式呈現,但還是一頭霧水地錄完了。

錢欣郁(竈門炭治郎、戀柱‧甘露寺蜜璃):我有說他聲音很甜美啊!

馮嘉德:有,所以我有盡量展現,很努力地甜美。另外我配的時透無一郎是一個比較少年的角色,比較呆萌,這角色會比較輕鬆。對我來說要維持住很甜美、笑著生氣的角色比較吃力。

黃天佑(岩柱‧悲鳴嶼行冥):我是配「岩柱」悲鳴嶼行冥,他的角色是和嘉德相反,嘉德的角色是笑著講話,我的角色是哭著講話。就像剛才正昇說的,領班都會跟我們提示角色的個性和劇情走向,所以我們在接到角色時大概心裡會有底要用什麼樣的聲音。基本上岩柱因為是哭著講話,基本上我是把他當諧星來配啦,那情緒是蠻特別的,因為哭著講話在表情上蠻違和的。我除了岩柱之外,基本上什麼禽獸畜生欣郁都會給我來配就對了,所以我只要專心配好岩柱的角色就好。

錢欣郁:因為那時候九柱出現了,但因為沒有那麼多經費再找新的人來,所以我自己勢必也要再下去尬一角,所以一定要再選一個和主角相離最遠的聲線才比較好表現,所以就把「戀柱」甘露寺蜜璃安排給自己。錄他的時候我要一直想辦法可愛附身!可愛附身!用我最可愛、最花癡,彷彿看到自己最喜歡的偶像的心情在錄這角色,也希望大家還喜歡我可愛的聲線,雖然我沒什麼自信,但希望大家會喜歡。

陳彥鈞(嘴平伊之助、水柱‧富岡義勇、風柱‧不死川實彌):我是幫「風柱」不死川實彌還有「水柱」富岡義勇配音,對我來說因為第一集就接觸水柱這角色,所以對他的印象很深刻;那如果是以風柱最後九柱會議出現的時候,因為鬼殺隊的人其實年紀都不大,但是因為風柱和水柱個性差別上很大,義勇是個不太愛講話又很冷靜的人,至於風柱一出場就很搶風頭,甚至帶點邪氣的感覺,所以我覺得在個性上很容易把他們分開,所以就詮釋多角上,我不太會擔心聲音的部分。

江志倫(我妻善逸、蛇柱‧伊黑小芭內):我擔任「蛇柱」配音,在劇中擔任的主要角色則是我妻善逸,其實蛇柱和善逸基本上是完全相反的,在心態調整上,善逸是全然開放的,就是什麼都好、什麼都喜歡;蛇柱就是把自己完全關起來,在當下要展現對這世界所有的惡意、對所有人都不友善。欣郁姐會給予一些調整,例如「這句話要再糾結一點啊」之類的,基本上是這樣子,報告完畢。

ー請問老師們的九柱,大部分成員在目前動畫中的戲份並不多,但後續的活躍度都令台灣觀眾非常期待,會複習或是預習之後和自己角色有關的劇情嗎?

于正昇:在這部作品這麼火紅後,無論如何張開眼睛就會看到它的這消息,所以我在FB上已經看到後續的劇情,所以我也知道下一部我蠻重要的,大家都在警告我,所以我也稍微去了解了一下。我覺得這部片的確值得我們花很多心力去把它完成,因為它還蠻特別的,所以希望第二部音柱的部分大家都能喜歡。

馮嘉德:跟大家想的不太一樣,我只有在工作的時候才會看劇、看動漫,平常我是不追劇、不追動漫,什麼都不追的人 ,不過我也是在FB上看到了一些些相關資訊,但不會特別要自己去找來看,等到那時候再來了解也是個大驚喜。我不想先劇透,因為我覺得有時候先劇透會有些既有的想法,我想要之後再解開這個大驚喜。

黃天佑:至於我的部分,我在配過這作品後的確有注意到它的消息,因為真的蠻紅的,不管打開電視、網路都可以注意到它的消息,YouTube也有相關解析,所以我也有特別看一下,聽說岩柱這角色後面蠻強的,會有很多戰鬥場面出現,我很期待。

錢欣郁:我是已經完全把漫畫看完了啦,所以一直心心念念等待第二季的消息,不知道為什麼還不公佈呢?(笑)因為已經看完了,所以都已經知道後面會發生什麼事了,我也很期待不管是接下來花街的故事,花街是我最喜歡的一段故事,或是…這樣繼續講就劇透了耶!(笑)或者是花街再接下來的故事,我就是以一個很期待的心情,希望他們趕快公布新作品的消息!我是鐵粉!我是!

陳彥鈞:如果不算我有配的伊之助的話,其實下一段故事是沒有風柱和水柱的,但我也跟欣郁姐一樣把漫畫看完了,所以我是很期待風柱兄弟的那段故事,如果大家有看漫畫就會知道,我很期待動畫會做什麼樣的感覺,因為漫畫就已經是讓人很感動的一段故事,希望可以早日看到那部份的動畫。

錢欣郁:我覺得做到那邊的時候每一集都會哭吧!(笑)那邊真的很感人!

江志倫:我個人和彥鈞哥ㄧ樣,在下一段戲,我的蛇柱也不會有表現機會。

陳彥鈞:但我們還是很忙啊!

江志倫:對!我們還要扮女生!蛇柱的部分到最後篇章的時候,還蠻期待他的打鬥場景,還有跟戀柱的戲。報告完畢。

ー請問老師們除了自己飾演的角色外,有最欣賞原作中哪個角色嗎?

于正昇:其實我一開始被委託的就是無慘,所以我是抱著非常興奮的心情,老實說我還蠻想要錄無慘的,但聽領班說他要到第三部分才會出現,所以我很期待無慘的部分。

馮嘉德:我其實蠻喜歡炭治郎的,因為我覺得在這環境當中很少有人這麼單純,他是個很純粹的人,而且跟家人有緊密的連結,他有堅定和堅強的信念,這部分在現在的社會其實很多人都蠻欠缺的,所以我很喜歡炭治郎。當然我也覺得善逸…

于正昇:是很可愛的小弟弟。

馮嘉德:喔不!他其實是很可怕的角色!因為(江志倫)配音要花很多精神和心力,對他的喉嚨有所損傷,我為他感到疲累!(笑)

黃天佑:有兩個角色我個人蠻ok的,一個是善逸,因為他的表現方式是很神經質、很歇斯底里的,話不落地,一直講一直講,又很高亢,但並不是我特別想接的角色,我個人比較推崇的是禰豆子,因為他沒有話!(大笑),所以我覺得配禰豆子應該很開心吧,可以多利用時間休息。但等到我們那趴的時候我們是不是都快要退休了啊?希望它可以快點發展下去!

錢欣郁:我其實每個角色都很喜歡,沒有什麼不喜歡的角色吧……很期待的當然是無慘啦,因為不管是日文或中文都是我非常非常喜歡的配音員,所以我那時候一看到無慘這形象就覺得一定要敲到昇哥來錄,綁架都要綁架來!所以也很期待他那邊的劇情,以及無慘和炭治郎之間的互動。我其實比較喜歡的都是角色和角色之間的關係性,比如風柱跟他弟弟、蛇柱和戀柱、或是無一郎的那對兄弟,甚至是上弦那對兄弟,我很喜歡親情部分的了解,我應該沒什麼討厭的角色吧。我真的是鐵粉!我又再重複了同一句話!

陳彥鈞:我那時拿到這問題,角色浮現比較冷門、後期才會出現的角色,就是日之呼吸的創始人繼國緣一。這角色其實背負了很多東西,但又沒什麼能夠說出來的管道,所以整個角色的氛圍是讓我想要深入去瞭解,而且呈現出來是很有張力的角色。

江志倫:這部作品我個人比較喜歡的角色是霞柱,因為我的角色很多都是瘋瘋癲癲的,所以我很嚮往可以好好說話。

陳彥鈞:你怎麼不是選禰豆子?

江志倫:禰豆子在性別定義上,我完全沒有辦法突破那個次元,所以我放棄。(笑)報告完畢!

ー請問老師有最喜歡或印象最深刻的橋段或劇情嗎?

于正昇:我很佩服日本的動漫,他們會把劇情角色的出場做的非常氣勢磅礴,所以我個人非常喜歡柱合會議那場戲,他們每個人出場的特寫和字幕呈現出來的感覺都很有氣勢,而且那是我第一次認識音柱,所以我很喜歡柱合會議那ㄧ場戲。

馮嘉德:因為炭治郎是全家都被殺了,只剩下禰豆子,卻變成鬼,而在劇場版裡頭炭治郎重新回到家人全部都在的時候,那是他對親情的渴望,甚至是之後他的媽媽對他惡言相向,他也堅信那不是真的。我也蠻喜歡親情和家人的表現,他真的是跟家人的關係非常好,所以他很堅定不移的信任,我覺得這信任是很重要的,我很喜歡那幾場關於他跟家人之間的描寫。

黃天佑:我比較印象深刻的也是柱合會議那場,因為九柱全都出現了,還包括主公大人也都出現了。為什麼我對那場比較有深刻印象?並不是我沒有話可以講所以我才加一,而是我們的工作流程和模式常常是分開錄的、跳段錄,有時候有些劇情會沒有參與到,所以透過這場就可以對劇情走向和主要角色有所瞭解,所以我對那場面印象蠻深刻的。

錢欣郁:我印象最深刻的還是第 19 集最後 5 分鐘的戲,不僅是因為剛好那是電視版 26 集中最高潮的點,累積鋪陳的氣氛整個爆發出來,還包括作畫和運鏡,甚至連特別為那場戲寫的插入曲以及歌詞,都是配合畫面一句句唱出來的,那是經過非常精密的分工,包括畫分鏡的人、寫詞的人、演奏音樂的人、唱的人、聲優配音表現、到音效的結合,那整個橫向作業的連結非常緊密,所以我非常非常喜歡那場戲!而且那場戲的作畫是你隨便按暫停都可以變成張桌面,光源設定都是正確的,那真的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件事。

陳彥鈞:當初我試音是試伊之助這角色,但其實我在第一次錄音就接觸到了義勇,所以對我來說第一集讓我很震撼。義勇面對炭治郎家人都被殺掉,但還是想要保護自己的鬼妹妹時,他對他所說出的那些不管是告誡或者是自己過去的悲傷回憶,我覺得那段獨白…當然我一開始看到稿子時也曾想說「怎麼第一集都是這個人啊!」,但那段獨白確實是確立了作品的基調,很感人、很有張力,讓我不會因為那麼長的獨白而不想看,反而會越來越有興趣,所以那段義勇的獨白目前應該還是我心中的第一名。

江志倫:我個人印象比較深刻的是無慘大人在無限城開裁員會的那場,當時在錄的時候我好像還有要求說「你可不可以幫我把昇哥的聲音打開?」,那是很難得可以聽到昇哥這麼邪惡的聲音,錄得很過癮,領班也很喜歡,甚至在我們無慘跟炭治郎相遇的那場某次收工後,我跟彥鈞在裡面,欣郁問我們「你們想不想聽昇哥的無慘?」、「好啊!放!」我們就三個一起聽那場戲,然後三個在裡頭一起發花癡。

ー是否有遇到動畫劇情中覺得這劇本真是太出乎意料了、光是想像就覺得特別難配的台詞?

于正昇:每一場戲我們都要很用心去詮釋,你說難不難配呢?已經到這個節骨眼上,還是得把它做好,所以不管難不難配,都要吞下去。無慘的那場裁員,我的確是花了點時間去了解他,有特別問聲音導演他的心境以及要用什麼方式去詮釋,所以我是花了點時間去處理的,也希望大家能喜歡。那場戲對我印象也很深。

馮嘉德:就像剛剛說的,我們接到每個角色不管再難配也是要硬吞下去,要努力表現出我們的專業、達到領班的要求。就像剛才說的,我的角色必須要笑著生氣地說話,每次我說完後,他(錢欣郁)就會對我說「你再那個一點」,我就會說「喔好」,於是我們每次錄完他都會說「再那個一點」,但是其實到錄完我都不知道,到底那個點在哪裡,但我們還是錄完了,所以我覺得這是錄蝴蝶忍這角色最困難的地方。所以我們算是有默契嗎?

錢欣郁:我覺得你們都知道啊,我每次說「你們再那個一點」,你們第二次都很「那個」啦!

馮嘉德:所以每次不管是在哪場的台詞,只要他提出再那個一點,我就再那個一點。(笑)

黃天佑:其實我也覺得悲鳴嶼行冥特別難配,因為他要哭著講話,所以欣郁也都會說「再那個一點」,我就再那個一點,他就會說「對對對就是這個感覺!」,我心裡想說什麼都沒變啊!(笑)

錢欣郁:有啦!不一樣!

黃天佑:悲鳴嶼行冥的情緒就是哭著講話,簡單講就是慈悲為懷,悲天憫人,所以就算他很開心,心裡面還是帶點那樣的成分,所以我覺得蠻不好配的,聽起來穩穩的,但內斂情緒蠻多的。但若要提到另一個不好配的,當然也要提到善逸,幸好我沒接到那角色,不然就摔稿子了!(笑)

錢欣郁:「那個一點」就是個fu啊,很難解釋,但我也不知道從為什麼你們都聽得懂,每次我說「請再那個一點」,第二次回來的就是我要的感覺,所以我也很感動,覺得大家都懂我,我好開心!我自己的話比較難配的不是台詞,而是炭治郎的話量真的是太多了,他真的是個多話的孩子!平常就愛講話,打鬥的時候內心也一直不停在os,我就想說他這樣不會咬到舌頭嗎?不會跌倒嗎?

于正昇:他幫妹妹把話講完了!

錢欣郁:對!!禰豆子的部分都在我身上了,所以有時候一集錄完都要休息一下。他每句台詞感情都很豐沛,不管是高興、生氣、難過,他都是100%的情緒去做的,所以錄的會很過癮,但也還蠻累的。

陳彥鈞:我來回答一下「那個」好了,比如說我們在錄《鬼滅之刃》的時候,我們對自己的角色都會有些自己的見解,所謂「那個」就是我們對自己的表現力可能還不足夠的時候,欣郁姐就會說「你們再那個一點」,其實只是要把你認知的東西再更加強,如果你的方向是錯誤的話,他其實會花比較多心力跟你講解,所以「那個」只是個加的按鈕。

黃天佑:你總算解開我多年的疑惑!

陳彥鈞:難配的片段,我覺得是在TV版的時候,在柱合會議之前,伊之助打了很久,義勇也在,到最後柱合會議,風柱也出來了,那時候第一個對我來說是,對風柱這角色還沒有太多資訊,覺得他的聲線可能會跟我在伊之助使用的聲線重疊,所以我一開始對他的認知都是「好好說話的伊之助」,但這狀況到了劇場版時,可能因為這段期間我把漫畫版補完了,也有更多時間去思考這角色,所以我後來比較有找到跟風柱和平共處的聲音。但確實在TV版的時候,他的出現會讓我稍微困難了一下。

江志倫:身為本作最能體現「再難都得硬吞下去」的最佳範本,我想我沒什麼好說的(笑)但欣郁姐在我們開會前都會特別先提供稿件給我們,讓我們在家裡練習,我真的會在開錄前一個晚上,會重複看那片段三到五遍,是不會叫出來,但我會大概抓一下速度,我會在家先多做些練習,隔天到錄音棚裡面才不會浪費大家的時間。報告完畢。

ー《鬼滅之刃》在去年爆紅,擔任這部作品的配音是否會感覺到特別的壓力?

于正昇:會耶,因為以往在台灣,配音老師們沒有那麼被重視,但是近兩、三年來大家有比較重視了,所以在這部片子這麼紅後,覺得在座的幾位,包括我在內,壓力都會變得很大,因為自己也希望把自己的角色配好,當然也希望收看的觀眾們能更支持我們,讓他們感受到我們的誠意,所以壓力真的蠻大的。

馮嘉德:一定是有壓力的,因為你只能比之前表現得更好,不能更差、不能走鐘。我們常常能在配到好作品時開心,然後如果自己能為它加分更開心,我覺得這是對自己負責的表現,所以那壓力一定是有的。

黃天佑:對我來說不覺得有任何壓力,因為當初我在接這部作品的時候,我本身並不知道這有多紅,因為接到的時候不管是分到什麼樣的角色,都是盡全力去配,所以我並不知道當我配完這部作品的時候,它會紅到什麼樣的程度。反倒是配完這作品後,比較開心的是,像剛講的,大家近幾年有比較重視中配的這產業,給予更多關注,所以對我們來說也是好是,可以砥礪我們自己,在接到角色時每一次都是個挑戰,這是讓我比較開心的事。

錢欣郁:我自己其實也沒有什麼壓力耶,因為不管是不是《鬼滅之刃》,我自己都是以很私心的角度在做的,因為我本來就很愛看,所以不管是什麼樣的作品都是「啊這角色我想要聽到誰的聲音!」、「啊這個我想要聽到什麼樣的表現!」我就會照自己想要的方式去找配音員同事,或是這場戲的表現的時候我就會解釋到他們能做出我想要的那種感覺,《鬼滅之刃》其實也是ㄧ樣,就是站在觀眾我希望能聽到這樣的表現在做的,所以反倒沒什麼壓力,一直會很期待,當聽到在大家的幫忙下能呈現出這樣的最後成果出來,覺得很興奮!大家都做得好好!我好感動!謝謝大家的幫忙!

陳彥鈞:謝謝領班大人的辛苦!我一開始在配的時候,雖然有耳聞是一部蠻紅的作品,但是在配完後才慢慢發酵,一方面是很開心的事情,另一方面我覺得外界不太會給我們壓力,壓力是從自己來的,會覺得《鬼滅之刃》續作出來時,我的角色是不是會再出現?我是不是可以比上次配的時候更多細節、更精準,會想看到自己在角色上的成長。

江志倫:我就簡單做個總結吧,就是follow原因、平常心對待,有壓力的。(笑)

ー最後希望老師們給這部作品的粉絲一些話。

于正昇:我當然是非常感謝所有支持我們的粉絲們或喜歡這部動畫的朋友們,希望下次也能繼續支持我們,我們也會更努力把它完成,謝謝大家!

馮嘉德:真的很開心,謝謝大家的支持跟愛護,也希望大家以後繼續支持我們!謝謝!

黃天佑:《鬼滅之刃》對人性的刻畫蠻深的,人有好人有壞人、鬼也有好鬼跟壞鬼,每個人都有他的故事在,不要以太絕對的想法去看任何事物,一個好人可能也有不盡如意的地方,一個壞人也可能不全然是壞人,所以我覺得可以從中學習看事情不要那麼絕對,試著去發掘不為人知的一面,也希望大家能盡量多支持我們中配,讓我們越來越成長。

錢欣郁:首先要謝謝觀眾們的肯定和鼓勵,因為當初在做的時候也沒想到會爆紅成這樣,而且中配的回饋和反應都很不錯,所以真的很謝謝各位觀眾的支持,讓我們一起期待第二季吧!

陳彥鈞:感謝還是要先說,對於喜愛《鬼滅之刃》中配的觀眾們,也希望不管你是不是因為《鬼滅之刃》才接觸到中配,如果你聽起來覺得喜歡的,也建議大家去關注別的作品也有中配的,還有請大家繼續期待,我相信我們往後的作品都會有更好的呈現。

江志倫:再簡單做個總結吧,不免俗的還是要很謝謝大家支持我們《鬼滅之刃》這部作品,我也是沒有料到它會有這樣的反應,希望各位鬼滅迷們和中配迷們,今年大家都身體健康,繼續期待接下來帶給大家的中配作品,報告完畢!

更多木棉花與台北國際動漫節相關活動訊息,請見MUSE木棉花官方網站 http://www.e-muse.com.tw/

文:迷迷音 / 照片:迷迷音

著作權 © MeMeOn Music 迷迷音。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