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現場】異色漫畫家 古屋兔丸 《 荔枝☆光俱樂部 》新書對談講座詳細報導

異色漫畫家 古屋兔丸 改編傳奇劇團「東京大木偶」經典劇目而成的《荔枝☆光俱樂部》中文版於1月25日上市,隨著中文版的發行,也在Mangasick舉辦台灣首次紀念原稿展、舉辦簽名會,並於2月17日在台北國際書展舉辦講座,與《荔枝☆光俱樂部》譯者黃鴻硯進行對談。

ー請老師先談談早期作品的部分。

我開始畫漫畫是大概24歲的時候,那時候我一邊擔任高中美術老師一邊畫漫畫。一開始我畫的是一部叫作《Palepoli》的四格漫畫,在漫畫雜誌《月刊漫畫GARO》上連載,大概持續兩年的時間。(《月刊漫畫GARO》以前衛與另類漫畫為主,為了維持自由度,在營運上變得無法付稿費給作者,然而由於創作自由度高,因此仍受到眾多作家與讀者的支持,許多重要作品皆由此出道)。那我一邊擔任高中老師、一邊畫漫畫連載,持續了12年左右。

後來得到在《週刊Big Comic Spirits》上連載的機會,辭去教職,開始連載《π 圓周率》這部作品。當時除了《π 圓周率》,《瑪莉的音樂盒》以及《short cuts》這兩部作品也是差不多在20-30歲左右繪製的。

《π 圓周率》之前的內容比較黑暗一點,也充滿表現慾望,希望將自己內心的想法融入作品中;《π 圓周率》之後開始特別意識到希望能讓更多人接受自己的作品,因此娛樂性比較高。

 

 

ー《荔枝☆光俱樂部》這部作品在娛樂和異色氛圍取得很好的平衡,同時為80年代日本地下文化留下很好的紀錄,是很重要的一部作品。老師曾提過,正是因為《π 圓周率》的連載,而產生畫《荔枝☆光俱樂部》這部作品的技巧和自信,想請問老師在經歷這部作品後的具體轉變。

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作畫功力。在週刊上連載三年左右後,我對自己的作畫速度和構成能力有了自信;另一方面20歲左右的濃稠情感也在這邊告一段落。所以其實在畫《荔枝☆光俱樂部》這部作品時,有特別想著要讓國中小的學生也看得懂。所以其實在日本這部作品並不是18禁,所以在日本,小學生也可以讀這部作品。



ー那麼在日本要到甚麼樣的程度才會被列入18禁呢?

殘酷、暴力的比較不會被列入18禁,不過色情的部分就比較容易被歸於18禁。

 

古屋兔丸 於台北國際書展進行對談
古屋兔丸 於台北國際書展進行對談

 

ー老師曾提到,漫畫和戲劇的劇情呈現速度有所不同,如果直接依照戲劇劇情繪成漫畫,內容只會剩下現在漫畫厚度的一半,為了彌補創作媒體的落差,所以加入了很多原創劇情,想請問有哪些部分是原創?創作時有什麼困難的地方?

在人物性格、整體的人物關係部分都是自創的。這些人物性格與人物之間的關係作為橫軸,原本東京大木偶劇團的劇作則為垂直軸線,藉此交織成《荔枝☆光俱樂部》。原作相對比較龐克一點,但在改編後的《荔枝☆光俱樂部》比較具戲劇性。當年東京大木偶劇團這齣舞台劇採用非常多素人演員,台下觀看人數可能就和現場在座人數差不多,距離之近讓血漿會直接噴到觀眾臉上。當時看了這齣劇後我其實並沒有被感動,而是想說「我到底看了什麼?」,心中只留下疑問。我看這齣劇是17歲的時候,37歲左右的時候我才完成《荔枝☆光俱樂部》。這20年間,當時看這齣戲的衝擊深深烙印在我的腦海中。

創作《荔枝☆光俱樂部》的過程中,最大的困難是不太記得劇情,可是我很想將當時的強烈印象畫成漫畫,所以當時我就在SNS上問有沒有人知道東京大木偶,後來因此聚集到當時東京大木偶劇團的演員,還搜集到當時觀眾偷錄的錄音帶,這才逐漸拼湊回當時的記憶。相較於再現東京大木偶劇團這齣劇,我更想要將當時80年代的時代氛圍透過漫畫呈現於紙上。當時這齣劇中, 丸尾末廣 老師也有參與演出,因此在畫這部作品時,我將自己十幾歲受到影響的東西都放了進來,包括東京大木偶劇團、 丸尾末廣 老師、雜誌《JUNE》等等。

 


ー《荔枝☆光俱樂部》中,將當年丸尾末廣老師演出的部份做了些許改編,讓丸尾末廣老師飾演的角色也在漫畫中登場,但聽說這段在加演時其實被刪掉了,可是老師仍選擇將這段保留下來。另外,現在正於「Mangasick」舉辦的在台第一次原稿展中,也特地挑選了丸尾末廣老師登場的那頁展出,可從中看出老師對於丸尾末廣老師的重視。想請問丸尾末廣老師對老師的意義。

首先, 古屋兔丸 的「丸」其實是從 丸尾末廣 的「丸」而來的。高中時 丸尾末廣 老師就像是彗星一樣凌空而出。在那之前我都是看JUMP一類的作品,所以第一次看到 丸尾末廣 老師的作品覺得非常衝擊,尤其他在情色與暴力的表現上是之前所沒看過的,就像是看到東京大木偶一樣讓人印象深刻。 丸尾末廣 老師也有為東京大木偶劇團的劇作繪製海報、替日本歌德搖滾先驅樂團「AUTO-MOD」繪製封面。準確來說,我並不是單純只有受到 丸尾末廣 老師的影響,而是 丸尾末廣 老師與其周遭的人事物都帶給高中時代的我很大的衝擊。

 

 

ー《荔枝☆光俱樂部》不僅內容很棒,其背後的脈絡也深得人心,可說是將當時很多重要的名字都封存了進去,許多優秀的作品和創作者都藉此被串連起來。其實原本劇作中的女主角名字並不叫「卡農」,而是叫「まりん(真玲)」,而「まりん(真玲)」其實是楳圖一雄老師的《我是真悟》裡的女主角。古屋老師曾說他並不希望「まりん(真玲)」如此直接地指向《我是真悟》這部作品,所以稍做調整,將名字改成「卡農」。然而另一方面,《荔枝☆光俱樂部》中透過機器人荔枝的眼睛去看世界時,有些部分會用馬賽克形式去表現,這其實轉化以另一個方式來致敬《我是真悟》。想請問是否還有其他部分也加入了致敬元素?

1950年左右,在日本有個「光俱樂部事件」,是一位名為山崎晃嗣的東京大學菁英,成立個人借貸公司募集大筆金額,以現在金錢來換算大概是30億,後來自殺了。山崎晃嗣的性格相當自傲,這點有放進故事中俱樂部主腦Zera的性格中。另外,根據東京大木偶劇團創立者飴屋法水先生所言,劇中有部分將日本80年代日航客機墜落事件「日本航空123號班機空難」也融入。當時日航客機墜毀於高天原山,到處是飛機殘骸和屍塊,其中有一位生還者是一個美少女,當時直升機救起那位少女的情景透過電視直播到全國各地。人類製造的科技暴走造成眾多人類身亡,而那位少女生還的畫面,其實對這部劇也造成很大的影響。

 

ー老師去年在日本的虎之穴有辦《荔枝☆光俱樂部》的展覽,另一方面,台北的簽名會也在昨天落幕,想請問老師的感想。

《荔枝☆光俱樂部》出版至今已經12年,這之間曾多次再版,當年在日本第一次舉辦簽名會時還是國中生的粉絲,上次來已經成為獨當一面的社會人士,還抱著小孩來。《荔枝☆光俱樂部》剛出版時有舉辦許多宣傳活動,不過隔了那麼多年,其實也有些不確定到底有多少人會來參加,可是舉辦後發現還是有很多人到場支持,不僅有長期關注我的作品的粉絲,也有新接觸的讀者,年齡層分佈還滿廣的,讓我很開心。這部作品對我來說,是把我自己青春期的心情刻畫其中,或許是因為如此,在過了那麼多年後仍能讓現在年輕人也有所共鳴。

昨天簽名會和日本的感覺很像,不只是現場氣氛、男女比、年齡層等等都很像,讓我不禁有點懷疑現在是在台灣嗎?(笑)

 

 

ー老師以往都是出商業作品,然而這兩年卻開始參加原創作品販售會「comitia」,很好奇怎麼會突然想要參加這樣的活動?

我剛出道時畫了許多短篇漫畫,然而現在日本很少有雜誌可以發表短篇作品,但對我來說,短篇是非常重要的,可以成為實驗新事物、發展成長篇的契機。畫長篇時比較容易陷入在工作的感覺,可是畫短篇漫畫時可以喚起畫漫畫的樂趣。畫自己想要畫的、讀者也想看的東西,我認爲對雙方來說是雙贏的,所以才興起參加「comitia」的念頭。

 

 

ー想請問實際參加「comitia」有什麼樣有趣的體驗呢?

這個啊……要找錢給讀者(笑)。自己製作原創作品到「comitia」販售,需要親手交給讀者書並找錢,這對我來說是很有趣的體驗。以往只要畫漫畫就好,後續就交給出版社,但現在自費出版從頭到尾整個過程都要自己來,包括聯絡印刷廠,到最後報稅的部分都要自己來,感覺非常新鮮。

 

 

ー老師有沒有什麼作品是台灣還沒有代理,但是想推薦給讀者看的?

《ぼくらの☆ひかりクラブ》是《荔枝☆光俱樂部》的前傳,內容是關於這些角色們國中和小學時代的故事。另外還有一部叫做《天音†修洛塔貝茲》,現在還在連載中,希望大家有機會可以讀看看。(註:《天音†修洛塔貝茲》目前由東立出版社代理發行中文版)

 

文:迷迷音 / 照片:迷迷音

著作權 © MeMeOn Music 迷迷音。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加入迷迷音粉絲團最新資訊不漏接  https://www.facebook.com/memeon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