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編聽聽】貼近人心的憂傷 坦然面對自我 HURTS傷痛樂團

還記得HURTS當年推出第一首<Wonderful Life>作品,只花20英鎊(約台幣一千元)拍攝的PV卻在網路上瘋傳,瞬間突破2000萬點閱率;隨後推出的《Happiness》不僅概念完整,與團名相符合的憂鬱氣息更緊揪住聽者的心,快速席捲了歐洲各國音樂榜。

許多流行音樂總是歌頌著光明美好與愛情,閃耀到讓人覺得噁心虛偽,甚至想生氣大喊「不要再騙人了!」,然而HURTS卻反其道而行,深入地且勇敢地去描寫內心的憂傷與黑暗,甚至連聖誕節時推出的新作<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New Year’s Day>也沒有任何歡樂氣氛,冷調的歌聲唱著微弱的祈求,折人心扉。然而即使憂傷,在掙扎吶喊中卻仍冀求著一絲希望,就像<Wonderful Life>談論著自殺與被拯救,而現實生活中的他們也真的因為這首歌一舉翻盤成為憂鬱流行樂的掌門人。

雖然憂傷,然而HURTS的音樂並不在於描寫那些國破人亡、天崩地裂那種過於強烈的情緒,而更加著重於一般人內心中深藏的哀傷憂鬱,甚至有時會用第三者的角度來客觀且抽離地描寫這些情感,恰到好處而不會過於激烈到讓人置身事外。透過磁性的嗓音,將聽者內心的防護一層層融化,讓共鳴的悲傷傾洩流出,得到舒緩,進而再次站起,如同<The Water>中唱的「I wish that I was stronger/I’d separate the waves/Not just let the water/Take me away」。

除非是中毒超深的樂迷,否則一般人在一張專輯中大概總會有一兩首曲子不合自己的胃口,然而初聽HURTS的第一張專輯《Happiness》卻不會有這種問題,每一首曲子都讓人百聽不厭,直到聽完最後一首又不禁再次按下播放鍵,也因此很難在此特別挑出其中一首來推薦,無論是開頭充滿震撼的的<Silver Lining>、加上Richard Knight的和聲而顯得更加開闊的<Illuminated>、尚未正式出道便邀來Kylie Minogue合作的<Devotion>…..每一首都很難取捨,只想請大家挪一小時出來,從頭到尾好好聽一次這張經典專輯。網路上可以看到許多樂評分析著HURTS所使用的各種音樂元素,像是80年代的新浪潮等等,然而到底應該將其歸於樂種根本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就是HURTS。

 

對於一炮而紅的新人,流傳著個說法:「第一張專輯紅不一定就是真的紅,第三張專輯才是關鍵。」許多新人在第一張專輯對上了聽眾所愛的口味,繼而第二張專輯也會延續此風格創作,然而到了第三張若是依舊使用原本的風格,那麼聽眾們也會開始膩,因此許多人會在第三張專輯來個大轉變,但要走往甚麼新方向卻是個極大的關鍵。HURTS也是如此,繼《Happiness》之後更進一步向下深入刨掘,做出更加黑暗沉重的《EXILE》。

相較於第一張專輯,《EXILE》在情感表現上似乎較為內斂,但卻也是這樣的內抑,將聽者完全吞噬。尤其是主打曲<Miracle>,唱著心中沒有愛、沒有光、黑暗蔓延毫無止盡,卻還是希望、祈禱、努力掙扎,希望奇蹟有天能發生。雖然焚燒十字架的MV被禁播,不過即使沒有視覺輔助每次也都能從音樂中感受到那強大的黑暗。而<The Road>更是透過音樂將聽覺空間延展開來,從一開始黑暗中帶著不安與恐懼的輕唱開始,中段突然砸下大片音牆,壓得聽者喘不過氣來,直到最後一秒才終於得以呼吸,卻也處在方才的震驚之中無法動彈。

當然,這張專輯中也可以看到HURTS加了許多新元素的嘗試,例如改成以吉他寫歌(第一張專輯是以鋼琴來作曲),甚至主唱Theo在<Blind>MV中的演技也讓人為之驚豔。其實團員也曾透露,在這張專輯的製作上累積了很大的壓力,雖然如此但就結果而言,可以說是完全沒有辜負樂迷的期待。

直到第三張專輯《SURRENDER》,HURTS終於來個大翻盤,不僅歌詞與旋律變得明亮流行,就連專輯封面也一改前兩張的黑白色調,使用了讓人意想不到的粉紅色系,不過在字句與旋律間仍可發現到屬於HURTS的色彩。樂團表示在製作這張專輯過程與前兩張不太一樣,透過旅行、放鬆使得視野更加開闊,也造就這張充滿創新與活力的專輯。

去年十月,HURTS終於再推出第四張專輯《DESIRE》,挑戰了更多新元素讓有些樂迷覺得風格似乎有頗大的轉變,旋律偏向流行、節奏更加輕快、風格也更為明亮,不過聽了幾次後了解到,這還是HURTS。尤其在歌詞方面,他們更敢於貼近並寫出自身想法,同時也探討到更多的性別、社會議題以及人性慾望等較為廣泛的層面。其中<Beautiful Ones>,不僅強烈明示「做自己」的重要,MV中以倒敘手法描述身扮女裝的Theo受到欺凌更是激起廣泛討論,甚至讓這首曲子被選為國外同志遊行的主題曲。

其實在《DESIRE》發行前,吉他手兼鍵盤手Adam於五月自己的生日時,公開了自己患有焦慮症與憂鬱症超過二十年,雖然目前還在復原中,不過他希望透過公開談論,讓處在相似情況中的人們有多一點勇氣去面對自己。從HURTS成團至今,透過音樂可以感受到他們似乎越來越坦然地面對自己;而聽著HURTS,也促使著自己學習坦然面對自我,學習活得心胸開闊。

 

We are the beautiful ones.

 

文:迷迷音

照片:迷迷音

有話想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