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現場】爆發與率直的搖滾歌聲中飆出無限延伸的景色 GLIM SPANKY 命中注定的台灣公演

1月20日,GLIM SPANKY終於帶著新專輯《BIZARRE CARNIVAL》來台展開第一次的台灣公演。

這次歌單基本上和1月6日樂團在東京新木場STUDIO COAST舉辦的『BIZARRE CARNIVAL Tour 2017-2018』最終場相同,服裝造型也一樣。不過,不同的是,

這是一場只屬於台灣樂迷與GLIM SPANKY「命中注定」的演唱會。

以帶點民俗調性的Steeleye Span樂曲<Gower Wassail>做為開場背景音樂,重複而固定的節奏、如聖歌般的旋律。藍光之中,隨貝斯、鍵盤和鼓手一一上台,在日本被譽為「珍妮絲賈普林重生」的女主唱松尾和吉他手龜本在全場掌聲中現身,率先帶來這次會場同名曲<THE WALL>。

THE WALL的logo襯在後方牆上,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就和主唱松尾說的一樣,這場演出一定是命中注定的。

帶點奇幻感的鍵盤旋律作為過橋,踩過高牆,以<BIZARRE CARNIVAL>開啟微醺的嘉年華盛宴。

松尾換上這次新專輯中特別使用的12弦吉他,在大鼓聲不斷前進的步伐下繼續來到<The Trip>。

「謝謝。」松尾以標準的中文向大家道謝,

接著更用中文向眾人打招呼「大家好,我們是GLIM SPANKY。

旁邊的龜本接著一個帥氣撥弦,秀了一段讓人興奮的吉他solo代替自我介紹,

在一個轉音下就這麼瀟灑進入了<ダミーロックとブルーズ>,反而更加吸引全場注意力。

一反前面幾首的搖滾風格,厚重的低音與藍調節奏讓這首聽來別有味道。

中段回到吉他流暢而非常有個人味道的solo,這時松尾也趁機換了把吉他,

讓第二段的編曲聽來更加豐富有層次。

鼓聲落下,來到節奏強烈的<いざメキシコへ>。沒有用什麼虛華的合成器音效強加裝飾,

反而是非常率直純粹的搖滾之聲。位於後方的鼓手しゅんたろう,十分投入地一邊打鼓一邊帥氣轉鼓棒;

松尾和龜本兩人丟接旋律配合得恰到好處,不會有互搶當主角的感覺,如此完美的銜接轉換讓曲子聽來更加舒服、同時也更加精彩。

紅光染上舞台,不斷往前奔跑的鼓點迎來「航海王電影:GOLD」主題曲<怒りをくれよ(把憤怒給我吧)>,全場不禁高舉起手來隨著節奏揮拳。

這首歌現場熱度完全超越CD,精心安排的層次變化都聽得更清楚。第一段副歌歌詞結束瞬間,

接上吉他熱血的solo,卻在接回A段時又將原本即將滿溢的情感壓回,吊著聽眾胃口,

讓心底更加蠢蠢欲動;直到第二次副歌歌詞結束,情緒沸騰,奔放的吉他solo如火花一般華麗閃耀;

而在最後一次副歌時,激動情緒更是完全爆發,直到最後一個乾淨收尾,

謝謝!」,燃起全場熱烈歡呼掌聲。

曲風一轉,松尾以低沈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唱起<END ROLL>,收放自如的歌聲讓整首曲子張力十足。

然而下一首竟又再來個大轉變,黑暗中,松尾悠悠清唱起<闇に目を凝らせば>,

嘹亮的歌聲迴盪,穿透了每個人。將小小的THE WALL瞬間化為風吹不斷的遼闊砂原。

全場屏息聽著,寂寥而響亮、帶點沙啞的歌聲緊緊揪著聽者的心;

而後續疊上的吉他solo更又再緊緊勾住了所有人的心弦,直到曲子結束那一刻,爆出如雷的掌聲。

松尾換上木吉他刷起節奏,延續方才氣氛,接著帶來<Velvet Theater>;

不過這次則改由龜本的吉他獨奏吟唱起這首孤寂的樂曲。然而中段過橋,卻聽得低沉鼓聲一擊擊落下,如

波紋般迴盪整個THE WALL;一盞燈灑落彈著滄桑solo的龜本,更顯得哀愁。

放下吉他,松尾站到麥克風架前,由龜本的木吉他作為伴奏,緩緩唱出<お月様の歌>。

簡單的編制,卻讓音樂顯得更純粹。淡淡黃光照耀著松尾,

平穩的旋律就如同在窗前對著外頭月亮歌唱一般,搖籃曲似的曲調輕輕撫慰了聽者的心。

「開心嗎?」松尾可愛的中文語調讓大家熱烈回應,

大概是沒想到台下竟如此熱情,松尾不禁害羞地再說了一次團名,並向台下道謝。

綠光之中,鈸聲和吉他交織著不斷向前的節奏,松尾低沈吟唱起<吹き抜く風のように>,

逐漸高漲的情緒使得全場隨著舞動、搖擺,並在結束那刻爆出大歡呼。隨著台下越來越熱烈,

台上的演出也越來越奔放。松尾投入全身力量唱著<Freeder>和<美しい棘>,堅定地唱出自己的信念。

工作人員將小樂器架移到台前,這次松尾不彈吉他,改打小樂器;

(註:小樂器=沙鈴 鈴鼓 木魚 小拔 三角鐵之類的小型打擊樂器)

而龜本也換上木吉他,一同奏起<白昼夢>。松尾敲了敲三角鐵、撥弄著小樂器,而後將鼓棒給龜本玩,

沒想到龜本一手抱著吉他根本沒辦法好好敲,只得亂打一通,讓台下不禁笑了起來,

但龜本還回鼓棒的下一秒,竟帥氣地秀了一段拍板,引起全場歡呼,甚至開始隨著節奏拍起手來。

樂迷們的熱情,使得松尾唱完後誠摯地說:「我最喜歡台灣了!」,甚至用中文大喊「我愛你們!」

還偷看了下小抄用中文問:「大家嗨嗎?」不過不等大家回應,樂團又馬上奏起<Sonntag>。

 

其實整場演出松尾幾乎都沒有休息、也沒喝太多水,演出卻還是保持著極佳的水準,

甚至越到後面爆發力越強,非常令人佩服。

乘著鼓手打出的八拍鼓點,龜本調整著效果器營造出扭曲音牆,帶來快節奏的<ビートニクス>。

情緒高漲的松尾唱到一半還大喊了「台灣!」,龜本超長的華麗solo更是掀起一波高潮,

使眾人紛紛高舉起手來揮舞、跳動,無論台上台下都沈浸其中。

松尾走到台前和大家一起拍手打節奏,鼓手高舉起鼓棒、重重落下,打著穩健的大拍,

迎來<NEXT ONE>,無論是松尾或龜本的演奏都更加放開,一邊也走到舞台各處煽動著所有人的情緒,

甚至可以聽到台下高舉手臂跟著大唱「Yeah yeah yeah!」直到最後以<アイスタンドアローン>結束演出。

團員們才剛下台,眾人馬上激動歡呼拍手、大喊安可。龜本、鼓手和鍵盤手換上了週邊T恤,

松尾則開心道謝。

「GLIM SPANKY的CD在台灣發行了,買CD的人等等可以參加簽名會。

第一次的海外公演可以在台灣舉辦,真的很高興。我真的很喜歡台灣,也有私下來台灣旅行過,

所以可以在最喜歡的台灣透過搖滾來與大家建立起連結,真的很感謝大家。」

聽到台下大喊「I LOVE YOU」,松尾也笑著手比愛心、用中文回了「我愛你們!」,引起全場歡呼。

接著,來到樂手介紹時間。第一個被介紹的鼓手しゅんたろう秀了一段帥氣solo;

然而貝斯手栗原大卻完全不受熱烈氣氛影響,不僅整個面無表情,也無意炫技,

僅是低頭默默彈起自己喜愛的溫柔曲調,彈完也不看台下的直接後退一步,非常害羞低調,

讓松尾在一旁起鬨大喊「好帥」的同時,也去推了推栗原大要他講句話,

栗原大這才有點無奈地到麥克風架前默默地說「謝謝」,如此反差卻讓全場樂迷更加興奮地大聲歡呼;

至於鍵盤手栗田ユウスケ小秀了一段自彈自唱。

輪到吉他手龜本,竟彈了The White Stripes 的<Seven Nation Army>作為solo,瞬間帥死全場;

而主唱松尾則翻唱了一小段Carole King 的<I Feel The Earth Move>,非常有味道。

龜本大喊一聲「NEW SONG!」,獻上新作<愚か者たち>,這首歌被選作電影「不能犯」的主題曲。

緊接著<大人になったら>,

 

最後在<褒めろよ>中將所有人捲入屬於GLIM SPANKY的搖滾之中,台上和台下合為一體。

唱到一半松尾更情不自禁地大喊了「I LOVE TAIWAN!」而所有人也以加倍的熱情回應。

演出結束後,龜本邀請大家一起拍合照做紀念,

甚至要松尾以及所有支援樂手們一同下台來跟樂迷們站在同樣的高度合照「因為很難得!」龜本說著,

和大家一起留下了第一次海外公演最棒的回憶。

結束後,現場觀眾們意猶未竟地討論著方才演出、排隊參加簽名會。

舞台下可愛親切的兩位團員,一站上舞台的爆發力和渲染力卻是如此的強大,現場的熱度停留在腦中無法消散。

雖然今年才剛開始,然而現在就可以確信,這個晚上將會列入今年看過最好看的演出前幾名了吧。

 

歌單請見此

文:迷迷音

照片:KEEDAN

Special Thanks:KEEDA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