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現場】RUSH BALL 詳細報導─ BRAHMAN 主唱跳下台瘋狂襲捲全場 滅火器 團員驚喜登場溫馨說「臺灣跟日本就像一家人」

6月30日跨海來台舉辦的「 RUSH BALL IN TAIWAN 」在台大體育館舉行。三點半一到,濃濃宗教氣息隨著梵音響徹空間,如拂塵掃去了濕熱浮躁的空氣。樂團名稱源自印度梵文的BRAHMAN開場方式也相當獨特。樂迷們重拾亢奮的以狂吼歡呼迎接團員們,甫出場,主唱便以濃厚日本島腔的歌聲高唱< 満月の夕 >,昏暗迷濛的橘紅色燈光中其他團員不時以粗啞低嗓和音,中段停下演奏,主唱TOSHI-LOW放下麥克風以肉聲清唱時暗啞渾厚的歌聲一步一拍溫柔的如海浪一層一層拍打沙礫,平靜的那樣簡單恆常卻讓人入迷。這首歌是翻唱自以日本阪神淡路大地震為因所作的歌曲,作為同樣身處地震帶時常受害於震災的臺灣與日本,以此為開場架起彼此之間雖言語不通但擁有共通感受的橋樑非常適宜。

KOHKI 顫抖的吉他尾音尚未熄滅,觀眾便催起熱烈的掌聲。沒有其他寒暄之詞,TOSHI-LOW直接大吼著開啟下一首< 賽の河原 >暴吼著在舞台上原地亂轉激烈折腰,前方中央的觀眾也自動圍出一個衝撞圈放開手腳逢人就撞。接連幾首< BASIS >、< AFTER-SENSATION >也是連鼓掌都不給台下機會,強硬的攻勢拳拳不斷猛烈的炸出爆音,演奏到渾然忘我的MAKOTO帶著貝斯邊彈邊瘋狂旋轉;雜亂暴音中TOSHI-LOW連連朝空中揮拳,充斥憤怒火炎的< 不俱戴天 >紅光映照滿舞台蔓延燃燒,眾人釋放胸口奔騰熱血瘋狂旋轉、Mosh pit埋頭衝撞到底,陰暗紅光暮色中劇烈喘氣一息尚存。 TOSHI-LOW雙手緊抓麥克風壓低支架傾斜上身嘶吼吶喊,又猛然抬起整支麥克風架仰天怒吼,埋在舞台後方鼓座中的RONZI 宛如修羅上身暴烈的猛擊金屬鈸,鼓聲擂若雷鳴,KOHKI 、 MAKOTO長髮長鬍子如焰火上的熱氣飄揚,帶著彼此的樂器高速刷弦亂轉,重重抬腳頓地,台下樂迷們不甘示弱地和台上樂手互比中指也慷慨激昂的跟隨他們激動揮拳。

< ANSWER FOR >時主唱TOSHI-LOW猛然一頭鑽入台下群眾之中引起陣陣騷動,遠距燈光瞄準直直打向觀眾群中的TOSHI-LOW,被樂迷們自動散開成一圈包圍住的他彷彿天塌下來也會那樣持續歌唱。旋律前前後後奮起又緩下,樂迷們一下停下喘息一下又暴動起來猛烈衝撞,反反覆覆撩動眾人劇烈跳動的神經。傳說中鬼一樣的TOSHI-LOW儘管身處衝撞中心仍能穩如泰山的不受影響持續歌唱,沙啞粗曠的歌聲從人群中心不間斷地傳出。一波波人群湧向某個方向,現場有如地殼板塊推擠堆疊成山,TOSHI-LOW被一隻隻手交疊成的地基扛起,單單他一人散發的氣場就強大到如一座城一樣出巡游移在客席間輾壓全場屏息臣服,所到之處圍眾紛紛澎湃洶湧著歡呼膜拜。雖氣勢壓人但TOSHI-LOW仍親切的和樂迷握手擊掌,現場千位來自各方的樂迷此時此刻都被吸引住朝同個方向集中湧去,上千雙手朝一個中心點高舉揮舞,宛如反向漣漪一波波一圈圈集中推向被拱在中心穩如帝王的TOSHI-LOW,場面既震撼又壯觀。

BRAHMAN自311東日本大地震之後一直不間斷致力於賑災及向外界傳達災害相關訊息,名曲< 鼎の問 >在那之後誕生。仍高坐人群搭扶成的王座上的TOSHI-LOW唱著此曲的同時,舞台旁的大螢幕顯影出311地震當時與剛發生過後的相關影像,穿輻射防護衣的人員、記者會的照片、核災剛發生時的相關人士的照片,照片中人們凝重的表情與坦然的神色對比深深印在觀者腦海,伴隨著旋律與歌聲,照片一張張清晰地浮現,有別於先前全部都是黑白照片,最後幾張災區漸漸恢復生機的美景染上了生命力的彩色,看著聽著,胸中緩緩沉澱下平和感受。

回到舞台上的TOSHI-LOW開口笑稱了台北樂迷們比瘋狂的高雄樂迷有禮貌多了,聞言台下剛暴動衝撞完的群眾不禁汗笑。話題一轉他趁機力邀大家八月時到關西去參加正統的「RUSH BALL」音樂祭,笑稱台灣到關西只有三小時其實不遠,豪邁的笑聲引得台下眾人跟著大笑。語調一轉, TOSHI-LOW提起了七年前東日本大地震及嚴重海嘯,當時日本的人們失去了很多東西,朋友,家人,房子跟回憶。但在那之後創造了新的東西,交了新的朋友。緊接著TOSHI-LOW朝後臺伸手笑著邀請「新朋友」上台,在眾人好奇的目光中臺灣樂團滅火器團員大正及宇辰驚喜登場,引來不小驚呼。主唱大正上台後就先開了個玩笑引起客席爆笑叫囂,隨後大大稱讚了BRAHMAN的有情有義並對兩團同台表示榮幸,接著感性表示「臺灣跟日本真的有時候就像一家人一樣。」最後更請台下眾人將 BRAHMAN當成自己人繼續支持。

在賣關子神秘預告明年BRAHMAN和火氣音樂會有所合作之後,兩位主唱共同宣布演唱< 今夜>,驚喜尖叫聲中宇辰也背上吉他和KOHKI 、MAKOTO面對面彈起悠揚旋律,大正也全程以日語展現誠意和TOSHI-LOW合唱,溫馨的氣氛讓一曲尚未歌畢台下就早早鼓起喜悅的掌聲與口哨聲。興味正濃的TOSHI-LOW立刻趁機再討一首歌合唱,並稱是自己在臺灣最喜歡的歌:「<おやすみ台湾>。」一說出口立刻引來台下開心尖叫,<晚安臺灣>中日語雙版本極為難得的由TOSHI-LOW及大正兩位主唱同聲合唱,台日友好的深厚友誼孳生蔓延在現場眾人心中。溫馨柔和的音樂中大正坐在舞台邊帶著台下左右揮舞手臂,TOSHI-LOW鐵漢柔情的笑著跟著打拍子。在大方讓與TOSHI-LOW唱完最後一句歌詞後,大正與宇辰在和BRAHMAN團員們握手擁抱後瀟灑退下舞台,觀眾席間歡聲雷動。

清晰的貝斯音帥氣的連綿不絕組成高聳音牆,光芒朝空中呈扇狀照射散開, TOSHI-LOW青筋暴露激動吼唱著沈重壓制的爆吼,寬大舞台上白光閃爍中悶絕的狂躁節奏蘊含的龐大情緒重重強壓現場空氣,暴躁又壓抑,密密壓覆眾人喘不過氣來。TOSHI-LOW在< 真善美 >叫囂的沉滯氣氛中仰天嘶吼沙啞低喊,全場觀眾被震懾的安靜無聲,獨剩主唱發狂對天怒吼的喊唱迴盪。TOSHI-LOW在逆光中指著觀眾們吶喊完最後一句就將麥克風隨手一拋,重重落地的驚愕砸音迴盪滿室,滿堂喝彩的喧嘩隨之追上充斥偌大場內。

BRAHMAN
BRAHMAN

 

 

 

 

文:迷迷音/照片提供:好玩國際文化

加入迷迷音粉絲團最新資訊不漏接  https://www.facebook.com/memeon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