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編 伊坂幸太郎 《 子彈列車 》觀後感 是被命運操弄或是操弄命運?(有雷)

美國動作驚悚片《 子彈列車 ( BULLET TRAIN )》由 布萊德彼特 主演、至於導演則是曾拍攝過 基努李維 《 捍衛任務 》的大衛雷奇,改編自知名日本作家 伊坂幸太郎 2010年的小說《 瓢蟲 》。伊坂幸太郎的作品被搬上大銀幕並非甚麼稀奇的事情,之前幾部的翻拍也都處理得很好,但這次不一樣的是,日本人的作品竟然要是由好萊塢來拍攝,讓人在觀影前完全無法預測到底會如何呈現,不過整體安排真的是讓人拍案叫絕、爆笑到底。

由於伊坂幸太郎年輕時在仙台唸書,因此原作故事是以東京到盛岡的東北新幹線「疾風號列車 (はやて)」為舞台,不過電影中將舞台改成更為觀光客熟悉的「光號列車 (ひかり)」,從東京出發,終點站是京都。電影中大部分的場景是在美國拍攝,車站雖然是熟悉的站名,卻加上了許多霓虹燈等效果,將整體氛圍塑造成有些迷幻,好似在日本的平行世界,這也十分呼應伊坂充滿奇幻時空感的寫作風格。

電影中也將許多「外國人」印象中的日本加以放大,包括富士山、武士刀、動畫吉祥物「萌萌怪」、免治馬桶、京都的和風紋飾、……等等,同時也透過外國人印象中的「日本美德」來加以發揮,例如瓢蟲說了好幾次的「不是說日本人很有禮貌嗎?」、有人死了工作人員還顧著打掃的「愛乾淨」、禮貌車廂就是要安靜、講手機不能在車廂中講……,不只是形成各種笑料,也透過大家熟悉的印象來增強與現實生活的連結。

最重要的是,這部電影的演員不論性別或是種族都跟原作的設定有些不同,卻非常精準地掌握住原作的精髓,讓人意識到伊坂幸太郎原著超越國籍的精彩。經常將看似毫無關係的人事物連結在一起的伊坂幸太郎,這次將各種性格古怪的殺手聚集在高速移動的子彈列車上。電影中,外表如同粉紅芭比一樣精緻美麗卻超會演戲裝可憐心機重的邪惡女殺手、想替被女殺手從屋頂推下來的兒子報仇的日本大叔;超愛湯瑪士小火車的蜜柑和他的搭檔檸檬是一對刺客組合,他們受黑社會老大「白死神」的秘密命令,去救出白死神被綁架的兒子,並奉命要把兒子和裝有贖金的行李箱一起交給白死神。至於布萊德彼特飾演的「瓢蟲」,只是代班接下別人的「簡單」任務,要偷走提把上有火車圖案的行李箱。因為各自的動機和任務,想殺人的人和被人盯上的人會聚在一起,為了實現各自的目標而展開了攻勢。

戴著粗框眼鏡和漁夫帽的瓢蟲,似乎受到過去殺手工作經驗的打擊,因而接受心理治療中,顯得厭世且一臉衰樣,而他也如他自己所言,「運氣非常差」。明明打算拿到行李箱後下一站就下車,但總是會遇到各種事情而讓他一再錯過僅只一分鐘的開門時間,甚至莫名其妙被捲入超級大戰;然而演到最後,前面的伏線一一回收與反轉,想要毒人的「毒蜂」反中了自己的毒、原先對立的蜜柑和瓢蟲在兩個小時內變為成隊友……而這一切都是「命運」。

在「命運」之下,瓢蟲與自稱幸運的「王子」形成的對比最為強烈。王子想方設法要殺掉白死神,以為自己掌握了幸運和命運,然而最後卻被蜜柑開著裝滿蜜柑水果貨車撞飛;瓢蟲則是在偶然的情況下踏上了這般莫名其妙的列車,還要被根本不知道是誰的人追殺,乍看之下很衰,但他卻也極其幸運地成為少數倖存者之一。

「瓢蟲」這詞十分有趣,在西方文化中代表「幸運」;不過日本人則認為瓢蟲背上的七星代表人生中七種苦難。而故事主角「瓢蟲」正如此詞,有幸運、也有不幸,端看從哪一個面向來看待,以及將事情的起末點設在何處來判斷。「你和我之間有一面牆,牆上有一扇窗…」瓢蟲如此說著,是幸或是不幸,或許就只是看你處於牆壁的哪一側罷了。

照片:索尼影業

文:MeMeOn Music 迷迷音
著作權 © MeMeOn Music 迷迷音。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加入迷迷音FB粉絲專頁推特IGPlurk最新資訊不漏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