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田通 偕 兵頭功海 受訪 稱《 AV帝王 》沒床戲就像去迪士尼沒看到米奇!(有片)

曾演出《 AV帝王2 》、《 咖啡遇上香草 》、《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 》、《 3B戀人 》等作品的日本男星 櫻田通 今天特別攜台日混血同門師弟 兵頭功海 一同接受台灣媒體的訪問,兩人皆十分健談,尤其從去年疫情期間開始學中文的兵頭功海更特別花了一星期時間準備了一長串中文向台灣媒體招呼:「我是兵頭功海,我 23歲 ,是演員,最近在學中文,我休閒的時候喜歡彈吉他,最近喜歡在晚上散步,有時會想台詞有時會放空,希望以後會有更多亞洲發展的機會,謝謝。」

特攝片打下紮實基礎

出道至今,櫻田通飾演過許多形象差距頗大的角色,例如《咖啡遇上香草》的霸道總裁、《3B戀人》的個性調酒師、以及《AV帝王2》中的偶像團體人氣成員「阿健」,類型十分多元。若硬要說的話,櫻田通認為《咖啡遇上香草》中的深見和他本人個性是比較相似的。「鏡頭前後的我幾乎沒有差別,只是我私底下不會有那樣的緊張感,感覺比較柔和,但其實我在工作和非工作的模式是差不多的。」

問及平常如何塑造角色?他表示當演出和自己完全不同的角色時,會先找找有沒有身邊和這角色個性相近的人,可以的話會與那人相約見面來深入了解揣摩角色;若身邊沒有這樣的人的話,則會從原作下手研究,或是找其他作品類似的角色來做功課。

早期演出佐藤健主演的《假面騎士電王》讓櫻田通累積了很多基礎,「像這樣的特攝作品看過的人就會知道,有非常多很謎的爆炸場景,很愛在砂石場或是海岸大爆破,所以不是拍攝時超冷就是超熱,而且要很早就開始拍,很耗體力,到現在都覺得是演員生涯中最艱難的一次!」

另一方面,剛出道開始演戲不到一年就接演了特攝作品《騎士龍戰隊龍裝者》的兵頭功海也認為當時的演出經驗對他幫助甚大,「在演戲過程中,我學會怎麼看攝影機、在很多人面前表演、如何和很多人一起演戲、以及動作戲的部分,那一年讓我學了很多演員的基礎,也讓很多人認識我,很感謝。」

櫻田通無法脫離角色的ㄧ次是?

櫻田通透露,他演戲至今只有一次即使下戲了仍無法脫離角色,「那是在五年前舞台劇《Psychedelic Pain》,我飾演搖滾樂團的樂手魁人,因為飾演該角色的時間很長,大概有一、兩個月,而且中間幾乎沒有休息,所以在最後一場演完後仍沒有辦法脫離這角色。劇中魁人最後無法達成理想目標的感覺讓我覺得很痛苦,哭了很久很久都沒辦法脫離那樣的心情。」

事實上「樂手」在日本被認為是最好不要交往的「3B」職業之一,其他兩項則為「美髮師」和「調酒師」,之前櫻田通也曾演出過以此為題的日劇《3B的戀人》。櫻田通說自己本來就知道3B這詞,「因為我自己很喜歡音樂,所以有認識玩音樂的人,覺得『啊果然也是有劇中這樣的人』;美髮師的話我有私下很熟的美髮師,覺得跟劇中的角色不遠不近,也是蠻像的;至於調酒師,因為我不太喝酒,所以我太知道調酒師的形象,但揣摩角色的過程中,發現調酒師其實都很聰明,需要記很多酒譜,而且動作還要俐落帥氣,覺得很酷!」他也笑言如果自己是3B的話,跟異性接觸的時間比較多,另一半的確可能會很不安,「因此覺得如果我工作的時候是10小時,那我休息的時候就要花多一倍的時間來陪另一半,讓對方有安全感。」

演《AV帝王》若沒床戲,就像去迪士尼沒看到米奇

這次在《AV帝王2》中飾演的偶像團體人氣成員「阿健」,櫻田通坦言當初接到這角色時就很想要演,因此馬上就答應演出,「能有這次的經驗讓我很感激!」。在演出前,他首先看了第一季以了解作品的時代背景和感覺,「過去的明星說話方式和現在的偶像、演員感覺不太一樣,尤其我飾演的阿健,是比較做作的感覺,所以我做了很多功課,找一些類似的作品來揣摩學習,並和導演討論如何塑造角色。」

談到拍攝親密戲前的準備,櫻田通表示他其實並不會有特別的準備,「當然也是會顧慮演對手戲的人,在演戲前先刷牙、會保持清潔,不過心理上的話因為已經融入角色,所以並不會覺得很尷尬或害羞,而且導演會事前給予指示,比如說這裡要親吻幾秒或是這裡要如何接觸,所以就像是過招這樣,不需要太多的心理準備。」

而對於這次《AV帝王2》的親密鏡頭,他則說:「我原本就知道這是什麼樣的作品,所以是抱持著覺悟來演的,覺得既然要演這樣的作品,如果在裡面沒有裸露床戲的鏡頭,那就像是去了迪士尼沒有看到米奇一樣,所以有裸露床戲的鏡頭反而讓我覺得很光榮,對於接到的這角色有種達成心願的感覺。」

兩人最愛的動漫是?

除了影劇之外,櫻田通近日也接演了寶可夢卡牌遊戲廣告,「我大概在六、七歲時就很喜歡《寶可夢》,最喜歡超夢這個角色。這次可以演出寶可夢卡片遊戲廣告真的很開心!」

談到未來希望能演出的動漫作品,櫻田通特別指出自己十分喜歡《復仇者聯盟》,因此很希望能接到與此作品相關連的各種工作。非常喜歡動漫的兵頭功海最愛《心靈判官PSYCHO-PASS》 ,「裡面的每個角色都很有特色,如果要拍真人的話不管什麼角色都想演!」

「整個地球宇宙的人都可以和我交往!」

今日適逢七夕,兩人大方分享自己的情人節回憶,櫻田通印象最深刻是小學六年級時曾收到四個情人節禮物,「我到現在都記得是收到什麼,比如小熊形狀的餅乾等等的。」兵頭功海則說:「我學生時期有個曖昧的對象,當時有朋友跟我說那女生會在情人節給我巧克力,但在學校時等了半天都沒收到,結果回家路上在公園,那女生給了我巧克力,讓我有心動的感覺。」

問及兩人心中另一半的理想型,兵頭功海認為,如果要交往的話當然會把對方當女友在疼,但希望兩人相處的模式如同朋友的關係,他也直言國籍不是問題,「如果遇到喜歡的人就會希望可以交往看看。」

至於櫻田通表示:「我個性自由,不希望有太多束縛,所以希望另一半是各自活出自己的人生,而且很溫柔、很專情、又不會劈腿,也不會對於我有出演《AV帝王2》有任何排斥!」他更開放地說:「我的對象包含了地球和宇宙所有的人,所以整個地球宇宙的人都可以和我交往!」

曾演出《辦公室的秘密新婚》的兵頭功海,被問到是否有可能閃婚,他認真地回答:「感覺閃婚會對很多人造成困擾,所以我應該不會閃婚,我的兄弟姐妹很多,因此希望未來組成家庭可以生很多小孩,不過因為現在工作的關係很難說何時結婚,但我的理想應該是30左右吧!」一旁的櫻田通聽了不禁大喊:「那我剩一年了啊!我現在29歲了!」

為了切菜而做菜?!

受到疫情影響,待在家中的時間大幅增加,櫻田通透露其實在疫情前自己就是在宅派,在家的時候很喜歡泡澡,一邊也會看看NetflixYouTube的劇集或是綜藝的作品。

另一方面,兵頭功海由於十分喜歡媽媽做的絞肉咖哩,就趁防疫在家的期間問了媽媽怎麼做,「做咖哩需要切很多菜,切的過程我迷上了切菜的動作,比起做料理,我更喜歡切菜,所以應該說我是為了備菜而做料理,比如之前上傳的豬肉味噌湯等等,我也開始上傳IG。」

事實上,為了這次的訪問,兩人不僅做足了準備,服裝和造型上也十分用心,例如櫻田通這次穿的是「VALENTINO-范倫鐵諾」的上衣,兵頭功海則是穿1950年代風格的設計上衣。「每個品牌都各有優點,但硬要挑一個的話我很喜歡Dior, 跟我名字(羅馬拼音)很像,其他像是GUCCI、PRADA我也合作過,也都很喜歡。」櫻田通說;兵頭功海則說說:「我很喜歡時尚,不過更喜歡研究服裝的歷史,尤其是二手古著,像是今天穿著的服裝邊線是手縫的,素材也很講究。之前我曾和PRADA合作,慢慢接觸了這些時尚穿搭和品牌的部分,覺得之後可以有更多的學習。」

最後,兵頭功海希望向台灣的大家說:「今天很謝謝大家,很多人可能還不認識我,很感謝這次有這個訪問的機會,希望大家看了這篇報導可以知道我的名字,等到疫情結束後希望可以趕快去台灣,也希望我演出的作品可以傳遞給台灣的大家。」

櫻田通也留了段話給台灣的粉絲們:「當我正開始感受到自己演出的作品在台灣和世界流傳,就遇到了疫情,如果沒有疫情的話我應該已經到亞洲各地和粉絲見面了,希望透過這次的訪問可以讓大家更了解我們,也希望可以哪天和大家直接見面,在那天之前會努力演出更多作品,一定可以見面的!」

文:迷迷音 / 照片:雅慕斯娛樂