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真館Gelatin迷迷深度訪談(3)ー喜歡的東西都有所相連

MeMeOn Music迎向兩週年之際,舉行了寫真館Gelatin(寫眞館ゼラチン)首次海外個展「溫度」。寫真館Gelatin常為雜誌「KERA」以及有村竜太朗(Plastic Tree)、cali≠gari、京(DIR EN GREY/ sukekiyo)……等眾多樂團擔任攝影而聞名。

寫真館Gelatin的作品皆以底片拍攝,並在暗室親手沖洗,獨具風格的黑白魅力吸引著無數粉絲。相對於黑白的作品,寫真館Gelatin的服裝打扮卻是十分色彩鮮豔,形成極大的反差,同時本人也非常溫柔親切,是位極為有趣健談的老師。

超過25年的攝影經歷,背後到底有曾有什麼樣特別的境遇呢?這次迷迷音與寫真館Gelatin進行了深入的對談。

喜歡的事物、喜歡的人全部連結在一起

ー當初開始拍照的契機是辻沙織攝影師,那麼找到自己的風格的契機又是什麼呢?

以前我很喜歡畫畫、手作等等的美術相關事情,但並沒有特別想要如何去表現自己,就只是喜歡畫畫、做東西。

可是高中時第一次看到辻沙織的展,就覺得「我想要做的事情就是拍照!」(笑)明明完全不懂攝影,但還是靠著滿腹熱情就這麼進去了專門學校學攝影(笑)

找到自己所想要表現的世界觀則是在學生時代,在書店看到Deborah Turbeville的《過去を恋する女たち》攝影集時。這本攝影集中有黑白照也有彩色的作品,而我當時學的是黑白攝影,因此便將當時看這本攝影集時所產生的想法融入自己的攝影作品中。

ー拍攝黑白作品的視角和彩色是不是有些不一樣呢?

我想應該是有些不同的。在拍攝黑白照片時,對於建築物上自然留下的老舊傷痕、經年損壞劣化的東西特別有興趣而按下快門。不過彩色照片現在還沒有辦法拍出屬於我自己的風格,也還沒找到吸引我拍攝的事物,因此現在還在摸索中。

我覺得喜歡的東西都是相連的。攝影的世界觀方面,我受到Deborah Turbeville的影響。Deborah Turbeville的攝影集中有一張是拍迴旋梯,發現就跟我所敬愛的漫畫家楠本まき的作品世界有所相通,覺得喜歡的東西真的都有所相連呢。

「風景和人一樣有表情」

ー今天有帶了寫真館Gelatin最喜歡的楠本まき老師的《KISSxxxx》來喔。

哇ー(笑)這完全是我人生的聖經(笑)楠本まき老師的作品中充滿了我所憧憬的世界(笑)

(註:《KISSxxxx》是日本漫畫家楠本まき的代表作,其耽美、頹廢的世界觀以及豔麗的畫風吸引眾多讀者跟隨,不僅對當時的時尚流行造成轟動,也影響著許多樂團,如HISASHI(GLAY)、有村竜太朗(Plastic Tree)、SUGIZO(LUNA SEA/X JAPAN)、歌広場 淳(金爆)、MEJIBRAY……。)

ー《KISSxxxx》最喜歡哪個角色呢?

加納(カノン)(笑)明明是現實中不存在的人,卻感覺好像現實中真有這樣一個人。

當時有不少樂團感覺很像是從《KISSxxxx》中走出來的一樣,有許多人受到まき老師的影響。老師的作品就好像存在於現實和非現實之間。

翻著《KISSxxxx》目不轉睛的寫真館Gelatin

ー所以現在拍攝的作品也是,雖然是在現實世界中卻好似非現實一般的感覺。

謝謝。我很喜歡拍攝現實與非現實之間的作品。相對的,像是報導攝影那樣真實的東西我就不會拍。拍風景時也是,為了讓照片呈現看起來就像是非現實的世界,因此會注意不將人、招牌拍進去。

ー但是以前曾經拍過人物不是嗎?

當時常常會請朋友當模特兒來拍。拍攝人物時會特別設計人物的髮型、衣服、妝容,讓整個人的感覺好似處於非現實的世界一般。因此對於像是在公園、海邊開心玩樂的人,完全沒有拍攝的興趣(笑)。

ー所以才會拍攝有著獨特妝容與世界觀的視覺系嗎?

視覺系的拍攝跟我當時所處的環境也有關係。當時我幫忙當工作人員的視覺系樂團團員介紹了其他樂團的朋友給我、後來又介紹了別的視覺系樂團,因此拍攝的才都會是視覺系的樂團,不過其實我拍的樂團並不多。拍過的樂團們現在都非常活躍,連帶的讓寫真館Gelatin這名字也逐漸為人所知。因為有這些關係,所以才有現在的我,真的覺得非常感謝。

ー第一次見到楠本老師時的印象與想像有差異嗎?

見面時因為太緊張了所以不太記得了(笑)老師感覺就像是存在於『KISSxxxx』世界中的人一般。故事中每個角色感覺都可以看到まき老師的影子。

ー在自己的作品中也會顯露自己的性格呢。

會透露出自己的性格沒錯。

作品就是我自己。

所以我其實很黑暗喔(笑)。

和客人面對面時,覺得非常不可思議

ー另外,也帶來了ZI:KILL的CD喔!

哇ー(笑)

(註:1987年結成的ZI:KILL受到hide發掘,加入YOSHIKI經營的廠牌EXTASY Record。雖然是獨立樂團,然而1990年發行的第二張專輯《CLOSE DANCE》卻一舉打入ORICON排行榜中,實為一大創舉,讓許多搖滾樂團奉為傳說。《CLOSE DANCE》的封面正是由楠本まき老師所繪製的。另外值得一提的,樂團第二任鼓手就是後來加入L’Arc〜en〜Ciel的YUKIHIRO。)

《CLOSE DANCE》,照片提供:寫真館Gelatin

ー其實覺得寫真館Gelatin現在做的事情就與這個世界的人們有所相連。

謝謝,好高興(笑)當初會知道ZI:KILL是因為他們《真世界〜REAL OF THE WORLD〜》這張專輯的封面很帥。在我對攝影還沒有興趣的高中時期,看到這張CD,「居然是用女人照片當封面?!」非常驚訝(笑)當時的專輯封面大多都是以樂團的照片為主流,所以看了覺得非常特別。

《真世界〜REAL OF THE WORLD〜》為ZI:KILL加入EXTASY Record後發行的第一張專輯,via:https://www.discogs.com/

後來才知道,原來那張照片就是辻沙織所拍攝的。每次在雜誌上看到覺得很帥的照片,下面總是會發現寫有辻沙織的名字。

ー那麼現在在雜誌上看到自己的名字有什麼感覺呢?

覺得很不可思議(笑)。許多人透過雜誌而知道寫真館Gelatin的存在,就跟高中時代的我對辻沙織的心情是一樣的。

ー這次個展有許多到場的觀眾是從很久以前就知道寫真館Gelatin的,更有不少從日本特地來台灣看展的粉絲,對於這樣的情況有什麼心情呢?

超級驚訝(笑)不過我非常開心。完全沒想到我竟然有讓人願意特地來到海外看展的力量。

ー當攝影師至今那麼久的時間,是否曾經想過要放棄呢?

相較於放棄,因為我沒有辦法同時做攝影以及攝影師以外的工作,因此如果要工作的話就要放棄攝影,要專心攝影的話就會辭職。

就跟演唱會一樣,只有在那個時候才可以看到的攝影作品

ー請對迷迷音的讀者說一段話。

照片並不只是手機或是電腦的畫面那樣而已,希望可以讓大家直接在現場親眼看到相紙上洗出來的影像。

喜歡音樂的人,其實攝影展就跟演唱會一樣,整體氣氛無法再現,過了展期就沒有辦法再看到這些攝影作品。攝影作品只有在那個時候才可以看到,機會有限,因此非常希望大家可以親自看看我的作品。

文:迷迷音

照片:迷迷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