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專訪】 GLIM SPANKY 「搖滾最根本的其實還是希望、愛、和平。」

繼去年大港演出之後,GLIM SPANKY於今年來台舉辦單獨公演。主唱松尾レミ的聲音極具辨識度,爆發力與穿透力都非常適合搖滾。跟吉他手龜本兩人一起搭擋,可說是平成世代中最令人能想起「搖滾年代」的日本樂團。演出前,迷編有幸和樂團再次對談。大概是因為已經是第二次來台演出,因此團員們感覺比較放鬆,尤其是吉他手龜本(或許是因為一邊喝著他最愛的珍珠奶茶吧),比起上次訪談感覺上更嗨、話也更多了些。演出當天非常精彩好看,迷編已經把這場Live排到個人2018前幾名了。當天演唱會報導請看: 爆發與率直的搖滾歌聲中飆出無限延伸的景色 GLIM SPANKY 命中注定的台灣公演

インタビュー日本語バージョン

左:吉他手龜本 右:主唱松尾

 

ーGLIM SPANKY有許多和電影、動漫合作的樂曲,最近更與解謎活動・實境搜查遊戲「歌舞伎町 探偵7」合作。想請問兩人曾經玩過解謎遊戲嗎?

龜本:沒有耶,似乎蠻有趣的。這次是使用我們原本就有的曲子<褒めろよ>,實在很令人感謝呢。

松尾:就是呢。那個實境搜查遊戲中有做一些人物設定,繪製那些人物的設計師覺得遊戲跟GLIM SPANKY的曲子很適合,因此便如此決定了。遊戲製作組還有來看我們的演出,真的很高興。

 

 

 

ー兩位喜歡這類偵探相關的故事嗎?

 

松尾:並沒有特別喜歡偵探相關的故事,不過那個遊戲似乎很好玩,因此有機會的話也想要參加看看。

 

ー新單曲《愚か者たち》的PV最近剛在網路上公開,分成兩格的畫面十分有趣,想請問這是由團員提出的想法呢?或是全權交由PV導演做發想?

松尾:我們有跟導演說我們喜歡的風格和希望使用的色彩,至於完整企劃則是由導演做提案。導演認為直接沿用單曲封面的意象來做應該不錯,因此完成了這支和單曲封面設計緊密連結的PV。

 

<愚か者たち>同時作為電影「不能犯」的主題曲。「不能犯」其實也是從漫畫改編而來的。上次訪談中,龜本有提到很喜歡動漫,尤其是鋼彈,想接著深入請問是喜歡鋼彈的哪一系列呢?

 

龜本:我最喜歡鋼彈最初的「機動戰士鋼彈」、「機動戰士Ζ鋼彈」、「機動戰士鋼彈ZZ」這三個系列。還有大概八年前,同一個時代背景有出「獨角獸鋼彈」,我也非常喜歡「獨角獸鋼彈」。日本有很多搖滾樂團唱了鋼彈的主題曲,一邊聽一邊覺得很羨慕呢(笑)。

 

ー「獨角獸鋼彈」正是台場最近新建好的鋼彈呢。

 

亀本:啊!原本台場也有一個「鋼彈」不是嗎?那是最初期的鋼彈,最近才改成獨角獸鋼彈。

 

松尾:獨角獸鋼彈是最新的鋼彈?

 

龜本:是新的鋼彈。鋼彈有很多很多種…..(沒想到松尾這一問竟點到龜本的開關,龜本超級積極熱情地開始說明起來,讓松尾不禁笑喊「糟了!」)

 

ー有去台場看過了嗎?

 

龜本:去了!去了!雖然他才做到8成而已,不過有看了喔!

 

松尾:看了看了!好大!

 

ー那麼,最近最想要合作的動漫就是鋼彈嗎

 

龜本:雖然很想做(笑),其他有想做什麼嗎?

 

松尾:海綿寶寶!

 

龜本:海綿寶寶沒有可能吧!(笑)

 

《BIZARRE CARNIVAL》中使用了過去沒有用過的12弦吉他等樂器和機材,想請問實際演出和錄音有甚麼不一樣的地方嗎?有甚麼特別困難的部分嗎?

 

龜本:沒有不一樣呢。

 

松尾:對!幾乎就跟錄音的時候一樣,沒有改變。當然也會有些例如合成器的聲音、康加鼓的聲音或是用播放的,而非當場演奏,這些部分在實際演出時也是如此。基本上現場演出就跟錄音完全一樣。

 

ー錄音也是大家一起一次錄嗎?還是分別收錄呢?

 

松尾:基本上是大家一起錄。

 

龜本:包括鼓和貝斯也是,大家一起錄。

 

松尾:對!

 

ー好厲害!

 

龜本:一起演奏時人力不夠、沒有辦法錄到的部分,或是有想要追加的聲音會再另外收錄來疊上去,不過基本上大家可以一起演奏的部分會一起演奏。

 

ー原來如此!另外也想問問,上次GLIM PSANKY來台灣時,亀本曾說對於台灣人有著玩陀螺的印象,實際到高雄參加大港開唱、逛了逛台灣的城鎮,對於台灣有甚麼樣新的印象呢?有沒有一些新的發現?

 

龜本:大概是因為距離很近吧,所以相較於其他國家,來到台灣覺得沒甚麼違和感,像是普通街道的空氣、食物、人的感覺都是,雖然語言不一樣,但覺得很容易就能融入其中,沒有違和感,可以好好享受。無論是以前第一次來台灣時,或是去年到高雄參加音樂祭時都有如此感覺。

 

松尾:這次是第三次來到台灣,每次來台灣都更喜歡這地方。一開始因為對這國家完全不了解,也沒來過,食物是什麼樣的味道也無法想像,不過第三次來到台灣,開始覺得心情比較放鬆,也因此非常期待這次來台,還有日本人不習慣的八角也漸漸能習慣那味道了!

 

ー喔喔!真不錯呢!

 

松尾:習慣一點點了(笑)還有因為台灣溼度很高,無論是對皮膚或喉嚨的保濕都很不錯,感覺很舒服。

 

ー這次來台灣有什麼想要體驗的事情嗎?

 

松尾:非常多!除了昨天去吃的小籠包,還想吃飲茶,想要喝很多台灣茶。還有想要去腳底按摩(笑)。

 

ー那很痛喔!

 

松尾:很痛嗎?有點想去試看看呢。

 

ー前陣子樂團發表了武道館公演的消息,第一次在武道館舉辦公演,想要做怎麼樣的演出呢?

 

松尾:不特別去想因為是武道館所以要加油之類的,就是和平常一樣,希望可以拿出更棒的自己,營造出超嗨的搖滾演出。不想要想太多,想要用很棒的心情去演。

 

ー關於這次武道館公演,松尾在發表時曾說:「搖滾可是活著的喔」,這句話同時也是迷你專輯《ワイルド・サイドを行け》的主題。想請問對於GLIM SPANKY而言,搖滾到底是什摩?

松尾:雖然我一直說是希望,不過無論是多麼具有反抗性的曲子、或是也有很多搖滾樂手唱著把世界視為笨蛋的曲子,但那都是因為想要實現幸福、實現愛與和平而產生的憤怒。

因為不能實現愛與和平,所以才會把那種懊悔的心情唱成歌。我認為搖滾最根本的其實還是希望、愛、和平。我認為無論是怎麼樣的曲子、用甚麼樣的方式呈現,都有希望在其中。

GLIM SPANKY 去年發行的第三張專輯BIZARRE CARNIVAL,台灣公演是這次同名巡迴其中一站。 封面設計讓人想起高唱愛與和平的60年代搖滾。

ー這也是你們想要透過音樂傳達的訊息嗎?

松尾:對,是的。GLIM SPANKY也有許多曲子在於表現懊悔、憤怒等等的心情,但是那之中一定會透過歌詞、透過精神上的部分來讓大家看見希望。絕對會在哪裡讓大家看見和平的精神。

 

後記:為了想要拍出具有台灣感的照片,因此提議到台北的街道拍照,沒想到團員們十分配合地答應,龜本還很興奮地馬上主動說想要拿迷迷音的牌子。雖然不幸遇上風超大的時候,但團員們也沒有表現出任何不滿,很認真地、親切地完成了拍攝。拍攝完後,松尾和迷編聊到化妝的問題,透露她那獨具風格的美麗眼妝都是自己畫的呢!

 

感謝龜本把迷迷音的招牌拿的很帥氣!

 

當天風真的很大,謝謝松尾與龜本兩人從頭到尾很有耐心的配合。

 

文:迷迷音

照片:迷迷音

 

有話想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