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訪問】 HURTS 傷痛樂團 睽違7年來台 開唱前先學台灣史 「用音樂告訴大家做自己很重要」

HURTS 傷痛樂團 認真學中文、了解台灣歷史

睽違七年,HURTS 傷痛樂團 終於帶著第四張新專輯《DESIRE》再度來台,於台北Legacy舉辦公演。演出前,樂團首先與媒體進行會面。身材修長的兩位團員ー主唱Theo Hutchcraft和鍵盤兼吉他手Adam Anderson帶著親切笑容現身,Theo更以中文向大家打招呼,讓氣氛從一開始便顯得輕鬆。

樂團前一晚剛抵達台灣,雖然Adam因為時差問題而在飛機上大睡了一覺,不過來台灣前在日本待了一星期的Theo卻已習慣而顯得怡然自得。

HURTS 傷痛樂團
左:Theo Hutchcraft 右:Adam Anderson

 

其實Theo從16歲時便曾嘗試學中文,但因為實在太困難了,僅學兩個月便不得不放棄,現在只記得「謝謝」、「再見」等簡單的詞彙;但對各種新事物充滿好奇心的他當場和記者學了「我愛你」的中文,甚至還在來台灣前認真學了台灣的歷史。

「像台灣跟日本、中國之間的歷史關係、蔣介石、……等等,我總是在演出前了解一些當地的歷史,因為我將要在這裡演出,所以我認為多了解一些當地文化是很重要的,而且那也很有趣!台灣的形狀聽說長得很像番薯是嗎?我會再試著多了解一點。」Theo談道。

HURTS 傷痛樂團

說起中文字就不得不提到七年前HURTS第一次來台時,Adam手上的「囍」字圖樣引起樂迷間熱烈的討論,甚至有樂迷以此為題延伸創作同人文。這次迷編也特地準備了「囍」字貼紙送給團員,看到七年前的照片,Adam不禁笑說「那真是個很棒的回憶!」,開心收下貼紙。

Theo透露前一晚去逛了士林夜市,還興奮地說:「那邊很酷,有超多瘋狂、奇怪的食物,像是有很多章魚就這麼大大掛在那邊,還有很多漂亮的水果!」

更表示希望能有時間去象山眺望臺北的風景;至於Adam則提到早上去光華商場逛了逛。問到是不是有可能將這次的亞洲行經驗納入下一張作品中,

Theo說:「有機會的話一定會把這次亞洲的經驗放入下張專輯中,只是我們這次沒有太多時間待在亞洲,距離上次來亞洲已經七年了,我們會試著更頻繁地來到亞洲!」

這次亞洲巡迴是以HURTS的最新專輯《DESIRE》為題,《DESIRE》於去年(2017年)9月發行,納入更多新的元素,呈現出HURTS新的一面。

「裡面每一首曲子都很貼近我們個人,因為整個製作過程主要就是我們兩個在一間房間裡弄的,沒有拉太多其他人進來參與製作,所以就比較是我們自己的作品。每一首曲子都反映出來我們是誰。明亮的歌曲顯現個人特質,悲傷的歌曲則呈現出我們的另一面。透過音樂,我們向大家展現自己。」Theo談論道,

HURTS 傷痛樂團

同時也提到,他們所發行的每張作品所富含的心情都不太一樣,而現在有了第四張專輯,可以在演出中表現出更多不同的情感,讓演出更豐富。「《DESIRE》感覺更加積極,同時聲音更直接,讓我們演出充滿了故事。」

收錄於《DESIRE》之中的<Beautifal Ones>一曲,牽涉到LGBT的議題,MV更由Theo親自男扮女裝演出,引起廣泛討論。樂團表示會做這首曲子是希望鼓勵大家做自己,

「我們有很多樂迷都很特別、和一般人不太一樣,因此我們希望可以寫一首曲子告訴大家不要害怕成為自己想要的樣子。而MV就是想要告訴大家,有些人想要做自己,但要做自己卻很困難。我們覺得告訴大家這件事情很重要,而推出後反應也很好,讓我們覺得沒有白做。」

 

 

不過其實被稱為英倫憂鬱流行樂掌門人的HURTS,自第三張專輯《SURRENDER》便開始在風格上有了不小的轉變。針對此點,Theo指出他們的第三張專輯是個蠻大的嘗試,並希望透過那張專輯來呈現他們身為一個人的不同面向

「就像一般人一樣,我們也是會有些日子過得很開心、有些日子過得不是很好。如果每一張專輯都像第一張專輯,那對樂迷是很不誠實的,所以我們持續去挑戰嘗試不一樣的東西,不過其實我們做的事情一直都是一樣的,就是去挑戰。下一張專輯也會是如此,或許風格會又再來個大轉變,我們也不知道。」

HURTS 傷痛樂團

不僅只在音樂上更貼近個人,去年5月,Adam甚至選在生日時於Instagram公開自己患有憂鬱症一事,被問到為何會選擇公開?Adam表示會想說出這件事,是因為這將會串連起許多有一樣感受的人。

「對我來說,我只是想要表達隱藏在我之中的自己,想要講出這個秘密,從隱藏秘密的狀態中解放。而且讓別人知道自己很脆弱其實也會引起其他人的共感,讓很多類似狀態的人彼此連結。這一步對自己和對別人都很重要。說出來後讓我覺得好像卸下了重擔。」

Adam Instagram全文: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letter from me. Thank you for reading.

A post shared by Adam Anderson (@adamhurts) on

談到前幾日小紅莓合唱團The Cranberries主唱Dolores O’Riordan突然去世的消息,Theo表情哀傷地說:「那很難過……真的很令人難過,有任何一位樂手在你活著的世代去世,總是令人難過。他們的音樂對很多人而言具有特殊意義,也為許多處境艱難的愛爾蘭人發聲,這樂團真的很棒。像是<Zombie(殭屍)>這首曲子也是我學吉他時第一首學的曲子……」

 

 

即將在台灣開唱,問及演出前是否有特別的必做儀式?沒想到樂團仍舊維持著演出前自己燙衣服的習慣不變。「從剛開始,每次上台前我們都必須要燙自己的衣服,後來就覺得那個時刻滿鎮靜的,有點像冥想,那當下只要專注於一件事情、把這件事做好就好。其實我想我應該沒那麼喜歡燙衣服,但是我必須要做。直到現在,對於上台演出這件事我們還是會緊張。為了讓自己做出好的演出,所以在上台前我們必須要找些其他事情來做,轉移注意力。」

HURTS 傷痛樂團HURTS 傷痛樂團

雖然已經七年沒來台灣,然而透過SNS,HURTS常常收到台灣樂迷的訊息請他們來台灣,

所以我們終於能夠再來台灣真的很棒!似乎不是很多英國樂團來台灣演出,因此我們非常感謝有那麼多樂迷們買票支持我們!」Theo高興地說。

HURTS 傷痛樂團「THE DESIRE TOUR 2018」第一站台北場結束後,將至韓國、日本、中國、俄羅斯、土耳其等地演出。在台北公演上,Theo也承諾樂迷下次一定不會讓大家再等七年!

攝影:迷迷音

文字:迷迷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