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現場】寫真館Gelatin 廢墟攝影展「残存」座談回顧 「攝影就是我自己。」

攝影師「寫真館Gelatin (寫真館ゼラチン)」今年10月20日至28日再次來台,於谷居 Gu Ju 舉辦廢墟攝影展「残存」,並在10月21日舉行「Night Seminar 究晚-meet 寫真館Gelatin’s photos」講座活動,透過與主持人張道慈的對談,道出照片背後不為人知的創作點滴。

一邊思考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拍出來的照片才有意義與溫度

這次展覽以台灣和日本的歷史廢墟為中心做拍攝,包括日本知名廢墟島嶼「軍艦島」、「池島」以及台灣「十三層」,三處的共同的點在於都曾因礦業一時興起,卻在任務結束、人類離去後被留下,成為廢墟。軍艦島是在今年8月拍攝、池島是在2016-2017年的作品、至於十三層則是今年3月拍攝的。雖然在去軍艦島和池島前對歷史背景即有一定認識,且有專業人士帶領、解說,然而十三層在去之前並沒有特別準備作功課,因此實際到當地面對著這些殘存的建築時,非常直接地感受到強烈的壓迫與衝擊。

寫真館Gelatin 並非專門拍攝廢墟的攝影師,不過因其作品表現手法之故,拍攝的作品常常會被認為是廢墟。他笑著說:「我覺得專門拍攝廢墟作品的人很厲害,很多地方都是禁止進入的,甚至是很危險的,我自己對於這些危險或是禁止進入的地方就會果斷放棄。」雖然這次展覽中公開的軍艦島照片全是未開放參觀地區的照片,然而卻也都是得到拍攝與公開許可後才拍攝的。

拍攝廢墟時,寫真館Gelatin 認為最重要的一點在於不單純只是為了紀錄、或是單純覺得帥就按下快門,而是會一邊思考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拍出來的照片才有意義與溫度;而他自己在拍照時腦中也會不斷浮現對於當時的人是怎麼樣生活的想像。

寫真館Gelatin 的作品皆是以底片拍攝,並親自於暗房沖洗而成。被問及開始攝影的契機, 寫真館Gelatin :「我以前就很喜歡手作、畫畫,但一直都沒有找到一個自己最擅長的事物。當時除了創作之外,也很喜歡聽音樂,翻閱著各種音樂雜誌時,驚覺雖然被拍攝的是不同的樂團、刊載的事在不同雜誌上,但喜歡的照片都是同一個攝影師拍的,因此就特別去看了那位攝影師的展覽,頓悟到攝影也是一種表現方式。」

 

「攝影就是我自己。」

對比強烈,讓黑色更黑」是 寫真館Gelatin 的作品特徵。正是因為世界上所有東西都是彩色,所以透過黑白來表現,反而可以更精簡地凸顯想要呈現的東西。透過獨特的暗房技巧, 寫真館Gelatin 創造出的每張作品都是獨一無二、無法複製的。但是隨著近年來底片逐漸被數位取代,慣用的底片一一停產,寫真館Gelatin 其實也不時在思考未來方向,一方面摸索著數位相機的表現方式,一方面也希望底片可以以藝術的形式留下。

其實不止黑白攝影,寫真館Gelatin 自六年前也開始嘗試彩色底片攝影,甚至曾經嘗試先用數位相機拍攝印出後,再用底片機翻拍、進暗房沖洗,以營造出更不一樣的視覺色彩。會想要挑戰彩色,是因為當時系列展覽的主題分為「黑」、「白」、「緋(紅)」三期,因此在「緋(紅)」的部分便試圖使用彩色底片來拍攝,只是作品太過深沉,讓主持人張道慈不禁疑惑地問:「這是彩色?!!」寫真館Gelatin 笑著澄清:「這真的是彩色!!

 

「緋(紅)」系列照片

 

雖然看到我色彩鮮艷的穿著可能沒甚麼說服力,可是我的內心其實是很黑暗的,所以如果不穿鮮艷一點來平衡,就會被黑暗吞噬。」寫真館Gelatin 解釋道,甚至秀出去年以夏威夷為主題的作品,可以將陽光島嶼營造成如此氛圍,實在非常地「 寫真館Gelatin 」。

 

寫真館Gelatin「lani」系列作品,攝於夏威夷

 

攝影是甚麼?在座談中場休息前,主持人張道慈冷不防地拋出這問題,讓 寫真館Gelatin 不禁大喊:「突然問這問題也太難了吧!」,然而仔細思考了後, 寫真館Gelatin 給出了一個很棒的答案:「攝影就是我自己。」,為其風格作了最好的註解。

寫真館Gelatin 認為藝術是自由的,因此並沒有特別希望觀眾如何看待自己的作品,「但如果大家看了覺得喜歡,那我會很高興。」同時他也希望有興趣踏入攝影的人們,可以多拍攝,透過不斷的拍攝過程中會發現自己喜歡的樣子,並逐漸建立自己的風格。

 

攝影會,讓大家都有機會進到這般黑白世界

配合這次展覽,寫真館Gelatin 二度在台灣舉辦了專屬攝影會「Private Portrait Room _#TW2 」,讓觀眾有機會透過 寫真館Gelatin 的鏡頭看見內心的自己最獨特、最真實的面貌。其實這樣的攝影會是自2017年才首次於日本舉辦的,「我以前是以拍人像為主,建築是最近才拍比較多的。拍人像時總是請身邊好友擔任模特兒。在展覽的時候,常常遇到有素人觀眾說希望也能有機會進入 寫真館Gelatin 的世界之中,因此才開始舉行攝影會,讓大家都有機會進到這般黑白世界,同時也希望藉此讓原本沒有自信的人因此有了自信。」寫真館Gelatin說。相較之下,雖然習慣拍照的藝人比較容易融入,然而不習慣拍照的素人反而也因此有其優點,有更多未知的面貌可以藉由鏡頭被發掘。

曾多次來台的 寫真館Gelatin ,這次除了成功挑戰臭豆腐之餘,也希望有機會拍攝十分以及夜晚的九份,「雖然這都是有名的觀光景點,但我想要以自己的方式拍攝大家所熟知的地方。」也期待明年寫真館Gelatin能帶著新作再次來到台灣與大家見面。

 

著作權 © MeMeOn Music 迷迷音。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加入迷迷音粉絲團最新資訊不漏接  https://www.facebook.com/memeonmusic/

文:迷迷音 / 照片:迷迷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