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不是生的對立,而是作為它存在的一部分」ーYoshiki in SXSW(文:李明璁)

yoshiki

「死不是生的對立,而是作為它存在的一部分」,今天看X Japan的紀錄片時,我腦海一直浮現村上小説裡的這句話。

片子太感人,尤其是談及Hide離團而後自殺那段,螢幕上的Yoshiki和電影院的滿場觀眾,大家都哽咽落涙了。

片後Yoshiki現身表演,鋼琴獨奏,以古典曲式極簡卻雋永地演繹他一生搖滾靈魂,追憶家父、友人、似水年華。

我坐在椅子上,flashback 不斷快轉,涙水已無法表達複雜情緒。

結束時,我忍不住對Yoshiki説(是的,我此生竟然和他直接說到話了不可思議)。我説:我來自台灣,我要謝謝你們,雖然你們一定不知道很久以前你們曾經拯救一個想死的高中生。現在他跟你們一樣變老,成了一個大學教授,希望仍有搖滾的能量善盡教育之責。

彈奏一半時,Yoshiki突然停下來無法繼續,背後大螢幕上正播放X Japan團員們意氣風發演出後嬉鬧的模樣,應是憶起離開逝去的這些「家人」,他低頭啜泣。台下其實也是一同。

生命脆弱無常,到處疼痛,只能盡力對抗,設法綻放。做為大明星或平凡人,都是如此,都在戰鬥。

文:李明璁

Mingtsung Lee 李明璁 Instagram

One thought on “「死不是生的對立,而是作為它存在的一部分」ーYoshiki in SXSW(文:李明璁)

  • hide應該不算自殺 是意外 他身邊的親友都認為是因為喝醉酒的恍惚狀態 在用毛巾做肩膀的復健時 不小心睡著弄死自己
    是當時的警方為了趕著破案 要家屬乾脆直接說他自殺 媒體也沒確認就報導他自殺
    而且一般而言上吊的人不會選在廁所門前那麼低的地方上吊的吧 我想三毛的死亡也是類似這樣 神智不清的情況下死去

    Reply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