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真館Gelatin迷迷深度訪談(2)ー想拍時不馬上拍就會消失不見

MeMeOn Music迎向兩週年之際,舉行了寫真館Gelatin(寫眞館ゼラチン)首次海外個展「溫度」。寫真館Gelatin常為雜誌「KERA」以及有村竜太朗(Plastic Tree)、cali≠gari、京(DIR EN GREY/ sukekiyo)……等眾多樂團擔任攝影而聞名。

寫真館Gelatin的作品皆以底片拍攝,並在暗室親手沖洗,獨具風格的黑白魅力吸引著無數粉絲。相對於黑白的作品,寫真館Gelatin的服裝打扮卻是十分色彩鮮豔,形成極大的反差,同時本人也非常溫柔親切,是位極為有趣健談的老師。

超過25年的攝影經歷,背後到底有曾有什麼樣特別的境遇呢?這次迷迷音與寫真館Gelatin進行了深入的對談。

「想拍時不馬上拍,就會消失不見」

ー但是我認為寫真館Gelatin的作品並不是不具有訊息性喔。例如現在不就是意識到「要為即將消失的景色做記錄」這一點而拍攝的嗎?

是呢。至今為止我的想法總是「某一天會拍」、「隨時都可以拍」,但是最近意識到時常常會發現「欸?已經消失了……」。尤其最近東京奧運決定舉辦後,老舊的建築物一一被破壞、街上風景也逐漸改變。「想要拍的時候不馬上去拍的話,下次再去就已經沒了」,明確而貼切地感受到這樣的可能性。如今,日本已經看不倒的風景在台灣還留有不少,因此今後我還想要繼續拍照。

ー開始意識到這點是在奧運決定的時候嗎?還是在更之前就已經意識到了?

在那之前就意識到了。日本以前有一個名為「同潤會公寓」的集合住宅,從大正時代到昭和初期在東京各地都有,是用鋼筋混凝土所建造的,在當時而言是最新的建築技術。不過已經變得老舊不堪,因此現在已經幾乎都不存在了。

我在剛開始學習拍照的學生時代,還有不少間「同潤會公寓」殘存,一直想著哪天要去拍,但意識到時已經太晚了……(苦笑)

所以想要拍的時候不拍的話就會消失,這件事情是從以前就很清楚的(笑)

ー對於想拍卻已經沒有機會拍攝的地方,心中有沒有特別留下遺憾的……

有!(笑)最近覺得最可惜的是,這次住的旅館前有個圓環(台北圓環),現在已經變成公園了,但那邊有掛著圓環過去的歷史照片,讓我非常驚艷,很想要拍以前的樣子啊,實在很可惜……

另外還有一個至今心裡仍然覺得非常可惜的,也就是日本江東區白河那一帶的同潤會清砂通公寓。以前只聽人家說過、看過照片而已,在那間同潤會公寓中有很漂亮的中庭和迴旋梯,是眾多建築中最吸引我的。

同潤會清砂通公寓via:http://www.taisei.co.jp/kaihatsu/special/sp_no4.html

會知道這棟建築是在學校學攝影時,大家要發表自己的攝影作品,有一個同學拍的迴旋梯非常美,問他是在哪裡的什麼建築拍的,他卻說「不行!」,不願意告訴我(笑)

可是那個同學拍的在另一張照片中,有個紅綠燈也被拍了進去,紅綠燈下面有路牌,寫著「清澄白河」。當時猜想這邊不知道是不是就是那個迴旋梯所在的地方……。當時沒有網路,也不知道那個地名是在哪裡,甚至連地名也沒有聽過,因此只能放棄。

過了好幾年,有次跟另一位朋友在聊天時,聊到那張照片中「清澄白河」這個地名,和朋友確認之後才終於確定那裡就是有著那美麗迴旋梯的地方(笑)。

不過最終我卻只因為知道了地點而滿足,想到要去時卻已經無法進去了,真的很後悔。

「以『即將消失的事物』這點來說,未來底片也可能會消失」

ー這也是為什麼會執著於想要拍攝即將消失的景色是吧?

以「即將消失的事物」這點來說,未來底片也可能會消失。一樣是「將會消失的事物」,這部份讓我受到很大的吸引。底片還可以持續幾年?不會停止生產嗎?這讓我很在意。

數位在現存的媒體中佔了多數沒錯,然而數位的檔案就有檔案壞掉、播放/讀取的載具消失的風險,因此可以的話還是希望可以透過「紙」這樣的實體來保留。除了藉由類比的方式來保存的重要性之外,照片沒有辦法重拍這點也是魅力之一。

ー以音樂來說的話,最近黑膠有逐漸復興的現象,那麼底片又是如何呢?

停產的底片要復活幾乎是不可能的,不過也還是有些新的底片陸續發表,雖然數量不是很多。現在還沒辦法斷定未來底片到底會不會留下來,可是如果像前幾天來看展的學生一樣以底片拍照的人增加的話,那麼底片的未來應該還是有希望的。只是,底片實在不便宜,對於學生來說應該還蠻困難的……。

ー剛才有提到,數位時代有一天也可能消失,那是否有考慮過要以類比的方式為數位時代留下記錄呢?

曾經有稍微想過這件事。現在存在的事物經過30年後也會變得老舊,因此現在先做記錄應該是很不錯的事情,老實說是真的會想要按下快門(笑)可是相較於現在還很新的東西,更想要先為更老舊的東西做記錄。現在有的東西如果三十年後還留存的話或許會拍也說不定(笑)

ー這樣的想法也是受到剛才所說的電影的影響是嗎?

市川崑導演的電影是從我開始攝影以前(孩提時代)就開始看的,市川崑導演的世界觀我想對於我所做出來的東西影響不少。不知為何,我非常受到那電影的背景時代的吸引。

最近在東京,老舊的東西越來越少了,不過在台灣,還留有許多我所喜愛的風景,讓我非常受到吸引。

文:迷迷音

照片:迷迷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